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u1u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小閣老 起點-第三十一章 隨我投降去鑒賞-radh6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福田浦虽然没有像样的城镇,却有个因为南蛮贸易而生的码头。靠着码头谋生的村民,还形成了个小村落。为了协调与葡萄牙人之间的交易,大村家还委任了个叫小方的家臣,担任此处的奉行。
之前托雷斯神父去果阿公爵号时,还是大村小方派的船呢,所以那只明朝舰队一来他就看见了,赶紧让人骑马去几十里外的三城城禀报。
不过小方当时还不是很慌,因为四年前的福田湾海战,他就在这码头后的山上看了个全程。至今仍对葡萄牙人凭着船坚炮利,摧枯拉朽击败了气势汹汹而来的松浦家的那一幕记忆犹新。
自此他便疯狂的崇拜起葡萄牙人来,张嘴闭嘴就是南蛮天下无敌,我们应该好好侍奉之类,还积极加入了切支丹教会,还得了教名叫‘约翰’。
他又用自己私藏的一大坛清酒,从葡萄牙人手里换了软边水手帽。整天脖子挂着十字架,头上戴着水手帽,就觉得自己也成了南蛮人。
看到那些不知死活的大明战船,居然敢包围南蛮爸爸时,小方奉行心里是很轻蔑的——在他看来,那些无敌的南蛮帝国巨舰,一定会把明朝人的破船碾为齑粉的!
所以晚上他睡得很踏实,直到半夜里,被打炮声惊醒,小方赶紧戴上他的水手帽,跑到码头上手舞足蹈,为南蛮爸爸加油!
村民们也都被炮声吓醒了,纷纷跑到码头查看究竟。可海面上炮火连天,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只见奉行大人在那里手舞足蹈,‘干巴爹!干巴爹!’的喊个不停。
“大人,现在谁占上风?”村民们欠着身子问道。
网游之说服天下
“八嘎,还用问吗?当然是主眷顾的勇士,会击败那些邪恶的明朝拿非利人了!”奉行一边舞蹈,一边下令道:“还不跟我一起跳!”
“干巴爹!干巴爹!”服从性极好的村民们,便赶紧跟着小方奉行节奏,一起嘿哈嘿哈拍着大腿跳舞,给福田湾中的南蛮人加油。
“干巴爹!干巴爹!”
一直不知疲倦的跳到天亮后,所有人都傻眼了,只见几十条明朝的帆船,将那两艘西洋大帆船团团围住。大帆船的桅杆都折断了好几根,余下的也光秃秃的,挂着些破破烂烂的布条子,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是打了胜仗的样子。
“大人,这是赢了吗?”气喘吁吁的村民怯生生问道。
大村小方却没理他,只呆呆的看着海面,仿佛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瞎吗?”有人替他小声回答道:“没看到西洋帆船上的白旗吗?”
“怎么会这样?”村民们清一水都是切支丹教徒了,攥着脖子上的十字架问道:“难道主赐福的勇士也会输吗?”
“八嘎!”这时小方奉行转过头来,众人见他脑袋上的水手帽已经不见了,也不知是跳舞掉了还是自己摘掉的。
“这里终究还是佛的地盘,上帝管不了这么远啊……”小方奉行默默摘下了脖子上十字架道:“快点去禀报主公,南蛮拜了。你们赶紧带着家当,都到山里躲一躲吧。”
“大人呢?”村民们也纷纷摘下了十字架,感觉得去庙里烧烧香了。
“我乃主公委任的福田浦奉行,自然要坚守在这里了。”大村小方一脸庄重之色,充满慷慨赴义的决绝。
~~
那厢间,大村家的当主堂·罗密欧·大村纯忠,正在从三城城赶来的路上。昨晚他接到禀报说‘大明的舰队入侵福田浦’时,着实高兴了一宿……
重生之我是夸梅布 yy小仙人
他跟大村小方的想法差不多,就是明朝人真头铁。自己还担心他们会进大村湾呢,他们却自己跑去了福田浦。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这下可好,死路一条了吧?
不过慎重起见,他昨晚还是祷告了一宿,希望为主的勇士们尽点微薄之力,好取得此役的大胜利!
跟纯粹崇拜强者的大村小方不同,他希望葡萄牙人赢、包括信仰切支丹教,都是有现实需要的——因为大村纯忠并不是他爹的亲儿子。
才不是她妈送了他爹一顶韭菜色的帽子呢!
