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hvt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仙王的日常生活》-第1632章 隱祕的大佬(1/92)展示-9n3ol

仙王的日常生活
小說推薦仙王的日常生活
大规模的营救行动声势浩大,除了通过集合各方力量、由修真者组成的联盟军之外,剩下的还有一些藏匿在背后的大佬级修真者。
譬如,李贤和张子窃二人。
说白了,对于这件事,李贤和张子窃都觉得他们至少身上都是沾着点锅的。
如果他们的处理可以更果断一些的话,说不定仅凭他们两个人的力量就可以直接摸索到那位凤雏夫人的老窝,直接端平这女疯子的基地。
倒也不必劳烦那位孙蓉姑娘亲自动手了。
李贤和张子窃深知孙蓉与王令之间的关系,故此深感惭愧。
水晶·守護·詛咒
从现在种种证据来看,他们追踪的千面人与这位凤雏夫人必有关联。
也就是说,这位凤雏夫人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像这种千面异形的手段,就连他们两个看到的脸都是不同样子的,那背后之人的实力定然通达万古。
那么如果以此为根基推论,现在摆在面前的有两个结果。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重生天才鬼醫
一是有一名万古强者,正在这位凤雏夫人手底下做事。
二是这名拥有千面神通的人,就是凤雏夫人本人。
“这刘仁凤不过是个地球修士,哪个万古人能看得上他。除非是被陨石砸失忆了,不然绝不可能被她一个平凡的地球修士左右。”日巴克咖啡店里,张子窃吸着冰拿铁说道。
他口中的万古人,是对万古级强者的简称。
也是张子窃最近从网络上学到的词汇。
现在的年轻人似乎很流行将一个类型的人总结为“XX人”。
比如说祖安人、拖更人、一天不骂枯玄会死星人……
张子窃觉得很有趣,就这样顺道学了一手。
结果念着念着发现还挺顺口的,然后李贤也被顺利带偏了。
“虽然我也觉得万古人也不至于会跟在刘仁凤这地球修士手底下做事,可问题是,令真人不也是地球修士吗……”李贤说完,张子窃张了张口,忽然感觉到有那么一瞬间哑口无言。
是的……
王令很强。
强到他们不可想象和估量的地步。
然而王令,也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地球人。
愛上壞趙局
并且还是由两个连筑基都不到的地球人生出来的。
这一点他们本来也不是太相信。
直到王暖出生以后,李贤和张子窃就彻底接受了这个事实。
谁能想得到一个刚出生的地球小丫头,也强的和怪物一样,能把他们两个祖级高手吊着打。
“如此说来,这概率就算低,倒也不是完全没可能了?”张子窃说道。
相比较下,他刘仁凤和千面人是同一人的这个结果,反而经过他们二人讨论后就弱化了不少。
我不是小偷 我的洪荒之力
“她刘仁凤若是万古人,就绝不可能瞧得上地球上的秘境,就算现在地球已经升级过也不可能。”
张子窃说:“秘境的形成因素很多,简单而言就像是一坛老酒。年岁越久,这秘境也就越值钱。无限银河之中,岁月悠久且未探索的秘境数不胜数,又如何能瞧得上现在地球上的秘境。”
“我同意这个观点。”李贤颔首道:“她刘仁凤探索秘境只为求财,这眼界比起万古人还是差了些。”
“到底还是境界不同罢了,当年的我也是求财,不过我这是有理由的。”这时候,张子窃说道。
相門醜妻
“子窃兄何出此言?”
向青春揮揮手 咩咩妍
“金钱就是罪恶。我不过是将这些罪恶揽在了自己手中,默默承受罢了。”张子窃叹息:“吾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李贤:“……”
位面走私大亨 火頁
大约又过了两分钟,张子窃喝完了手里最后一口咖啡后,当即起身:“走吧,李贤兄。一起去做个了断。”
“好。”李贤正色说道:“不过,我们要怎么进去?这一次联盟军作战都有统一指挥和象征盟友的刻印,我们什么都没有。就这么进去是不是不太合适?”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张子窃忽然笑起来:“咱们两个,不就只是路过的,热心市民而已吗?”
原来如此。
此刻,李贤恍然大悟。
……
……
当李贤和张子窃这边准备动身的时候,松海市第一监狱内,由柏将军率领的麻将三人行动小组也同时展开了新一轮的行动。
因为这是一次白嫖的赚积点机会。
只要参与联盟军就有积点赚。
当然,如果能在这次行动中立功,积点是额外加持的。
三个人都是被起判一千多年以上的,这样的赚积点抵消刑罚的机会,自然不可能错过。
“是那位孙姑娘被抓了?”
当柏将军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三人组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他们先前只是从狱警口中大概听闻了此事,知道目前松海市内有大规模的联军行动。
本以为只是演习,可现在上了柏将军的车方才明白过来,这如此大规模的联军究竟是为了什么……
说实话,麻将组三个人有点意想不到。
“对刘仁凤这个人,你们三位有没有印象?”此时,柏将军说道。
毕竟此刻坐在车子里的这三位,享受的是松海市第一监狱顶级看护配置,而且最关键的是三人之前还都分别是黑恶势力的头子之一,暗网以及那些地下组织的情报,问他们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你说的,可是刘凤雏?”老魔头说道。
“正是她。”柏将军问:“怎么,你与她很熟悉?”
“倒没什么业务往来,只是在曾经的地下人口贩卖市场见过她。”老魔头说道:“我还记得,她与另一人是同门师姐弟关系。另一个人有一外号叫卧龙。不过这个卧龙比其她来,确实低调的很。”
寶貝,你被包圍了 雨久花
“你说,他们有个师父?”
“是有一个。不过那位师父是什么人,本座也不是太了解了。”
柏将军端着下巴思索了一下。
现在北郊那边的凤雏地下实验室已经在联盟军的控制范围内,包围圈已经形成了。
刘仁凤现在是插翅难逃。
上面给他们的指令除了活捉以外就是要收集尽可能多的罪证。
现在他们出发已经是晚了一步的情况下,再去正面介入怕是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故此柏将军听到这里,顿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和麻将三人组换个思路行动。
“这个地下人口贩卖市场,你知道在哪里吗?”此时,他抬头问道。
“这群人都是狡猾的人,我就算说出地址,也可能早已变了交易地点。”老魔头说:“如果到时候去了空无一人,岂不是白跑一趟。”
“总是有线索的。”柏将军道:“算你立功。”
老魔头立刻回答:“在冬市。”
“冬市?”仙府府主程昱一愣。
当年他的仙府入口就是在冬市之中的。
腹黑嫡女:王爺太撩人
说起来,那还是他梦开始的地方……
只是梦还没开始,就被王令一巴掌打得稀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