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7e5r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002、僞外賣小哥推薦-qh4fp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感觉卢俊豪的演技还差那么些火候,王警官不由摇了摇头,也是嗤笑着说:“所以几次你们都不期而遇,只是为了相逢在面馆,而且是同一个地点,同一个座位?”
半暖时光
感觉这也太扯了吧?
真当警察是傻瓜?
很显然,卢俊豪的表现太过浮夸,以至于他自己都有些没信心。
“卢俊豪。”顾晨盯着他,也是语重心长道:“你就是参与者之一对吗?你现在不承认,没关系,我们有很多方法对你进行调查。”
“你几天内,就已经频繁与这名神秘男子有过接触,往前推,你见过哪些人,每天都在干些什么,我们完全可以掌握。”
“而且我现在也知道,这些物品就藏在展馆内,只要你交代物品藏匿地点,和那名神秘男子的下落,那你就是戴罪立功。”
“警察同志,我……”
卢俊豪还想再狡辩几句,可顾晨直接打断道:“上次坐牢还不够吗?”
卢俊豪:“……”
二人四目对视,忽然间沉默了下来。
知道警方对自己的调查足够彻底,如果警方动用监控力量24小时对自己不间断监控,卢俊豪感觉自己会疯掉。
所有人当中,警方唯独找到自己。
可见自己已经是警方的重点调查对象。
顾晨说道:“我勘察过现场,物品从搬出车厢到进入库房,如果人员安排得到,中间是不可能出岔子。”
“可是你却在中途订购外卖夜宵,导致整个工作流程忽然中断,之后大家在吃完夜宵之后,也没有按照之前的部署继续工作。”
“如果是这样,那文物必定就是在这时候出的岔子,那个神秘男子伪装成你们的工作人员,趁着混乱之际,混在你们的队伍中,在通道那处盲区,将文物依次搬到左侧通道以作掩护。”
“等10件文物到手后,他便悄悄离开,将文物藏匿在展馆的隐秘角落,等待风声一过,在想办法偷偷运出,我说的没错吧?”
“这……”
就在顾晨解释的同时,卢俊豪愣了愣神,顾晨几乎将问题的根源展现出来。
我的末世战车 水晶脑袋
卢薇薇也赶紧接话道:“你也非常清楚,文物唯一可以被盗走的时间,就是在夜宵之后的岗位混乱,而且被盗走的地点,属于监控盲区,只有在那处地点容易动手。”
“而且这名神秘男子,前几天曾来过展馆,对展馆内所有监控摄像头,都有实地勘察过,他的目的不外乎就是想要知道监控盲区在哪里。”
卢俊豪不傻,他知道卢薇薇说的一点没错。
把自闭小孩收进囊中 萱诺心
正常情况下,只有那处监控盲区是最佳作案地点。
而现在,警方又找出了作案人,也就是那名神秘男子。
而恰恰是这名男子,几次在面馆与自己接触,只要不傻,都能看出猫腻。
想着狡辩也是于事无补,卢俊豪索性交代道:“没错,我就是那个内鬼。”
“真的是你?”王警官闻言,有些喜出望外,于是赶紧又问:“那这些丢失的文物在哪里?”
卢俊豪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这叫什么话?”袁莎莎一听,也是愤慨着说道:“你既然跟那名神秘男子是同伙,你怎么会不知道文物放在哪?”
感觉卢俊豪还是没有老实交代。
这家伙在跟大家玩心眼。
但卢俊豪却给出自己的解释:“警察同志,我跟那人也不是很熟,我只是个跑腿给人干活的。”
“不熟?”感觉卢俊豪似乎前后矛盾,顾晨又问:“那我问你,你跟那个神秘男子,究竟是怎么认识的?”
网游之基情四射 风灯浊酒
“呃……”卢俊豪沉默了几秒,见警方人员都盯着自己,只能坦白交代:“我是在一场牌局上认识的。”
“因为自己喜欢打牌,所以经常会去一家棋牌馆,当时在牌局上打牌,就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但当时也没怎么注意。”
“后来有人离开,他补上,一来二去也就聊开了。”
顿了顿,卢俊豪仔细回想着当晚的情况,说道:“他说他是做生意的,而且在牌局上,我也赢了他不少钱,大家一直打到凌晨2点。”
“我正要回家,他找到我,说他请客,一起去吃点东西。”
“当时我挺高兴的,感觉这家伙挺好相处,便答应了。”
“所以你们就是这时候认识的?”顾晨问。
卢俊豪默默点头:“对,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其实他是早有预谋的,后来我们边吃边聊,他告诉我,他做一些灰色生意,还挺赚钱的,想带我一起。”
“我当时有些心动,但是之前的牢狱之灾,让我有些顾虑,他见我不愿入伙,就给了我另一个方案,那就是帮忙做点事情。”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他要你做什么?”
“搞一份江南市东区老街展览馆的平面图,以及监控分布图,还有就是,物品运送时间通报,以及运送过程,提前订好外卖。”
“等一下。”顾晨忽然打断他,说道:“按照常理来说,外卖送到的时间会有出入,送早送晚都可能影响到整个计划的实施,那你们是怎么把控好外卖送到的时间?还是说……那个送外卖的,也是你们一伙的?”
