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j7j火熱小說 神魔書 txt-第三百二十六章 戈爾金的震驚推薦-psvpw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梅德兰荣耀历一三七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德伦帝国西北,兰茵走廊中段,苍狼公国战略要地狼牙堡。
从南到北,相隔两三里地,一字儿排开的三座六芒星棱堡,巨石砌成的城墙,已经坍塌无数。黑色的烟柱在狂风的吹卷下,盘旋着升上天空,将低空灰扑扑的彤云染上了一层黑边。
棱堡外的土地上,木桩、铁丝网乱杂杂的倒了一地,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弹坑,身穿灰白色羊皮袄子,手持旧式火绳枪的苍狼公国士兵,起码有近两万人横尸当场。
豪門罪妻 夏染雪
高空中,几只苍狼公国将领豢养的猎鹰浓云中盘旋,不时发出悲戚的尖啼。
棱堡坍塌的城墙上,苍狼公国的旗帜被打得稀烂,犹如垃圾一样软塌塌的挂在残破的砖瓦上。
棱堡内,大群大群丢盔弃甲的苍狼公国士兵跪在地上,惊恐莫名的看着四周全副武装,叼着烟卷,大声的谈笑风生的德伦帝国军士兵。
寒风呼啸而来,三座棱堡内,到处都是呻吟声、哭喊声。
一队一队的帝国军士兵在棱堡中穿梭着,他们打开一间间库房的大门,欢天喜地的清点着库房里的物资。
身高将近七尺,高高瘦瘦,身上肌肉犹如钢条一样一根根凸起,肌肉棱角分明犹如刀劈斧剁,显得异常精壮、彪悍的戈尔金坐在一段坍塌了小半的城墙上,袒露着上身,龇牙咧嘴的俯瞰着棱堡内的动静。
两名医护兵正忙碌着给戈尔金处理身上的伤口。
戈尔金的左肩上,有一处洞穿的剑伤;他的胸口挨了一刀,伤口深入胸大肌足足有一寸多;他的右腹部位,还镶嵌着一柄短小的弯刀,鲜血正顺着刃口的细小血槽不断的向外流淌。
一名义务兵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阵弯刀所在的位置,然后咬咬牙,握住刀柄狠狠向外一拔。
‘嗤’!
一道血水喷出。
戈尔金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然后他用力绷紧了腹部肌肉,两寸宽的刀口肌肉收缩,硬生生锁死了附近的血管,血流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
义务兵急忙用药物处理了一下伤口,将涂满了止血药粉的绷带死死缠在了戈尔金身上。
“妈-的……真不要脸,两个五阶对付我一个小小的中校……”戈尔金痛得破口大骂:“要不是我还有几手保命的手艺……嘶……”
刚刚平静下来的战场上,深灰色的制服成了主色调。
大群大群的帝国军士兵在战场上翻找着,他们收集战死的同僚尸体,救治受伤倒地的同伴。他们更是将被杀死的苍狼公国士兵的尸体堆积在一起,稍后只要泼上火油,只要一把火,就能将这些尸体收拾得干干净净。
破了狼牙堡,再向西边就是一片坦途,苍狼公国的腹地要害,就彻底暴露在帝国军的爪牙前。
两名军法官带着一群宪兵找了上来,军法官手中拿着深灰色封皮的军功本,详细的向戈尔金询问他刚才临阵击杀两名五阶苍狼骑士的经过。
记录完成,戈尔金审阅了一下军法官的记录,手指沾了沾印泥,在军功本上重重的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苍狼骑士,苍狼公国的绝对精锐,其在苍狼公国的地位堪比德伦帝国的海德拉秘卫。临阵斩杀两名苍狼骑士,这是一笔极大的军功。
匹夫仗劍大河東去 刀一耕
加上戈尔金下辖的军队,在攻破狼牙堡的战斗过程中,属于前三个破城的队伍之一,这又是一份极厚的军功。
“啧,我距离上校,也差不离了吧?”戈尔金扳动手指,在心里计算了一阵,然后乐滋滋的笑了起来:“嘿,嘿嘿,二十五岁的上校……嘶,战争真是个好东西。”
悠长的号角声响起。
戈尔金大声的发号施令,他下辖的士兵们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排着整齐的队伍,向东面数里外的大营方向行去。
衣衫破烂,浑身是血的士兵们喘着粗气,和后方赶来轮替的,制服洗刷得干干净净,精神抖擞的士兵们交错而过。
士兵们相互打着招呼,相互鼓劲打气,相互抛掷着烟卷和小酒壶。
玄冥匿天
刚刚鏖战了一场的士兵们返回了大营,有热水澡和一顿丰盛的大餐等着他们;而轮换的士兵们则是越过三座棱堡,朝着西边二十里外的一座有数十万居民的城镇开进。
德伦帝国的军队,就好像一座精密的战争机器,有序的循着特定的方式运转着,持续带给苍狼公国庞大的压力。
‘咻’!
