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ls0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 半步煉獄-第五百四二節:此時此刻的你(三)展示-9e06y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谢尔盖,拜托,大家的生意不是一直做得很好吗,为什么你要退出,就是因为那个叫马林·盖亚特的南方佬警告过你?”
坐在圆桌前的北方王国五位元帅中的卡梅隆元帅看着自己的老朋友问道。
他非常疑惑,为什么谢尔盖会选择退出,哪怕现在生意不如以前,但是大家依然将包括小麦粉在内的很多物资的价格维持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上:“所有人都在日进斗金,谢尔盖,你被一个孩子吓到了?”
桌前的所有人都在笑。
“那是一个孩子?”谢尔盖也在扑哧一笑。
他的这些老朋友们根本没有想过,那个孩子只是一指就能够用术式杀死冠军,他能够直面混沌而不受污染,作为军方大佬,谢尔盖听说过在东部海港里的那次神选冠军对决。北境最为强大的混沌神选冠军门德尔松死在了马林的手里,数以千计的士兵,贵族,平民还有水手看到了这一切,那一场决斗之后,整个港口的所有人,每一个家庭都分到了一颗混沌的头颅,这是马林阁下的恩情。
他手中的长剑与战斧在那些高阶超凡眼中有着极为明显的神器背景,丰收女神的神器不可能是斧子,公正之主的礼品是长剑,那么那斧子会是谁的……这已经是一个昭然若揭的答案。
这样一个孩子……如果你还把他当成一个孩子,那你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马林阁下不只是双神选冠军,更是双传奇,他是一位传奇法师,更是一位传奇灵能者,而在谢尔盖看来,这位阁下在剑舞者方面的天赋肉眼可见。
如果这就是一个传奇阁下的极限,那谢尔盖只能说他们真的是没有搞清楚——哈格尔贝里家族长子的瘸腿与三子长子的断臂都是他治好的。
这个‘孩子’在术式方面的天赋,绝对不属于他的法师阶位。
别人的均衡发展是样样松,马林阁下的均衡发展是样样精通。
如果这样的一个孩子,你们还觉得他的警告不够恐怖,那么谢尔盖也真的无话可说了。
“卡梅隆,老朋友,听我一个劝,收手吧,马林阁下不是你我能够对付的。”想到这里,谢尔盖站了起来,他给了自己的老朋友最后一个警告。
后者摇了摇头:“你走吧,老朋友,我不会怪你的。”
既然话不投机,谢尔盖也只能选择自己退出,今天是马林阁下警告的最后一天,谢尔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所以选择了彻底退出。
退出房门,谢尔盖注意到了走廊尽头的卫兵,这让他很满意——今天这个房间里面有两位元帅,三位将军,还有十三位哥本哈根城最为富有的商人,这里面所说的所有话题都不能进任何外人的耳朵。
他走到了两个卫兵的身边:“古斯塔夫,我们走了。”
网游之剑魔独孤 糖醋荷包蛋
另一个卫兵是卡梅隆的人,他向谢尔盖敬礼,然后目送这位元帅阁下离开。
这里是朝凤楼,是泰南人开的酒店,泰南的使节们之前就住在这里,不过他们最近都在前线观察那些混沌——在他们那边兴风作浪的基本上都是学舌鸟的战帮,所以他们想多了解一下纳垢战帮的实力,好在以后的亡潮中做到心中有数。
北方王国当然会给他们这么一个机会,毕竟他们已经提供了不少的武器图纸,下次他们的船团还会带来北方王国最为需要的各种适合在北方种植的作物,这是双赢的局面,没有谁会傻到阻止这次交易。
所以现在酒店里并没有什么人,只有几桌散客,谢尔盖穿着常服,还化了点妆,谁都没能认出他们眼中的这个大胡子是他们的元帅阁下。
这让谢尔盖非常满意,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普通人。
“古斯塔夫,去帮我们的马车叫过来。”
站到门口,谢尔盖吩咐道,看着他的卫兵跑向了远处的马车停车场,谢尔盖从怀里掏出烟盒,拿出一支烟放到了嘴里——他没有带军供雪茄,因为这太显眼的,只有将军和元帅才有资格抽的东西你一个普通人咬在嘴里,这不是在告诉全哥本哈根的各位你有问题吗。
