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jzo優秀小說 特戰之王 小舞-第二百五十二章:巔峯之約(10)看書-i42yd

特戰之王
小說推薦特戰之王
残破的大楼彻底崩塌,无数的碎块落在地上,烟尘纷纷扬扬中,江上雨多开了重物的坠落,他站在原地,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的影子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始终都保持着进攻的姿态。
各种各样的情绪在脑海中环绕,愈演愈烈。
有些荒谬,有些惊惧,有些迷惑。
所有的情绪在最短的时间里达到了极限。
江上雨大口喘息着,张开嘴,他似乎想笑,但哈了一声,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他在自己的领域内全知全能,他收缩了自己的领域保持着防御,但却一直找不到李天澜。
答案简单而荒唐。
李天澜现在在他的影子里。
几乎所有在东皇宫观战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但所有人都理解不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江上雨双脚离地的瞬间,他身后的影子直接游移到了他身边,伸出手,拽住了他的头发。
随后就是进攻进攻进攻,打出了东皇宫,打到了老城区。
烟尘飞扬,大楼崩塌,石块飞舞。
自始至终,人们都看不到李天澜。
江上雨就像是在跟自己的影子玩拳击,或者说是接受影子单方面的殴打。
毫无还手之力。
李天澜成了江上雨的影子。
这样的状态他根本无视任何攻击,因为所有的攻击都打不到他。
活人走进了其他人的影子里。
这样的李天澜,是变成了别人的影子?还是存在在别人的影子里?如果是前者,他怎么做到的?如果是后者,那么从物理学和生物学上来说,他又是以怎么样的一种方式存在着?
目前似乎没有任何方式能够解释这件事情,起码暂时来说,科学解释不了,武道似乎同样也解释不了。
从领域中融入对手的影子。
这个时间很短,但却似乎是打破了某些不被理解的定义,只是目前而言,无论李天澜还是江上雨,他们都还不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江上雨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影子。
他不动。
影子里的李天澜也一动不动。
一切似乎有了答案。
江上雨逐渐眯起眼睛,笑声微冷:“你不能攻击?”
影子没有说话。
江上雨却直接肯定了这一点。
这种直接进入对手影子中的作战风格已经完全不能用诡异来形容,完全就是防不胜防。
这种状态下,李天澜是真正无敌的,无敌不是形容词,而是成了真实的状态。
他的攻击可以肆无忌惮,但本身却不怕任何形式上的攻击,最起码不怕任何物理层面上的攻击。
没人能伤害得到他,那么他就可以杀死任何人。
如果这算是一种绝学,而这种绝学又没有任何限制的话,江上雨很清楚自己活不到现在,以李天澜的力量强度,自己在这种状态的李天澜面前甚至活不过一分钟。
很显然,这种绝学有着极大的限制。
江上雨彻底冷静下来。
他回忆着刚才经历的一幕幕,眼神不断闪烁,这种绝学或许是可以没有限制的,但李天澜显然还没有找到正确的使用方式,刚才他承受的攻击水准远远低于李天澜正常情况下的攻击强度,而且攻击节奏很慢,似乎每一次出手,李天澜都需要不断的调整,只是不知道这种调整需要李天澜付出什么。
“我不能攻击?”
影子里,李天澜玩味的声音响了起来。
“确切地说,你需要的是时间。”
江上雨看上去极为狼狈,可声音却再一次变得心平气和。
“所以,你最不该给我的就是时间。”
微暗的光线下有些暗淡的影子陡然沸腾起来。
江上雨的影子瞬间脱离了他的身体。
江上雨没有动作。
影子却直接开始俯冲。
一道又一道无比虚幻的剑气无形物质,无声无息的刺向江上雨。
跟刚才相比,李天澜的攻击似乎又变强了一些,但频率却又慢了一些。
“轰!”
地面上的废墟在涌动的剑气中彻底被掀飞,无数的钢筋石块被卷向高空,变成了一片碎末,江上雨的身影飞速后退,他身边的领域在飞快的消散。
完全虚幻的影子在这一刻仿佛有了实质,短暂的停滞后,影子直接挥拳。
李天澜现在的状态极为奇怪。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但他可以大致明白自己此时的情况。
他出现在江上雨的影子里,一举一动都有着比正常情况下多数倍的体力消耗,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身体完全虚幻,等于是真正的无敌状态,可他出手的威力和频率却被极大的限制在无敌级战力的层次。
想要将发挥的力量突破这个层次并不需要付出什么太严重的代价,可力量和出手频率一旦超出这个界限,他就会直接从影子里脱离出来。
就像是他在荒漠时跟林枫亭说的一样,他的道路就是旁门左道,他可以利用自身现有的体制和武道以及李氏无敌篇让身体达到最平衡的状态,从而以惊雷境巅峰的力量无数倍的加快自己的攻击频率,从而发挥出超越巅峰无敌境的实力,可他的境界却一直卡在这里,没有真正突破无进入无敌境。
无敌级的战斗力,这就是他现在的上限,也是在融入别人影子后他能发挥出来的力量极限。
他在影子里根本做不到平衡,最起码现在做不到。
如果他现在是巅峰无敌境,甚至真正超越了巅峰无敌境的话,那么即便在江上雨的影子里,他的实力依旧是超越巅峰无敌境的超级高手,江上雨在他手中根本坚持不了几秒钟。
只是现在他无敌级战斗力的上限想要跟上江上雨的速度,只能让江上雨的影子自己移动,这同样是在消耗李天澜的体力,他可以发挥的力量进一步降低,最现实的情况就是他如今所有的攻击很难真正打破一心防守的江上雨的防御。
他需要的是一个机会。
一个完全掌握了节奏之后从虚幻变成真实从而重创江上雨的机会。
江上雨不断后退,他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跟自己如影随形的影子。
龙拳带起的无数虚幻龙影疯狂的冲击到他面前,然后在黑暗中缓缓消散。
一缕又一缕晦涩的黑暗不停的朝着他的影子渗透,即便是这种状态下,江上雨依旧没有忘记反击。
现在的李天澜确实是无敌的。
但江上雨压根就不相信真的有免疫所有攻击的无敌。
他还在试图找到对付李天澜这种奇妙状态的方式。
影子如影随形,双方一攻一守,节奏越来越快。
江上雨不断的尝试着。
用不同的方式。
他的一切反击都是徒劳,但却始终不曾放弃,节奏如一。
只是在已经脱离了所有观战者视线的旧城区里,没有人注意到,江上雨的反击节奏虽然不变,可不断后退的他身体却越绷越紧。
李天澜在等一个机会。
巧合的是。
江上雨同样也在等待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