话音落下,现场所有人不寒而栗。
卢俊豪愣了愣神,不由竖起大拇指道:“看来警察同志不愧是行家,没错,那个外卖是提前预定好的,被他的同伙存放在某处地点。”
“只要我们的车队一到,我找准时机发送信号,他就会立马送过来。”
“届时,我就可以催促大家先吃夜宵,随后打乱整个工作的部署。”
“而那名你们所说的神秘男子,便可以趁机穿着工作人员的制服,混迹其中。”
“随后趁着大家回岗的机会,溜进到展馆内,伪装成一名工作人员。”
抬头看了眼顾晨,卢俊豪也是实话实说道:“后面所发生的情况,的确如警察同志所说的那样,他在接力传递的同时,偷偷将一些文物运到通道的左侧存放,以躲避监控。”
“等一下。”顾晨再次打断了卢俊豪说辞,问道:“就他一个人负责搬运?没人配合难道不会露出马脚?”
“当然不止一个人。”明白顾晨的顾虑,卢俊豪又道:“难道你忘记了之前那个外卖小哥吗?”
“他可以化妆成外卖小哥,其实就可以化妆成工作人员,没错,他在送外外卖之后,又在隐秘地点,换好工作人员制服,和那名你们所说的神秘男子一道,混进了工作队伍中。”
“由于天黑,光线比较昏暗,他们只要将帽檐压得很低,没人看清他们的脸颊,所以,其实是他们两个紧密配合,再加上我的外围辅助,才能将这些文物给偷偷运走。”
顾晨将这些记录完整后,又问:“可是现在最关键的是,找到这批丢失的文物,我想知道它们在哪?”
卢俊豪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这些涉及到他们的机密,首先我不是他们的核心成员,他们不会告诉我,只是在行动之前,给了我两万元现金。”
“我只要动动嘴皮子,配合他们行动,这钱就是我的。”
“想着轻轻松松赚两万,我当时的确挺心动,便答应了下来,所以你们要问我他们是谁?不好意思,我不清楚,也不知道。”
总裁:意外宝宝
“该死!”
闻言卢俊豪说辞,王警官气得一拳砸在操作平台上:“这帮狡猾的家伙,跟泥鳅一样不好对付。”
“这么大一个展馆,这么多干安保和搬运的家伙,竟然让这三个人给耍得团团转。”
星际之末日农场主 容膝斋主
顾晨默默点头:“没错,这也客观上反应出,你们这个团队的不专业。”
“如果一切都按照流程来操办,这种丢失文物的事情,完全就可以避免,但是你们的工作水平,是在不敢恭维。”
“我知道,我们是业余的,都是混口饭吃,经理让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就是打打零工,工资也不是很高,干一次给一次钱,所以大家都没那么上心。”
“我看这个经理也真是够混蛋的。”袁莎莎黛眉微蹙,也是没好气道:“就这种业余水平,他也敢接袁氏集团的活?”
“还有那家跟袁氏集团合作的安保公司,我看尽早倒闭好了,这么重要的工作,竟然也外包出去?赚钱也不该这么赚啊?”
“你说的对。”卢俊豪也赞同袁莎莎说辞,却是解释着说道:“不过这个经理邹文卿,还是有些本事的,三教九流,他都认识一些,一个电话,很多人愿意过来干活,不过多是跟我一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人。”
“他之所以能接到跟袁氏集团合作安保公司的外包业务,主要还是跟那家安保公司的业务经理关系好,那经理没少在邹文卿那拿好处,所以一般有活,都会照顾一下这个邹文卿,这都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以后不会了。”袁莎莎冷冷的说。
“什……什么?”卢俊豪似乎没听明白。
袁莎莎又道:“以后这家公司再也别想接到袁氏集团的业务了。”
卢俊豪愣了愣神,有些不明觉厉。
卢薇薇也好奇的问:“小袁,为什么你能这么确定?这跟袁氏集团合作的公司,应该都有合作基础吧?”
“啊?”感觉自己是太入戏了,差点让卢薇薇发现些什么,袁莎莎赶紧改口道:
“卢师姐,你想啊,袁氏集团是什么大公司?多少优质公司排着队想跟袁氏集团合作啊?”
“跟袁氏集团合作,很光荣吗?”王警官也是不明觉厉。
袁莎莎则是淡笑着说:“那是当然了,因为他们看中的,并不是跟袁氏集团合作,能在单个项目上赚多少钱,而是看中袁氏集团的产业集群。”
“只要开放一些赚钱的行业,这些合作公司哪个不是赚得盆满钵满。”
“但是袁氏集团也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不管大小项目,只要这家公司合作出现不专业,且有损袁氏集团声誉的行为,那么将在袁氏集团的评级中被踢出局。”
“出局者,将很难在跟袁氏集团有合作,尤其是这次的文物丢失,影响肯定很大,袁氏集团的声誉也肯定受损,所以这家安保公司,要想在袁氏集团的众多领域有所合作的话,我看基本没戏了。”
话音落下,所有人愣了愣神。
感觉袁莎莎讲解袁氏集团的内部情况,似乎真像那么回事。
王警官也是弱弱的问她:“我说小袁,你一个小小的三级警司,怎么对袁氏集团如此了解?你该不会真像顾晨爸妈所说的那样,真是袁氏集团掌门人,袁老爷子的孙女吧?”
