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ool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愛下-42 地獄連彈推薦-o40cn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暗黑贤者的接待都是一个个来的,因此让在之前就已经分配好了每个人要问的问题,除了艾利克斯——他必然要知道宾汉姆的状况和多丽安的去向。
让自己询问的是【王室徽章的下落】。得到的答案是大部分王室徽章都在内城中,毕竟当年获得徽章的人都是住在那里的,如果有机会去他们的旧居应该可以找得到。
连笔生的问题是【永远回廊、破碎镜墟和深宫囚牢都是什么样的地方】。答案是它们都位于内城,永远回廊是坐落于Nest前身曼登的工作地点,破碎镜墟是绯绣主持建造的一座超自然现象记录场所,而深宫囚牢则位于王都之下。其中永远回廊现在恐怕已经化为了遗迹,破碎镜墟应该按照绯绣所留下的命令继续运转着,至于深宫囚牢则是由“军盾”坐镇,就连他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最后袁捷询问的是【如果我们明天乘坐回转列车,会遇到什么样的大型事件】。
这问题算是让设置得最狡猾的一个了,询问未来这种事谁都知道不能轻易去做,袁捷这个问题甚至还留了个“明天”的保底,而暗黑贤者对此给出的答案是——“无论你们明天什么时候坐车,遇到的都将是回转列车的地狱连弹事件。”
至于这个事件究竟内容如何暗黑贤者没有说,他只是说这是当年维拉还没来得及解决的一些时间灾害之一。
让的安排正是将后续的人物最关键的东西全都打探了出来,目的很明确。他们讲完之后,众人的目光就放在了祝沁源身上,她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安排,自己挑选了问题的人。
“王在何处。”祝沁源言简意赅地说。
“暗黑贤者似乎难以回答有关国王的问题。”陆凝有些疑虑。
“是的,他和我说了希望我换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很可能得不到答案,甚至还会因此背上沉重的使命。不过他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好奇自己能得到什么答案。”
祝沁源挑唇一笑:“最终他还是给了我回答……他或者他的那个财宝吧。国王没有抛弃他的王国,王依然位于王位之上。”
“那么……至少算是个保证了。”让点了点头,“那么你的使命又是什么?”
“面君。”祝沁源耸了耸肩,“听起来是个难以判断难易度的使命。”
=
转过天,众人收拾好行囊,一大早去供货商那里补充了一些必要的物资,随后便前往和吉斯三人汇合的那个车站。
这个车站并非一般上班的线路,Dacapo设置了很多这种绕开高峰路段的站台,当然硬要坐这里的车也不是不能到位。
事实证明回转列车的车站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有一间不算很大的站台楼,从这里的检票员手里买一张车票就可以等车了,穿过通往月台的小门,一个宛如乡下车站一样简陋的车站就呈现在众人面前。
吉斯、早未和邵三人已经等在车站这里了,他们也已经换了一身装束,每个人身上穿的都是金色和黑色交织的战斗服,背后背着背包,挂搭了好几种武器,人人脸上都是一股如临大敌的状态。见到陆凝这么一群人吉斯和邵都是脸色有点难看,反而是早未抬手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我们一会就出发啦!”
“你看起来很高兴。”
“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嘛,就当是一场冒险。”早未笑眯眯地说,“不过你们居然有这么多人?”
“回转列车的乘客也不少吧。”祝沁源看了一眼站台,“怎么只有我们?”
