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35n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九天仙緣 線上看-第三千三百一十七章 魔空玄移分享-er8to

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也看不到他迈几步,但是在前方走的非常快。
转眼之间,已看到他诡异的出现在了超过柳牵浪等人三四层人家的高度。
“呵呵,这是我家,回头来坐坐!”
当柳牵浪带着爱妻走到第四层人家的时候,经过其中一家的门口,门口同样放着一把殷红的大红椅子,上面坐着一个枯瘦如柴的老太太,耷拉着头,毫无生气。
椅子后面有两位身穿粗布衣着,年过花甲的老人,一男一女,正推着那把大红椅子向山上走着,精神状态很好,见到千孝赶紧打招呼。
“孩儿百孝和儿媳见过爹爹和斗旋阿爷!”
叫百孝的老人看到千孝恭恭敬敬的向千孝施礼,旁边的女子也深深万福。
而且看到爹爹千孝和斗旋二人引领着柳牵浪,也礼貌地施礼打招呼。
听到几个人的对话,柳牵浪心中暗暗吃惊,这渔村真是怪了,村中之事远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单纯。
眼看着两个花甲老人竟然对两个年轻小伙子,一个称爹,一个叫爷的,怎么看怎么不可能。
柳牵浪都如此吃惊,云千梦,水儿,妙嫣,情花宫主和金翎公主的诧异程度可想而知,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简直以为自己在梦中一般。
“呵呵,二位孩儿,快去吧,我的乖孙儿女又要重生了!”
送只鬼給編輯
重生之白藥
他從末世來
千孝慈爱的关照道。
“嗯!”
两位老人答应着,推着下方有轮轴的大红椅,连同上面的枯瘦老太太也快速朝山上推去了。
见此,柳牵浪的诸位爱妻,慢慢好奇胜过了恐惧,一行人也不由加快了脚步向山顶走去。
大概半个时辰,众人登上了并不太高大的小山,柳牵浪浪俯身下望,整个小山下的人家,一圈圈的,共九九八十一层,每层正好九户人家。
之前柳牵浪在村外看到这座小山,也没太细看,还以为此山是一个小塔呢。
“呵呵,柳兄和诸位嫂嫂暂且失陪,无需拘束,随意就好。
我和斗旋正好家中都有重生之人,需要向族长交代一下!”
刚到山顶,千孝和斗旋打了招呼离去了,周围一起回来的茶客也都施礼暂时告别。
柳牵浪自然也是施礼相送,然后和诸位爱妻好奇的打量着方圆不过数里的山顶。
小姨太
山顶上很是光秃,岩石地面清晰可见,只有四外崖边生着几棵不甚高的灌木。
此刻,下方正有村民不停地从小山四外各个角度攀上来一波又一波人影,有的还推着大红椅子,其上不是已经停止呼吸的老太太就是老头。
那些村民行走间,都是谈笑风生,彼此微笑着打招呼,犹如过大节一般的喜庆。
然而很多人手下还推着满是死亡气息的大红椅子,上面还坐着死人呢?
村民把大红椅子无一例外推到山顶的中央,那正中央是一个已经挖好多年的大坑,和小山的人家的布局结构完全相同,只是倒了过来。
柳牵浪是通灵璀目,不用上前也看得清清楚楚,坑内自上而下分九层,每层都修筑着石台,一圈圈向下,越往下空间越小。
那些大红椅子由村民挨个推进了大坑之内,只是停发的圈层不一样,有最高层的,也有底层的。
柳牵浪眸虹一扫,发现一共是九个大红椅子,上方坐着九个枯槁的死亡老人。
而大坑外面的人,陆续到齐后,叽叽喳喳的,有的甚至吃着零食,犹如小孩子看运动会一般,一圈圈围着大坑坐下了,越往外圈越大,竟然也是九层。
柳牵浪和诸位爱妻以及爱女蝶儿不是村中人,自然不会过去,当然就是请他们,诸位爱妻和蝶儿也不大敢去。说起来,有些可笑,神仙怕起了凡人。
山顶若此,但柳牵浪和诸位爱妻看到的景象还不止这些,他们抬头看向数十丈的高空。
只见那个穿着一身大白粗布衣袍的枯瘦族长,正莫名奇妙的向高空一圈圈的走着。
但空中空空寥寥,丝毫没有台阶之物,但他却像迈台阶一样,就那样绕大圈走着。
他手里拎着一个红得几乎滴血的穿着九颗骷髅头的法器,头也不回的走着。
“财神爹爹!咱们回家吧!蝶儿在这里好害怕呀!”
蝶儿看到山顶和高空那个族长在落日余晖中,诡异的向高空走着,感到周围阴风森森的,小脸儿煞白,不由抱着柳牵浪的大腿说道。
柳牵浪闻言,也觉得有道理,俯身摸着爱女的发缕道:
“好!那还是先和五位娘亲进到爹爹的墨玉骷髅玄境吧,在情花小筑好好休息后,让五位娘亲陪你去情花湖玩儿好吗!”
“嘻嘻!好啊!好啊!”
