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xkt優秀小說 妖魔哪裏走-324.我都要管(求訂閱喲)推薦-9ojd3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但黄君子提出的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他怎么能让武景湛带领衙役们进入庄子?
须知武景湛此人做事稳重、心思细致,他绝不会带着全部衙役一股脑扎进村子,肯定是分批次穿插进入。
这样只要有一个人失踪,那他就会停下队伍前进的脚步。
王七麟无暇耽误,他先甩出一枚唤兵符:这是信号,与武景湛兵合一处、发起内外夹击的信号。
之前进入子时后整个村子一片漆黑,那应该是太上祭酒放出的混茫气。
此时太上祭酒被斩杀,村子虽然整体还是黑暗,可是头顶的残月与星光已经很清晰了,曾经笼罩着全村那泼墨般的黑夜已经消失。
混茫气是很厉害的神通,它能将村子内外隔绝,如果太上祭酒没死,王七麟即使放出唤兵符也无法通知到武景湛。
如今唤兵符飞起,他追着鸣镝声往村外跑去。
按照黄君子的交代,他往村子北边跑,衙役和兵士们已经将村子包围起来,其中武景湛在村子正北扎营指挥。
果然,等到他跑出村子的时候衙役和兵士们正在纷纷结阵,武景湛骑着一匹骏马手持一把苗刀在掠阵:“莫要慌乱!摆出鸳鸯阵,左右相接、防备前后!”
王七麟从黑暗中露面,正前方的长枪兵立马挺身而上厉声喝道:“止步!否则格杀!”
“听天监铁尉。”王七麟说道。
武景湛听到他声音拍马而至,但神情戒备。
有黄君子经历在前,王七麟先向他自证清白:“当初在烂陀寺是我杀的毕月乌,我叫你景爷、你叫我七爷。”
听到这话武景湛收起苗刀笑了起来:“七爷,你怎么出来了?”
王七麟看看天色道:“来不及解释,你号令官兵全数进入村子,衙役留下,随我在村子里抓人。”
武景湛挥手,身边一条满身披挂的汉子吹响大牛角。
苍凉有力的牛角声中,官兵们纷纷结阵走进村子,先后消失在黑暗中。
这时候王七麟将五先生庙和化外天地的存在告诉于他,介绍完后他问道:“你们武氏不知道这村子的情况?”
武景湛笑的很无奈:“七爷,我们武氏执掌平阳府不假,但并不是将每个地方都经略的清清楚楚。”
王七麟凝重的说道:“刑天祭在这里是个分舵,他们老巢在上原府一座化外天地中,所以你们总是找不到他们。”
听到这话武景湛的目光闪了闪,问道:“他们老巢在上原府?那么七爷,你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去做你的铁尉?”
王七麟古怪的问道:“去上原府?”
武景湛道:“我得到了家父的鸿雁传书,圣上已经委托吏部下旨,家父代行并郡郡守之职。”
“全朝廷上下都知道,我们武氏与听天监不和,所以得知圣旨后青龙王亲自去找了家父一趟,他希望我们武氏以后对听天监网开一面。”
王七麟不悦。
青龙王这个总瓢把子当的也太委屈了吧?怎么还用他们武氏网开一面?跟武氏硬碰硬就是,堂堂听天监还害怕一个门阀?
武景湛心细如发,他提前就猜到了王七麟的想法,笑道:“家父与青龙王是故交,他们都是——他们都是前太子党。”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轻声问道:“七爷,你有没有感觉疑惑?听天监乃是国之重器,专门用来对付各地鬼怪、稳定社稷,为什么你们好像是草台班子,也没有什么支援力量、没有什么侦查力量、没有什么后勤力量,对吗?”
王七麟不说话,这个他还真是狐疑。
赵霖曾经与他提过这些,但说的不太透彻,就是说朝廷对听天监采取放养的姿态,听天监各层的权力都是有朝廷支撑的,可朝廷却不会给予过多助力。
后来谢蛤蟆跟他说,听天监创立之初有十三府,其中就有一个专门培养人才的羡卒府,只是现在却没了,全没了。
联系赵霖当时讳莫如深的样子,他心里隐隐有个猜测:
皇帝在打压听天监。
但他想不明白皇帝为什么要打压听天监,因为听天监权力太大?
