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fnv熱門連載小說 又見九叔 起點-271 《兇榜》熱推-tiny4

又見九叔
小說推薦又見九叔
“这特么能过审?”
陈子文望向臭虫。
臭虫望向钱小明,后者急忙摆手道:“这个是录像带版。院线上映的,没有这一段。”
“……”
嘴角抽了抽,陈子文想了想,道:“这么说后面董小玉跟——”
“那段更精彩!”臭虫兴奋道。
臭虫以前一直拍单剧情种马片,这时才发现,原来有剧情的电影,看起来更爽。
陈子文叹了口气:“关了,放院线版本。”
臭虫闻言愣了下,却不敢置疑,立马走到一旁更换。
电影重新播放,快进到任婷婷这里后,果然见“阿豪”与“文才”及时赶到,救下了任婷婷。
当然,这一版中,任婷婷少不得还是被占了些便宜,不过基本属于擦边球。
陈子文耐着性子看下去,发现剧情大致没变,虽然演员演技与拍摄技术差些,但也差强人意,就是最后的大战有点毁三观,居然真的是任老太爷变身黑僵,单手持大刀,与九叔、四目对打……
“……”
陈子文看完后陷入深深的沉默。
“那个,编剧一栏,把我名字改一改,”
陈子文对钱小明与臭虫说道,“改成我的笔名,就叫陈十三吧。”
无力吐槽。
陈子文心很累。
一本好剧本,被拍成这样,如此可见一个好导演真的很重要。这样一部片子,陈子文实在不想在编剧一栏署上真名。
之前还曾想过,要当一个港娱大佬,如今看来,前途堪忧。
眼不见为净。
“我去休息了,明早再过来。”陈子文拎着旅行箱,说了一句,离开放映室。
电影既已拍好,又与嘉合谈妥,陈子文也不愿再管,希望能卖出一点小成绩。
次日。
一早。
陈子文回到公司。
大楼里,除了钱小明等人,还多出了几人。
一个是肥仔,还有两个女的,分别是饰演任婷婷与董小玉的演员。
这三人如今已和公司签约,成为继陈小豪之后,与公司签约的纯粹演员艺人。
两个女的,演任婷婷的叫球球,演董小玉的叫腿腿;至于饰演九叔的肥仔,真名居然与“九”有缘,叫诸葛久。
诸葛这个姓氏,让陈子文仔细看了看肥仔。
心里想到什么,陈子文不禁问道:“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圣龙图腾
肥仔为人比较老实,这次听钱小明说老板回来了,让他们过来,心中莫名紧张。
他能在这里拍戏,主要是钱小明的关系。
作为走了后门进入剧组,还当了主演的“关系户”,肥仔见到陈子文,心情十分忐忑,站姿还有些拘束,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刚加入的电影公司的老板,居然问他这么一个问题。
“我爸爸?”
肥仔愣了愣,道:“我爸他叫诸葛小明。”
不良伪妻
陈子文暗道,果然如此。
诸葛小明乃是诸葛孔平的儿子。
诸葛孔平一儿一女,女儿诸葛小花继承的是王慧的算道,儿子诸葛小明学的则是诸葛孔平的道法。
肥仔作为诸葛小明的儿子,难怪在饰演《殭尸先生》中的九叔时,一举一动有点道家意思。
不过肥仔身上毫无法力,显然未得诸葛家真传。
“原来你是诸葛小明的儿子,”陈子文想起当年在诸葛家往事,看着肥仔道,“你父亲,还有你爷爷他们还好吗?”
“你认识我爸和我爷爷?”
肥仔奇道。
陈子文点头:“我是你爷爷堂兄的嫡传弟子,按辈分来说,你该喊我一声师伯。”
此话一出,一旁钱小明眼睛瞪得老大。
他用眼神盯着肥仔,希冀对方快喊。
肥仔则没注意到钱小明,而且就算他看到了,也不好意思称呼一个比他小的人为师伯。
肥仔只是无比惊讶,他没想到眼前的老板,居然与他家有旧,不过大概想到什么,他声音变得低沉道:“我爸他们去世了。”
“去世了?你爷爷呢?你奶奶还有姑姑呢?”
陈子文望着肥仔,“对了,你应该还有一个白奶奶吧,她们还在吗?”
肥仔闻言终于信了陈子文确实与他家有旧。
他一共有两个奶奶,一个是亲奶奶,一个是白奶奶,知道后者的,并不多。
只是无论哪一个,如今都不在了。
肥仔对陈子文道:“我小时候,家里遭了贼人,全家人都死了,就剩我一个。”
陈子文看了看肥仔,心中很是意外。
以诸葛孔平与白柔的实力,加上王慧的算道,居然不敌身亡,看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贼人”所能概括。
陈子文没有再问,看了看肥仔道:“难怪你一点修为都没有。”
人皮手套之阴斋笔记
肥仔有些脸红:“我资质不行,而且我家的道书,都被人抢走了,只留下几本没用的。”
陈子文摇摇头。
王慧死了,诸葛小花死了,天机神算看样子真断了传承。
钱小明见气氛冷下,立马道:“原来肥仔家和文哥大有渊源,这可真是太巧了!”
