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o3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隋第三世討論-第659章:一夜鍾離定分享-obqn3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杨侗入城的时候,城墙上的战斗已经进入尾声,随着尉迟恭和王雄诞往两边发威,又有玄甲军源源不断上城支援,不到半个时辰时间,城上便已经没有一名魏军士兵,士气痪散、乱如苍蝇的魏军士兵毫无准备,在面对训练有素、如狼似虎,占有奇袭之利的隋军,简直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盛彦师自睡梦中被城中喊杀声惊醒,当得知西城门被人偷袭攻破之后,顿时大惊失色,连忙纠集亲卫、集合兵马,杀向西城门方向,却与入城的杨侗碰了个正着。
“大胆!”虽然盛彦师不认得杨侗,但杨侗那一身与众不同的盔甲,以及那匹神骏雪白的宝马,他便知道对方绝非常人,又看到杨侗年纪不大,英俊得像个小姑娘一样,心中顿时大喜,心知此人便是对方的主将,只要将他生擒或是击杀,那么自己还有夺回城池的可能,当下怒喝一声,飞马向杨侗冲了过来。
杨侗刚刚分派完任务,一队队骁果军穿街入巷,清剿负隅顽抗的魏军士兵,身边只剩几百名修罗卫,他听到一声大喝,便扭头看去,正看到一名武将朝自己飞马奔来,立即明白对方是打算对自己来一个斩首行动。
“保护圣上!”几名修罗卫将校见状,飞快的拦在杨侗身前。
杨侗顿时无语,你们护驾之心可嘉,可是有必要这么暴露我吗?
“皇帝?杨侗?”
盛彦师不惊反喜,他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突然,杨侗竟然会亲自带兵杀到这里,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啊,只要能够擒获杨侗,不但江都可以收复,甚至可以长驱直入的杀入中原,夺回一切疆土,这可真是大功一件呢。若能功成的话,自己甚至可以一跃成为大魏第一将,天下形势将他而改变,而他盛彦师之名气,也让天下为之震动,想到这一点,他就兴奋不已的狠狠地夹了夹马腹,战马速度再度飙升。
一名校尉挥槊刺来,那盛彦师也是了得,侧身一闪,手中大刀一横,只听轰然一声,借着马力,刀杆狠狠地撞在对方胸腹之间,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对方从马背上撞下来,他没有丝毫停留,继续朝杨侗杀来。
真把自己当成勇冠三军、万人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秦琼了?
看着此人
杨侗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个时候若是组织兵马来攻,或许还能有那么一点点胜算,这般单枪匹马的冲杀过来,跟找死有何区别?
其实吧,是杨侗太小看他自己的价值了。
在冷兵器时代,斩将可令一军崩溃,杀帅可令两国局势形势逆转,屠龙则可让敌国人心惶惶、陷入内乱。一旦他杨侗完蛋,天下大势为之大变,李密甚至有可能起死回生。
“斩马腿!”
旁边的阴明月见盛彦师气势汹汹,带着一支修罗卫策马挡在杨侗面前,这让热血沸腾,想要重温一下斗将瘾的杨侗大为泄气,忿忿不平的想:连我的功劳都要抢,这婆娘真是胆肥了,等休息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就在杨侗碎碎念的时候,两名修罗卫迅速下马,瞅准时机往地上一滚,一骨碌挡在前方两丈左右,那盛彦师也已策马冲来,他的眼中只有杨侗,对于拦在身前的两名小兵没有在意,随手一招横扫千军,就要将两人扫开,并大声说道:“昏君,拿命来。”
便在这时,一名修罗卫一刀挥出,在盛彦师惊愕的目光中,稳稳的将他一刀挡下,不等他有任何反应,另一名修罗卫身体一伏,一刀子将对方马腿斩断。
“噗~”
伴随着飞溅鲜血,马腿腾空,盛彦师只觉得身子一沉,身不由己的随着栽倒的战马往前扑去,当即将手往马背上一撑,身体腾空而起,避免和战马一起栽倒之厄运。
此时就算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盛彦师心中一狠,朝杨侗扑了过去。
“找死”
一名修罗卫如头豹子一般扑上,双手拽住他的脚踝,用力往后一拉,盛彦师魁梧的身体理所当然的往前倾倒,还未落地,便有两名修罗卫欺身而上,一人缴械,一人将他反手一剪,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几经淘汰,修罗卫大多是域外女子,她们自小吃肉喝奶长大,身体素质比起男人还好,她们不但接受武将教导,还学了红拂女江湖之技,单论战斗力,她们完全能和玄甲军相提并论,而且还精通合击之术。
盛彦师被押到了杨侗面前,他愤怒的挣扎着,狰狞的瞪着杨侗,大吼道:“昏君,事到如今,我盛彦师早就没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你再强,也只能吓倒贪生怕死之辈,你要杀便杀,我不怕你……”