他其实是岛原有马氏前任家督有码清纯……哦不,有马晴纯的次子。
全能闲人 光暗之心
冷总的七日情迷 钱奴娇
当时,西肥前的大村、有马、后藤三家进行结盟。作为盟主的有马晴纯,为了更好的控制两家,指示自己的小舅子,大村家的当主纯前,把独子贵明过继给了无子的后藤家当主。然后把自己的次子有马纯忠过继给纯前为养子。
以养嗣子方式拉拢吞并周边势力,是日本战国很普遍的纵横策略。但像一点不清纯的晴纯兄,这样扭曲人伦的搞法,就有点过火了。
后来,当两个养子各自继承了家业后,原本该是大村家主的后藤贵明,一直对纯忠这个鸠占鹊巢的家伙耿耿于怀。虽然他本身也当上了后藤家的当主,但要是把大村家也夺回来,他不就是两家之主了吗?
所以后藤贵明一直处心积虑想要赶走大村纯忠,尤其六年前,大村纯忠接受洗礼,成为了大名中的异类——切支丹大名后,让许多信奉佛教的大村家臣不满。同时家臣中不信任天主教,认为此乃异说的声音也日渐高涨,让贵明看到了夺回家业的机会。
他便利用自己的身份,进行大举策反,许多大村家臣果然纷纷易帜倒向后藤家——这可不只是员工跳槽那么简单。日本施行的是彻底的封建制。家臣也有自己的封地,封地中的领民,只认自己的领主,才不会管领主的领主是哪位呢。
正所谓‘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因此他们一跳槽,就带着各自的领地和人口,也归了后藤贵明所有了。见时机成熟,贵明又里应外合发动大批暴徒当街纵火、烧毁教堂、杀害教徒,把大村纯忠辛苦建立的横濑浦毁于一旦。
在那场叛乱中,纯忠所任命的横濑浦奉行亦被杀害,甚至他本人也仓皇出逃岛原,他豪华的居馆则被暴徒洗劫一空后焚毁。
后来在有马氏的帮助下,纯忠用了整整三年时间,才重新恢复了对大村家领地的主权。
所以他才会对葡萄牙人长崎开港的要求,是那样的犹豫不决。这次要不是明朝人的压力太大,他还不一定这么痛快答应呢。
既然已经下了注,他当然期望葡萄牙人能大获全胜了——倘若能击败连灭松浦水军和五岛水军、摧毁江川城的明朝舰队,那么在北九州就彻底不会再有人挑衅南蛮的声威了。
那么自己身为南蛮的盟友,自然也不用担心该死的表哥了。甚至连龙造寺家都不敢再对自己造次了。而且为了南蛮的火枪、盔甲和火药,各大势力都会结好大村家的!那样就彻底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了……
如是想来,天一亮,大村纯忠便马上集结了一百骑兵,打着几十面旗子,浩浩荡荡赶往福田浦为盟友助战。只是不知道人家在海战,他出骑兵是几个意思?难道骑的是海马么?
从三城城到福田浦的路很不好走,要绕海湾、过山道,紧赶慢赶也得大半天。
残爱死神复仇公主 末小漓
正在赶路,迎面撞上了小方的信使!
女王爷gl
“怎么,仗已经打完了吗?”纯忠心情愉悦的问道。
“是!”信使满头大汗道:“南蛮人的船队已经投降,吃人的魔鬼要入侵福田浦了!”
“什么?!”纯忠眼前一黑,掉下马来。好在日本马比驴子还小,体高不超过一米,倒也没摔着。
“主公!”众家臣赶紧纷纷跳下马来,七手八脚扶起纯忠道:“既然如此,我们去福田浦已经没有意义了,还是赶紧回三城城吧。”
“是啊,明朝人要攻打三城城,必须绕到西彼杵,穿过针尾才能进大村湾,我们还有时间好好布置防御。”众人忙纷纷附和。
纯忠缓了一会,避免寻思半晌,却断然摇头道:“不,我们继续前进。”
“主公!”众人大惊失色道:“虽然我们现在都是主的仆人,可没必要殉教吧?”
“谁说要殉教了?”大村纯忠却摇摇头,不无悲壮道:“诸君,我们是为了求活啊,只有此去这一条路了!”
“主公何出此言?”一众家臣不解问道。
“龙造寺隆信早就对我们大村家的诸多良港垂涎多时了。只是忌惮南蛮人和我们的关系,才没有直接出手,只支持后藤家、西乡家对我们步步紧逼。”大村纯忠满脸苦涩道:“所以这次南蛮投降之后,我们要么步宇久家后尘,被明朝舰队的消灭;要么被那只熊一口吞掉。”
众人闻言一阵悚然,还真是这个理儿。
那年我们正青春
“眼下只有设法取得明朝人的谅解——我们大村家可从没出过倭寇啊!”大村纯忠便大声道:“我们大友家人畜无害、爱好和平,凭什么代人受过?”
大明领主
说着他命人解下身上的盔甲,只穿着里头的单衣上了马,用最硬气的语气说出最怂的话道:“诸君,拿出你们的绝悟来!随我投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