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twv精彩言情小說 信息全知者-第四百零一章 卡布裏看書-qjczm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
大静默结界被关闭,星空的喧闹并不会瞬间传递过来。
其笼罩范围乃是半径八十亿公里,当发生器关闭时,整个结界从内到外地消失。
这个破碎的速度是光速,但因为它太大了,所以等它彻底消失,都需要七个半小时。
而仅仅五个小时后,就见太阳系边缘的柯伊伯带之外,一颗不反光的漆黑的天体表面突然出现一阵七彩的波动。
这颗漆黑天体很小,比月球还要小一半,但是庞大的斥力场影响着太阳系边缘的天体。
这种斥力场在真空中,相当于反向的引力场。
若有物质靠近,它会受到反向的斥力加速度,最终绕开或被弹走。
如果说靠近大质量天体,犹如陷入旋涡,不断加速坠落。那么靠近虫洞,就好似在翻山,吃力而负重,稍有不慎就会加速滚下来。
那七彩光谱向外喷射,如同口香糖被拉伸,最终蔓延成一道彩虹桥。
当然这个现象并没有持续多久,彩虹桥就越来越淡,最后化为乌有。
而顺着彩虹桥飞出的,还有一支货运船队。
九艘商船鱼贯而出,为首的一艘正是奥玛佐的主舰。
“帝斯……帝斯啊!”
“你为什么还不接通讯?”
奥玛佐在主控室走来走去,十分焦急。
本来他是很悠哉的,甚至还有闲工夫陪霍金玩闹。
可在返程的途中,他突然接到了上级的斥责,月球基地出了问题。
有一艘黑户未认证飞船,控制了月球基地的系统,此刻已经与外界完全失联。
星盟的人警告到了阿努纳奇公司,公司联系不上月球和帝斯,自然就得找他。
可他还在路上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将自然扰动者的事说了出来。
这下子可炸了锅,上级骂他为何早不汇报?
奥玛佐无话可说,帝斯让他先不要上报,他想着应该没事,就没说,结果倒好,不光帝斯失联,连月球也失联了,事情完全超出了掌控。
阿努纳奇公司的主要势力在猎户座β,也就是参宿七星系,距离地球八百六十三光年。
哪怕有虫洞,回来一趟也得一个月,因为虫洞虽然极大缩短两地的距离,但那也是要航行时间的。
这取决于飞船的速度、质量以及负压推进器的功率。高级的负压推进器,可以让飞船瞬间穿越虫洞,但显然奥玛佐不会有这种高级货。
奥玛佐这批货船,为了增大载货量,是牺牲了速度的,那就更慢了。
所以他足足花了一个月才回到地球。
“啊……卡布里大人,是,我已经到了。”
“放心吧,卡布里大人!帝斯肯定不会那么冒失,应该是有敌人闯入了月球基地,还封锁了他的通讯,他可能还在坚守,我马上就去弄清楚此事!”
人在柯伊伯带,刚下虫洞,还没返回月球呢,他就接到了上级的询问,言语之中对帝斯非常不满。
毕竟帝斯留守,什么消息都没传出来,就莫名失联这么久,难辞其咎。
婚前裂愛
对此,奥玛佐只能尽力为帝斯遮掩。
亡妻歸來:獸性軍長求輕虐 木寶兒
然而通讯器那边的人,可不会轻易被糊弄过去。
一个情绪高涨,犹如咏叹般的声音说道:“敢对星盟的监测站下手的敌人,非同小可,现场恐怕已经是一片狼藉……立刻检查虫洞的出境记录。”
奥玛佐紧张道:“卡布里大人,我……没钱。”
卡布里洪亮地说道:“不要让我说废话。”
奥玛佐一怔,连忙直接向虫洞提交查询申请,果不其然,他的账户上多了一笔钱。
卡布里既然让他查,就自然会给他一笔手续费。
“没……没有出境,在我离开期间,没有人通过虫洞离开太阳系!敌人可能还在!”奥玛佐说道。
卡布里声色空灵道:“夯?竟然这么馊?还不走?”
馊是星际俗语,大约是嚣张、傲慢、骚气的意思。
奥玛佐紧张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敌人既然没有通过虫洞离开,说明他还没有达到目的,这意味着月球可能没有彻底沦陷,帝斯还在坚守。”
“我马上就会支援到现场!绝不让月球有失……”
他话音刚落,飞船的引力波探测器一阵提示,原来是航行到海王星轨道时,检测到紧急信号。
奥玛佐大喜道:“有消息了!卡布里大人!月球有引力波信号传出来!”