所以,谢尔盖一边抽着南方佬的细条卷烟,一边等待着自己的马车。
说实话,退出生意的确让谢尔盖有些难以承受,毕竟这东西的确是太赚钱了,他和卡梅隆做这生意差不多也有三十年了,今年要不是卡梅隆的手下搞得太过火了,引来了马林阁下的注意,想来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但是……谢尔盖也明白,自己也不是无辜的,所以这件事情,他只求能够把自己摘出来。
马林阁下说是要拿出2000吨小麦粉在内的众多物资来平抑物价,如果换一个人来,谢尔盖只会把他的话当成屁来放。
但是马林阁下除了是双料神选冠军与双料传奇之外,更是希德尼联合大公主和法罗尔公国女王的丈夫,他名下有整个大陆最为庞大的集团企业,他说能拿出这么多,那谢尔盖就会觉得自己最好就当马林阁下能够拿出这么多。
因为很有可能,马林阁下只会拿出更多的物资,然后将整个哥本哈根城里所有价钱高企的东西砸成便宜货。
在这过程中,马林阁下肯定会赚不少,因为为了维护价格,谢尔盖的这些朋友们肯定会倾其所有,直到被海量的货物完全碾压。
对于谢尔盖来说,也许从今天开始他不再每天都能够赚到那么多钱,但是如果和他和他的老朋友们站在一起,那么谢尔盖的身家也赌不起——哥本哈根有一个笑话,城中的首富保尔·奥林先生在上周碰到马林阁下,他邀请马林阁下去打桌球,说是一球一百莫威士,马林阁下微笑着摇了摇头。
一百太少了,我们加一个零吧。
今天在桌前,保尔·奥林甚至亲口确认了这个笑话是真的,而且他输得很惨,他和马林阁下就打了一局,马林阁下在听过了游戏规则之后一杆清台,147分,保尔这一局就输了十四万七千。
你看,一个阶梯四的首富先生,为什么会想到会和一个双料传奇玩这种追求技巧性的游戏,你以为传奇法师和传奇灵能者就玩不过你?抱歉,你想太多了,马林阁下的剑舞者序列至少也是大师级的存在,很有可能离传奇就只有那么半步之遥。
如此的强大,如此的富豪,在谢尔盖看来,他是绝对不可能选择与马林开战的,这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一道送命题。
而最要命的是,在他看来,他的老朋友们已经做出了选择。
他们……选择了葬送自己。
那边卫兵古斯塔夫已经驾着马车过来了,谢尔盖在等车的时候注意到了有马车停在了对面,车上跳下来好几个泰南人模样的年轻人,其中为首的一个年轻人看起来有些面善,但是谢尔盖思前想后,最终还是没能想到这位是谁。
他往自己马车来的方向走了两步,在让过这些泰南年轻人的同时,谢尔盖也注意到了他们腰间的枪套——在这个时代,年轻人最喜欢的还是一把可靠的转轮枪,所以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谢尔盖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马车车门钻了进去:“我们先回家一趟,休息一晚,然后明天回前线。”
这是谢尔盖自己想的行程,今天能够回来还是借着无战事的空闲时间请了假的。
虽然大家都知道前线危险,但是为什么大家都喜欢过去,还不是因为马林阁下就在那儿。
北方王国的各位虽然不是善男信女,但是无论是谁都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退缩——因为只要你一退缩,北方各大时报上面就会写出类似于‘你看,连南方的亲王阁下都比你们还能直面危险,你们还有什么用?’的头版头条。
这人,懦夫可以丢,但任何一个北方男人都丢不起。
不只是男人丢不起,最近两天连女人都丢不起了,因为哈格尔贝里家族的露露小姐已经在前天到达了马林阁下的身边,她将代表她的姐妹们陪着自己的丈夫直面混沌。
说到这位小姐,谢尔盖是非常佩服的——她做到了很多在一起半辈子的老夫老妻都办不到的事情。
同时再一次确认哈格尔贝里家族那个老东西认人识人的本事……这老东西太精了,马林阁下还没来呢,他就已经把自己的孙女送过去了,真是一条奸猾老狗。
“好的,阁下,我们这就回家。”卫兵古斯塔已经听到了谢尔盖的命令并做出了回答,马车随之开始行动。
谢尔盖靠到了椅背上,在内心批判了哈格尔贝里家的老狗之后,他注意到了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不直走?”
