bzsy0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祕密的森林討論-17、女大不中留啊-vnr7u

祕密的森林
小說推薦祕密的森林
普通家庭的女孩和出身于上流社会的富家子弟相恋,这种灰姑娘遇到王子的故事通常只有在影视剧里出现的时候才会让人产生憧憬和会心一笑。
因为如果它真的发生,很多现实的问题就会接踵而至。
林深时没想到他的家世会再次成为他和林允儿恋情的阻挠因素,只是真要说林父是在杞人忧天,他也开不了那个口。
毕竟,眼下坐在他面前的人是一名忧心女儿将来的父亲,站在父母家长的立场,林父无论怎样考虑都是合情合理的。
更何况,林深时心里清楚林父的忧虑未必就是毫无必要。
林家的确是富贾之家,但观念与习气和韩国多数的财阀家族却是截然不同,至少在这件事上面,林深时能够拍着胸脯保证。等到允儿以后嫁进来,她和林仲平还有林食萍这对公婆应该会相处得十分融洽。
可是在当下,林深时也确实无法对林父信誓旦旦地许下什么诺言。
曺氏、李溪午……他的前路尚有许多的事和人正在阻碍,在一切还没尘埃落定前,他即便对林父说得再多都是句空话而已。
而且,林父今日的话也提醒了林深时。
哪怕林深时日后和Han Shin真能撇清关系,他是个外国人的事实依然不会改变,他和林允儿的结合将会给他们俩带去巨大的舆论压力,其中承担更多的人必定会是林允儿。
跨国婚姻再加上疑似崇拜金钱而攀附豪门的恶意揣测,足以让林允儿多年来积累的国民认知度一夕间全都转化成抨击她和她家人的庞大力量。
这是件可悲又可怒的事。
林深时听得出林父刚才那番话里的弦外之意,若是林深时果真爱着林允儿,那就不该让她承受这一切。
这使得他再次联想到了此前李溪午和林允儿的那次约见。
那个时候,李溪午据说也给林允儿出了个类似的难题。
这个难题就是,林深时所谓光明远大的未来,以及两人之间看起来似乎并不太适合的这段感情,林允儿需要二择其一地做个选择。
尽管没见过面,林父和李溪午的思路出奇的相似,他们给自己眼前的这双小儿女出了道乍看像是提问、实则早就限定了答案的考验:你爱他(她)吗?爱的话,那就该做出应有的牺牲和决定。
毫无疑问的是,林允儿当时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她努力保持了自身的坚强,可惜她面对的人是李溪午。
不过换个角度来讲,林父不是李溪午,林深时也不是林允儿。
因此,今天的这场谈话,结果或许会和前一次大不一样。
在听到林深时突如其来的话后,林父就皱了皱眉。
林深时的语气依旧谦和,但若是仔细品味,不难听出里面反向质问的意味,这就多少令人感到愕然了。
林父先前还真没设想过这样的情况,哪有女儿的男朋友头一次上门反过来质疑女友父亲的道理?
偏偏林深时就是这么做了。
于是,在回过神来后,林父再看向对面的这名年轻人,心中就不由生出了些生生被气笑的感觉。
他倒也并非不理解林深时此举的目的,好笑地问:“你的意思是,我考虑了方方面面却没有顾虑到自己女儿的心情,还是想说,这件事我不应该绕开允儿和你直接谈?”
林深时微笑地回答:“都有。”
林父又是一愣,旋即抬起手指着他,心情一时也不知该是好气或是好笑。
唯一肯定的是,在林深时开口后的三言两语间,林父前面铺垫许久营造出来的紧张气氛就神奇地被化解了。
林父思来想去,也没办法否定林深时的打断,他只好点头说:“这事确实不该绕开允儿……但是,我今天选择这个时机和你谈话的目的,也是希望允儿之后受到的伤害能够降到最低。”
林深时对此却摇摇头说:“您要这么说,我不否认,但有一点,您所说的减少伤害,实际上是在您已经敲定了结论的前提之下,您希望我能主动和允儿分手,这样一来,允儿也许就不会太过难过。可是您没想过,您说是要和我讨论、要我给您个答复,但您的心里面其实已经有了决定和答案。您认定了我和允儿应该分手,也认定了允儿和我继续发展下去会遭到不幸,却完全忽略了别的可能性。我不认为您这样的想法和做法是正确的。”
假如此刻林允珍还待在旁边,恐怕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谁见过如此大胆的新姑爷?
听完林深时的话后,林父的眉峰耸动,不消片刻,果然有一股隐隐的恼怒浮现而出。
他沉声地说:“所以你还是认为你有能力实现另一种可能性?”
“没错。”林深时镇定自若地颔首。
“那就证明给我看!就现在!”