可随后,奥玛佐脸色剧变。
他解析完信号内容,差点吓晕过去。
“啊……啊啊!”奥玛佐都说不清楚一句话。
卡布里察觉不对,质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奥玛佐哭丧着脸道:“大静默结界,被关闭了!”
卡布里那头一片死寂,随后暴怒道:“这就是你说的绝不有失?你个糊色!”
奥玛佐也心说完蛋了,大静默结界,这是月球最珍贵的东西,非常昂贵。
当初诺母族会被一个播客打崩,就是因为他们所有的通讯都被这个技术废掉了。
如今结界消失,再过八个半小时,来自太阳系外的有序电磁波、引力波,就会传到地球去。
人类可是有各种射电望远镜对着星空的,一旦接收到那些复杂的资讯,整个社会定然炸了锅。
若是有脑残刚好朝地球方向发射了一些问候,地球上的无线电台都可能收到外星低语!
保护地球人不被污染,是星盟的底线。
他们阿努纳奇承包了这个差事,干不好,会被星盟责罚的。
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肯定不会再外包给他们了,这一连串的损失难以预计。
不光奥玛佐要用生命来赔偿,专门负责这条利益链的卡布里,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以平息公司的怒火。
“可恶!我马上赶到!”卡布里不再废话,他必须亲自跑一趟了。
而且他还得立刻去找关系,买到一台大静默结界仪,装回去。
虽然他自己买不起,但是公司买得起。
他有权用公司的钱挽回损失,把恶果降到最低,只不过手底下出这么大的事,未来六十年的奖金恐怕都没了。
卡布里那边暴怒不已,奥玛佐这里战战兢兢。
他极可能被迁怒杀死,必须趁这时间赶紧立功才行。
“发送射电干扰,让地球所有天文望远镜出故障!”
奥玛佐知道,他必须这么做,因为他的飞船不可能比光速快。
等他赶到地球,那就一切都晚了,来自太阳系外的复杂资讯,会先他一步到达地球,届时地球上各大天文望远镜,都会观测到奇异现象。
比如英仙臂方向,应该会有大量的佛系文化的广播传来。
女尊天下:朕的十三美男
另外距离地球仅6光年的巴纳德星,6年前刚好进行了元素提炼,爆发时间持续十个月,地球现在应该能接收到巴纳德星传来的强烈爆炸光芒,以及光谱中显示的大量重元素。这非常不合理、不自然,绝对是人为的。
除此之外,狮子座的轩辕十四,也是常年广播,推送各种广告,除了引力波,也释放一种X射线。人类接收到,就算不能破解,也会发现其中的有序结果。
而小熊座的北极星方向,则在持续不断地释放一种强烈微波射线,那其实是一种音乐,太微华型的种族,都会觉得悦耳。
诸此种种,人类会发现死寂的星空一下子热闹起来。
对此奥玛佐唯有趁着星空资讯还在他后面,立刻也发送光速的电磁打击,让地球各大国、各大学院的卫星、望远镜变成‘瞎子’、‘聋子’,给卡布里重新部署大静默结界争取时间。
做完这事,他又联络约柜,让光明会立即洗地,掩盖射电望远镜的集体故障。
约柜那一头,正是新任会长阿姆。
他非常得力且体贴的出谋划策,表示这是小事一桩。不就是所有天文台集体出问题吗?把它掩盖成不是同时的就行。
阿姆表示光明会将派人直接认罪,说弄坏了某某天文站。能掩盖的就掩盖,掩盖不了就推给太阳黑子。
牌面上错开所有故障的时间,一些大国就直接找他们谈话,这件事将不会引起任何波澜。
“好!干得好!诺奇拉!”奥玛佐接下来两个小时,一波接着一波听着阿姆的汇报,对他和光明会这次洗地极为满意。
阿姆说道:“奥玛佐大人,我不是诺奇拉,帝斯大人下凡击溃重瞳派系,已然拨乱反正,诺奇拉早就下台了。我叫阿姆,是一名效忠于主的普通战士,眼下暂代光明会长……”
奥玛佐笑道:“不用暂代了,你就是光明会长!”