听天监权力并不算大,即使大一些也无所谓,要知道他们可是天子近卫,按理说是天子最信任的一支武装力量,肯定得有大权限才对。
这时候武景湛说道:“七爷,听天监在太祖朝代的时候是很风光的,不光有主监、有诡狱,还有十三府,职能齐全、人才云集,乃至于有人私底下将你们听天监叫做——”
“小朝廷!”
王七麟心里咯噔一声,道:“尾大不掉,圣上猜忌听天监了?”
武景湛没有正面回答,他低声道:“现在圣上又组建了一个机构,叫做黄泉观,你知道吗?”
王七麟道:“我听说过,但没见过他们出现。”
武景湛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听家父说,黄泉观与听天监的运行模式不一样,他们没有衙门或者驿所,而是养探子。”
“探子放到全国各地,形如江湖游侠,有鬼捉鬼,有贪官污吏就查举贪官污吏。每个探子都是一个节点,无数节点连接在一起织成一张网,最终这张网将九洲笼罩了起来。”
王七麟敏感的问道:“那我们身边有没有黄泉观的人?”
武景湛出神的看向庄子,良久没有回答。
答案不言自喻。
他后面转回了话题,说道:“你应该知道了,当今圣上对听天监无感,知道为什么吗?”
王七麟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尾大不掉,小朝廷。”
武景湛摇头:“小朝廷这称呼出现在前朝,而且太祖皇帝也知道这个称呼,却从未对此表示过不满。”
“反而到了本朝,小朝廷的称呼早早就断掉了,青龙王和玉帅们为了避嫌,一旦听到小朝廷称谓,无论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都会严肃处理。”
“你并不知道答案,实际上赵霖大人恐怕也不知道答案。”
“听天监的上达天听,以前是给太子听的!”
“听天监,曾经是太子麾下!”
王七麟心思转的很快,试探的问道:“当今圣上,难道并未做过太子?”
当初在烂陀寺提到大将军黄无欲的时候,刘博曾经说过黄无欲当初之所以远征塞北,就是要为战死塞北的太子殿下复仇。
所以,他听了武景湛的话后便立马反应过来,听天监曾经效忠的太子并非是如今的皇帝。
武景湛看着庄子深处轻声道:“太子殿下,是一位很、嗯,很有魅力的人,很好的人。”
“曾经有一位陆地神仙与他接触过,给他的评价是大治之明君,我武氏对朝廷一直有些忌惮,但家父却对太子殿下极为仰慕,他年轻时候曾经在太子府任职,你一定不知道他在太子府是什么职责。”
“太子伴读?太子幕僚?”王七麟猜测道。
武景湛笑道:“不,是太子府的一名护卫罢了。”
王七麟真的吃惊了。
这太子是何等惊才绝艳之辈,竟然能让武家嫡子武翰林心甘情愿做了护卫?
短暂一笑后,武景湛说道:“后来太子殿下远征失利,他血战不退,最终战死。看到他尸首后,太祖皇帝伤心欲绝,很快便重病不起。”
“当今圣上,其实是捡了个漏,当时太祖皇帝甚至来不及另立太子身体便垮了,最终只能委托前任丞相、大将军和青龙王去考核了诸位皇子,选了当今圣上为储君。”
这时候有衙役快步走来,武景湛止住话题问道:“何事?”
衙役抱拳行礼:“回禀大人,丑时已到!”
武景湛看向王七麟,王七麟踏步向前,他便挥手道:“告诉弟兄们小心点,三人一组、三组一阵,给我进入村子抓人!”
“凡是大门一开一合的不要管,凡是大门紧闭的一个不许放过!”
衙役肃然道:“喏!”
他将府城和周边县衙各调集了一批衙役来支援,总数不下百人。
连线庄子里残留的人并不难对付,里面没什么高手,多数是来自各地的拐子,他们将拐骗、买来的孩童送到这庄子交给刑天祭,所以倒是成了一次大规模人贩子抓捕行动。
人贩子都该死!
所以王七麟下手毫不留情,武景湛给衙役们的命令也是,凡是拒捕者,格杀勿论!