“列车会从始发站往这里开过来,这个地方本来就人少,所以我才会约定这个地点。”吉斯沉着脸,“我们这个打扮要是和一群上班族一起上车也太怪异了点。”
“回转列车一般会经过几站才会遭遇大型事件?”陆凝问道。
“没有准确的数字,不过肯定要等到列车驶出外城。”吉斯撇了撇嘴,“回转列车的线路和正常的交通工具不一致,运气好的话跑过所有外城也不见得会遇到大型事件。”
正说着,远处就响起了汽笛声。一辆造型相当古老的绿色火车头从远处迅速靠近,车头的烟囱中不断喷出白色的蒸汽,看上去就像是一辆蒸汽机车一般。但列车后方拖着的同样老式风格的车厢却绵延得很长,已经超出了一般蒸汽机的能力范畴了。
“十七号车厢。”陆凝看了一眼车票。列车快速穿过站台,将十七号车厢停在了站台的位置,在一声蒸汽释放一样的音效中,车门缓缓打开,里面的空间倒是不小。
“和我们在幻境里见到的不一样。”让说道。
幻境中的那辆列车车厢里倒是像大型客机的布局,三列座位和两条过道,乘客们的座位之间也比较密。而这个车厢里却很符合列车那古老风格,每两排座位都是相对着的,中间有个小桌。这样一来载客数量当然会有所减少,不过Dacapo估计根本不在乎这个。
整个列车里唯一还算有现代感的就是车厢前后正在播放广告的屏幕了。由于票上没有座位号,一行人就挑了没人的座位坐下,陆凝、晏融和祝沁源依旧是和吉斯三人相对而坐,让几个人另外占了一对座位。
坐定之后,列车再次缓缓启动,陆凝环顾了一下,这里只有左右两列,一共十六排座椅,每一张长座椅上能坐三个人,所以车厢的容客量是九十六个,如今这里的乘客数量明显还没那么多。
“第一次坐?”邵问出了第一句话,他比较冲动,不过吃过亏也就记住了,此刻也不会轻易招惹陆凝几个,态度还算平和。
“算是吧。”
“黑刻也挺不幸的。”
晏融笑了起来:“至少我们获得了更加漫长的生命。”
“要是不死的代价是要跟屠夫那种怪物去战斗,我还是宁愿有正常的生老病死。”邵摇了摇头。
“屠夫……这么让你们恐惧?”陆凝也没什么话题好说,闲聊了起来。
“杀不死是最大的问题。对你们来说它们只是多砍几刀就能杀死的事物,但对我们来说就是不管怎么杀都会终生跟着你的梦魇——这是我们最大的不同。”邵撇了撇嘴,“当然了,我是真的和屠夫打过才有这个体会。”
这个陆凝也认可,屠夫对于黑刻来说就像是猛兽,危险是有的,但用武器就可以杀掉。然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怎么杀都不死,还会闻着味道一直跟着你找机会偷袭的猛兽。
“那么你们呢?吉光片羽这个团队好像也有些来头,现在总可以说你们老大是谁了吧?”晏融相当直白地问。
每个人都一脸无语。
“如果你们有那个本事就自己去见。”吉斯拒绝了,“别想要挟我们,这是底线,老大愿意见你们已经是因为你们有些特别了。”
“说得很了不起的样子。”晏融抱起胳膊。
“跑题了。”祝沁源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是我们第一次坐回转列车,你们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总之……你们也清楚,这辆列车的本质其实也是祸水东引,就是把大型事件牵扯到别处,不至于发生在非常要命的地方。我们如果一直坐车,以终点站为目标的话,早晚会陷入一场离奇诡异的事件里。如果能从事件中成功脱身,那么恭喜,终点站就在眼前。如果失败了,那么还在车上的人无论死活都会被回转到刚刚上车的时间重新来过。”邵说道。
“所以其实这辆车很可能是不知道第几次出发的咯?”陆凝总结。
“计算是第几次没有意义。”早未轻柔地解释道,“对回转列车来说是无始无终的,它永远在时间线上行驶,除非抵达了终点站。当然列车必然会抵达终点站——这是一种时间理论,我不是很明白,不过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时候,列车再次停下,又有一些人上了车,陆凝瞥了一眼,稍微惊讶了一下,这些乘客里面居然有柳云清,她身边的一些人应该就是同伴。
“无论今天我们什么时候登车……”让的声音传了过来,“记得吗?这辆列车本身的时间就不正常。它和连笔生取得财宝的那个幻境的都不一样,那辆车上的人是被牺牲的,但车本身的时间流正常。”
“是的。”陆凝应了一声,目光还是跟着柳云清。她和另外五个人坐在了一个空位上,没有注意到这边的陆凝。从神色上看这几个人的压力都很大,柳云清也是一脸紧张,坐下后不断看向窗外。
“是认识的人?”晏融在陆凝耳边低声问。
“一面之缘,不过聊得比较开心。”
“那看机会咱们联手吧。”晏融笑道。
“嗯……”
很快车厢里就坐了很多乘客,座位也几乎被坐满了,只有寥寥几个空位,一声汽笛声响起,列车再次启程,而这次速度迅速加快,眨眼间便驶出了外城。
荒原的景色在目光中呼啸而过,看久了甚至感觉有些眼晕。很快开始有乘务员走进车厢开始出售一些零食饮料,晏融买了三杯特色饮品,好整以暇地等着事件到来。
忽然,在车后座上有两名青年男子站了起来,伸手从公文包里取出了微型冲锋枪,对准了车厢里的众人:“所有人都不许动!”
