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ib8o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它貼着一張便利貼 紅楓霜月-第三百三十八章 弱小可憐又無助看書-dwmzb

它貼着一張便利貼
小說推薦它貼着一張便利貼
五月份的最后一个周末,公寓客厅。
陆仁从沙发上幽幽醒来,望着熟悉的天花板。
发呆几分钟后,他突然感觉客厅的温度有点低,便转过身去,把摆放在桌面上的遥控器拿起来,把温度调回去。
似乎是由于转身动作有点大,他身上盖着的循环利用环保空调被子滑落到地面上。
因此,在放好遥控器后,他不得不稍微坐起来一点点,把地上那张既粗糙又不保温的硬纸板捡起来,重新盖在身上。
一阵门铃声突然响起,从感知来看,站在门外的人是单珊珊。
陆仁本想起床开门,但伊依依先他一步,大步流星地从睡房走到防盗门前,打开房门。
只见单珊珊开口说道:“依依姐早上好,我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进来等我一下。”穿着睡衣的伊依依回答道,“我换身衣服。”
陆仁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回到房间,把门一关。
自从那块臭豆腐出现后,他们两人之间便进入了冷战状态…不对,应该是他单方面遭受冷暴力。
什么不跟他说话啊,把他当空气啊,用洗衣机洗完衣服就把它收回空间袋啊,不给他煮饭还不准他进厨房,最后只能点外卖啊,还有不准他进房睡,只能躺沙发之类的。
单珊珊走进客厅,来到陆仁他面前揶揄道:“哥,啧啧啧,睡沙发啊。”
“别笑了。”他鬼鬼祟祟看了一眼房门,低声问道:“你们大清早的这是要去哪?”
“去给依依姐物色新房子啊,她说不想见到你,见到你容易伤眼。”
“别骗我了,学校里就有个宿舍,还物色新房子。”他直接识破这个骗局,继续问道,“你们到底要去哪啊?”
“啧啧啧,在这方面你还挺聪明的。”单珊珊笑了笑,回答道,“不过我可不能给你说实话,反正也不关你事。”
“…你到底是帮哪边的?”
“按道理来说,从血缘关系上来说我应该帮你。”
她顿了顿,不满道,“但对你这种一声不吭就往女朋友嘴里塞臭豆腐,最后导致女朋友用光两管牙膏三瓶漱口水和一瓶系统出品的口腔清新剂才把味道彻底去除的渣男,我打心底不想帮忙。”
陆仁:……
“不过你放心,看在我小姨的面子上,我只好勉为其难帮一点忙。”
“那就好,所以你们今天是要去哪?”
“呵呵,不告诉你。”单珊珊不明所以地笑了笑,回答道,“你也没必要乱想瞎想,更别想着去跟踪,不然依依姐可能会更生气。”
“…但你这样说我反倒更加担心了啊。”
“那我稍微透露一下吧。”她琢磨了下,回答道,“今天是我们几个女生的私下聚会,不会有任何雄性生物在场,所以你放心。”
“几个?”
“五个。”
“那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下午4,5点吧。”
“去哪?”
“不告诉你。”
陆仁:……
就在这时,房间门突然打开,只见伊依依走出来说道:“别自言自语了珊珊,我们出发吧。”
单珊珊点了点头,掏出手机说道:“那我先打个电话给舞舞,让她开车过来接我们,再去接绮绮。”
“她去哪了?”
“舞舞去网吧抓玖玖了,明明约定好,玖玖她却想通宵然后当鸽子精。”
“…好吧。”
可怜无助的陆仁就这样被她们丢在客厅里,似乎是想维持家里没人的设定,伊依依居然还把门给反锁了。
他只好掀开硬纸板,走进房间拿起一块小镜子,然后来到阳台,利用镜子的反射从极限角度观察楼下情况。
只见伍舞舞开着她那辆豪车停在楼下并打开后尾箱,带着伊依依她们检查放在里面的东西。
他盯了一会,发现后尾箱里有好几托鸡蛋,各种各样的时节水果,以及一些被快递盒包装起来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但他猜测是吃的。
确定她们的去向后,陆仁掏出手机给单珊珊发消息。
路人甲:你们去野营也好开大吃会也罢,别让你依依姐碰酒。
鬼东西:放心,那个地方没酒,你就别偷看了。
路人甲:好好好,那你们要注意安全。
鬼东西:行啦,啰嗦的空气。
路人甲:?
下午4点多,一直在阳台望穿秋水,什么正事都没干的陆仁总算看到伍舞舞开着那辆车回来。
只见下车的三人跟车上的伍舞舞和祈绮绮打了个招呼,似乎在说再见,然后一边讨论着什么一边走进大楼里。
他连忙拿起挂在一旁的拖把,冲进洗手间将其过一遍水并弄干,然后从客厅开始拖地。
很快,开锁声响起,伊依依打开房门并从屋外走了进来,像以往那样脱鞋换拖鞋。
陆仁像个家庭煮夫一样热情说道:“你回来了!”
然而伊依依纯当没听见,避开拖把回到房间,理都不理他。
第二天早上,公寓客厅。
盖着硬纸板的陆仁再次被空调冷醒。
就在他拿起遥控器调好温度后,门铃声再次响起,又是单珊珊那丫头大清早来扰民。
他瘫在沙发上没动,因为伊依依像昨天一样,快步走到防盗门前开门,把单珊珊这家伙放进来,就连她们的对话都跟昨天差不多。
“依依姐早上好,我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进来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
听她们又来一次相同的对话后,陆仁仔细观察了下伊依依的睡衣,然后拿起手机看一眼日期。
今天是31号,5月的最后一天,也是星期天,时间并没有困在昨天。
他从沙发上坐起来,抱着硬纸板好奇问道:“老妹,你们又要去哪?”
“去昨天的地方。”单珊珊笑了笑,回答道,“看样子你还要再睡几天的沙发。”
陆仁忽略掉她的嘲笑,猜测道:“昨天的地方?你们是去健身房还是瑜伽班啊?亦或者是美容中心?”
“都不是,你就别猜了,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跟我有关?”
单珊珊愣了下,接着十分夸张地笑道:“没错,跟你有关,依依姐找我们商量,怎么才能在不激怒你的前提下把你干净利落地甩掉?”
陆仁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吐槽道:“好假。”
“知道就好,那麻烦你也别自我意识过剩,别总幻想着能混入我们女孩子的话题中。”她阴恻恻地提醒道,“不然会很危险的,从各种意义上。”
陆仁:……
接下来的几天,伊依依一旦没课就会去寻找单珊珊、伍舞舞、祈绮绮和久玖玖等人,也不知道她们究竟在密谋着什么。
直到六月的第一个周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