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47a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匠心 起點-742 雞翅紋血櫸讀書-htx56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榉木本身是有花纹的。
它有一种特殊的、像是重叠的波浪尖一样的花纹,通常称之为宝塔纹。
大部分时候,榉木的花纹会因为不够清晰或者不够有条理而减分,很少能有非常完美的。
但有时候也会有特例,某些榉木纹理清晰优雅,可媲美珍贵的上三品鸡翅木,它常常会被作为上等家具的核心装饰,可见其稀有与美丽。
这扇木门的榉木,相当于同时拥有黄花梨深沉的色泽与鸡翅木赖以成名的花纹,兼具了两种上三品木材的优点,这让它的价值跃升到了上三品之上,远超正常的榉木!
从这个角度来说,它的价值又要增加,还不止二十万了。
“离谱啊!”
熱血北山籃球部
農門貴女傻丈夫
“真的离谱,颜色还可以用别的办法看出来,在哪里切一下,看个边边角角啥的。木纹怎么看啊?”
“这种事情,主办方也帮不了忙吧?”
相公很美色 望月存雅
“所以,谁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
“感觉像是在给木头诊脉哈哈,摸摸它的脉博,里面什么情况就都看出来了。”
弹幕吵得更厉害了。
这确实是超乎了他们理解的事情。
不过还是有人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鸡翅纹的血榉,那得多少钱?”
“是我走眼了。”老师傅仿佛听见了弹幕的提问一样,吐了口气,承认道,“这种大小的鸡翅纹血榉,正常估价也应该在五十万左右。木材有开裂,价值有降低,四十万应该比较合理。如果遇到对此有额外需求的,开价六十万到八十万之间也有可能。”
他说得很冷静,然而弹幕却炸了锅。
四十万买一块木头,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不可理解的事情。
大部分人震惊,表示自己开眼了;小部分人质疑,觉得这一场炒作。
没一会儿,镜头边缘出现了一个人,把许问和老师傅都叫了出去。
这事突如其来,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弹幕一片问号。
但不久,声音从屏幕外传了过来。
“是这样的,刚才我们接到电话,华夏美院的陈教授打来的,他说他最近有一个创作想法,正在找一块这样的鸡翅纹血榉,想问你能不能把这块木头转让给他。如果你愿意的话,他可以出价八十万购买。”
“主办方的意思呢?”许问沉吟片刻,问道。
“你说了算。不过你愿意卖的话,你可以重选材料参加活动,这八十万减八千的差额现在就可以列进你最后的拍卖户头里,最后把它加上去。”那声音干脆利落,一听就知道是可以做主的人。
拍卖还没开始,户头直接多七十九万两千块?
还有这种好事?
很多人将信将疑,炒作党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位陈教授名气挺大的,经常上节目开讲座当嘉宾,微博人气也不低。
很多好事之徒上微博艾特了他,问是不是他本人,主办方是不是借他的名气在炒作。
“我可以拒绝吗?”没一会儿,许问的声音再次从镜头外面传来。
他问得很平静,仿佛这价格完全没动摇他的心。
就在他拒绝的同时,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那人接通,对了两句话之后按了免提。
鬼臉劫
“我等这块木头等好久了!九十万给我,我另外找块老木头给你。鸡翅黄花梨,随你选!”这声音很多人都很熟悉,正是陈楠教授本人。显然他正在看直播,第一时间听见了许问的拒绝。
“抱歉,我也有我想做的东西。”许问仍然不为所动,再次拒绝。
“一百万!我再给你一个上节目推广自己技术的机会,相信我,你肯定能红!”陈楠又加码了。
都怪老婆太溫柔 柳少白
他确实是老江湖了,精准地抓住了许问当前内心的需求,提出了更诱人的条件。
然而许问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第一寶貝:首席男神,求娶
“对不起,我有我想做的东西。”他说。
陈楠的声音一顿,片刻后遗憾地叹了口气,说:“你们这种人,怎么都这么固执呢?”
他明显以前也有类似的经历,指的不是许问一个人,许问又道了一次歉,没再说话。
“哼,那就这样吧。我倒要看看,抢了我的木头,你能做出什么样的好东西!”陈教授哼了一声,大声宣布。
许问笑了笑,也没跟他争这血榉本来就是自己的。
挂上电话,许问回到屏幕之中,继续端详自己的材料,弹幕上再一次炸开了锅。
陈楠的声音很有特质,听过以后就很难忘记,一般不会弄错。
他是华夏美院的教授,也是华夏知名的雕塑师,许多国家级建筑的门口或者内部都陈列着他的作品。
他如此迫切地需要一样材料,连续加了两次价,肯定是又有新灵感出现了,那必定代表着一件出色的作品。
很多人觉得许问应该把这块木头让给陈教授,以免耽误一件优秀作品的出现;但也有很多人表示许问也是有本事的人,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肯定也有了自己的想法,绝对不会浪费这块好材料。
再说,那是他捡漏出来的材料,理应归他所有。主办方都这么表态了,其他人还有什么可说的?许问让是情份,不让是本份。
不管怎么说,这会儿再没人说他是在跟主办方一起炒作了,陈楠教授形同用自己的声誉给他做了一回背书。
而且,一想到陈楠这样的名人教授也在跟他一起看直播,甚至有可能发弹幕,他们现在在做的事情突然变得有意义起来了。
替身出嫁:棄妃太招搖
極道超能王
对,他们现在不止是在看直播看热闹,也是在学习。
对,学习!
貴圈真亂:影後不好惹 月兔
一下子就感觉变得理直气壮起来了呢。
“我老公真厉害啊……”关龄一个室友托着腮,有点陶醉地说。
另两人一起殴打了她,关龄说:“怎么感觉他们挣钱这么容易呢?”
“不是他们,是他!那也是因为他有眼力啊。”花痴室友强调。
網遊無限屬性 伍開
“确实,我现在也想不出,木头内部的颜色也就算了,这纹理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另一个室友好奇地说。
“不知道他会用这材料做出什么样的东西……”关龄说。
许问会做出什么样的东西,拍出什么样的价格,不光是她们,这也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事情。
而且,他们还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这直播不光最后的结果,好像这过程也是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