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1a9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道果開始 ptt-第三百七十五章 西行!【求月票!】分享-zkhbh

從道果開始
小說推薦從道果開始
交易很顺利。
人质在手,五大仙宗投鼠忌器,对陈季川言听计从。各宗乖乖按照陈季川的要求,将赎金送上。
不过陈季川也知道——
“我三十八岁修成化神,五大仙宗定不会轻易放弃。”
“将人赎回后,肯定还要出幺蛾子。”
陈季川笃定五宗会继续想法子对付他,但他却不准备跟五大仙宗玩了:“我藏身厉害,行事低调。哪怕继续待在大周,五宗也查不到我、找不出我。”
但是没必要。
“大周没什么好待的。”
“我如今资源在手,不必困居大周一地。图洲地域奇广,往外还有更广阔的天地,我大可以一边修行,一边游历图洲,见识风土人情、增长见闻,不至于对外界一无所知太过闭塞。”
修行不好闭门造车,更不能坐井底之蛙。
得多走走、多看看。
“化神阶段少则百余年,多则数百年。”
“闲着也是闲着。”
陈季川心生去意。
五大仙宗知道他的根底,特别是他三十八岁修成化神,这对五宗的诱惑力太大。
他们必定要追根究底,想方设法要得到陈季川身上的秘密。
与其待在这里跟他们死磕,被他们‘攻略’,一不小心栽个跟头,阴沟里翻了船。
倒不如早走为上。
“不过在走之前——”
陈季川还念着吴泉、张谨当初回护的恩情。
于是径直赶往雷音山。
观察一番,雷音山内外并无强者蹲守。
这也正常,陈季川取了赎金,肉票还没放回去。他们即使要从吴泉夫妇下手对付他,也该是赎回人之后。
再者说。
陈季川行事乖张肆意,不论是太真门,还是其他四宗,都是家大业大,又自诩名门正派,还真不敢轻易拿吴泉、张谨来威胁陈季川。
“万一我不理他们,尴尬的可就是五宗了。”
“特别是太真门。”
陈季川明白其中的道理,也清楚五宗到最后实在无可奈何,还是有一定几率用出这一招的。
甚至是跟吴泉、张谨串通好,故意赚他现身。
“还是不要给他们这个机会了。”
“吴泉、张谨当初护我,我今日助他们晋升化神,就算两清。”
“两尊根正苗红的化神修士,想来太真门也不愿意轻易牺牲。”
陈季川偷偷潜入雷音山。
……
雷音山。
云鼎殿。
吴泉、张谨枯坐,脸上满是愁容。
一年前吴泉在雷音山中渡劫,后劫走贾易等三人,又去洗劫了神都城,顺手还将镇守神都城的十五尊三阶强者还掳去了,又将周皇当中打杀。
对五大宗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这也连累到雷音山,连累到吴泉夫妇。
“唉!”
“是我的错。”
“我当初救下姜贤,让他在凡俗中安稳过一生就好了,不该将他带到雷音山,带入修行路。”
吴泉叹息,心中生出悔意。
姜贤在外搅风搅雨,害的太真门丢人丢面又破财,害的他们夫妇包括整个雷音府在太真门中、在大周修行界中都不太好过。
今后太真门甚至还要问责于他。
吴泉自是不免要后悔当初。
一旁。
张谨看的开,她冲吴泉笑道:“姜贤不坏。他如今本领非凡,洗劫神都城,去只杀了姜恒、江充二人,没有伤害更多无辜。擒了贾相等人,也只是求财并未害命,可见还是心存善念的。”
若真是不可救药的魔头,恐怕要将整个大周皇族屠戮一空,将直指司斩杀殆尽。
擒下的五宗强者也不会留下活口。
从这些作为上,张谨大略也猜出当日在雷音山外姜贤那番话的用意。
她对姜贤是有好感的。
“心存善念是不假。”
“但到底是让门中蒙羞,更受损不小。”
吴泉说着,又压低声音,冲张谨苦笑道:“而且等贾相他们回来,我们该如何面对,他们又该如何看待你我夫妇?”
这才是吴泉真正担心的。
被门中斥责、责罚都没什么,但太真门中被姜贤捉走了六尊三阶祖师。等他们回到太真门,对他们夫妇二人还能有好脸色?
恼羞成怒下,暗中使更多绊子也有可能。
“毕竟是门中祖师,不至于跟我们计较。”
张谨笑着,心中也没底。
据她所知,被姜贤擒走的六位祖师中,其中有两位可都不是什么大度的人。
“唉!”
“不成三阶,终要受制于人!”