林父的神情已经很不对劲儿了,林深时却仍是那副平静的样子。
“将来的事,谁都无法保证。”他说。
“那你凭什么有底气现在让我支持你和允儿继续交往下去?”林父的眉间出现了一道很深的皱痕,“光凭嘴巴说说?你刚刚应该也听到我说的话了。”
“我说了,您不应该因为自己现在的推断而完全不愿意把事情反过来看看。至少,我现在已经有了实现另一种可能性最基本的条件了。”
“什么?”
林深时昂起头来,非常认真地注视着林父的双眼说:“允儿现在和我在一起,很幸福!”
林父再度愣了愣,然而紧接着他嘴边牵动了两下,忽然就有点哑口无言了。
这就是林父和李溪午的差异之处,林深时很准确地看穿了这一点。
李溪午或许并不在意林深时和林允儿在一起开不开心,因为他笃定林深时如果按照他制定的人生轨迹走,将会有个更加幸福的未来,可是林父不一样。
他选在今天、这个时间和林深时交谈这件事的理由也和李溪午此前背着林深时找到林允儿的理由截然不同。
他们都不希望林深时或林允儿知道他们和林深时两人谈话的内容,只是林父这么做是不希望女儿事后受到伤害,李溪午却是不希望林深时提前知情的话跑来阻挠自己。
终归到底,林父是在乎女儿的感受的,这便是他今天和林深时这场谈话里,他难以占据上风的关键所在。
你现在为了女儿将来的幸福而这么做,但你女儿现在的幸福该怎么办?
林深时把这句暗藏的提问包裹在话语里,丢给了林父,让他这位未来的老丈人陷入了和他之前一样的窘境。
“看来……我是说服不了你了?”
过了良久,脸色阴晴不定的林父不禁长叹了口气。
林深时倒没有得意忘形,很是恭敬地回答说:“我并没有要对您不敬的意思,只是您所担忧和顾虑的事情,放在当下来说,未免太过长远了。我不指望您等我太长时间,但我希望您至少不要急着下定论,先给我和允儿一次机会怎么样?”
林父沉着脸,一语不发地盯着男人。
很快,他什么话都没说,突然往前俯身拿起了桌上的那杯水,重新喝了起来。
见况,林深时就心下了然地立刻微微露出了笑容。
“你最好别忘了……”大概是实在不习惯这种反过来被压制的状况,林父瞧了他一眼就轻哼着说,“允儿现在虽然喜欢你,但我是她父亲,我说的话,她不会不听。”
“我明白您的意思。”林深时笑眯眯地说,“您是她在这世上最爱的男人。”
只是,没等林父露出比较舒态的表情,他就听到男人不假思索地补充说:“嗯,之一。”
林父的杯子还没举到嘴边就停下,他眼神好像比此前谈话开始之前还要复杂地凝视着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
刚要再说点什么,他和林深时就听见有人从楼上匆匆跑下来的动静。
坐在客厅里的两个男人回头一看,刚下楼想要出声提醒他们的林允珍就莫名尴尬地收住脚步,小心翼翼地指了指门口的方向说:“我刚刚接到电话……允儿说她快到家门口了。”
与此同时,在场的三人也听到了门外传来一阵熟悉的电子门锁被解开的声音。
大门很快从外面被人打开,一张面无表情的漂亮脸蛋映入了三个人的眼中。
一看到小女儿回来,原本坐在林深时对面还捧着茶端着样子的林父突然就不太自在地咳嗽一声,正了正坐姿。
拎着包的林允儿一边走进来,一边摘下了脸上的口罩。
“允儿……”
没等想要缓和气氛的林允珍开口说话,三人就见她挥挥手,瞧了瞧站起身来的林深时,又瞧了瞧还拿着茶杯坐在座位上的林父,随后来到林深时的面前,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男人微微愣住,但还是下意识顺从她的意思,没有多问地握住了她的手。
林允儿牵着自己的男朋友,回到父亲的面前,满脸严肃地说:“以后不许欺负他!”
这一句简单的话,立刻把林父到嘴边的话给噎了回去。
然后,在父亲和姐姐的注目下,林允儿和林深时手牵手地直接往家门口走去,但是没走出去几步,林允儿又冷不防地折返回来。
她冲着父亲非常幼稚地比划晃动着她和林深时十指相扣的双手,抿起的嘴唇嗫嚅了几下,拧眉瞪眼的模样明显是想再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只发出了一声刻意到不能再刻意的重哼。
其中隐约充满了某种威胁的意味。
随即,便带着同样一脸怔愣的林深时扬长而去。
直到大门被带上后重新上锁的声响传来,愣愣地坐在客厅里的林父才和不远处的大女儿对视一眼。
林允珍很想安慰父亲两句,抿住的嘴巴动了动,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她看着有些想笑。
林父沉着张脸,举起手里的茶杯想喝,又猛地放下,纠结了半天,只能从嘴里挤出一句心情无比复杂的低喃:“那小子还说是‘之一’?我看我现在顶多也就是排到第二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