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6mx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是半妖 北燎-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重逢展示-di7pk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小姑娘兴奋地在山道间跑来跑去,手舞足蹈,眼中满是对英雄的美好憧憬与向往,可惜言词缺乏,说了一大段都不知要表达些什么。
齐煜听得断断续续,自行拼凑她的言词语句,唇角的笑意也越来越深。
帝王坡,本是这片贫瘠之地的小矮坡,出了陈土和乱草意外,没有任何的灵气活着了不起的传说。
只是,在五年前,因为大谕之主岐山君被恶龙幽畜的业火围杀,百信子民还有武臣将士皆被困于临近的古城之中。
都说君子思危,君王不居与危墙之下,可这位女帝君王行事作风与历代帝王截然不同。
只身一人独引孽龙,投身于危险之中,救了全城国士,最后,她是在这座小矮坡上独斗孽龙,并且成功将之逼入九重天云之中,最后成功活了下来,血染长坡。
很多人说也是那一年,她称帝与九州,成为历史以来第一位收服人间九州疆土的伟大帝王。
而这小小矮坡,也成为了一国盛景之地。
亦是万千儿郎所敬佩敬仰的典故之一,这个故事,成为了每家每户大人们哄睡孩童入眠的绝佳故事。
上至八旬老翁,下至三岁稚子,皆被这位惊艳岁月的女帝彻底折服。
听完小姑娘言不达意的漫长故事,齐煜倚着湿土,闭上眼睛,微扬着唇角道:“我不喜欢这个故事,但我喜欢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小姑娘顿时一脸挫败:“是我故事讲得不好吗?岐山君美丽又强大,当然不会没有人喜欢她的。”
看到倚在帝王坡上双眸渐渐闭上入睡的那个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拿他怎么办才好。
那名年长者抽了一口老烟杆,吞云吐雾道:“此人感染那幽畜之毒怕是已然入了肺腑,咱们还是莫要动他了,放在那里不给水不给吃食,自己也就饿死了,看他那个样子,显然是没有力气在爬起来了,放个几天,反正现在是冬天,尸体冻僵了,脓血也化不开,等他彻底咽气了,再挖个坑埋了就是。”
若是这个时候动他,保不齐抓主人咬一口,抓一口,那可不是死一个人这么简单了。
众人纷纷同意,便各自散去了。
天光如火,又是夕阳坠落,迎来幽蓝永夜的长空。
睡梦中的齐煜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的脸,他没有力气抬首推开那东西,阖着沉重的眼皮,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声:“不要闹我,我已经很累了,让我再睡一会,再睡一会……就去那里了,不会让任何人害她……不会……”
果然,那东西没在继续舔自己了,半昏半醒的状态下,他似乎听到骏马嘶鸣声,随即有人发生下马离去,马儿还在他身前喷着热雾鼻息。
很快,细微而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他唇仿佛触及到了冰凉之物。
是水!