陈子文看他一眼,心道的确很巧,肥仔他堂爷爷就是自己杀的。
不过诸葛家确实与自身渊源不浅,诸葛孔平一家,也算是有恩于陈子文。
且当是偿还这份因果吧。
陈子文看着肥仔,对他招招手,示意他跟来:“你想学道术吗?”
肥仔跟上,闻言摇头:“我的资质太差了。”
陈子文问了问,发现诸葛家的练气之术,肥仔其实是记得的,甚至记得一些简单法术。
只是他资质太差,加上如今天地灵气比陈子文学道当年还糟,体内一丝法力也无。
没法力,记得法术也没用。
肥仔既然进了公司,将来少不了拍殭尸片。
干这一行,惹上脏东西的可能性,比常人高很多,尤其在这个存在灵异的世界。
况且公司里就有三个鬼。
想到这里,陈子文扭头对肥仔道:“我传你一门术,名为人鬼综合术,这是你爷爷当年教我的,无需什么法力,主要靠与鬼配合,使人身可借用鬼力。”
“我们公司里有三个鬼,你应该知道吧?”
陈子文问。
见肥仔点头,陈子文继续道:“你若学会人鬼综合术,并取得阿娟它们认可,将来若遇到什么事,也能多些自保之力。”
“对了,你怎么会来我们公司拍戏?”陈子文想到电影《凶榜》,问肥仔道,“你以前上班的那栋大厦又出事了?”
记得当初离开曹周城买下的那栋大厦时,陈子文还打听过,并没有张劲强这个人。
莫非如今有了变化?
肥仔见陈子文问这个,犹豫了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原来大厦闹鬼那夜,肥仔正好与别人换了班,没有看见所谓的闹鬼事件。
可那一夜终究是死了些人,其中就包括一名大厦的夜间保安。
大厦管理层费了很大代价才将这件事情压下,定性为破坏份子恶意报复社会。
事件如何定性不谈,大厦缺了一名保安,必须得再招一个。
这时候一个叫张劲强的男子应聘了大厦夜间保安员一职,与肥仔成为了同事。
不过肥仔表示,这个叫张劲强的男子,有些神经兮兮,干了没几天,就说大厦有鬼。
肥仔原不信他,可一次吃宵夜,一名同事喉咙里竟卡进了一根不小的狗骨头,进了医院,抢救无效,肥仔这才心慌慌起来。
他身为诸葛家后人,自然知道鬼的存在。
由于怕找不到工作,才一直不敢辞职。
而就在这时,朋友钱小明找到了他,找他拍戏……
肥仔为人本分,比较老实,听陈子文问起,便将这些全说了出来,连他与钱小明之间的关系,也没有隐瞒。
陈子文听后,想了想道:“我们去那大厦看看。”
肥仔的话,让陈子文确定《凶榜》剧情出现了。
张劲强即《凶榜》的男主,在老婆怀孕期间,由于找不到工作,应聘了夜间保安员一职。
随着他的到来,大厦便开始频频发生怪事。
第一个死去的,正是一名偷了狗,却在吃狗肉时被狗骨头卡死的保安。
第二个死去的,是一个老保安,汉叔。
汉叔是被鬼用湿报纸包住了头窒息而死。
第三个死去的,便是肥仔。
电影《凶榜》里的肥仔,感觉不对,打算辞掉保安的工作,可还是没逃出恶鬼的鬼爪,坐在车上,被烧成了一堆渣渣。
如今的肥仔能活下来,或许与他第一时间辞职有关。
陈子文与肥仔离开公司,后者开来他的二手车,载着陈子文,往大厦驶去。
“现在有钱,得给公司配些车了。”
陈子文心想。
一边想,车子一边开,不久后,熟悉的大厦在望。
“咦?怎么马九英在这儿?”
很纯很卖萌:钻石富豪来相亲
陈子文抵达大厦,下了车,居然见一身道袍的马九英,拿着一个罗盘,在大厦一楼大厅走动。
大厅里有很多人,聚在一旁,窃窃私语。
这些人多是大厦员工,还有几位管理人员。
其中曹周城居然也在。
这老头一脸担心,盯着走来走去的马九英,刚想问什么,看见陈子文身影后,立马迎上来。
“陈道长,总算是又见到你了!”
