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pyv2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1627崛起南海》-第2292章看書-nzljx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郭桓听张金宝口气已经有所松动,自然不肯就此放弃,继续劝说道:“张院长,您与福瑞丰之间的合作,其实也可以采取其他形式,不见得一定要让福瑞丰以直接入资的方式参与进来。”
对于张金宝的顾忌,郭桓其实也能理解,福瑞丰在广州的影响力极大,几乎不会有人愿意得罪这个巨无霸。更何况张金宝与福瑞丰有约在先,如果要是这时候反悔并踢开合作伙伴,的确有可能会惹恼李家,到时候就算琼西书院的广州分院顺利开业,今后的经营也难免会遇到很多莫名其妙的麻烦。
而且像书院这样需要长期经营才能产生收益的项目,跟地方上的士绅搞好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像李家这样的地方豪族,作为外来户的琼西书院肯定是巴结都来不及,又怎肯轻易得罪对方。
考虑到张金宝的立场,郭桓也不敢劝他踢开福瑞丰自己单干,只能建议张金宝寻找其他与福瑞丰合作的方式。
“其他形式?那请郭掌柜指点一下,该如何跟福瑞丰商议别的合作方式?”张金宝听到郭桓的建议也有些哭笑不得。如今跟李家已经谈得七七八八差不多了,这个时候跟李奈改口,那对方又岂肯轻易罢休。
郭桓道:“指点不敢当,在下提个建议,张院长看是否可行。您和李家再商量商量,让他们不要直接出资,以其他资源来作为合作条件……当然也不参与书院的日常管理,以保全张院长对书院的所有权。”
“那书院又能提供什么条件,让他们放弃参与书院的经营?”张金宝微微摇头道:“如果仅仅只是帮福瑞丰培训专业人员,作为交换条件应该还不够份量。”
张金宝心想福瑞丰就算不直接出钱,只李奈先前所说的那样出一套房产给书院作为办学场所,那照广州市价起码也相当于数万两银子了,还有李继峰承诺要在广州本地帮琼西书院造势,这种特殊帮助的价值更是难以用金钱来衡量。既然张金宝要把广州分院的经营和管理权限都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那就必须要拿出更多的回报,才能与对方所给出的好处相称。
郭桓咬了咬牙道:“请福瑞丰的李老板出任广州分院的名誉院长如何?”
张金宝道:“李继峰可是整个广东最成功的商人之一,你觉得他会有多在乎这点虚名?至少得更实际一点才行吧!”
“那张院长可有什么其他可以提供给李家的条件?”郭桓无奈之下,也只好将球又踢给了张金宝。
张金宝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条件,他当时在三亚去找李奈商谈合作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最拿得出手的也就莫过于未来广州分院的一部分所有权了。如果不是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恐怕李奈都未必会有后来去儋州做实地考察的安排。
而如今要去跟李奈说,自己准备收回这个条件,另行拿什么名誉院长之类的条件作为替换,这怎么可能糊弄得了李奈这么精明的人。
郭桓所提的贷款建议虽然很有吸引力,但要让张金宝为此冒上得罪李家的风险,他却下不了这样的决心。
“郭掌柜,你要是早那么一两个月来,或许在下就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你的提议了。但如今嘛……这情况多少有些不合适,相信你也能体谅在下的难处!”张金宝权衡半晌,还是觉得要以大局为重,不能为了眼前利益而得罪了福瑞丰这种级别的合作伙伴。
这其实就是认为郭桓的提议很难做到两全其美,相当于是婉拒了他。郭桓听到这样的答复自然有些失望,但仍寄希望于能从张金宝这里捞到一些业务:“张院长,您这边筹备分院,需要花钱的地方还很多,也不见得好向福瑞丰开口,或许还是可以考虑向我们广州分号借款。”
这话倒是有些道理,张金宝为人圆滑,自然也不想当着郭桓把话给说绝了,当下点点头道:“还是郭掌柜考虑得周到,若是后续有需要大宗用钱的地方,那估计真得来麻烦郭掌柜了!”
张金宝现在已经知道了郭桓上门推销业务的主要目的,是想借琼西书院的事例来作为今后对外宣传贷款业务的范例,这倒也说不上有什么坏心,而且的确可以为琼西书院解决一些资金方面的实际问题。既然如此,他也不介意维护这一支人脉,说不定过些日子就真能派上用场了。
相较之下,安南人的进度似乎要比张金宝顺利得多。郑柞早早便提出了在海汉驻广办附近选址的要求,而这只需要驻广办的陈天齐点头,福瑞丰就可代为解决收购地皮的问题。这样一来,他便无需再在广州四处找地方,只要等着与陈天齐会面商议就行了。
虽然后期可能还需要自行兴建驻广机构的各种建筑物,但这对预算充足的安南人来说不是问题,无非就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工期罢了。
郑柞没有等太久,在他抵达广州的第三天便见到了陈天齐。两人算是初次会面,不过对于郑柞来说倒也没什么拘束感,他长期与海汉高层人物打交道,早就适应了海汉高官的社交方式和做事方法。这陈天齐虽然久居广州,但在郑柞看来,其谈吐作派仍与三亚的那些海汉高官并无两样。
“安南想要加强与广州地区的贸易往来,为此设立常驻机构来规范民间的贸易活动,我个人是乐见其成的。”陈天齐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话锋微微一转道:“不过嘛……安南此前没有在海外设立官方机构的先例,也不免会让人有点担心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会不会出现一些问题。不知道小王爷之前在三亚的时候,是否跟执委会讨论过这件事?”