没人吱声。
两人见无人回应,顿时便壮了胆子,其中一个大声说:“我们也不要什么多的,看得出你们身上都有些好东西,一人交出一万的东西,我们就放过你!”
“这俩抢劫还挺有自制力,居然不全要。”晏融小声笑道。
这时,隔壁座位传来了咳嗽声,是一个老人。青年被咳嗽声打断了话,当即不满地将枪口转了过去:“老东西,安静点!”
老人身边的男子伸手打开背包,这个动作让青年更火大了,他马上吼道:“告诉你别乱动!你想干什么?再翻你的包我就——”
哧。
一柄飞刀直接扎进了枪管,并沿着枪管向前剖开,一直到了劫匪手握的地方,他尖叫一声甩开冲锋枪,那把枪落在地上立刻变成了一堆零件。翻包的男子从包里取出了一瓶药丸,冷冰冰地瞪了绑匪一眼,然后倒出两粒药丸给老人服下。
“怎么说?”陆凝这回问晏融。
“扔了个飞刀而已,看不出什么。不过那俩绑匪怕不是这车厢里最弱的。”
晏融还开了个玩笑。
就在这时,陆凝的余光扫过了上方的车厢——这个复古式的列车内部装饰使用了很多木材,在其中一根木制的装饰梁上有一个很明显的黑点,仿佛弹孔一般。
“晏融,刚才……没有子弹走火吧?”陆凝眯起眼睛。
“他们没开枪。”
那为什么会有弹孔?难道是之前这个车厢发生过什么事件?抑或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件列车回转之后没有还原掉?Dacapo可能进行这样不完美的回转吗?
——地狱连弹?
一个时间系的事件,但到底是以何种方式引发的?在让等人分享了幻境列车内的所见所闻之后,陆凝有些先入为主地认为大型事件每个都会轰轰烈烈地发生,危险会扑面而来让你想要忽视都不可能。
“咦?”
坐在对面的吉斯抬起了胳膊,挽起自己的袖子,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臂。那上面有一条清晰的血痕,只是擦破了皮肤的程度,但吉斯显然也只是刚刚感觉到,所以才会疑惑。
“你受伤了?怎么搞的?”邵皱着眉问。
“不,完全没感觉到怎么回事,只是手臂忽然刺痛了一下……见鬼!都小心点!”
到底是坐过列车的人,吉斯也只是片刻的愣神后立刻反应了过来,但就算他提醒了,众人也不知道到底应该去小心什么。
“啊喔喔喔呜!”
另一个座位上有个人猛地挑了起来,抱着自己的胳膊发出了痛苦的呼喊声,从他的指缝间可以看到鲜血流出。没人看到他是怎么手上的,连那两个劫匪都是一脸的不解。
“是地狱连弹。”祝沁源低声说。
“你能看见吗?”陆凝扭头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