曹周城很激动。
再次见到陈子文,曹周城根本不在乎以前付的一百万,反而感觉无比安心,先前的害怕情绪,都消失无踪。
他将陈子文请向一旁,欲向站在一旁的几人,介绍陈子文。
“各位放心,这栋大厦里并没有鬼。”
这时,马九英也走了过来。
他看了陈子文一眼,脸色微微一僵,然后转身对曹周城,以及身边几名管理人员道:“先前那位员工的事,应该只是一场意外;又或者,真正的鬼,并不在这里,而是跟在你们口中的那个张劲强身边。”
他说得斩钉截铁。
几名管理人员听完,纷纷松了口气。
曹周城一直在等马九英做出判断,可见到陈子文后,立马抛弃马九英,向陈子文问道:“陈道长,你看看这里到底是不是闹鬼?”
曹周城觉得自己真的倒霉极了。
本来想买一间大酒店送给儿子当礼物,没想到刚签完合同,酒店就开始闹鬼。
boss的私宠:娇妻纯纯惹人爱 呦美
好不容易花了一百万,由高人出手将鬼除掉,这才过了多久,大厦又出事了!
哪怕不是发生在他的酒店里,可鬼这种东西,哪里会讲道理,万一又跑进酒店大开杀戒呢?
曹周城已有了出售酒店的念头,这鬼地方,他再也不想来了。
不过这次究竟是不是闹鬼,曹周城也不确定,如果只是一场误会,损失则小一些。
陈子文自进入大厦,一直在听周边之人讨论,这时听曹周城问起,仔细打听一二,才知晓,这么多人聚在这里,原来是因为这里的员工张劲强,出手杀死了自己妻子刚刚生下来没几天的亲身骨肉。
由于犯人张劲强一再声明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是鬼胎,警方想起一个月前,大厦发生的闹鬼一事,便联系了这边。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闹鬼一事再起,这下终于遮不住了,眼看大厦员工纷纷罢工,管理层终于花钱请来道士,探明情况。
马九英便是被他们请来的道士之一。
“我看哪有什么鬼?那个小张的老婆八成给他戴了绿帽子,小张见生的野种,才一气之下砍死小孩……”
大厅里很多人窃窃私语。
有人根本不信有鬼,也有人信誓旦旦道:“肯定是鬼!一个月前的事你们忘了?还有,之前那个保安,被那么大一根狗骨头卡死,这不是鬼是什么?”
“巧合啦!”
“那人偷狗,是报应。”
“小张神经兮兮,说不定他本来就是疯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
陈子文听着听着,却有些奇怪起来。
《凶榜》中,一连死去好几个人,但这一次,怎么好像就死了一个?
陈子文问曹周城,曹周城对此事不很了解,一旁一位大厦经理闻言解释道:“这位道长,那个张劲强肯定是疯了,他不仅说自己小孩是鬼,还说我们大厦死了好几个保安,还死了什么大师来着……可我们大厦之前就死了一个保安,那只是场意外,其他人都活得好好的!”
“对了!那边那个胖子——”这位经理指着站在不远处的肥仔,对陈子文道,“他叫肥仔,之前就在我们这里做保安,后来辞职不干了,可那个张劲强居然说肥仔被火烧死了!还说汉叔被什么报纸闷死了!汉叔昨晚我才见过!人家活得好好的。这张劲强简直是妖言惑众,要谢罪的!”
陈子文闻言懵了三圈。
妖皇传记
什么鬼?
汉叔没死?
张劲强说肥仔死了?
陈子文望了望肥仔,忽然间,猛地冒出个念头——该不会所谓的《凶榜》,只是张劲强在受到诸多压力后,因为遇到的一些巧合,而一个人产生的幻想,并不是真实发生的吧?
可那不是后世标准无鬼式国产鬼片的拍法吗?
陈子文倒吸一口气。
可如果是那样,《凶榜》的真相,其实是一个中年人被生活压力逼疯的故事,从结局来讲,反而更令人毛骨悚然。
因为张劲强杀死的,就真的是他的亲生孩子。
哪怕他精神恢复正常,也会在现实面前,再一次疯掉……
陈子文正想着,一辆警车开来。
几位警察下了车,押着一个双手被铐着的男子。
男子形容枯槁,失魂落魄,不停神经兮兮地念叨什么。
——正是《凶榜》的男主角,张劲强。
见到警车出现,几位大厦负责人走了出去,刚才回答陈子文问题的那经理,一脸愤怒地盯着被铐男子:“程sir,你们怎么把他带来了?”
为首警察无奈道:“他非说你们这的几名保安员死了,我们就带他来看看。”
“这混蛋在装疯!他想装病!”经理大骂道。
与此同时。
马九英望着手中罗盘,面色严肃起来。
至于陈子文,则死死盯着从警车下来的张劲强,目光落在其身后,望见了一个身穿蓝色衣袍,黑发披肩,鬼气极浓的身影……
《凶榜》真的有鬼!
可不应该是红衣小孩吗?
为什么会是一个蓝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