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t1f好看的都市小说 中世紀崛起 起點-第四百四十六章 講和展示-t1znl

中世紀崛起
小說推薦中世紀崛起
自从得知威尔斯军团和隆夏军团的两千人马已经到达迪关镇,科多尔伯爵寝食难安。他没想到敌人进军的速度如此之快,自己前脚刚踏进科多尔城的大门,人家后脚就跟了上来。
“报!”正当科多尔伯爵在领主大厅里来回踱步的时候,传令兵前来禀告。
“是不是关于威尔斯军团的?”科多尔伯爵转身便朝门口的传令兵走去。
“报告大人,是索恩宫廷贝尔纳伯爵派的特使来了。”
“什么?特使?”科多尔伯爵惊讶之余没有立即叫传令兵将索恩宫廷派来的特使叫进来,而是慢慢转身坐在领主大厅里的蒙皮大椅上闭目沉思。
这个时候贝尔纳那个老东西派个特使过来干什么。要是放在以前,科多尔伯爵肯定早就已经叫人一边备好酒水,一边拿出金银好好招待贝尔纳派来的人。毕竟彼时贝尔纳权势滔天,和宫廷处理好关系,以后少不了自己的好处,这些小礼物权当是为以后铺路。
然而,如今世道变了,贝尔纳代表的索恩宫廷在北方接连败退。反观东镜的光复军,则是步步紧逼,势如破竹,已经接连攻克和占领了索恩省东部的诸多城镇和战略要地。索恩宫廷面临被全面压制,步步收缩的局面。
此时外部局势也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原本支持索恩宫廷的公国倒戈,见风使舵。法兰西王国和巴黎教会则坚定地支持弗兰德一方。
就索恩宫廷内部而言,科多尔伯爵也得到了秘密情报。看着原本支持索恩宫廷的公国将边境的大军调离,支持贝尔纳的某些权臣和勋贵就已经开始动摇,暗中和贝桑松宫廷通气,打算讲和。现在全力支持贝尔纳的都是他的心腹。虽然知道有些家伙已经被东镜吓破了胆,蠢蠢欲动,但贝尔纳还是不敢对那些人下手。因为他还需要那些人的钱袋为自己服务,此时若是过早地将那些人一并清理,势必引起反抗。这对本来就已经风雨飘摇的索恩宫廷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经过全盘的考虑,科多尔伯爵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念头:讲和。趁弗兰德还未完全占领索恩省之前,宣誓效忠新君。不然待贝尔纳所在的索恩宫廷完全被贝弗兰德击垮时,新君势必举起手中的利剑剜出自己的心脏。
此时讲和还为时不晚。自己作为伯国的老派权臣,经营科多尔省数十年,宣誓效忠新君,弗兰德必定会对自己网开一面。毕竟多一个盟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明智得多,弗兰德不会不懂这个道理。能在继位者之战中一呼百应,甚至得到巴黎的支持和像亚特一样忠心耿耿的追随者,弗兰德凭借的绝不是运气。
但为了弄清楚贝尔纳派出特使的目的,科多尔伯爵还是打算见一见这个家伙。
“把那个家伙带过来吧。”科多尔伯爵对门外已经侍立多时的传令兵下令。
“是,伯爵大人。”
不多时,索恩宫廷派来的特使已经来到科多尔城领主大厅门口。
“伯爵大人,索恩宫廷特使来了。”传令兵在门外禀告。
“进来吧。”科多尔伯爵的语气里少了往日的热情。要是放到以前,他已经在门外等候了。
由于已经在伯爵府邸外等候多时,特使的脸色有些难看。听到科多尔伯爵的传唤,特使大步跨进了领主大厅。
看到科多尔伯爵正坐在领主大厅内的蒙皮大椅上闭目养神,特使径直朝科多尔伯爵走去。
“伯爵大人,我~”
“先坐坐吧。”待特使刚开口,科多尔伯爵就漫不经心地打断了他。索恩宫廷特使只得朝一边的座椅走去。
半晌,科多尔伯爵半睁着眼打量了这个家伙一番。记得索恩宫廷特使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是向科多尔伯爵告知索恩宫廷已经取得了公国的支持,态度甚是傲慢,甚至有些不把科多尔伯爵放在眼里。临走的时候科多尔伯爵还叫人准备了大量金银送给这个家伙,希望能借此向索恩宫廷示好。
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脸上早已没有了往日里那般飞扬跋扈和目中无人,只是沉着脸默默地等待,连大气都不敢出。
看着特使前后态度的转变,科多尔伯爵对此次索恩宫廷派遣特使来访的目的已猜到了七八分。
“咳咳~”已经在蒙皮大椅上躺得有些背痛的科多尔伯爵假意咳嗽了两声。
“伯爵大人,您醒了。”特使赶紧上前问候。
“哎呀,特使大人,让你见笑了。近日来公事繁多,颇为疲惫,一不留神就睡着了。”科多尔伯爵解释道。
“伯爵大人,你身负伯国重任,可要注意身体呀。”特使见科多尔伯爵走下台阶,急忙起身上去伸手扶着。
“来人,赶快给特使大人备酒水。”科多尔伯爵对偏房里的仆人吩咐道,一边将特使引到座位上。
“不知道此次特使大人前来有什么指示,是不是公国准备出兵了?”科多尔伯爵试探着从特使嘴里掏出一些有用的消息来。
