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mir优美都市小说 左道傾天討論-第一百零九章 伸手不見五指【爲風家學子哀律,考入哈工大祝賀,恭喜!】鑒賞-z0okn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左小多有点蒙:“状态?”
文行天叹口气:“……就是你丹田的元气,是汽化?还是雾化?雾化的话,到了什么程度?薄雾?还是一般弥漫的雾?亦或者是浓雾?甚至是很浓很浓的翻腾浓雾?”
左小多皱着眉,内视着自己的丹田,道:“现在的元气,呈现一种红色的状态……已经很浓很浓了,翻腾得如同潮水那样子的浓雾!”
文行天脸上的肌肉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
他只是随口一问,却万万没想到会问出来这样一个结果。
一般武者修炼星元气,丹田内的元气形态,每一个境界都是不同的。
武师之下,基本都是,我能感觉到丹田,也能感觉到元气,但并不能当真看到。
那种感觉就是:我有,我很强,我很厉害,但是我具体啥也没看到。
这种便是纯粹的汽化。
到了先天境界,自身丹田真元气的基本状态是一种雾气形状。
而这种雾气状态,如同是在清晨天气,空中飘过的一丝丝一缕缕雾气,很淡很淡,肉眼可见,但也就这么回事了,而这,绝大部分汽化,极少部分雾化,就是先天境界绝大多数人的常态表现了。
而雾化的元气,被称之为:先天之气。
而武师突破在先天境界之前,压抑真元躁动,自限突破的次数越多,到了先天的时候,雾气也就相对越浓。这一点因人而异。
比如文行天自己,当年也是天才之属,武师突破先天境界压抑进境足足七次,及至先天境界后期的时候,自己丹田内的雾气,已经呈现出一种全面弥漫,而且快要向着浓雾过度的情况了。
到了胎息境界,则会形成元气云化,随着荆棘路的不同压制次数,云化也就各自不同。基本是:绝大多数汽化,少部分雾化,而在白雾之中,有一片凝结的云。就可以称之为:胎息。
至于多少,就全看各自资质,与努力。
再之上的丹元境界,则是出现少许的元气液化;有一滴,在武学中就可以称之为:凝丹。但其实只是一滴液化元气而已。
就可以称之为‘丹元’了。
在这个时候,有元气少数汽化,大部分雾化,小部分云化,极少极少的液化。
更上的婴变之境,最显著的特征乃是会出现少许元气固化,同样,有一滴固化,就能称之为‘婴变’……
但是婴变境界有一个质变就是:但凡丹田元气还有一丝丝的汽化,则不能突破婴变。
而这些少许,都会随着修行者在当前境界乃至之后境界的不断自限突破,而令到少许不断增生,变多变大变浑厚变精纯等等,各自视自身努力到什么程度而定,这些先不提。
而以后的化云……咳,扯远了。
左小多丹田内的元气,竟会呈现出一种极浓的浓雾状态,甚至还有翻腾如潮的迹象?还有颜色……红色?!
哦,红色倒也罢了,毕竟左小多修行炎阳真经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了,有其属性特色,情理中事,但是翻腾如大海涨潮的浓雾,又是个什么说法!?
“你的丹田浓雾,具体有多浓?汽化还有多少?”文行天再次追问一句。
“大抵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天,那种浓度吧……汽化……没有。应该是没有了……”左小多挠着头,迟疑不确定的回答道。
“咳!咳咳咳!”
文行天接连咳嗽几声,一转头,吐出一口浓痰。
特么的,这小子竟然惊出来老子一口陈年老痰!
“伸手不见五指?气化没有了?”
文行天有些不想说话了。
我是到了婴变境界,开始凝婴的时候,丹田的元气也没说能够全部云化,上空还有相当程度的雾气翻滚,那时候也才不过大雾程度,却也没有到伸手不见五指的浓度……
这形容,简直就是惊悚!
“下面有水么?”文行天翻个白眼问道。
左小多急忙查看:“没有,很干燥。”
“哦……没有啊?那就很正常的,你功夫还远远没到。”
文行天拍拍左小多肩膀:“继续努力加油吧。”
然后转身而去。
数秒钟后,彼端响起了文行天的怒吼,也不知道是谁那么没眼力见,触了文老师的霉头。
而且今天,某老师的脾气似乎格外的爆裂。
李成龙等看着原本好端端的文行天,在和左小多说完话之后,就换成了一脸三观崩碎的走过来,一个个也都是心里惴惴。
看来九成是左老大在老师面前告我们的叼状了!
这一下午的功夫,文行天深思熟虑之后,挑出来了七个人,让他们去跟左小多战斗:“不要怕,狠狠给我揍他!”
七个人都是一脸苦涩。
狠狠揍他?