他渴了两日,干裂撕痛的唇一碰到清凉的水,第一时间不是想要大口痛吟,而是被刺痛到了,不禁皱起了眉。
有滴滴答答地液体溅落在他胸口里,他顿时明白过来,是有人为他捧来了一掌清水。
这几日来,他如孤魂野鬼一般在人间游荡,受到了太多来自凡人们的恶意,一副残躯残破得仿佛连胸口里那块泥土捏的心脏都要承装不住,甚至在宁静的夜晚里,他仿佛自灵魂深处隐隐听到了招魂的铃声。
这一捧冰凉的溪水,刺痛他的嘴唇,仿佛将他从幽冥的彼岸又拉回了人间。
这双捧着溪水的手,仿佛成为了人间最后一点,仅有的善意。
他昏昏沉沉地垂下了头,汲取着她掌心的冰冷甘甜,干裂撕扯般剧痛的嗓子被清水润过,混沌的意识也随之回归现实。
他睁开沉重的眼皮,借着清冷如水的月华,他看清楚了月光下那个人的脸。
微微睁得的眼眸随即不动声色的浅浅眯起,他唇角便的水珠混着脏污的血水溅在她的指尖。
那人身上穿着九州最高贵的紫色帝袍,腰间悬剑,名君羡。
八年未见,她清减不少,脸颊消瘦而锐利,肌肤似雪,分明宛若一柄出鞘的锋然利剑,可是被月光冷冷一照,又仿佛一碰就碎的薄玉瓷胎。
齐煜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这名女子,淡然收回被污血染脏的双手,取出帕子,细细拭净了指尖的血污。
最后那张看起来质地精良的帕子就被扔在了地上,动作随意淡然,自带几分君王特有的高贵气质。
她左掌压在腰间剑上,那双锋利多余温情的凤眸居高临下地凝视着矮坡上这个浑身血污的男人。
她声音清冷又威严,不带丝毫情感地说道:“朕为那孽龙而来,你身上有它的气息,而且十分浓烈。”
她没有认出他来。
那是一双帝王才会拥有的眼神,悯然众生,不带丝毫感情,不带丝毫杀意,却又那么的……高高在上。
齐煜这会儿真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虽然一颗心早就被震碎了,可那里还是会隐隐作痛。
在她审视的目光下,齐煜没有什么表情的摇了摇头,说:“我不是幽畜孽龙,你找错人了。”
“我知道。”她神色淡淡,目光却是在不住地打量着他:“若你是那孽龙,怎会这般模样地躺在这里,若你是它,朕倒也省了不少麻烦。”
齐煜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很生涩的笑容:“方才,多谢了。”
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的道谢,岐山君眯起眼眸,没有回应,而是说道:“你在这里躺了多久。”
齐煜想了想,道:“整整一日。”
“你是不是快死了?”她问得十分直接。
齐煜:“是很快,但应该比你想象中的,要久一点。”
岐山君点了点头,目光投向远方村落,冷冽的嗓音里带着几分杀意:“前方那个村落里,所有人都死了,此事可与你有关。”
齐煜眼神毫无波澜:“与我无关。”
岐山君的眼神很锋利:“他们死于孽龙之毒,一日爆发,全村灭度,无一名活口。”
齐煜眼珠子动了一下:“是吗?”看来,昨日那个给他讲故事的小姑娘,也已经不在了啊。
分明……是一个很好的孩子。
下一刻,他的下巴被君羡剑的剑鞘强行抬起,被迫与她直视。
她说:“全村的人都死了,唯独你还活着。”
齐煜笑了笑,偏开她的剑鞘,一个简单的动作便让他脸上的伤口血绽,溅出几滴鲜血,落在她的剑鞘上。
“也许是我的命比较硬。”
岐山君默然收回君羡剑,目光冰冷之中带着明显的嫌弃,她又取出一块干净的帕子,细细擦拭着剑鞘,说道:“他们可是因你而死?”
齐煜道:“我想应该不是。”
被孽龙幽畜气息污染者,人间绝不止他一人,而村庄之中,未必就不会藏着真正的血污者。
只是,他们有亲人的庇佑,纵然知晓,也会藏得死死的,直至掩盖不住那血浓的污臭,一度爆发,毁灭性,可比他这么一个怪物要来得可怕多了。
真正的怪物,永远不会是来自外敌,而是自己人的心中。
对于齐煜的解释,岐山君眼中仍是露出怀疑的神色。
可即便如此,她即便怀疑,在看到一个垂死的人,仍是会喂一捧清水。
不管村子里的人是不是因他而是,岐山君都不会去杀一个孱弱之人,她目光扫视了一阵,忽然视线凝在他的胸口处,君羡剑缓缓挑起他掩在心口间的衣物,
衣物之下,是一团黑土,黑土表层的符文线路,淡化得几乎快要看不见了,她淡淡道:“原来是以黑土为界,压制住了自己体内的毒血污染,如此想来,那些人的死,是当真与你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