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90r都市小说 從長阪坡開始笔趣-第0589章 大都督又吐血了(8k求訂閱)鑒賞-m4grn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孙权走完既定嘘寒问暖的步骤之后,开口询问了一句。
周瑜先是一愣,随即笑了笑:“主公说的,莫不是关平那家赌坊里的游戏?”
“莫不是公瑾也去过?”
孙权眼睛一亮,如此看来,公瑾的伤势不重啊!
“我倒是未曾去过,只是听闻有种叫麻将的,分外受到士人的喜爱。”
周瑜随即反驳了一句:
“就是说六博能够锻炼智力,我是不信的。”
孙权却是不赞同,麻将确实如关平所说的一样,是益智类游戏。
他在亲自玩的时候,甚至还要与其余三家进行心理博弈,自己会给谁点炮,或者谁会给自己点炮。
通过河里的排面,大多时候都能体现出来。
而且益智类游戏是指那些通过一定的逻辑或是算学,甚至是自己设定的原理来完成一定任务的小游戏。
一般会比较有意思,需要适当的思考,适合年轻人玩。
益智游戏通常以游戏的形式锻炼了游戏者的脑、眼、手等,使人们获得身心健康,增强自身的逻辑分析能力,和思维敏捷性。
值得一提的是,优秀的益智游戏娱乐性也十分强,既好玩又耐玩。
益智类游戏,能锻炼脑子之类的话,全都是关平通过徐祚复述给孙权的。
论推销能力,关平还真没把谁放在眼里。
徐祚完全就是一个双方的工具人,他还以为他隐藏的很好。
神龙是怎么养成的
现在周瑜跟鲁肃听完孙权在给他们科普过后,当真是有一点点的懵逼。
这麻将当真是好东西?
孙权见周瑜眼里闪过的错愕之色,他心中很是得意。
鬼谷邪医 陌醒
毕竟周瑜在孙权眼里一直是智将的人设,可此时却被他给弄的懵逼了。
这种自豪感,几乎要从孙权的胸膛里喷薄而出。
周瑜端着茶杯饮了一口茶,这场景,让他有些不真切的感觉。
不就是在家养病了一段时间,怎么就感觉自己和外界脱钩了呢?
孙权见周瑜继续懵逼,又想起了徐祚所说的算钱益智类的小游戏,开口道:
“公瑾子敬,我与你说说消失的十文钱故事。”
周瑜放下茶杯,点点头:“主公请讲。”
“从前,有三个穷书生去洛阳求学,途中投宿在一家旅店中。
这间旅店的房价是每间450文,三人决定合住一间房间,于是每人向店老板支付了150文钱。
后来,老板见三人可怜,又优惠了50文,让店里的伙计拿着还给三人。
伙计心想:50文钱三个人如何分?于是自己拿走20文,将剩余的30文钱还给了三个书生。
问题出来了:每个书生实际上各支付了140文,合计420文。
加上店小二私吞的20文,等于440文。那么,还有10文钱去了哪里?”
孙权说完之后,便是一脸笑意的端起茶杯,等着二人的计算,这里是一个小陷阱。
鲁肃开始掰着手指头仔细盘算,算来算去,对啊,怎么就少了十文钱呢!
鬼拿走了吗?
“不对,我在算一遍。”鲁肃又开始从头算起。
孙权忍住笑意,点点头鼓励鲁子敬慢慢算,不着急。
周瑜也在心中默默的计算,先是用大众的思维算了一下,确实是少了10文钱。
可是店家只收到400文,秀才方只支付了420文。
只收到退的30文,450-30=420,问题就只是中间的20文对不上帐了。
这20文就是店小二身上的20文了。
周瑜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微笑着道:“还望主公解惑。”
“哈哈。”
孙权听到周瑜服软,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更加觉得麻将果然是益智类游戏。
“根本就没消失,店小二拿去的20文钱就是三个书生总共支付的420文钱中的一部分。
420文减去20文等于400文,正好是旅店入帐的金额。
420文加上退回的30文钱,正好是450文,这才是三个人一开始支付的房钱总数。”
“哦,竟然是这样!”