“嘿嘿嘿,伯爵大人,公国早已宣布支持索恩宫廷,出兵是早晚的事。”特使笑着说道。“此次索恩宫廷派我前来有两件事。”
“哦,还请特使大人告知。”科多尔伯爵表现出满脸期待的样子,将身体朝特使微微倾斜。只见特使看了科多尔伯爵一眼,又转头往内堡的方向看去~
科多尔伯爵当然知道这个家伙想的是什么。以往每次特使前来,科多尔伯爵都会先让内堡里的仆人准备好一袋叮当作响的“礼物”作为特使的“辛苦费”。希望尽可能多的从这个家伙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也可以借这个家伙的嘴在索恩宫廷面前为自己美言几句。
可如今局势变了,科多尔伯爵可不再愿将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科多尔省数年的财富打赏给眼前这个贪婪的家伙。
“特使大人往里面看什么呢?”科多尔伯爵假意问道。特使缓缓转过头来,只见刚才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
“哦,没什么,没什么,伯爵大人。”特使赶紧回答道。
“刚才你不是说索恩宫廷派你前来有两件事吗?说吧。”
注意到科多尔伯爵语气的变化,特使便打消了刚才的念头。
“伯爵大人,贝尔纳伯爵让我转告您,偷袭马尔西堡的那支军队的后方已经被索恩宫廷派出的人所破坏,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这是第一件事。另外,贝尔纳伯爵让您务必抵挡住那支军队,索恩宫廷已经派人前往公国,催促他们立刻发兵贝桑松,与西军一起围剿光复军。收复东镜是早晚的事,到时候您可是伯国的有功之臣,新宫廷肯定不会亏待您。”
“哦,对了,贝尔纳伯爵有一封私人信件托我转交给您。”特使说着便从腰间掏出信件放到桌上。
科多尔伯爵看了看桌上的信件,并未急着打开,而是摸着下巴的胡子,心里琢磨着刚从两位友人那里获得的密信,完全不是眼前这个阳奉阴违的家伙所说的那样。索恩宫廷之所以派特使前来,无非是想对他安抚一番为索恩宫廷卖命。自己也不是傻子。
现如今,绝不会再被贝尔纳那个老东西牵着鼻子走。当初答应他投靠和支持索恩宫廷,完全是因为贝尔纳许诺事成之后将卢塞斯恩省一半的地盘划分给自己。现在大势已去,他得为自己的前途和命运考虑。贝尔纳给自己画的那块大饼连碰都还没碰着,自己就已经失去了科多尔省半壁领土,顺带还损失了无数钱财和兵力,得不偿失。
科多尔伯爵思考了一番,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葡萄酒后对索恩宫廷特使说道:“我怎么听人说公国近日又派人前往贝桑松与弗兰德细谈支持光复军统一伯国的事呢。”
“这~”特使大惊,身体已经有些颤抖。眼光也从科多尔伯爵身上移开。
“伯~伯爵大人,这必定是贝桑松的那些叛军四处散发的流言,破坏您和贝尔纳伯爵的友谊。”特使赶紧解释道。
“哼!友谊?那个老东西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科多尔伯爵对眼前这个满嘴胡言乱语的家伙满脸不屑。
“伯爵大人,请注意您的言辞!”特使听到科多尔伯爵对自己的主子不敬,起身提醒科多尔伯爵。
“你个杂种,都到这种时候了还敢在我面前耍威风!”科多尔伯爵破口大骂。
“你!”此时特使气得脸色铁青,但又不敢发作。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公国因为法兰西王国和教会的压力,早已将边境的军队撤回。而且派人和贝桑松宫廷示好,希望重新续订盟约。”科多尔伯爵大声说道,嘴里的唾沫星子不停朝特使脸上飞去,吓得特使直捂着头后退。
“这下你来得正好,我正愁没有拿的出手的‘礼物’。”科多尔伯爵满意地笑了笑。
“什么礼物?送给谁?”特使好像明白了科多尔伯爵眼中的杀意。
“你!你敢勾结叛军?”特使惊恐之余用手指着科多尔伯爵质问道。
“勾结?这怎么能说是勾结呢?这叫讲和。”科多尔伯爵终于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
“你~”说话间特使撒腿就往领主大厅门外跑去……
“给我抓住他!”随着科多尔伯爵一声令下,门外的侍卫就将刚跑到门口的特使一把抓住,按倒在地。
“放开我,你们两个杂种!”特使挣扎着喊道。
“把特使大人给我带下去关起来,我还有用处。”
“是,伯爵大人。”
“莫尔蒙,你这是叛国!你这个叛徒,你可要想清楚了,贝尔纳伯爵不会放过你的,你这是要上行刑台的……”特使一边被侍卫拖着带出领主大厅,一边破口大骂~
“来人!”待特使的声音消失在领主大厅后,科多尔伯爵将传令兵叫了过来。
“你马上出城,带着我的密信前往……”科多尔伯爵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对贴身侍卫说道。
“是,伯爵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