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lhx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四重分裂》-第八百九十一章:蕾莎凱沃斯(IV)看書-oa8r4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游戏时间PM20:28
自由之都,无夜区,凯沃斯庄园塔楼顶层
莎莉娅/蕾米莉亚·凯沃斯将那滴来自‘猩红魔音’伊莉莉·巴托里公爵的源血按进心口,并捏碎那枚【原血结晶】的第二秒。
嗡——
伴随着一阵无形的波动扩散开来,无论是嘴角那抹笑意尚未敛去的墨檀,还是站在那片‘星云’对面的血翼家族两位当家,亦或是恭谨立于门口两侧的科尔和小艾,都在这一瞬感到了某种令人汗毛倒竖的冰冷气息,并非那种常规意义上能够使弱者感到窒息的杀意或阴郁气质,而是某种更加直白,更加具体的威压。
非要举例的话,就像能够让绝大多数智慧生物为止颤抖的……龙威?
说得更具体些,即是上位存在无意间对于那些尚且不能无视种族瓶颈者所造成的压力,并非刻意为之,而是一种类似于丛林法则的食物链级压制,就像人类于蝼蚁,巨龙于人类,神明于巨龙一般,宛若那屹立于山巅的兽王慵懒地睁开双眸时,即使它在那一瞬并没有捕猎的欲望,也能轻易制造出让那百兽或匍匐在地或四散奔逃的盛况。
香港1968 汪公子在年
美丽的觅血者缓缓睁开了双眼,与面前那双充盈着笑意的眸子四目相对。
她的眼眸清澈、明亮、摄魂夺魄,唇角缓缓勾勒起一抹甜美的弧度。
他的目光戏谑、愉悦、肆无忌惮,咧嘴露出了一个清爽明朗的微笑。
“欢迎回来,亲爱的。”
墨檀不顾自己那小半管体能值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流逝,快步走到了看似与几秒钟前无二的女伴身边,温柔地牵起了对方细腻白皙的纤手,在其手背上轻轻一吻,莞尔道:“请问我现在该怎么称呼你?”
我家娘子是女皇 親不待
“如果你愿意的话……”
对方优雅地笑了笑,轻松摆脱了墨檀那只力道绝不算小的爪子,挑眉道:“可以叫我伊莉莉·巴托里女士。”
原本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的小艾下意识地捂住了小嘴,身形一晃。
而墨檀则是愣了大概半秒钟,然后轻佻地吹了声口哨,不甚在意地笑道:“这么说,那对可怜的姐妹已经不幸沦为了巴托里女士您复活的牺牲品?”
“不要把话说得怎么难听,年轻的半精灵。”
自称伊莉莉·巴托里的女子挑了挑眉,清澈的血眸微微有些闪烁:“她们并没有‘牺牲’,只是填补了那滴血中的空白,成为了我的一部分,这对任何一个觅血者来说都是偌大的荣幸,你应该为自己的朋友感到骄傲才对。”
墨檀深吸了一口气,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半步,拉起领口将他那原本就不算健康,在听完刚才那番话后更是褪去了最后一丝血色的小半张脸掩了起来,平静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地颤抖:“如果您是认真的……我想自己很难为她们感到骄傲。”
“为什么?”
‘伊莉莉·巴托里女士’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
“因为,呵呵……”
墨檀咧嘴一笑,竟是重新捉住了对方的小手,用力将其往自己身前一拉,揽住了因为在猝不及防下发出了一声惊呼的女子并抬起另一只手扯下了【百态】,露出了他那张在无罪之界限定的真面目:“你还没到能跟我贴面飙戏的水平啊,亲爱的~”
“你……”
“生日快乐,蕾莎。”
墨檀用一个足够用力的拥抱打断了对方,凑到后者耳边呢喃道:“你们……不,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并没有什么天花乱坠的情话,墨檀只是用了一句毫无诚意的关心外加一个毫无诚意的拥抱就直接把心情跌宕了半天的蕾莎给A爆了。
没错,是蕾莎,并不是蕾米莉亚或者莎莉娅,更不是什么伊莉莉·巴托里,而是虽然比计划中的要快,但完全没有出乎墨檀预料的——蕾莎·凯沃斯。
“啊!”
蕾莎在墨檀怀里发了好几秒的呆才面红耳赤地推(击)开(飞)了后者,贝齿轻咬着愤声道:“你是……怎……怎么知道的!”