连线庄子被翻了个底朝天,除去下九门外一共还抓到了四十五个人贩子。
下九门则是整个帮派覆灭了,连同门主在内的骨干全折损在庄子里。
第二天子时,听天监和官差们纷纷焚香离开化外天地。
他们脸色都很不好看。
徐大被辰微月拎着出来的,他气得脸红脖子粗,出来后还在街上嚷嚷:“臭僵尸你给大爷滚一边!大爷一定要宰了他们!一定要宰了他们!一个不能留!它娘的一个不能留!”
王七麟闻声看去,他不能出门,就在门口喝道:“徐爷,你闹腾也得看看地方,这里多少人呢,你不嫌丢人咱听天监还嫌丢人呢。”
徐大扭头看他,眼睛通红:“七爷你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七麟心里一紧,问道:“死伤惨重?”
徐大悲愤的叫道:“不是,是刑天祭不干人事,待会你就知道了,待会等他们把那些孩子送出来你就知道了!”
他又抓住王七麟手臂说道:“你还记得吗?昨天下午来的时候刑天祭的引路使跟咱们说,让下九门拿了他们的宝贝赶紧滚蛋。”
“记得。”
“你知道他们说的宝贝是什么吗?”
王七麟心里生出不妙的预感,低声道:“这里的孩子,被炼制成什么鬼怪了?”
自从见过武威来折磨鱼汕汕的事后,他就对人性不报以希望了。
徐大黯然的摇头:“的确是被炼制了,却不是鬼怪,而是不人不鬼不怪!”
巫巫板着脸走来,说道:“徐爷你不必生气,我已经给里面所有人都下了一个蛊,噬神蛊!”
说出蛊虫名字后,她的巴掌小脸上露出一丝快意的笑容。
王七麟问道:“这个噬神蛊是做什么的?”
巫巫笑道:“折磨人的,它进入人体后会随着血脉游走,每当人想要睡觉的时候,血脉流淌就会变慢,这时候噬神蛊便会不满的啃噬东西,它们游走到哪里就啃噬哪里。”
“如果是游走到骨头,它们就啃骨头;如果游走到心肝脾肺肾,它们就啃心肝脾肺肾。”
“如果倒霉的游走到丹田以下呢,”巫巫冷冰冰的一笑,“哈,那他们就惨了,断子绝孙!”
徐大失望的说道:“他们都死定了,肯定是断子绝孙,所以大爷希望他们身体里的蛊虫游走到心口,让他们尝尝万蛊钻心的滋味!”
官兵们开始离开化外天地,他们推着小车,车上有笼子,笼子上盖着黑布。
夜色本来就浓重,车子上又盖了黑布,所以什么都看不到。
王七麟招手道:“推车过来,本官要看看里面是什么。”
徐大拦住他道:“七爷,别看了,算了,没什么好看的。”
官兵们的面色倒是很不好看,他们沉默的停下身,并没有将小车推过来也没有推走。
王七麟脸色一沉,徐大叹了口气退开。
一辆小车推进院子,王七麟打开,里面是个跟黑豆年纪差不多的孩童,孩童瞪着大眼睛惊恐的往外看,并没有什么异常。
徐大上来拉开了孩童的袖子。
孩童手臂从肩膀往下,全是枯骨!
血脉、肉皮,全都不见!
又有一辆小车推进来,里面是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小女孩长着正常的脑袋,可是身躯却小如三岁婴孩!
还有的孩子没了双手,取而代之是毛茸茸的兽爪。
王七麟轻轻放下黑布,平淡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徐大说道:“全是刑天祭做的!”
“他们起初先砍断孩童们的肢体来祭祀祖神刑天,祭祀之后能活下来的,便施展秘术为他们保命,然后做成这种古怪的样子用来往外出售。”
“像下九门、武丐帮这种帮派买走这些孩子后拿去集市、街口表演,他们对外说这是天生的怪胎,卖相有趣的进行训练,用来耍把戏赚钱;卖相没趣的,怎么惨怎么来,让他们去讨钱……”
说到这里徐大说不下去了,快步出去将柏大江给拎了回来,怒道:“你说,你来说这些丧尽天良的事!”
柏大江惶恐的叫道:“大人饶命、大人,大人,小人有功劳的,是小人与你们里应外合才占据了五先生庙化外天地,小人是有功劳的啊!没有功劳,没有功劳小人也有苦劳!”