“啊?”
也是被王警官突然一提,袁莎莎赶紧摆手澄清:“不……不是,我要是有这种掌门人爷爷,那我还当什么警察啊?开开心心的当个大小姐不好吗?何必来这找罪受呢?”
一番说辞,倒也说的过去。
王警官默默点头:“也是哈,哪个傻帽大小姐,会跑来芙蓉分局当警察,给自己找罪受呢?”
上下打量着袁莎莎,王警官摇了摇头:“你这气质不太像大小姐的样子。”
“对嘛,所以说我不是。”袁莎莎也是笑孜孜道。
骄后好难宠 夏日午后
“可你怎么对袁氏集团,总是那么了解?”卢薇薇也提出质疑。
在卢薇薇看来,袁莎莎似乎就像个深藏不露的高人。
跟她同事这么久,总感觉袁莎莎哪里不对。
可究竟哪里不对?卢薇薇又说不上来,总感觉隐隐约约,让人捉摸不透。
袁莎莎则是赶紧解释:“因为袁氏集团太出名了,我有个亲戚,之前就在袁氏集团上班,所以我就了解的多一些,关注的多一些。”
“你们要是平时多看一些商报新闻,很多都可以从这些平台上了解袁氏集团,所以……我知道这些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吧?”
“也对嚯。”感觉是自己想多了,卢薇薇默默点头,也不再追究了。
她看了眼顾晨,忙问顾晨道:“顾师弟,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找出这两个神秘男子。”顾晨在一番仔细思考后,问卢俊豪:“我来问你,他们这个团队总共几个人?”
“就那个神秘男子,还有那个外卖小哥。”想了想,卢俊豪又道:“哦,再加上我,总共三个人。”
“外卖是你订的吗?”顾晨问。
卢俊豪默默点头:“没错。”
“是你在店里订的?”顾晨又问。
卢俊豪却是赶紧摇头:“不是,外卖具体订些什么,是他们做主,因为时间上他们必须要准备充分。”
顾晨右手转笔,也是微微点头:“这样说来,你说的打电话订外卖,其实都是打给这个神秘男子对吧?”
“是,就是打给他,然后的事情,都是由他来做主。”
卢俊豪也是满头大汗,被顾晨步步紧逼,感觉就像抽丝剥茧一样,小心脏噗噗直跳。
顾晨将笔录本翻到最新一页,说道:“把号码报给我。”
“好,手机号码是……”
在交代完毕后,顾晨将这个手机号码发送给何俊超,让何俊超技术追踪一下。
随后又问:“你们昨晚吃的夜宵是哪种?饭菜?还是其他?”
“是馄饨。”卢俊豪说。
“包装盒还在吗?”顾晨又问。
调皮女生爱上王子 小婴子
卢俊豪仔细回想了几秒,有些犯愁着道:“大部分都是在外头吃完之后丢进垃圾桶,好像应该是被清理掉了吧?”
“那包装盒上有什么标识,你总该记得吧?”卢薇薇有些急迫,也是赶紧追问。
“你们让我想想。”卢俊豪“嘶”了一声,开始努力回想昨晚吃夜宵的场景,然后慢慢的道出。
“我只记得,包装盒上好像有个红色圆圈的标识,然后圆圈的两侧,还有两个红字,具体是什么,我好像记不太清楚了。”
“圆圈标识?两侧有红字?”闻言卢俊豪说辞,顾晨立马掏出手机,开始搜查关于馄饨的信息。
绝色宠妃倾城爱 依颜紫汐
顾晨搜索的是江南市有馄饨外卖信息的店铺,将列表打开之后,开始依次查找。
可很快,顾晨发现一家店铺的标识,跟卢俊豪描述类似,于是将这家店铺的招牌图片亮给卢俊豪看。
“你仔细看看,是不是这家?”
“咦?”感觉似曾相识,卢俊豪赶紧揉了揉眼。
再一瞧,卢俊豪顿时嗯道:“没错,就是这家‘好客’馄饨,标识就是这样。”
顾晨将手机收回,也是郑重其事道:“你可要确定清楚,可别给我搞错了。”
“不会的不会的,这个标识我现在一瞧,印象就特别深刻,应该就是这家‘好客’馄饨,昨晚吃的就是这家的馄饨。”
得到这些信息,顾晨也是与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对视一眼。
大家一个眼神交流,就能读懂彼此间的想法。
没错,只要找到这家馄饨店,再去寻找那名伪装外卖小哥的盗窃犯就要容易许多。
大家现在的目标一致,那就是找到馄饨店,再以馄饨店为突破口,一举将这些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