“这并不重要,亲爱的,只能说你暴露给我的破绽实在太多了。”
尽管蕾莎刚才那一推的力道理论上几乎可以直接打穿墨檀胸口,但后者还是因为他另一位女朋友所赠予的保命道具而没能受到半点伤害,随便打了个滚便从地上站起身来,一片拍打着衣物那并不存在的灰尘一边摇头笑道:“但三秒钟是不是稍微太短了?”
蕾莎轻舒了一口气,转头不再去看墨檀,轻哼道:“只是在你眼里的三秒罢了!”
復仇天使 羅羅
“懂了,也就是说在灵魂层面发生的事并不一定必须要与主物质界使用同一杆时间比例尺么?很好,非常有价值的参考。”
墨檀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缓步退到蕾莎身后,柔声道:“虽然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跟你说,但现在毕竟时间紧迫,所以还是留到这场闹剧结束之后再聊吧。”
后者不置可否地转头瞪了墨檀一眼,然后便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对着那片持续时间尚未结束的星云轻轻一挥。
一条殷红的细线出现在半空中,它似乎完全无法与包括空气在内的任何事物产生交集,就好像一道突兀浮现在液晶荧幕上的裂痕般无法对节目内容造成任何影响,却又实打实地存在于观测者的视野中,带着难以言表的、压倒性的存在感。
撩神[快穿]
基友眾
“啪——”
下一个刹那,那片弥漫在两位血翼家族话事人与墨檀等人中间的星尘忽然诡异地错了个位,以那条殷红的‘细线’为中轴,分别往斜上以及斜下方移动了那么不到十厘米的距离,随即……悄无声息地烟消云散。
没错,由戴安娜亲手为弗兰克·休斯先生所做的,倾注着大量思念、爱意、技术、金钱的护身道具,就连史诗巅峰级单体伤害都不能做到瞬间破防的【星环守护】,就这样直接被蕾莎用近乎于儿戏的手段给湮灭了。
而实力均为史诗阶的莱昂纳尔·血翼与迈克尔·血翼别说解析了,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自己面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层诡异的屏障消失了
谁干的?
莎莉娅·凯沃斯干的。
具体是怎么干的?
不知道!
而墨檀也尽管跟二人一样完全看不明白原理,却依然靠着回忆【星环守护】的物品说明大致还原出了蕾莎刚刚那一招的威力,然后便在第一时间直截了当地伸着脖子问道:“多久?”
“三十分钟。”
蕾莎一边头也不回地对前者那没头没尾的问题做出了解答,一边缓步走向面色阴沉似水的莱昂纳尔与迈克尔两人,表情平静而淡然,身上亦没有半点光效。
“代价是?”
墨檀则悠悠地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回头再说。”
蕾莎伸出食指轻轻摇了摇,在面前的两位血翼家族话事人身前站定,莞尔道:“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蕾莎·凯沃斯,这座庄园的主人。”
“莱昂纳尔。”
尽管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后背,但没少见过大风大浪的莱昂纳尔依然不卑不亢地冲蕾莎点了点头,沉声道:“莱昂纳尔·血翼,血翼家族第五任族长。”
旁边的迈克尔也紧随着自己的兄长报出了姓名。
“莎莉娅小姐。”
简单地介绍过自己后,莱昂纳尔深吸了一口气,扯出了一个稍显僵硬地微笑:“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
“我的名字叫做蕾莎,蕾莎·凯沃斯。”
一道微风从莱昂纳尔身旁拂过,下一瞬,这位血翼家族的族长便永远失去了他的左臂,那条被包裹在长袖中的、手上留有点点血迹的胳膊笔直地掉落在地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并在接下来的数秒钟内飞快地腐烂、风化,最终化为一缕沧桑的飞灰消散在空气中,显得格外凄凉。
鬼魅般出现在莱昂纳尔身侧的漫不经心地折腾着指甲,懒洋洋地说道:“莎莉娅与蕾米莉亚是曾用名,并不适用于这种正式场合,莱昂纳尔先生,”
虽然只知道费泽伦·凯沃斯有一个独女名叫莎莉娅,完全不晓得蕾米莉亚是谁,但莱昂纳尔依然用力点了点头,转身对刚刚毁掉了自己一条胳膊的女子深深地施了一礼:“是在下唐突了,伯爵阁下。”
“伯爵阁下?”
