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mnw都市言情小說 興風之花雨 線上看-第六百九十二章 遲來的大事熱推-xhf59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在思想层面,当今儒释道三家鼎立,没有四灵什么事。
四灵一向先控己后控人,内部不乱的话才有那么点余力往外扩散思想。
奈何势力越大,内控越难,越容易乱。
优点是组织异常严密,任何单独一部都能够如臂使指,战力超强,守则稳如泰山,攻则雷霆万钧。
佛门者稳稳压住与道儒拥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隐谷。
儒毕竟还不成教,道家又都是些爱信不信只要不要影响我飞升的家伙,下山收个徒跟要命似的,当然弄不赢拼命在世俗发展信众的佛门。
好在道家的得道高人十分的高,一大群陆地神仙,修什么道的都有,随便跑出来一个爱玩的都不得了,奈何大多数更爱猫在山里比谁更懒得下山。
至于这群懒鬼到底有多少,连道家自己都数不清,主要是懒得数。
在武力层面,四灵与隐谷乃抵角之势。
算上护圣营的话,四灵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若非四灵传承于墨修那种刺猬心态,不对,那叫非攻。
以护圣营的实力于北地建国其实很容易,根本不会有北汉、北周什么事。
佛门那点高手和僧兵,如果放在江湖层面乃至武林层面,绝对所向披靡。
不过,与四灵和隐谷根本没有可比性。
在势力层面,隐谷、四灵和佛门相差不多,这里你强些,那里我强些,总体上大约持平。
最強武神
总之,对四灵来说,佛门不是不能惹,但是很不好惹。
一旦北周四灵开始参与、推动,甚至主导灭佛,东鸟四灵和南唐四灵将会受到联动影响,处于非常难受的境地。
难怪任松会突然施以善意,他的屁股毕竟还是坐在东鸟总执事这边的。
风沙一念转过,十分兴奋。
他可以选择支持任松,阻止四灵参与灭佛。
虽然会导致路走窄了一点,选择少了一点,还是相当划算的。
道理很简单。不管现在有多少选择,随着事态的发展,选择一定会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一条路,便成定局。
所以,行进途中,其实每一条分叉路都可以拿来交换,只看值得不值得。
朱雀一向肥的流油,不宰白不宰。
任松见风沙木无表情,似乎无动于衷,忍不住道:“赵仪只是你的副使,他绕过你做了很多事情,有架空的嫌疑。”
这挑拨离间也挑得太明显了,说明任松很慌很急很好宰。
风沙失笑道:“不是嫌疑,他摆明要架空我。昨天就算我要杀符图,你也不会奉命,因为你不想和佛门决裂,对不对?”
任松默默地喝了口酒,被人看破心思的感觉并不好受。
风沙又道:“你应该很乐见赵仪和符二小姐成婚。为什么选择跟我联手,而不跟他?人家是地头蛇,又有个好爹。”
任松心道你也有猜错的时候,笑嘻嘻地给风沙倒了杯酒道:“赵仪一定会帮柴兴灭佛,他不会勾搭符二小姐,肯定是符二小姐勾搭他。”
都市瘋神榜 都市言情
风沙被他突如其来的笑容弄得心里发毛,硬着头皮问道:“何以见得?”
任松给自己也倒了杯酒,轻声道:“有件事风少应该还不知道,否则不会有此一问。长乐公,死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风沙豁然起身,失声道:“你说什么?”
任松凝视着他,复述一遍。
风沙跌落座位,许久后道:“什么时候?”
“大约是你还在宋州的时候。隐谷全力封锁消息,具体时间我也不清楚。”
任松耐心地解释道:“朱雀负责情报和生意,与隐谷的枝蔓交锋最密。隐谷突然全面回缩,朱雀高兴之余觉得不对劲,密查之。近日,我收到了确切的消息。”
屍墳秘錄
风沙眸瞳幽闪起来。
长乐公乃是隐谷之首,长乐公之死将会彻底改变当今的局势。
隐谷将会陷入一段时间的混乱。
无论灭佛一事是不是隐谷首先挑起的,隐谷都不太可能在这种时候继续推进,甚至避之唯恐不及。
那么,柴兴可以选择灭佛的刀仅剩四灵。
这就叫做奇货可居,柴兴一定会对赵仪深寄厚望。
如果赵仪助柴兴成事,将会获得超乎想象的收益。
同心蓮
如果赵仪不能帮上忙。
那么希望有多大,失望就会有多大。
赵仪将直面柴兴的怒火。
囿于四灵,柴兴的确不能把赵仪怎样,但是赵仪在周廷的前程绝对完蛋。
赵仪被他逼得不得不放弃四灵内部的利益,只能全力追求四灵外部的权柄。
所以,利益决定赵仪没有其他的选择,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拖四灵下水,替柴兴灭佛。
风沙思索良久,举杯道:“我才是灭佛一事的全权特使,赵仪没有资格越过我做任何决定。灭佛一事,多有不妥,我看还需斟酌。”留了口子,并没有咬定。
豪門閃婚:惡魔的鮮甜小萌妻 姬千蕘
任松与之碰杯道:“何须斟酌?咱俩老熟人了,风少也别绕弯子,直接开价罢~小弟已经等着挨宰了。”
好女十八嫁
他有野心想要争取晋升上执事,那么东鸟总执事的支持不可或缺。
所以,一定要阻止四灵参与灭佛,那么风沙的支持不可或缺。
重生之混在韓娛 木彥東華
至于汴州朱雀的利益?他是北周朱雀观风使,又不是汴州朱雀主事。
简而言之,关他P事。
风沙顿杯,似笑非笑地道:“我看中状元楼了,连同勾栏客栈及周边的铺面全部转给我,你没意见吧?”
任松面露为难之色。
其他好说,状元楼乃是汴州朱雀很重要的驻点。
让出了状元楼等于将附近三街三巷六坊的地盘全部拱手让出。
碧水劍歌 宋書影
不提流油的获利。
于此驻点,可以控制内城城南三门之中最重要的朱雀门和保康门。
与之比邻的四圣观可以控制内城东南角一大一小两道水门。
由南方入汴州内城,这水陆四门实乃必经之路。
如此战略要地,想从朱雀主事手里要过来送人,并不容易。
风沙老神在在,玉杯掌中转,就是不喝杯中酒。
任松忽而咬咬牙一饮而尽,亮杯底道:“一言为定。”
风沙含笑饮尽,同亮杯底道:“灭佛一事,十分不妥,需得设法阻止。”其实也没有完全咬死。
任松喜动于色道:“小弟定将鞍前马后,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全力相助风少阻止此事发生。”
鄉野小神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