蝶儿立刻就答应了,云千梦,水儿,妙嫣,情花宫主和金翎公主早有此意,但怕扫了夫君的兴,没好意思说出口,此刻柳牵浪一提出,自然纷纷点头。
所以下一刻,傍晚夕阳残红下,柳牵浪的位置,便只有他一个人存在了。
柳牵浪并非是喜欢看眼前怪怪的热闹,而是听到千孝,斗旋口中反复提到这炼魂师以及重生的字眼,心中冥冥之中感到了一线希望。
当时自己将三大神物,八十一条神龙,八十一龙珠护灵使者,八十一柄度魔神剑剑侍,兰凤月晷有关之人,全部有幸唤醒后。
除了云千梦,情花宫主,金翎公主,蝶儿以及蓝蝴蝶和自己,全部封印在了苍山擎穹宫一个绮丽的环境之中了,那里除了宋震和丫丫知道外,无人知晓。
網遊之重返榮耀
而自己和宋震约好,如果一年后自己陨落,那么在陨落前会把全部修为传给五位爱妻和爱女蝶儿,让她们恢复法力回到苍山浪缘门。
至于其他的三大神物及护灵使者,还有兰凤月晷的护灵神,就让他们永远的快乐生活在封印之境吧。
倘若一年后,自己有幸不死,一切再看变数。
然后,柳牵浪带着五位爱妻,在苍山以及龙云山的周围一阵神驰,最后看中了这个龙云山脚下的一个小小的渔村。
所以一夜之间利用法术盖了村口的房子。只是指望陪五位爱妻度过自己不足一年的强大修为时光。
如此,总算自己陪五位爱妻有几天快乐的时光。
现在转眼已经过去三个多月,自己来之前那种还在寻求逆天改运的想法,渐渐发现已经没时间了,干脆也不想了,日日想着法儿让五位爱妻和爱女蝶儿高兴就好了。
但是在这个夕阳残红笼罩的诡异山顶,柳牵浪突然又萌生了改变命运的希望。
“炼魂重生!”
这个世间竟然真的有这样的存在?那么自己如果要学会了此法,岂也不是?柳牵浪心中一阵兴奋。
抬眸继续看着天空中的炼魂巫师枯瘦佝偻的身躯,他还在向高空走着,夕阳残红中,他手中的九颗骷髅头法器闪烁着诡异的红色。
天地渐渐黑暗,柳牵浪惊异的发现,那夕阳的无数光辉正化作无数殷红的光点不停地射入那九个骷髅头。
殷红的光点,不计其数,源源不断,犹如万箭,也似蒙天飞蛾,狂潮一般扑向九个血骷髅头。
柳牵浪在看,山顶上的人也在看,柳牵浪是静默而震撼的,但那些村民依旧有说有笑,对此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后来听说,这叫叛天逆地,夺魂重生!村中每年都会有这么一次,那九个血红色骷髅头法器叫炼魂师血颅头串,是历代炼魂师自己的头颅,死后交给下一代传承的。
炼魂村所有人死后都可以重生,但唯有炼魂师不能,但炼魂师的寿命却可长达万余岁,那个血颅头串上的殷红色骷髅头越多,下一代的寿命越长,法力越强大!
炼魂师是小渔村最神圣的存在,也是渔村的族长。
夕阳终于落山了,那些殷红的红点自遥远的大山山后,又飞出一阵后,也停止了。但这个时候,东天的圆圆皓月升了起来。
无数殷红的红点不见了,但是皓月之中却又飞出无数幽蓝的蓝色光点,然后同样向高空中的炼魂师射去,但这次不是射入了九个殷红的血骷髅,而是全部射进了炼魂师佝偻的身体内。
月色中,炼魂师始终没有停下脚步,也从未回头或是低头看后面和下方的一切,他就那样执着的走着。
无数幽蓝的光点,随着皓月升高,变得越来越密集,感觉空中在下雨一般,只是那雨点的方向都是向上的,都是射向蓝魂师的。
錦繡田園:山裏漢寵妻成癮 音若笛
柳牵浪目测下,发现炼魂师已经登上了至少三万丈的高空,但他仍旧在走着,越走越快,而且佝偻的身形渐渐挺直了,身形也不再枯瘦。
血中之弦 薇兒·麥克德米
通灵璀目之下,那张满是皱纹的脸,竟然不停地变换着面孔,两个时辰后,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一脸英俊的小伙子,这时候月已中天,他也到达了九万丈高空的位置。
这时,他停了下来,正对下方小山的方向,盘膝而坐,头顶皓月,而皓月无数的幽蓝光点依旧不停地射入他的体内。
他左手掐诀,右手举起血颅头串,在月色中徐徐挥舞着,同时口中发出诡异的吟哦之声。
他人明明在在高空,但他的吟哦之声在柳牵浪听来却是来自四面八方。
柳牵浪仔细辨别那咒语的含义,并未言语理解是何意,但却惊讶的发现,他吟哦的竟然是天仙文文字。
“他?”
柳牵浪无比吃惊,不由随口自问,心中暗暗感叹此人的来历,一个个小小的凡域村庄,会些诡异巫法已经是超出自己的想象了。
竟然还有人精通天仙文文字,这可是地仙界除了自己,可能都无人可以做到的。
柳牵浪彻底被震惊了!
“逆天叛地,抽天灵华,夺幽魂魄,我族九命,还不快快归来!回来!”
武禁烽煙
就在柳牵浪觉得匪夷所思的时候,突然听到高空的炼魂师颤抖着喊道,声音中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回来——”
下方山顶上,千余个人也齐齐应和着。
旋即柳牵浪就看到村民中间的那个大坑中飞起一个旋转的倒置的淡蓝色光塔,自然自下方的塔尖到上方的塔座是九层。
那九把大红椅子和上面的九位枯槁死亡的老人还在,但随着淡蓝色光塔慢慢旋转,九位老人低垂的头颅竟然慢慢抬了起来,然后蓦然睁开眼睛,欣喜地看着周围的人。
“回来——”
農女的跟班王爺 蕭瀟兮
高空的炼魂师和下方的村民一直充满神秘的声音喊着。
声音一浪又一浪,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温暖如春,时而如狂风骤雨。
诡异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