召喚大領主
地球险些被污染的事,就此圆满解决,奥玛佐心里开心,感觉光明会这波做的不错,便一言而诀钦定阿姆就是合法的会长。
“阿姆,光明会叛军的是我也听说了,帝斯血洗他们重塑光明会了是吗?”奥玛佐问道。
“是的。”
巔峰殺手 我吃小蘋果
“那么他有遇到什么强敌吗?”奥玛佐又问道。
“强敌?没有……帝斯大人神威无敌,杀得诺奇拉一伙叛逆血流成河,哀嚎求饶,我这有现场的监控录像,您要看吗?”阿姆说道。
奥玛佐说道:“发给我。”
七月七日凌晨,奥玛佐赶到了月球。
百煉封神
同时也看完了帝斯血洗基地,杀得诺奇拉等人无还手之力的录像。
其中在录像的末尾,还有帝斯接通自己的电话,跟自己说有个自然扰动者的事。
“哦,原来是那个时候。”奥玛佐想起来,那是他与帝斯最后一次通话,原来当时帝斯已经在疯狂杀戮叛军了。
而在视频最末尾,帝斯的飞碟明显朝着月球飞去,显然是听自己的话,返回月球坚守了。
奥玛佐心中有了一个大概框架,此事跟人类没有任何关系,帝斯是在月球基地里,被人攻击了。
不怪他本能地就这么想,毕竟他实在也没料到,帝斯那波返回月球,乃是留遗言的,之后又下凡去大西北了。
这私自行动是瞒着他的。
龍騰耀世
“帝斯啊帝斯……你可别死了啊。”
奥玛佐来到月球背面,非常警惕,他小心翼翼派遣无人机进入侦查。
可很快,他就忍不住悲伤起来。
“帝斯啊……”奥玛佐一对大眼睛发颤,周边的眼袋明显地皱了起来。
他在最底层看到了帝斯的头颅,帝斯被人杀得死无全尸。
“可恶!是谁杀了你!”
奥玛佐愤怒地进入基地四处搜查,见没有人袭击他,立刻先接管系统,重新开启了监管状态。
如此,整个太阳系,再次笼罩在月球的监控中。
他查询了一下记录,发现没有闯入基地的那艘黑户飞船的一切数据,显然被人抹去了。
“嗯?”
突然,他发现了帝斯留下的三维影像留言。
“当你们看到这影像时,说明我已经死了。杀我者,自然扰动者!”
“他已知在人类可见光波段,是全发光体。会飞行,知晓阿努纳奇公司是猎户臂最大破法集团,极可能也是道上的。”
“人类认为他是盗墓者,因为他向人类自称来找龙族当年留下的行星气候掌控机。”
“对不起,我提供不了更多的情报了,因为我留言时,还没有见过他,所有情报都来源于人类……以他们低劣的视野,可信度并不高,奥玛佐,你需要自己的判断。”
帝斯的遗言很简短,基本就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行程,以及从布兰度那里获得的情报,便没提供什么有用的东西。
榮華歸
愛若初見
毕竟他留遗言时,只去过杭州和光明会驻地。
不过奥玛佐的随身飞行电脑,却传来提示:接到来自帝斯的私信!
私信解锁条件是他与奥玛佐的一件私事,只有他们两个知道。
看到这个,奥玛佐就明白,帝斯这是让他独自一人的时候打开看。
显然,帝斯把遗言分为了两种,一种是可以公开说的,另一种则见不得光。
帝斯怕奥玛佐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身边还有上级之类的,所以将第二封遗言做成这种私信,只要奥玛佐回来触发遗言,其私人电脑就会收到。
此刻奥玛佐只是一个人,他直接打开私信,顿时帝斯的三维影像再次出现:“奥玛佐,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很抱歉隐瞒你这么久,我和人类生了两个孩子,那个人你也知道,他就是菲斯……”
帝斯很快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娓娓道来,将自己怎么发现菲斯的特殊基因,然后利用他诞生子嗣都说了。
他言辞恳切,说出两个孩子所居住的最底层房间,哀求奥玛佐保护他们。
“帝斯,你找死啊!”奥玛佐神色复杂道。
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帝斯已经死了,还留了两个禁忌之子!
帝斯恳切道:“求你了,我只有你一个朋友,请隐瞒法穆利和维士欧的存在,让他们健康地长大。这是我唯一的遗愿。”
“他们是我的延续,我的希望,我的全部,也是全体泽塔人的孩子,不要让他们被主人杀死。”
“求你了。”
艷光四射 可兒
奥玛佐脸色频繁变换,极度犹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