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aw6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問丹朱-第二百六十章 見到-e64dd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听到竹林说铁面将军要见她,陈丹朱非常高兴,立刻收拾了小包袱向皇宫来。
因为有枫林拿着的铁面将军的印信,陈丹朱畅通无阻进入了皇城。
陈丹朱看着四周的路,问枫林:“将军住在外殿吗?”
枫林笑着应声是:“陛下体恤将军,留他在宫里住几天,将军府还没修建好,不过过几日将军就要回军营了。”
陈丹朱感叹:“将军辛苦了。”又左右看,视线落在通往内宫的方向,小声喊枫林。
枫林回头。
陈丹朱眼睛闪闪看着他:“你叫枫林啊,跟竹林一样,你们是不是亲兄弟?”
枫林还没答话,竹林在后喊了声丹朱小姐:“你又想干什么?”神情警惕。
陈丹朱倒是没有如竹林猜测的那般东拉西扯,老老实实的看着枫林说:“我想请枫林帮我给金瑶公主带个消息,看看她能不能来见我。”
枫林笑道:“这样啊,我问问吧。”
陈丹朱脸上绽开笑容:“谢谢枫林。”
枫林又一笑,看着竹林黑炭般的脸,对陈丹朱说:“丹朱小姐,我和竹林不是亲兄弟,我们很多人都是兵士遗孤,将军收留我等入伍,又被陛下选为骁卫,我们这批人的名字是陛下亲赐的。”
这样啊,陈丹朱明白了,轻声感叹:“你们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
枫林更高兴的笑了,指着前方几间宫殿:“那是值房,官员们歇息的地方,将军一会儿就会过来,丹朱小姐先去等候,我去通报将军。”
陈丹朱应声是向那边走去,竹林要跟上被枫林一把揪住:“走走,跟我一起去见将军,你也好久没见将军了。”
是啊,竹林怅然,但还是记得自己的职责:“不行,我要在这里守着丹朱小姐。”
枫林笑道:“别那么大惊小怪的,这里没有危险的。”
竹林看着他冷笑:“这里是没危险,但丹朱小姐本人就是最大的危险,你笑什么笑?三言两语就被丹朱小姐蛊惑,什么都说,你怎么话这么多?”
枫林搭着他的肩头笑的弯腰:“谁话多啊,竹林你的话怎么变的这样多了?”不待竹林再反驳,推着他向前,“行了,快跟我走吧,有将军在,你就别瞎操心了。”
陈丹朱走到了值房这边,回头看着两个年轻护卫打打闹闹推推搡搡的走开了,露出了欣慰的笑:“年轻人真好。”
说罢再转身看面前,这里是一溜几间屋子,也没有侍卫太监宫女,安静又肃穆,陈丹朱其实不陌生,吴王宫的时候,这里也是上朝官员们休息的地方,晚上轮值的大臣也会歇息在这边,当年陈猎虎也曾在这里歇息,那时候她还很小,被哥哥带着进来见父亲——
现在父亲不在了,她又来这里见铁面将军——这个义父。
想到这里,陈丹朱忍不住自嘲一笑,笑才扬起,面前的一间屋子里传来咳嗽声。
这里是官员们都可以来的地方,并不属于某个人,陈丹朱忙收整了神情,刚要退开几步,又听到女子的声音。
“三殿下,你怎么样?来,喝口茶。”
三殿下!陈丹朱头发丝差点竖起来,毫不犹豫的就循声向这间屋子跑来,这间屋子门开着,室内有一男子席坐,一手握着文卷,一手正接过一杯茶。
在他身边,一个女子跪坐轻轻为其拍抚后背。
陈丹朱的脚步声惊动了他,他抬起头看过来,孱白的面容瞬时亮起来:“丹朱!”
陈丹朱已经笑的眼睛都模糊了,不可置信的又惊喜无比:“殿下!你怎么在这里?”
三皇子看着激动的女孩子,笑道:“这话应该我问你,你怎么来了?”
哦哦对对,三皇子现在主持以策取士,在外殿上朝,自然也会来这里歇息,陈丹朱笑着说:“将军,铁面将军叫我来有事,我来这里找他。”
三皇子道:“将军啊,正在跟陛下议事,估计要等一会儿了。”
陈丹朱嗯了声,看着他笑,又慢慢的收了笑,神情不安又酸涩:“殿下,你还好吧?”