说完之后,头一偏,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不错,是条好汉子!朕成全你。”杨侗见他正气凛然,不自觉得心生敬佩,然后在盛彦师愤怒、惊愕的眸光中,手伸向了腰间朝露宝刀。。
“不应该啊,怎么会这样?”盛彦师心中大惊,脑子一片凌乱。
便在这时,一道毫光乍现,旁人中觉得眼前光芒一闪,杨侗却已经还刀归鞘,盛彦师的首级冲天而起,瞪圆的双眼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圣上,臣,末将觉得这家伙打算投降。”阴明月忍不住说了一句。
一旁的杨沁芳猛点头,她也看到这家伙一脸惊恐,只不过杨侗出手太快,不等对方出声就一刀子砍了去。
“你不懂的,有的人为了心中信仰,可以连命都不要,正因为有这些人抛头颅、洒热血,所以本族历经无数苦难,始终都屹立在世界之巅……盛彦师显然就是这类人。”杨侗叹息了一声,觉得自己仿佛成了大反派,但那又如何?自己又不想死,只能成全盛彦师的忠义了:“这是一名真正的猛士,不可轻辱,令人葬之。”
“喏。”阴明月一挥手,两名修罗卫拽着盛彦师的尸体埋去了。
杨侗抬头看向方方,一群不知所措的魏军出现在了他的眼中,之前盛彦师不顾一切的飞马过来,本是想要斩将杀敌,所以这些魏军士兵并未发起冲锋,而是在后面摇旗呐喊的为他们主将助威。
谁知事情变化太快,号称天下第一战神的杨侗甚至都没有动手,自家主将便被人家两个小兵给生擒活捉了,欢呼声睡意就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堵在了大家的喉咙里,然后茫然无措的看着自家主将被对方一刀斩杀。
一时间,盛彦师麾下原本想上前拼杀的将领犹豫了。
盛彦师敢无视杨侗,但随着他被斩杀在地,使得这些寻常将士不知如何是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杨侗声音渐寒的说道:“李密目无天子,犯上作乱,乃是他一人之过。朕知道你们被迫从贼,只要放下兵器投降,朕可以饶恕你们之过。”
“多谢圣上宽恕。”
人群中,一名校尉看了看被拖走的盛彦师尸体,丢掉了手中的兵器,跪在地上。
“很好!”杨侗满意点头。
有人带头,其他人有了榜样,纷纷的丢下手中兵器,从皇帝入城那一刻起,大家就已经知道城破了,根本不可能夺得回来,之前之所以不投降,是因为盛彦师这个主将还在,自然没人敢投降,但如今……之前还牛气冲天的盛彦师已经被皇帝一刀两断,成了一具尸体,那还打个屁啊打?
受此影响,越来越多的魏军士兵丢下兵器,跪地请降,定远之战也算是圆满的结束了。
……
而此时,另外一场却在隋军大营十里之外拉开帷幕。
刘兰成此次夜袭隋军大营,便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心思,所以一次性带出了四万大军,只留五千士兵镇守定远城。
四万大军看起来很多,但是杨侗这一次为了能够把钟离之军彻底歼灭打垮,动用了隋军手中的所有兵力,除了被他带到定远城的一万多名士气,尚有六万余人交给房玄龄来主导。
军营之中有太多物资和攻城器械,房玄龄为免受到战火荼毒,并没有被动迎战,而是把军队开到十里之外、魏军必要之路上设伏。而刘兰成大军疾行至此,士兵疲劳不堪,为了保持战斗力,他下达了休息的命令。
这时,乃是魏军最为松懈时刻,以逸待劳的隋军对之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一支支火箭从官道两旁的山丘上冲天而起,很快,以魏军为中心的这一段官道,纷纷燃起了熊熊大火,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响彻云霄,如浪如潮的撕碎了夜的宁静。
突如其来的攻势直接将魏军给打懵了,尤其让魏军士兵恐惧的是,当一支支火箭射落到地上的时候,官道两旁的大火立刻疯狂的燃烧了起来,对方很明显,在这四周布满了易燃之物。
从山上俯视而下,只见整段官道被一个狭长的烈焰圈子给团团包裹,只有南北两头尚且无碍,可以作为出口,但是隋军士兵早有准备,当火箭一起,便在两头组建起了密集的盾阵,身后的弓弩手朝着逃窜的魏军尽情发射,无情的收割着敌军士兵的生命。
刘兰成万万没想到对方早已布下了口袋阵,只等自己一头钻入,而且隋军发起攻击的时机实在太好了,四万士兵在他的命令下,纷纷择坐休息,随便就倒在地上,整支大军都乱糟糟的。要命的是这支军队是从各个地方东拼西凑而来,他的号令很难贯彻到全军之中。所以隋军这个时候攻打,大军一下子就溃散开来,陷入了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的局面。
不过他也是久经战阵的人物,没有如同那些士兵那般被打懵,连忙下令道:“盾手举盾。”
命令一下,亲卫吹响了号角。
许多盾手下听到号角声,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中的圆盾,但隋军的弩箭带着极强的穿透力,带着极强的力最打在木盾之上,直接就穿透了木盾,纷纷将盾手钉死在地,有些透过盾牌缝隙的箭矢更为恐怖,由于没有盾牌的阻隔,这些箭矢往往是射穿两人身体,异常恐怖。
“后撤!徐徐后撤!”
