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qlk9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搶救大明朝-第2113章 崇禎十五年相伴-z4kvp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夜幕低垂,干燥的西北风在城头劲卷。
从开封府城附近的小城朱仙镇的城头向外望去,周遭一片星星点点的火光,似乎是天上的银河落到了地面之上,形成了大片的星海。
点燃这些火光的,是汇集在朱仙镇的河南饥民,看看这些星星点点的篝火,就能想象一下这里的饥民数量了!
而河南之所以会有那么多饥民,当然是因为连续几年的干旱!从崇祯十年开始至今,在长达五年的时间中,河南的降雨一直非常稀少。比起正常年份,至少减少了百分之七八十!
而在旱情最严重的河南省西北部地区,有许多州县甚至连着两三年都没好好下过一场雨。
不少地方干得都快变成沙漠了!
而在这场简直就是天劫一般的旱灾到来之前,河南已经闹了将近九年的灾了,民间备荒的老底子早折腾没了,只剩下官仓里面还有粮——大明朝廷好像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在“天劫大旱”来临前,硬抠着存下了将近一亿石的救命粮!其中约三分之一,就存在由南阳皇城改建而来的大仓之内。
不过河南的百姓要吃到这些救命粮却很不容易,因为大明朝廷不白白赈灾,而是实行“以兵代赈”之法。要吃救命粮,行,那就入伍当军户。
而当了军户,当然就得听从兵部和诸军总参议司的调遣,离开河南家乡,去屯垦戍边了——朱由检多老奸巨猾啊,他当然不会让这帮军户留在老家,留在老家容易反啊!
都调去人生地不熟的边疆,就是造反也翻不了天。所以河南的新军户们就惨了,背井离乡啊,不是去辽西的广宁、锦州,就是去南洋的吕宋、爪哇、占城,又或着去云南、缅甸……都不是什么好地方,而且去了就回不来!
所以只要家里还有吃的,一般人是不肯当这个军户的——不过这倒是个精准救灾和杜绝贪污的好办法。
哪粮换人!交不出人,这个账就没法平。
而交出来的人,绝大部分是真没吃的了。
当然,凡是都有例外,也有那些“不一般”的人,为了追求功名利禄,自愿投军。不过他们不是当普通军户,而是投靠百户、试百户。
因为搞以兵代赈,所以这五六年间,大明的新军户数量又一次暴增起来。户数早就过了100万,都快超过150万了,而军户人口则超过了600万!
那么庞大的军户队伍,当然不可能用侍卫团(其实是军校)出身的职业军官去统带,也不可能全用军功路子上来的军官。所以百户、试百户及以下军官,都用比武招募的办法,直接从灾区招募——没饭吃的当普通军户,有勇力的当芝麻绿豆官,倒是都有了出路。
都有了出路,就不会造反了……至少不会在河南当地造反。
而现在汇聚在朱仙镇的十几万饥民,则是最新一批的河南军户,现在还归河南总兵李信管,稍后就会移交给转管军户兵的御前军总兵李自成……李自成也就是过过手,然后这帮人要么闯关东,要么走西口,要么下南洋,要么去滇缅。
因为害怕这般已经领到了活命粮食的饥民作乱,三年前才从朝鲜调回河南的河南总兵李信亲自带着部队进驻了朱仙镇,就在现场看着这帮“候补乱民”。
朱仙镇的城墙上,戒备森严,一簇簇火把猎猎燃动。河南明军的精锐,披坚执锐,在城墙上值守。李信从朝鲜调回的时候,朱由检特别恩准他带回1500精兵,其中还包括500骑兵。这些可都是在朝鲜杀过奴贼、杀过倭寇、杀过朝奸的狠人,当然能压得住场子。
因为他们的震慑,朱仙镇周围的“饥民军户”们还算安稳,没有人敢闹事儿。
而此刻的朱仙镇的城墙之内,却在大摆宴席,一群穿着百户官袍的汉子,聚集在一所大宅院当中,就在院子当中搭起的棚席里面吃喝——这是李信在位刚刚抵达的李自成摆酒接风。朱仙镇外“饥民军户”的百户,也跟着来蹭吃喝,其中不少人还带了婆娘过来。
一个操着信阳口音的粗壮汉子似乎人头很熟,端着个酒碗,一桌一桌的和人碰杯,他身边还跟着个穿一身红的妖娆女子,似乎也是江湖儿女,和那汉子一块喝酒,一块儿大声的笑谈。
在厅堂里面和李自成,还有河南副将陈永福,以及其他一个河南镇或是御前军的高官们一起喝酒的李信,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想多了,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女子看,还低声问了一句:“那红衣女子是谁?”
“她啊,叫红娘子,当过山贼……”陈永福道,“叫什么鸡公山上红娘子!
他身边那个绿袍汉子叫凤三,是信阳鸡公山上的二当家。前一阵红娘子和凤三被汝宁服招了安,两人手底下的山贼也充了两个百户,红娘子和凤三一人一个百户官。
哦,对了,那个红娘子前几天还嫁给凤三了,这凤三艳福不浅啊!”
“可惜了……”李信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嘀咕了一句,就没再和陈永福说红娘子的事儿,而是话锋一转,说起来辽东和朝鲜的军情。
“听说了吗?朝鲜国王要把女儿嫁给宁王了,还想立未来的宁王妃当王世女……条件是咱们出兵帮朝鲜光复全境!”
“听过一耳朵,”李自成笑道,“是听参议官高杰那小子说的……好像还说了毛帅致仕和毛帅的小女儿毛珍珠入宫为贵妃的事儿,毛家军这回算是彻底姓朱了。”
陈永福眼睛里面也闪着亮光,“这可是建功立业,封爵裂土的机会啊!”
“什么封爵裂土,都是麻烦事儿!”李自成摆摆手,“一个伯爵就烦死人了!
还是李公子好,到现没被个爵位套住!”
李信没好气的道:“那是我倒霉……总是没有大功。”他一咬牙,“不过这回我一定得再去朝鲜,哪儿跌倒哪儿爬起来!”
……
“万岁爷,毛贵妃已经到了。”
北京,西苑,万胜宫。刚刚处理完一大堆的奏章,正站起身活动筋骨的朱由检就从王承恩那里,听到了毛妃已经到达的消息。
朱由检在灭叶儿羌,驱逐瓦剌而还后,就开始打毛家军的主意了——毛文龙的平辽军和祖大寿、何可纲、赵光远(赵率教之子)三人分掌的蓟辽军,都是比较有实力的军阀武装,朱由检当然尽可能的要吸收消化了。把他们一一消化了,大明朝廷的实力才足够大嘛!
而毛文龙则是其中最容易对付的军阀,因为他的大部分家眷都被努尔哈赤杀了,只剩下一儿二女,儿子叫毛承斗,大女儿叫毛东珠,小女儿叫毛珍珠。其中毛承斗的年纪很小,比朱由检还小九岁,今年只有24岁。从崇祯五年开始就入了少年侍卫团,后来又入侍卫团,之后一直在帐前诸军的系统中任职,在平辽军中几乎没有影响力,而且也没什么大本事。
而且毛文龙非常识时务,知道不可能和朱由检对抗,所以就没想过让儿子接班,只是想让小女儿入宫伴驾,为儿子毛承斗多上一份保险,也就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