鲁肃惊讶的叫了一声,随即大笑,其实很简单,只是他自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周瑜也是微微一笑,果然问题是出现在店小二的身上了。
“主公当真是高明。”
听到二人的话,孙权觉得徐祚做的很好,至少他终于有机会在周瑜面前装一次逼了。
这种感觉,让他爽的不行不行的。
“公瑾在家养伤,勿要太过操劳。”孙权拉着周瑜坐在一旁,命人把麻将摆在矮案上:
“适当玩会益智类游戏,可以放松身体,让心情感到愉悦,可以更好的有利于伤口的恢复。”
关平忽悠人的口头语,再一次被孙权说了出来。
实在是孙权觉得周瑜肯定不会玩,正好处于一个可以虐虐新人的节奏,这会让孙权非常有成就感。
然后周瑜夫妇就这么的被孙权给普及了起来。
“对了,公瑾,刘玄德这几日天天去寻我,说那半个南郡之地。”
孙权打出一张南风,开口道:“你意下如何?”
周瑜摸着手里的二饼,想都没想打出去:“主公,如今刘备已经住在江东,被美女,珍玩迷住了眼睛。
分化关张,只等待机会,让我这样的人带领关羽、张飞这样的虎熊之将,进行作战,江东是可以问鼎中原的。
若是割让土地资助刘备建功立业,齐聚刘、关、张等人在我江东边境。
恐怕使其蛟龙得雨,终会翻涌江河,为祸江东。”
听到这话,孙权先是说了句碰,然后又说道:“子敬,你觉得呢?”
鲁肃瞧了周瑜一眼,捏着手里的东风道:
“主公,若是问我,曹操在北方,我江东正应该广揽四海英雄,而且公瑾所言带领关张等熊虎之将,怕是很难。
赤壁之战后,刘玄德已经在荆州站稳了脚跟。
就算现在已经依照公瑾的计策,分化了他们,但我们并不能把刘备怎样!
刘备有后,让追随他们的人看到了希望,也保证了这些人的子孙后代,也有了可以保证的富贵。
同时我们既不能很快的制服刘备,也不能最快的入主中原击溃曹操。
我们只能先趁机不断的蚕食庐江以及合肥,只有拿下这两个地方。
以后方能利用我江东水军的优势打开缺口,入主中原。
故而我还是先前那样的想法,维持孙刘两家联盟的存在,为曹操多树立敌人,分担江东的压力。”
孙权在斟酌两个人的想法,说实在的,他也在顾虑刘备以及他的势力,难以被短时间内制服。
再加上刘备每日都要来寻他说话,让他不厌其烦,心中颇为赞同鲁肃的话。
“我认为子敬说的有道理。”孙权打出一张东风:
“若是真的答应刘备的请求,我们是要与他交换江夏郡的一部地盘吗?”
“我倒是觉得可以,这样便能显示出我江东的诚意。”
鲁肃日常跟在主公身边,也清楚刘备所言的交换位置,不得不说,对于江东也是有利的。
周瑜捏着手中的八饼,叹了口气道:“主公已然决定要与刘备交换土地了?”
“此利于孙刘两家,我等只有通力合作,才能抵抗曹操,早日入主中原,为我大哥报仇啊,公瑾。”
“哎,主公,既然如此,就断然不能与刘备交换,宁愿借给他。”
周瑜此时也没有继续劝谏,他现在心有余而力不足,若是没有受伤,他一定会态度强硬。
“为何?”鲁肃侧头问了一句。
“自然是为了以后我江东握有大义。”周瑜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孙权想了想,倒是觉得不错,只是不清楚刘备会不会答应。
以后想要翻脸,江东同样有借口,不会失了大义!
“嗯,公瑾说的有道理。”孙权摸着胡须点点头。
周瑜微微一笑,顺势打出八饼。
“胡了!”孙权笑呵呵的道:“清一色。”
周瑜嘴角的微笑慢慢收起,这么多把了竟然没胡过。
“我这个是还不是也胡了?”小乔颇为疑惑的问道。
“啊,我瞧瞧!”
天涯同行 星光少女
孙权颇为兴奋的侧过头去,一炮双响他只听说过,未曾亲自见过。
“哎,是杂色!”孙权急忙推到小乔的排面,大笑道:“公瑾打了一张牌,竟然是一炮双响!”