三皇子眉眼也不由随之柔和:“我没事,你看,已经恢复日常了。”
一个女声轻轻响起:“殿下,请丹朱小姐进来说话吧。”
他们两人一直是隔着门在说话,女孩子还站在室外,三皇子坐在室内内,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就像只要见了面,眼前门窗也好什么也好,都消失不见。
三皇子和陈丹朱这才回过神,又一笑。
“来,进来坐。”三皇子笑道,再转头唤,“宁宁,给丹朱小姐取垫子来。”
宁宁——陈丹朱走进来,视线落在那女子身上,她面容秀美,算不上多么倾国倾国美貌,但有着令人望之心悦的温婉——听到三皇子吩咐,她柔声应是,身子婀娜取了垫子,放在三皇子对面。
“宁宁。”三皇子又道,“给丹朱小姐斟茶。”
叫宁宁啊,挺好听的名字,唤起来让人的声音都不由婉转,陈丹朱看着这位宁宁姑娘又应声是,去斟茶,三皇子的视线追随着她——
“宁宁。”他又唤道,“适才御膳房送来的点心还有吗?让丹朱小姐尝尝。”
宁宁应声是:“还有呢。”
她斟茶,取点心托盘,摆放在几案上。
三皇子抬起头,似乎才看到还站着的陈丹朱:“怎么了?快坐啊。”
陈丹朱应声是坐下来,不待三皇子邀请,就端起茶喝了口,又吃了块点心,一边点头:“真好吃。”
三皇子笑道:“是父皇的御厨做的,你喜欢的话,带一些回去。”他便转头唤宁宁,“看看这里还有吗?没有的话让小曲去取来。”
宁宁道声好。
陈丹朱忙道:“不,不用这么——”
她的话没说完,宁宁想到什么,看着三皇子问:“殿下也要再准备一些,吃药的时候要用。”
三皇子便对她点头:“那正好,让御膳房多送些过来。”
宁宁点头。
三皇子看陈丹朱:“不用客气,点心而已,你一向爱吃甜的。”
陈丹朱便笑着说声好,也不再拒绝了。
声音落定,室内些许沉默。
这沉默让陈丹朱有些拘束,她握着茶杯开口:“那日我被周玄耽搁说话,本要去找殿下,如果当时——”
她本要说如果当时她在场,一定也会救助殿下,但这话也没有什么意义。
她当时没在场。
三皇子道:“是我走的急,本想跟你说一声,又怕打扰了你玩的开心,就让阿玄替我说一声,他不会没说吧?”
陈丹朱忙道:“说了说了,但是他——”她说着话,眼神不由被齐女宁宁吸引,看着齐女取了一个手炉,塞进三皇子手里,将三皇子手里原本的那个拿走。
“还好。”三皇子对她低声说,“热着呢。”
“拿了好一会儿了。”宁宁低声说,给他换好,再安静的坐在三皇子身后。
三皇子看向陈丹朱,见她言语和神情都有些凝滞,问:“阿玄他说什么了?是不是又胡说八道了?”
陈丹朱挤出一丝笑:“没有,没说什么。”
三皇子宽慰道:“你不要理会他,他的脾气不可理喻。”
陈丹朱嗯了声:“我知道,我也不怕他,殿下不用担心。”
三皇子对她一笑。
陈丹朱想到什么起身:“殿下您先歇着,我去看看将军回来了没有,我这次能免罪,也多亏了将军出面。”
三皇子点点头:“这次的事,真要多谢将军。”
陈丹朱忙又道:“当然,殿下您也对我多有帮助,要不然,我现在说不定已经被砍头了。”
“不要胡说。”三皇子笑道,“怎么会。”
陈丹朱忙又点头:“是是,陛下不是那种嗜杀的昏君。”
今天的她的言语凌乱口笨舌钝,丢人现眼——
“我先走了。”她不再多说话,匆匆一礼,转身就走。
三皇子道:“这些点心——”
陈丹朱几步迈出屋子,并没有立刻奔远,而是一步靠在墙上,紧贴住,屏住了呼吸,做出已经走远的消失的样子,免得里面的人再追出来——
里面并没有人追出来。
“宁宁,你装好,一会儿给丹朱小姐送去。”
“好的,我记下了。”
“宁宁,不喝茶了,拿开吧。”
“好,殿下。”
“宁宁,我还没问你——”
听到这里,陈丹朱忍不住小心翼翼侧转身子,向屋门这边探了探,他要问她什么?
三皇子温润的声音传来“——你为什么叫宁宁?”
女声轻笑:“我姓宁,我的父母希望我过一生过得安宁,所以就给我取名叫宁。”
原来如此啊,陈丹朱心想,真是有趣又好听的名字啊——
“你在这里做什么?”
有声音在耳边低低响起,同时有人的气息靠近。
陈丹朱吓的忙转过身,砰的撞上一堵墙,不是墙,是一人的胸膛,她抬起头,看到一张铁面具。
陈丹朱没有惊呼,也没有惊慌失措,伸手在唇边对着狰狞的铁面具的脸:“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