这个拐弯不应该,直走的话会不会绕路,而拐弯的话要绕上不少的路,他的卫兵不应该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被人……调包了?
士子风 上山打老虎额
神道丹尊 孤单地飞
这个想法让谢尔盖不寒而栗,而他的卫兵并没有回答,这让谢尔盖将手放到了枪套上,就在他准备拼命的时候,似乎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在了马车顶上,而他的卫兵有些惊慌失措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我被控制了!”
“控制?!什么东西掉在马车顶上了?!”谢尔盖并没有放松警惕,直到他的古斯塔夫给了一个非常荒谬的答案。
“是,是卡梅隆阁下!”
卡梅隆?卡梅隆!天哪!
谢尔盖推开马车车门跳了下来,他转过身,看到了自己老朋友摔在马车上,额头中央有一个弹孔的他已经彻底死亡。
抬起头看了一眼酒店的外墙,发现应该是被人从窗户那儿丢出来的,谢尔盖吹了一声口哨,他的卫兵立即从马车车头的枪套里拔出一支霰弹枪丢了过来,然后他也拿了一把,两个人飞快跑向了酒店入门。
在跑过拐角的时候,他们看到了那几个泰南人正在上车。
直觉告诉谢尔盖他们就是凶手,但是理智告诉他,如果他对这些年轻人开枪,万一打错人,那就是一次极为严重的外交事件,他作为一个元帅,绝对不能这么做。
最终谢尔盖自己没有开枪,也没有命令他的卫兵开枪,两人冲进了酒店,一路跑上楼,发现卡梅隆的卫兵倒在地上正在呼呼大睡。
“昏睡术。”谢尔盖看了一眼就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凶手进入这一层之后用术式控制了卫兵,然后一路走到头……来到自己刚刚走出来的房门前,谢尔盖推开了大门,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商人,看到了用刀完成自残的被催眠者,更看到了挂在房梁上的同龄人,所有人似乎都在同一时刻选择以最快的方式死去。
最终,谢尔盖看到了卡梅隆的长子,这个孩子似乎没有事,但是身处在如此的屠戮场中,他看着谢尔盖,最终尖叫了起来。
“控制住他。”谢尔盖命令他的卫兵,然后来到窗边看了一眼窗外的街道,正好可以看到路边他的马车,也正好看到了车顶上的卡梅隆。
是你吗,马林阁下?
谢尔兽的理智告诉自己,马林阁下绝对不会做出如此的行为,他是一个传奇,他没有必要用消灭肉体的方式来解决这一切。
但是谢尔善的心智告诉自己,只有马林阁下才有这样的实力进行如此疯狂的刺杀,他是一个传奇灵能者与传奇法师,他要是想杀人,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开枪,只需要控制人类术式一拍,在座的各位就已经是一个事实意义上的死人了。
所以除了他还会有谁?
豪门惊爱
但是无论如何,马林阁下怎么可能会使用如此癫狂的行动,他准备的那些货物物资一旦投放在市场上,被逼得恶向胆边生的只会是卡梅隆他们。
谢尔盖这么想着,同时转身看着冲进来的警官,将自己手里早已经准备好的军方证件递了出去。
马林阁下,您真的无辜吗?
这个皇帝有点狂!
他在交出武器的时候,唯一还能想到的,就是扪心自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