小乔见自己胡牌了,脸上也是颇为兴奋。
做为新手,她觉得这个麻将,也挺有意思的,而且听说还能增长智力,变得更聪明。
周瑜面色有些僵硬,没成想方才介绍规则的一炮双响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手中。
“来来,继续。”孙权心情愉悦的洗着牌。
“既然主公已经决定要借给刘备土地,那就赶紧让刘备走吧。”
周瑜主动说了一句:“此间赌坊竟然已经火爆到了这般地步,那便直接先把关平踢走,在慢慢染指赌坊。”
我在烈火中等你 暮千禾
“嗯,公瑾言之有理。”
孙权点点头,尽管徐祚没有如实的向孙权说他赚了多少钱,可就是透露出来的,也让孙权大为惊讶。
当时徐祚就感觉自己草率了,早知道说的再少一些。
这让孙权更加想要掺和进来,赚取钱财来养兵马。
选夫记之侯门长媳
否则将来自己如何能够拥有真正的十万将士,逐鹿中原?
到了晚上,孙权心满意足的走出了周府,原来欺负新手竟然是这般的感觉啊!
军事指挥上比不过公瑾,但打麻将他不如我啊!
心情爽的一逼,路上孙权哼着小调,回到了自己的府衙。
鲁肃也告退,回去休息了。
至于麻将,孙权则是留下来,让周瑜平日里好好放松心情。
周瑜捏着手里的东风,心情一时有些激荡,虽说是游戏,可是有输有赢才有游戏体验。
今天自从玩了之后,周瑜除了给别人点炮就是打了平局,竟然一把胡都没开。
他倒是有些理解虞翻了,主公终究是不爱听人进谏了。
周瑜是不想学习,他本能的认为,关平在江东弄出的这个玩意,绝非是他嘴上说的益智类游戏。
定然是有坏处的!
只是他还没有想明白。
“夫君,劳累了半天,还是喝碗鸡汤歇息一会吧。”
小乔从仆人那里拿来的鸡汤,又给端了过来。
周瑜摸索着手里的东风,微微侧头,小乔轻轻吹了吹汤勺,送到周瑜嘴里。
周瑜只觉得喉咙一甜,噗的吐出一箭血,染红了矮案上的麻将。
“夫君!”
小乔惊的连手中的玉碗都摔了。
周瑜淡定的掏出手帕,擦了擦嘴道:“无碍,吐几口就好了。”
第二日,孙权神清气爽的等着刘备来寻他。
刘备天天来这里“上班点卯”,不知不觉都让孙权有些习惯了。
但是今日不同往日,对于刘备的叨扰,他心中终究是有了决断。
可今天刘备却并没有继续前往孙权的办公地点。
自从昨日,孙权推脱去府上探望周瑜,刘备就清楚的知道,他是去找智囊商量事情了。
今日,他也要去寻他在“江东的智囊”探讨换取土地的事宜。
“难不成定国是怨我了?”刘备在府中摸着长髯叹息道。
“夫君为何如此说?”孙尚香有些不理解。
“我与定国本该是情同父子,那日我醉酒之后,说了些胡话,让他数日不归。”
刘备站起身来道:“仔细想想,着实我不该如此。”
鬼眼神师
“夫君没有错。”孙尚香吐口而出,自觉有些发急,于是慢声慢语的道:
“关平乃是晚辈,又恃才傲物,不听夫君的吩咐,如此任性下去,夫君将来还如何能够统帅别人?”
“嘶。”刘备赞同的点点头:“没错,正是因为我与定国情同父子,更加应该严厉对他。
叔至,定国他最近都在何处,竟然也不知会我一声?”
陈到身着铁甲走了进来,拱手道:
“主公,关小将军派人过来说过,他白日在赌坊内玩耍,夜宿赵家,还说。”
“还说什么?”刘备微微皱眉。
“还说主公与他各玩各的,互不打扰,他也不会再想主公进谏了。”
“岂有此理,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圈爱坏丫头
“夫君勿要动怒,派人把关平寻回来,教育一顿即可。”孙尚香轻抚刘备的胸膛。
“哼,不必,我倒是要看看他在做些什么。”
刘备一脚踹翻矮案,气呼呼的道:“叔至,带我前去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