看着一排排自己训练出来的将军在隋军的强弓劲弩之下,连反抗机会都没有,刘兰成只能指挥自己这支嫡系部队朝来路缓缓撤退,希望能够退出对方的包围圈。
“嗡。”
又有一波箭雨腾空而起,死亡的葬歌再一次响起,不算密集的箭雨,直接就把护卫刘兰成突围的盾阵撕得粉碎,无数魏军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便成片栽倒在地。
盾阵轰然崩溃,刘兰成手中长枪点出,将三支弩箭打飞,握枪双手却被震得发麻,面色一片潮红。
残酷无情的箭雨撕碎了空气,从四周咆哮着朝密集的魏军士兵落了下来,在一众魏军士兵凄厉绝望的惨叫声中,一朵朵凄艳血花在这熊熊大火之中显得无比刺眼。
一通箭雨过后,刚刚组织起来的一个个阵型被打碎,在山头上观战的房玄龄将手中‘天立宝刀’一指前方,厉声道:“传令下去,骑兵冲锋。”
“呜呜呜……”进攻的号令震天响。
“杀。”
山呼海啸的喊杀声中,隆隆蹄声震天响,精神抖擞的五万骁果军分成十个队伍,从道路两边的斜坡杀向宛若长蛇阵的魏军,马蹄飞扬,火星四溅,如同十道钢铁洪流一般的涌向官道,一支支闪烁冰冷寒芒的战槊掠地而起,撕裂空气,带着令人心悸的冰冷气息,无情的收割着敌军生命。
刘兰成好不容易聚集的一批将士,还没站稳阵脚,便被己方溃散兵马给冲溃。
随着十支骁果军的纵横驰骋,魏军生生被切割成了十一段,他们凿穿一遍,魏军又连成一体,然后他们调转马头又一次杀回,魏军再次断为十一截。
十支骁果军分队,循环往复。魏军是断了又连、边了又断,断续之间,无数人被踏成肉泥。
看着自己的兵马在大隋铁骑厮杀下争相奔逃,刘兰成的脑海中只剩下‘兵败如山倒’这五个字。
不及两刻功夫,骁果军完成三番穿梭之后,不再穿凿,而是站在官道当中,朝两头开杀。
刘兰成的兵马虽然多,却已经被分割成了十一段,陷入了群龙无首、各自为战的局面。两头的陌刀手也在这时发动了进攻,他们在弓弩手的掩护下,如山如墙的踏着敌军尸体徐徐推进,陌刀起落之间,留下一地碎尸。
山丘之上的房玄龄始终紧盯着刘兰成所在方向,只要对方形成气候,便指挥破军弩往那发射,使得刘兰成根本聚拢不到一支有力之军,而隋军战士,却在大大小小的将校带领下,配合十分默契,将魏军士兵分割成一个个小块,然后逐步蚕食干净。
完了!
刘兰成痛苦的闭上眼睛,身不由己在亲卫拼命保护下,杀向了一边山丘,撕开一道缺口狼狈奔逃。
刘兰成怔怔的看着自己仅剩的数百名将士,一口气鲜血喷了出来,血丝顺着嘴唇不断滴下,一股抑郁之气自心底升腾而起。
经此一役,他的军队完了,而没军队的守卫,钟离郡也完了。
刘兰成现在只能去淮南与李密汇合,此外,再无其他办法。
至于建立不到半年的大魏王朝还能与隋军周旋多久,刘兰成不知道,也不敢去想。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带着脱困而来的数百名士气遁入山中,借着夜色往西方逃窜。
——————————————————
兄弟们,让推荐票、月票来得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