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42cn火熱都市异能 無限武俠冒險-第三百四十二章:八部浮雕-7dld4

無限武俠冒險
小說推薦無限武俠冒險
血月赤云带着浩浩荡荡的蒙古大军,很快就消失不见。
夏云墨也落在了呆呆的祝玉妍的面前,不知为何,她先前竟然没有同蒙古大军一起离开。
“回魂了,小姑娘。”夏云墨敲了敲她的脑袋。
祝玉妍捂着脑袋,下意识的问道:“你们谁赢了?”
“谁也没有胜,谁也没有败。”夏云墨身影一转,说道:“跟我来,我们时间不多了。”
“怎么了?”
“待会再同你解释。”
夏云墨已与祝玉妍来到了一个天聋地哑谷中的一个山洞之中,这让祝玉妍很是奇异。
先前夏云墨和血月赤云的一番交手,两人都表现出了超凡脱俗的战斗力,有毁天灭地之威,莫说是这距离战斗不远处的山洞,就算是整个擂鼓山都有被打的崩塌的倾向。
可是这座山峰却依旧很牢固,似乎并未被战斗所波及。
“莫非是有高人在这山洞中布下阵势,使这山洞不易被摧毁?”就在祝玉妍疑惑期间,她已看到了山洞中坐着的一个男子。
这男子身着白衣,满头银丝如雪,风度闲雅,面冠如玉,看得出年轻时乃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他脑袋低垂,已没了气息。
但只那身影,便给人承托天地的庞大感,如神如魔。若是这人全盛时期,只怕不逊夏云墨、血月赤云。
“他是无崖子?!”
祝玉妍跟随蒙古大军前来擂鼓山,自然对于此行的目的有所了然。
一是为了魔剑碎片,二是为了逍遥派绝学“北冥神功”。
而“北冥神功”唯有逍遥派掌门可学,根据她所得到的消息,似乎无崖子当年被丁春秋暗算,就藏在擂鼓山中。
仅仅一具老朽腐坏的肉身,就有如此威势,整个擂鼓山除了无崖子还能有谁?
“应该是他,而我此行的的目的便是逍遥派北冥神功。”夏云墨道。
“可无崖子已经仙逝了?又到那里去找北冥神功?”
“你看!”夏云墨信手指向一面石壁。
洞中没有任何光亮,祝玉妍聚气与双眸,总算看清了夏云墨所指的石壁。
石壁上有八幅图雕,雕刻的是佛教中的八部众。一天众,二龙众、三夜叉、四乾达婆、五阿修罗,六迦楼罗,七紧那罗,八摩呼罗迦。
雕刻栩栩如生,仿佛八部众便浮现在眼前一般。
祝玉妍目视八部众,只觉这石壁浮雕中蕴含了无限至理玄奥,神摇意夺,身忽飘飘,如驾云雾,已到浮雕之中。
待她心神清明时,环顾四周,却是在一片精美的建筑之中。
祝玉妍坐在最高处,她将鸦发盘起,身穿一袭露肩的曳地华袍,深蓝色的袍袖上绣着繁复美丽的云纹,美艳不可方物。
下方有上百人跪拜在地,不管心头是如何想法,却都是面容虔诚,高呼道:“拜见阴后。”
她左面有一张铜镜,镜中映照出来的,并非那风华绝代,却有充满慵懒气息的阴葵派掌门祝玉妍,而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
“这是我十来年前,举行阴后大典,掌管阴葵派的情形。”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祝玉妍双手平抬,威严十足道:“起身吧。”
这一日,年仅十八的祝玉妍,成为阴葵派史上最年轻的掌门人。
她太年轻了,不足服众。
教内,长老护法离心离德,争权夺利,处处与她作对。
教外,魔门其他的两道六派也在不断攻伐阴葵派,试图吞并。
外忧内患,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位新上任的掌门。
祝玉妍并没有做太多的动作,她选择了闭关,选择了一个看似逃避的决定。
十日之后,祝玉妍出关。原本只有十八层的天魔大·法,她竟修炼到了前所未有的第十九层,武学修为之强,天下难逢敌手。
祝玉妍先辣手处理了教内与她作对的长老、护法,后强势击退其他两道六派的高手。
从此,无人敢小觑这个年纪轻轻的阴后祝玉妍
半年之后,灭神论道一战爆发,两道六派在一处密地进行决战。
祝玉妍只身一人,独败两道六派高手。与她齐名的“邪王”石之轩,竟不是她一合之敌。
至此以后,再无两道六派,只有阴葵派。
而祝玉妍身为阴葵派掌门人,乃是当之无愧的域外第一高手,一手遮天。
甚至她还通过阴葵派的高手,控制多个域外小国,一言令下,流血漂橹,被天下人誉为“邪女帝”。
然好景不长,邪帝向雨田出世,直指“女帝”祝玉妍。
这位据说活了上百年的高手,有着堪比鬼神的手段,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将阴葵派打的奔溃,无数高手身死。
祝玉妍未战先怯,只觉邪帝向雨田不可战胜,不可力敌。
她心头沮丧,一时万念俱灰,便举手要将自己心脉震碎时,忽的有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耳旁有声音响起:“祝美人,该回来了。”
这声音并不大,却只如天崩地裂。
祝玉妍猛地一惊,清醒过来,半响方回忆起自己是谁,身在何处。
“刚刚到底怎么回事?”祝玉妍犹自心有余悸,她感觉得出,或许刚刚在幻境中一掌拍实,只怕在现实世界中,也有丢掉性命。
“这八部浮雕有迷惑人心的力量,你的心魔还在,不要再目视它们。”
夏云墨走到浮雕前,一掌拍在浮雕的边缘,将浮雕与石壁震开裂口,又一挥袖,浮雕消失不见,却是已经收到了“武”字碑中。
“我的心魔?”祝玉妍娥眉微蹙,轻咬红唇,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心魔所在。
她一共有两个心魔,一是振兴阴葵派,为此在幻境中才做出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二是血月赤云,也就是向雨田、忽必烈。
祝玉妍此次算是正式投靠了夏云墨,可血月赤云太强了,更是蒙古可汗,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担心忽必烈随时起兵覆灭阴葵派。
“别胡乱想了,你的事情我自有安排,该走了,不然那几个家伙来了,不然又是一番麻烦。”
夏云墨拦住祝玉妍的纤腰,身影一晃,消失在山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