吴泉在过往岁月中,从来没有近一年来这么强烈的想要突破到化神境。
夫妇二人坐在殿中,一个面苦,一个强笑。
正在这时候——
“府主好觉悟。”
一道声音出现在殿中,声音先到,而后才见一道身影由虚变实,出现在跟前。
“姜贤?”
“姜贤!”
吴泉、张谨二人同时抬头看向陈季川。
前者怒道:“你还敢来?!”
后者皱眉:“五宗正在寻你,你这样太冒失了!”
“二位莫惊。”
“我随意逛逛,待会儿就走。”
陈季川冲二人笑着,翻手取出两粒丹药,冲二人道:“二位于我有恩,这里是两粒‘法玄丹’,丹生九窍,可帮助二阶修士晋升化神之境。”
“法玄丹?”
“能让真人晋升化神?”
吴泉听完一惊,脸上又惊又疑,一时间没说话。
张谨看着陈季川手中丹药,也被惊着。下意识觉得这是骗局,但仔细一想:“姜贤能在三十八岁晋升化神,难道就是因为这丹药?他在化神当中都能纵横,似乎没必要骗我们。”
夫妇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异彩。
其中吴泉虽然悔不当初,见着陈季川更是火冒三丈,可毕竟理智尚存,也意识到陈季川没必要骗他们。
“两个二阶真人有什么值得他冒险来骗的?”
这样一想。
二人心中顿时砰砰跳动。
“是不是真的试过就知道了。”
“得罪了。”
陈季川见二人还在迟疑,当下捏着两粒‘法玄丹’,屈指一弹——
“啊——”
吴泉、张谨不受控制张开嘴巴,两粒丹药就吞入腹中。
陈季川此来算是冒险,未免夜长梦多,可不敢让二人墨迹太久。
强行让二人吞丹。
陈季川又沉声道:“快快炼化药力,莫要错过时机。”
丹药既然都已经服下,吴泉、张谨也顾不得思考太多。
正如陈季川所说。
这丹药是不是真的,亲身试过自然知道,左右也没什么损失。
于是二人当即就在殿中闭目盘坐,专心修行,专心炼化药力。
一个时辰后。
陈季川悄无声息离开雷音山。
而在他走后——
呜呜呜!
呼呼呼!
雷音山上大风起,云飞扬。
天劫降临。
……
“是时候离开了。”
襄助吴泉、张谨突破至化神,在大周最后一桩心事了结,陈季川半点不耽搁,随意掐算了个方向,开始远行。
这一走,下次如果再回来,很可能就是钱财耗尽的时候。
……
从东土大周出发,一路往西。
第一程就是横穿大周。
陈季川在世俗中行走,时不时路过一个村庄,将整个村庄连人带房子,全都收入紫府仙葫中。
有时路过县城,将整座县城也搬进来。
“仙葫千里方圆,太过空荡。”
“灵药、灵虫全靠我一人打理也太吃力。”
“不如多搬些生灵进来。”
仙葫空间空着也是空着,收些人进来,往后岁月一代代繁衍,陈季川今后也可以从中挑选些好苗子进行培养。
保不齐里头就能出一两个绝顶天才,今后修成四阶,成为他的帮手。
这跟中彩票一样。
买了不一定能中。
但不买就一定中不了。
“闲着也是闲着。”
“存个念想。”
千里方圆的仙葫空间,相当于前世一个大省,或是六七个小省的总面积,安置数千万百姓都绰绰有余。
但仙葫空间大半面积都要用来种植灵药、培育灵虫,不能放太多人。
陈季川陆陆续续收了五万多人就停了下来。
自东往西而行。
一边充实仙葫空间。
一边快速提升修为。
一边领略风土人情。
陈季川的日子过得很惬意,很轻松。
偶尔还会在一地停留,炼丹、炼器。
他在大周神都城搬走了太多的灵药、炼材,五大仙宗送来的赎金也有许多高阶灵药、炼材。
陈季川现在手上没什么能用得上的丹药,需要自行炼制,同时也算是保持炼丹的手感,巩固炼丹技艺。
他在星空世界中凝结了三十二枚附属道果,其中炼丹技艺拔群的有六人,感悟道果、炼制丹药,陈季川的丹道造诣也在稳步提升。
炼器也是一样。
于丹器二道,一阶、二阶都算不上太难。
但到了三阶,难度陡然提升。
陈季川在中洲世界的时候,坐拥整个中洲的资源,又有各门各派、各路顶尖炼丹师炼器师可供交流切磋,这才能够在二阶时,将丹器造诣提升至三阶。
可第三阶跨度太大。
拿仙道来说,从化神一境‘天人’,再到化神二境‘元一’,再到化神三境‘分神’,再到化神四境‘神变’以及兵解后的‘散仙’。
每一个境界间的差距都犹如云泥。
因此丹药、法宝在三阶中的差距同样极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