蕾莎挑了挑眉,似乎对莱昂纳尔对自己的称呼有些意外。
后者则很是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僵硬的微笑逐渐变得和煦了起来:“当然,亲爱的蕾莎女伯爵,既然您是这座宅邸毋庸置疑的主人,那么鄙人沿用费泽伦伯爵在世时对他的称呼也是理所应当。”
“也好,我倒是并不讨厌这个称呼,虽然那只是我们觅血者这个特殊族群古往今来的矫情罢了。”
蕾莎不甚在意地点了点头,悠悠道:“您认识我父亲?”
莱昂纳尔立刻轻咳了一声,正色道:“尽管并未在正式场合见过几次,但我确实……”
“你是怎么杀死父亲大人的?”
蕾莎并没有让他说完,只是抛出了一个对于现在的莱昂纳尔·血翼来说非常难回答的问题。
如果是十分钟前,他大可以表示‘跟你有啥关系’,然后冷哼一声,像之前杀死克雷伯那样把面前这个女人结果掉,让凯沃斯这个姓氏从此绝迹。
穿越時空之抗日獵人
但在此时此刻这位好像完全融合了那滴出自伊莉莉·巴托里的源血、自称蕾莎·凯沃斯的同类,莱昂纳尔不敢有丝毫大意。
幸好,这件事并非没有回旋的余地,毕竟……
“我并没有杀死您的父亲,蕾莎女士。”
天決戰場
諸天大航海時代
莱昂纳尔深吸了一口气,垂眸扫了一眼克雷伯的尸体,沉声道:“杀死费泽伦伯爵与其妻子的人是克雷伯·凯沃斯,也就是您的舅舅,我可以用自己的姓氏发誓,克雷伯是我唯一杀死凯沃斯家成员。”
“是这样么……”
蕾莎捋了捋垂在自己耳畔的发丝,低声喃喃了一句,看上去似乎并没有怎么走心的样子。
因为无论莱昂纳尔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早已决定全盘相信某人的蕾莎都不会改变心意,换而言之就是,她会在这个被计算好的时间、被安排好的地点、在身边这些被安排好的人物面前按既定流程开始表演,践行着那家伙的计划。
稀里糊涂的任凭驱策,是棋子。
心知肚明的自愿配合,是伙伴。
蕾莎很清楚这一点,至少曾经属于‘莎莉娅·凯沃斯’的一部分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尽管她现在获得了没有任何人可以小觑的力量,却依然没有选择上面没有提到的第三条路,那就是自作聪明的忤逆。
尽管这个词看起来并不贴切,但结合某人那无形无迹却又无处不在的影响,以及对整场事态的把控,任何与其背道而驰的行为确实可以说是一种‘忤逆’了。
蕾莎并没有这么做,尽管她已经有了任性的资本。
她已经有了寻求……或者说是拷问真相的资本,至少在这半小时里,只要蕾莎·凯沃斯愿意的话,她甚至可以通过大量被那位‘猩红魔音’共享给自己的秘术让刚死掉没多久的克雷伯开口,亲自把一切的真相告诉自己。
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并非因为合二为一的两个灵魂对某人的好感度乘了方,只是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无论是蕾米莉亚还是莎莉娅,都不认为某个人渣会害自己。
如果他想害自己的话,这几个月来的每一秒都是机会,每个机会的成功率都是百分之百。
从客观角度来看,蕾莎的想法有些偏执,甚至可以说是简单且愚蠢,毕竟‘害’一个人的方式方法着实太多了,而她的想象力又远远不够丰富。
但事实上,那个在无罪之界中名叫‘檀莫’的人却并没有辜负她的这份愚蠢。
明明可以用真话解释清楚的事,后者却选择撒了一个完全经不起推敲的谎言。
只为了编织一个比起真相更能让自己幸福的故事。
蕾莎一厢情愿地如此想着。
事实上,她知道自己是在一厢情愿。
但是没有关系。
毕竟无论是莎莉娅也好,蕾米莉亚也好,亦或是现在的蕾莎·凯沃斯也好,都从来没有想过要搞清楚那个家伙。
所以……
“我不信。”
她抬起头来,轻快地对莱昂纳尔笑了起来。
第八百九十一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