郑柞一听,便知道这陈天齐也是个典型的海汉官僚,先说几句场面话,接着就是要求手续完备,否则肯定会推三阻四把事情拖着。
郑柞应道:“之前在三亚的时候,我便与执委会各位大人讨论过此事,他们也没有表示过任何异议。”
郑柞的说法很微妙,“没有异议”意思就是不反对安南的这个举措,而在陈天齐听来,仅仅只是“没有异议”的程度,那就说明执委会并不鼓励此事,否则郑柞必定会将这样的言论拿出来作为凭据。执委会当时表现出的态度,或许只是看在盟友的面子上没有反对而已。
执委会的态度从什么角度去理解,如何掌握尺度,这便是考验陈天齐的为官艺术了。陈天齐认为执委会态度暧昧,但肯定也不是坚决地反对此事,否则便应该发电报通知自己在广州设法阻止此事实施。
既然如此,那陈天齐也就没有必要当这个恶人。但考虑到执委会的态度,他也不能让安南人办得太顺利,找个借口拖一拖时间,免得上头认为自己是收到了安南人什么好处才会积极地推动此事实施。
“小王爷既然已经跟执委会打过招呼,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不过我想问问,对于这个机构的设置和今后的运转,小王爷可有什么具体的构想?”陈天齐见执委会这块挡箭牌不是那么好用,便立刻开始寻找别的途径来实现目的。
郑柞对此早有考量,闻言便胸有成竹地应道:“这个驻广机构,在下打算按照会馆的方式来运作,让来广州的安南商人能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也让本地商人有机会了解关于安南的情况。至于陈大人刚才提及经验不足的问题,在下本就打算要多多向陈大人麾下的驻广办学习,所以与福瑞丰的李老板商议之后,准备在临近驻广办的地方买下一块地皮操作此事。”
陈天齐微微点头道:“以会馆这种民间机构的形式来运作,倒是一个聪明的选择。不过目前来到广州的安南商人本就不多,如果要设立一处安南会馆,那很难不被广州官府注意到,他们可不见得乐于见到这样一个机构出现在广州市面上。”
陈天齐不好以海汉的名义来拖延安南人的计划,那就只能换一个人来唱白脸,本地官府显然最合适不过。
大明与安南之间的恩怨已经持续两百余年,而现今大明自顾不暇,安南一心寻求脱离大明在名义上的掌控,可以说在大义上是有冲突的。安南要自行在大明境内设立常驻机构,哪怕是打着民间机构的旗号,的确也很难不引起地方官府的注意。如果以此寻个由头给安南人找点麻烦,似乎也是合情合理了。
海汉驻广办在广州设立已经有十年时间,本地官场上的人脉也不少,陈天齐稍微打点一下,自然会有人出面去做这些事情。
郑柞闻言也不禁微微皱眉,心道自己虽然不怕大明,但这地方官府如果要给驻广机构设置障碍,那倒也是一个不易解决的麻烦。
“若官府要出面干涉……那大概就只能拜托福瑞丰和陈大人出面斡旋了。”郑柞无奈之下,也只能想到这个法子。不过他万万料想不到,李继峰和眼前的陈天齐,其实都不是那么想促成安南会馆的落地,拜托他们替自己去跟官府斡旋,简直无异于与虎谋皮。
陈天齐自然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就满口答应下来,反正到时候跟官府怎么商议,那都是他说了算。
陈天齐又问道:“那小王爷这次打算在广州逗留多久?如果时间充裕,小王爷倒是可以在广州这边好好游玩一番,这里的美食美景,实在很值得享受。”
郑柞显然没察觉陈天齐的目的,老老实实地应道:“在下俗务缠身,恐怕没法长期待在这边享福。等会馆的事敲定了,在下大概就得踏上返程了,顶多也就十天半个月吧!”
陈天齐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便已经有了底,郑柞在广州的时候,便顺着他的意图,把前期的事情先确认下来,等他走了之后,再让地方官府出面,拖一拖安南会馆的手续。这样既不得罪郑柞,又能向执委会交差。
其实关于安南在海外设立驻外官方机构一事,海汉也并不是一力反对,关键之处,还是在于这机构所设立的地方。如果安南要在香港设立会馆,那海汉方面估计二话不说就批准了,甚至还会在专项用地方面给予一些照顾。
但现在安南的打算是要在大明设立常驻机构,虽然郑柞很知趣地要将会馆放在海汉驻广办的眼皮子底下接受监管,可在陈天齐看来这个机构已经与驻广办形成了事实上的竞争关系,开张之后很有可能会分走一部分原属于海汉的商业资源。而对海汉的益处?似乎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上的好处可言。
说白了这个机构的意义是促进安南和广州的繁荣,而对海汉没有什么实际好处,陈天齐自然不愿去当好好先生促成此事。而李继峰更是认为安南人谋划此事的目的并不单纯,或许是在为后续进一步的动作做准备,所以也不想让福瑞丰涉入过深。郑柞在广州的活动看似顺利,但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计划估计刚开始实施就会搁浅,所谓的安南会馆很难如他所想的那样顺利在广州开张。
而张金宝则是在此之后一天得到了陈天齐的接见,不过并不是单独接待,而是与另外几名近期到埠求见陈天齐的海汉商人一同接见,也就只是坐下来喝杯茶闲聊几句的程度,连饭都没安排。
当然包括张金宝在内的这些人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能够在广州得到海汉高官的接见,这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殊为难得的待遇了,哪还会在意是不是安排了宴席。
陈天齐倒是记得询问了一下张金宝在本地的考察进展,不过张金宝此时仍在寻找合适的地方,所以也谈不上有什么进展。陈天齐关心了两句,让他遇事可到驻广办求助,便算是过问完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