尖锐的蒸汽喷射声从空中传来,三条飞艇长达千尺的庞大身躯撞碎了高空乌云,缓缓的向着营地的方向落了下来。
距离地面还有数百尺,一道人影从正中飞艇的吊舱下一跃而出,划出一道弧线,重重的落向了这处大营指挥部的方向。
戈尔金刚刚用热水擦了擦身体,换上一套干净的制服,正准备享用美餐,一名指挥部的上校副官就赶了过来,一脸不爽的朝着他勾了勾手指头:“嘿,戈尔金,你这个该死的富家少爷……拜托你,以后从家里捎好东西过来,能低调点么?”
“混蛋,那些好货色,看得我都流口水了……将军们说了,未来三天,他们会来你这里蹭晚餐!”块头壮硕的上校很不爽的往地上吐了口吐沫,用力的揉了揉被寒风吹得通红的大鼻头。
戈尔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啊,该死,我最近没往家里写信……有人给我捎东西过来了?”
一头雾水的戈尔金跟着上校来到了指挥部一侧的辎重营,见到了刚刚从飞艇上卸下来的,小山一般的一堆货物。
仙機傳承
顶级的朗姆酒,顶级的奶酪,顶级的咖啡,顶级的茶叶,顶级的散装烟草,顶级的成品雪茄,甚至有顶级的方糖……还有用上好的黑皮猪肉灌制的香肠,加了大量香料腌制的熏肉、熏鱼、熏鸭、熏鹅……
送来的物资是如此的丰富,甚至足够上千人好几个月使用。
一群戈尔金的同僚军官已经闻风而动,聚集在了这里,一个个双眼发绿的看着那些橡木酒桶、雪松木的雪茄烟箱。
“戈尔金,奇怪,这些东西,是从帝都发来的……”一名辎重营的上校吞了口吐沫。
“难道,你写的十四行诗,在帝都打动了某位贵族夫人?”一名青年中校嬉皮笑脸的看着戈尔金。
“噢……亲爱的戈尔金……上次你的信我已经收到,想想你在天寒地冻的兰茵走廊作战……我特意给你怂了一点小礼物。”又一名青年少校怪声怪气的,学着女人的嗓音矫揉做作的大声嚷嚷。
一群年轻的军官爆发出欢快的笑声。
戈尔金笑骂了一通,然后接过了一名宪兵军官递过来的,随着这些物资一并送来的信函。
信封已经被开启,显然宪兵们,甚至还有军中的情报官们,已经审查过了信件的内容。
戈尔金打开了信封,一片凌乱的,犹如鸡爪子刨挠出来的难看字迹,就这么野蛮的撞入了他的视线。
戈尔金目瞪口呆的看着信,他抬起头来,喃喃道:“乔,你这小子,你打劫了帝国皇家银行么?就你那点零花钱,还有你平日里吝啬的性子,你怎么会,给我送来这么多好东西?”
“啊,你一定是故意来气我的……混蛋……你怎么弄到这么多好东西的?”
“见鬼,你怎么从图伦港跑去了帝都?黑森和莉雅,怎么放心让你离开图伦港?”戈尔金很有点头昏目眩的看着信。
写这封信的时候,乔还没有开辟精神海……他那时候的脑子,依旧混乱,智商依旧不高。他在信中书写的内容,也是夹七夹八的,掺杂了各种嬉笑怒骂、插科打诨的不正经的内容。
以至于,戈尔金根本无法通过这封信,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反正,乔突然爆发了,然后,突然想起了可怜的在兰茵走廊作战的哥哥,然后就很冲动的,采购了一大批奢侈品级别的物资,花费了巨大的运输成本,通过军队的快速运输渠道,从帝都搭乘飞艇一路送来了这里。
“臭小子!”戈尔金笑呵呵的,又将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有好几年没见了……你到底跑去帝都做什么?”
高空中,再次传来了尖锐的蒸汽喷射声。
一条长度只有五十多尺,外形纤细、线条流畅的微型飞艇从高空快速的降落。
烏鴉嘴女郎
戈尔金和身边的军官们,同时抬头凝视这条微型飞艇——这种款式的飞艇,在帝国军中专门用来传递重要文件,传递重要情报。
微型飞艇的速度,是之前那三条巨型运输飞艇的数倍。
異能強者在都市 銀色武士裝
只是,一般来说,没有极其重要的事情,根本不会出动这种特型飞艇。
没过多久,一名宫廷书记官带着几名宫廷骑士,在戈尔金所属部队的一名中将的陪伴下,一脸庄肃的来到了戈尔金的面前。
“戈尔金·容·威图?”宫廷书记官上下打量了一下一脸茫然的戈尔金,肃然将一份缠绕着深灰色缎带的卷轴递给了他:“这是皇家宫廷事务总管大臣梅林阁下亲自颁发的邀请函,邀请您出席今年在海德拉宫举办的宫廷晚宴,即您的授爵典礼。”
戈尔金下意识的张大了嘴:“我?授爵?您,是不是弄错了?”
特工毒妃:輕狂囂張妃
一旁的军官们全都屏住了呼吸,呆呆的看着那脸色严肃的宫廷书记官。
“不,当然不会有错。”宫廷书记官露出了一丝和煦的微笑:“请您做好一切准备……您将被授予帝国伯爵之爵,同时,您将得到和您的爵位、功勋相匹配的勋章!”
戈尔金,傻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