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xxee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師道成聖》-第2164章諸神之劫【二】熱推-k6upk

師道成聖
小說推薦師道成聖
“魏央,这是怎么回事?”
如此异兽,他们是见过的,而且就在之前不久,在魏央所掌控的镇魔殿之中,见到这些异兽的!所以导致他们第一个念想,便是魏央趁他们不在,把这些异兽放逐诸神长河之中!
“问我?还不如问问你们诸神,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不明白创为何会出现,不明白这些异兽,从何方而来!可是魏央第一个念头,便是有诸神偷偷把创拉入此中,便如封妖之前的举动,把他拉入大道长河之内一样!
此言一出,顿时令鳖隆三者感到不满,可是不满归不满,但是人家魏央已经说得明白,就是告诉他们此事与他无光!
已经成为诸神一员,甚至已经衍生出一条大道长河的魏央,眼下的地位已经与他们齐肩,想必也不可能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真的放逐异兽进入大道长河,那对于他也是充满了危机!
漩渦天劫 愛吃魚的窮人
前思后想之后,三者回神之后,亦是眼中散发寒光,扫视着一群仓皇而战的诸神,心中充满了杀气!
“嗯,创?她怎么在这?”
“怕是与她有关!我去擒住她问问!”
“小心……”
还未等鳖隆话音落下,封妖便风风火火直奔创杀了过去!
见到创眼中闪烁那抹精光,扫视这四周的战况,魏央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似乎隐隐之中,有一只大手已经向他们,不,准确的来言,应该是奔他而来了!
就在封妖冲向创之时,却见创身边四周的异兽,豁然如同潮水一般,冲向未能躲避的封妖!
一瞬间,庞大的混沌之气,冲入封妖之身,令封妖化为狼狈逃窜之象!在场诸神纷纷眼中变色,内心更是升起无边的恐惧之情!
就连鳖隆与临瑞眼中,也是闪现出从未有过的紧色!带着一些祈求之色,看向身边的魏央,希望对方能够出手相助,亦或是想想办法,帮他们度过如此危机!
總裁艱難追妻路
“鳖隆,你们准备接纳混境圣皇吧,你们无法与这些异兽对抗!”
眨眼之间,魏央心中弥漫那道危机与来越浓,却被他强行压制之后,眼中顿时散发出一道寒光,冲着鳖隆诸神而道!
“嗯,正是时候!谢了!”
原本是与魏央的交易筹码,却因为此时此刻,变成了一道人情,反而是诸神欠下了因果,对此,三位诸神领袖非但没有半点怨言,只有对于魏央的感恩之情!
“嗯!”
点点头,魏央也顾不得多说什么,意志直接回归本体之中,魏央已经与巫公言及此事!
此刻,正在混境内域的巫公,亦是满目的诧异,未曾想到这般事情,刚刚定下之后,便发生这般的幺蛾子!
战斗?
呵呵,他们在哪里不是战斗,混境内域不是也与异域虚空的异兽为战么?只不过换了一个地方,还是他们证道之地,他们岂会不乐意,不过在此之前,他们还要做些准备,而今这些准备还没有做完,就听道这等传音,令巫公亦是感到十分的诧异!
“魏央,这混境内域,必须要有圣皇镇压,他们一时之间不好脱身啊!”
“屁,那些天字一脉呢?都去了哪里?难道他们不想证道么?把握如此的机缘?”
‘嗡’
巫公听闻魏央这般的话语,顿时心中一喜,想到那些天字一脉的诸神,虽然已经失去肉身,但是在这段时间已经有所凝聚,甚至不少圣皇已经重朔肉身,重新踏足圣皇之境!
毕竟都是老一辈的圣尊,原本距离圣皇只有一步之遥,想要踏足圣皇之境,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太过困难之事!
此时,这些他们已经踏足圣皇,更是隐隐追踪,欲要杀入混境内域,要与诸位圣皇,乃至圣尊开战!这个时候把他们送入大道长河,只怕对于混境乃是个安稳之法!
当然,那些天字一脉的圣皇会答应么?会,一定会的,他们梦寐以求,不,是所有圣皇都要为之梦寐以求,甚至迫切希望踏足的境地,他们如此轻易便可踏足,会放弃这等机缘么?不会的!真的不会!
就在魏央刚刚说完之后,巫公已经一步踏足深海之内,招呼那些天字一脉的圣皇,聚拢在他的身边!
邪帝絕寵:腹黑寶寶壞娘親 衣裳
重生之逆天毒妃 北君
“诸位时机难得,我等也不知道证道之事,会面对如此的阻碍,你们也知道前因后果,能够证道之后,只怕迎接我们的将是一场酣战,至于能不能站稳脚跟,或者你们愿不愿意,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我只等你们自己的选择!”
巫公简单的说完之后,便静静的等待诸位圣皇,这般事情并非是他的请求,而是他赐予给诸位的一份机缘,天大的机缘,对方能不能抓住,那是他们自己的问题,跟巫公没有太大的关系!
再加上魏央已经说明,此时诸神还未遭到重大的创伤,他们证道虽然没有问题,但是能够掌控大道长河内的大道,绝对不会太多,一切只能看他们自己对于大道的领悟!还要看一些契机!
这契机巫公何尝不懂?无非多折损几位诸神,然后他们能够取而代之,所以巫公并不着急!着急的倒是那些诸神!
眼睁睁的看着大道之力被异兽吞噬,他们甚至无法轻易斩杀那些异兽,一个不好,便会被大量的混沌之气侵蚀,那般的后果绝对要消耗大量的神源之力,才能中和泯灭入侵体内的混沌之气!
“老镇守,我们随你而去!不过我们还需要留一些人,也好传承我们的血脉,不使我们的血脉断了传承!”
特工下堂妃
“屁,当你能够融合一条大道,证道成功之后,便可自行演化一方虚空,到时候你们便是那方虚空的神,唯一的神,你们害怕血脉断了传承?因小失大,目光短浅之辈,我真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也难怪你们会成为过去,被他们所取代!”
我在東京當和尚
看着面前这些流露迟疑之色的家伙,巫公是没有半点的好脸色,弄的此事跟我求你们似的!愿意就愿意,不愿意拉倒!老子愿意理会你们?若非与你们有些情谊可言,老子愿意管你们是死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