“大人!”
王七麟面无表情的凝视着他。
柏大江猛然哭出声来。
王七麟慢慢的说道:“将刑天祭的人都带过来,让他们跪成一排。”
刑天祭的人秉性凶残,像柏大江这样的孬种属于少数,谢蛤蟆带队攻掠化外天地的时候遭遇了很顽固的抵抗,刑天祭的人被杀了一多半,如今加上柏大江一共剩下九人。
里面有一条大汉相貌威武彪悍,豹头环眼、面目凶狠,颔下胡须跟钢针一样一根根的往外翘起,瞪眼看人就像是要择人而噬。
这大汉身上伤痕最多,其中右侧肩膀一条伤口深可见骨,即使敷了药还是在流血。
他被带过来后便怒视王七麟。
王七麟问道:“这个人看起来是条硬汉啊,他是什么人?”
徐大道:“他就是那五品境高手能宰令。”
王七麟拍了拍他肩膀上的伤口问道:“多能宰?”
能宰令面目扭曲,更增凶残。
他不像柏大江那样讨饶,而是怒叱道:“狗官!有种砍了老子!你们留老子的性命是要舔老子的腚眼子吗?”
王七麟竖起大拇指道:“好汉子,不管脾气还是骨头,很硬啊!”
他扭头对武景湛说道:“武大人,你瞧他一心求死,那别让他死,查查他的身份,看看他有没有亲人在世,特别是孩子,一定要查他私生子,查到后上报朝廷,女为娼男为奴,不要杀他们,要让他们生生世世受折磨。”
能宰令露出骇人眼神,叫道:“狗官操你娘,有种朝老子来!老子就在这里,给孩子动手的就是老子……”
“他家孩子为奴的时候,一定要剁掉手脚,让他们体会一下这般滋味。”王七麟笑吟吟的说道。
能宰令猛然抬头要站起来,吼道:“都是混江湖的,祸不及家人,有什么你冲我来!”
王七麟笑吟吟的说道:“你去与朝廷说去吧,满门抄斩和株连三族都是朝廷律法,不是本官自己的规定。”
“何况!”
他话锋一转语调森然:“祸不及家人?凭什么祸不及家人?你变成今天这一步,你爹娘的教育要负一半责任!”
“你妻子儿女与你朝夕相处,能不知道你的问题?他们却不去报官,这是包庇罪,一样罪大恶极!”
“至于你?”王七麟笑了起来,“你跑不掉的,本官不会斩了你,我听天监有诡狱,你以为我们诡狱是做什么的?是建成了留给官家参观的?是吓唬百姓的?”
“不,就是为了伺候你这种人的!”
他看向徐大,厉声道:“此人你亲自盯梢,把他一家老小全挖出来!以国法严苛处置!”
他又看向刑天祭的人,厉声道:“本官一定会攻打你们老巢,所以只需要一个知道内幕消息最多的人活着即可,其他的斩立决!”
“现在,你们开始告诉我你们知道的消息,谁知道的最多,那本官就网开一面留下谁,剩下的全部斩立决!”
硬骨头的除了最能打的能宰令活到最后,其他的都已经战死了,剩下的全是投降的软骨头。
一听要斩立决,几个人哭喊着大叫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祭场在上原府开远县降龙岭的一眼泉旁边!”
“大人听我说,我叔父乃是太医令,你们不能杀我!他们谁知道的有我叔父多?我能把我叔父给你们引出来!”
“大人、大人,我柏大江对你们可是一片忠心啊,一片赤诚、一片赤诚啊!”
看着争先恐后喊叫的几个人,王七麟大为诧异,他们竟然还抓到了一条小鱼?这里竟然有六令之一太医令的侄子?
听过几个人的哭喊,他指向最先说出祭场位置的人,徐大将他拖出来给他来了个引刀成一快。
他拖着尸身冲向几个人,颈中鲜血喷了他们一头一脸。
王七麟去找向武景湛,道:“武大人什么时候去上原府赴任?”
武景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愿意去?”
王七麟道:“我必须得去,不光是要去办了刑天祭,还因为我有线人说年前上原府会有暴乱,有人正在谋划一场暴乱。”
“这些事,我都要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