老师您这话说得,您自己信么……
左小多与七个同学战斗,却即时就知道了文行天的用意所寄:这七个人修为或者并不是最高的,家世也不是最好的,悟性资质,更加不是最突出的,但是……这七个人在招法路数方面的毛病却是最少的!
动作举止习惯出手方式……竟是半点毛病也没有。
而且其功法异常契合自身体质,全身上下,就是标准的胎息境界武者教材一般。
这七个人联起手来,对左小多的压制,比十几二十人联手围攻,还要来的犀利!
不过对左小多的威胁仍旧不够,事实上,左小多做的是,跟文行天与自己对练一般,压着对方的极限点狂轰猛炸就好了;打个不算太恰当的比喻就是,已经竖得笔直的钢钉,只需要抡起大锤,直直的砸下去就好!
它们自然就会顺着动力源头的方向,自动钻到最深的地方!
左小多对这样的活儿自然不会吝啬,展开了合乎心意的狂轰乱炸,一通狠揍。
只是揍着揍着,左小多慢慢的感觉……自己现在这岂不就等于是助教了,这潜龙高武的助教……也不知道有没有工资可以拿?
这耗时耗力的!
补充一点,一班之中的大部分学员,都是在中武学校就已经晋升到胎息的天才之属,到现在仍旧停留在先天境界的,不过六个人而已。
这些人包括了左小多,李成龙,甄飘飘,雨嫣儿,皮一宝,贾狂。
“一星期后,将会开始第一次试炼。”
下午放学的时候,七个被文行天挑出来的同学已经被左小多操练的死去活来。
文行天适时的发布了这项通知。
“你们来到潜龙高武已经是四天。一般情况下,十天开始入校新生的首轮试炼。开始记录第一次的学分乃至当前成绩。”
文行天道:“而这一次学分和收获,同样是有排名的!排名第一的,奖励包括洗髓丹一瓶以及学分一千分,如此一直到前十,都是学分奖励。前十之后的,没有奖励。”
文行天道:“所以你们现在就可以开始稍作准备了,一般的第一次试炼目的地,都是狩猎星兽,去往陨星平原,以个人为单位,狩猎星兽。最终计数以量多质优者胜,无论任何招法,任何攻击模式,只要是个人所拥有的手段都可以施展运用……”
以个人为单位,狩猎星兽。最终计数以量多质优者胜,无论任何招法,任何攻击模式,只要是个人所拥有的手段都可以施展运用……”
文行天背负双手,在队列前走来走去,淡淡道:“我可告诉你们,我没指望你们能够包揽前十,但是我们一班始终是第一天才班,如果连前三都给我跑了,回来我就扒了你们的皮!”
众位同学听罢不禁一阵阵的恶寒。
怎么听起来,在文老师嘴里,包揽前三是多么简单的事情一样。
“现在不忙放心,前十席位之中,若是有超过三个席位被其他班级的其他人抢走了,回来后我同样会扒了你们的皮!”
“最后是左小多,你要是拿不到冠军,就算冠军落到咱们班的其他人头上,我仍旧会扒了你的皮!”
到了到了,居然还给左小多个人另加了一个条件,还要是很不容易完成的重磅条件。
左小多不禁一脸懵逼。
前面两条也还罢了,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受罚,可是这最后一条,怎么就变成了我个人?还要直接锁定冠军?
文老师,你这很不公平啊!
可文行天又怎么会与他讲什么公平不公平,大手一挥:“解散!”
然后道:“左小多跟我来。”
左小多一脸的旧社会,跟着文行天去了。
一边走一边寻思。
这任务嘛,试炼嘛,对我来说那就是小菜一碟吧?
其他的倒也罢了,我可是能够利用这一波给龙血飞刀积攒补给了……
还是用龙血飞刀辅助提升最是得心应手!
上一次那么多武者与自己的雪夜鏖战,龙血飞刀大发利市,到现在已经好久,省吃俭用的,却已经所余不多了。
来丰海的路上,充能也不是很多,只顾着赶路了。
而这次试炼,正是机会。
还有就是,气运点也不是很多了,虽然一直都没用,但一共就只得七十多点,眼瞅着就是新一轮得压抑真元躁动,自限突破,气运点肯定是要消耗许多的,心里怎得安稳?
……
来到潜龙高武之后,左小多自觉哪哪都不错,唯一美中不足,感觉不满的莫过于:自己千方百计不分场合地点的推荐自己的看相能力,可时至今日,愣是没有任何人来找自己算的!
嗯,石奶奶那次不算,因为距离沉冤得雪,不知道多久,那气运点也就是迟迟不会来的。
这帮家伙怎么就这么沉的得住气呢?
不知道平白错过了天降的莫大机缘了吗?
像是左小多这种人,气运点和修为进境和钱财数量……
这些东西自然都是越多越好的。
一天没有进账,进步,增加,左小多都会觉得亏了。
是的,虽然是没少,但是过去了一天时间,左小多就觉得亏。
所以还是要继续努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