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5dv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在秦朝當神棍 起點-第七百四十六章 謫仙,對不起鑒賞-kegdk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陪同嬴政前来的那几个儒生都低下了头。
毕竟眼见为实,万王馆,并没有宣扬这些所谓王的声威,反而好好的把他们损了一通。
这些王,从此就不再是王了,真的变成了跳梁小丑而已。
嬴政看着身边的儒生,淡淡的说道:“你们一直说,朕从来不听你们的话,好像朕是一个昏君,听不得忠言直谏一样。”
“可是诸位自己看看,你们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忠言直谏吗?你们的这些建议,真的是正确的吗?”
“你们是古非今,听风就是雨,凡是新出现的,都是错的,凡是古人说的,都是对的。长此以往,你们的意见,不过是拾古人牙慧罢了。”
“若日后你们再捕风捉影,不负责任的诬陷。朕倒要考虑,还有没有必要在你们身上浪费俸禄。”
这几个儒生顿时大汗淋漓,连连谢罪。
嬴政呵呵笑了一声,也懒得再理会这些儒生了,他开始专心致志的欣赏奥古斯都的表演。
奥古斯都对于表演,已经越来越有心得了。
他忽然发现,这些秦人最喜欢的节目,好像是他作为一个昏君,整天花天酒地的样子。
于是,奥古斯都开始认真的表演这些。
演昏君太简单了,只要喝酒和打人就可以了。
每一次秦人百姓都连连叫好。
到后来的时候,奥古斯都甚至找人扮演了安东尼,一遍一遍的上演重臣被昏君驱逐的戏码。
手下有跟随奥古斯都投降过来的将军,他们看得很心疼。
这些将军对奥古斯都说道:“长此以往,大王的名声不就坏了吗?”
奥古斯都想了想,说道:“这些大秦百姓,还是喜欢我的,你没有看到吗?他们有很多人再给我们鼓掌,在送给我们礼物。”
“由此可见,没有坏的角色,只有坏的演技。”
这些将军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奥古斯都。
有不少人在心里想:“角色?演技?奥古斯都真是疯了,我们是投降过来的王公贵族啊,不是戏子啊。”
不过,最近这些将军也开始混淆自己的身份了。
也许,做一个戏子也不错呢。至少衣食无忧,还有这么多人喜欢
就在这时候,看台的另一边上来了几个记者,找准角度,对着下面就是咔咔咔一顿拍照。
嬴政好奇的问李水:“这是何意?”
閃婚成愛:兇猛老公停一停
李水说道:“这是将军小报的记者,来拍照登报的。”
嬴政笑了:“将军小报,还真的是包罗万象啊。”
李信嘿嘿笑了一声:“多谢陛下夸奖。”
旁边的几个儒生一脸懵逼:“这是在夸你吗?”
嬴政在万王馆中逛了一圈,最后去见了未央。
未央正抱着小谪仙,在万王馆巨大的办公室里面办公。
看见嬴政来了,未央连忙迎上去行礼。
嬴政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感慨的说道:“昔日槐谷子说,女人也可以为我大秦建成人间仙境出一份力。朕是将信将疑。今日看来,此言非虚啊。”
他对未央说道:“你这个万王馆,很好,很好。有了这个万王馆,让那些所谓的王丑态毕露,我大秦江山,更加稳固了。”
未央微笑着说道:“这都是谪仙打下的基石,我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随后,未央抱着小谪仙向李水走过去。
小谪仙看着李水,忽然哇的一声哭了。
李水很无奈的对嬴政说道:“他已经不认得我了。”
嬴政哈哈大笑。
好容易送走了嬴政。李水和李信总算是解脱了。
他们从回到咸阳城开始,就近皇宫向皇帝禀告情况,一直被嬴政留到了现在。现在终于有时间体会一下家庭的快乐了。
李信一秒钟都没有耽搁,骑上马就向家中飞奔而去。
未央纳闷的看着李信的背影,对李水说道:“他这么急着回去做什么?”
李水一边叫来一个丫鬟,将小谪仙抱走,一边对未央说道:“你想知道吗?我告诉你啊。”
未央哦了一声:“那你说。”
李水说道:“这个不好说,我演给你看啊。”
随后,他看看左右没人,直接把未央抱了起来,急吼吼的冲进卧室。
未央这时候已经猜到李水要干什么了,气的在在他后背上使劲打了两下。
声音啪啪响。
三天后。
李水终于从房间中出来了。
刚回来的李水,风尘仆仆。而从房间中出来的李水,一脸憔悴。
他坐在门口晒太阳,一边晒太阳,一边无奈的想:“我是不是中计了?未央一边说不乐意,一边又不让我出门”
李水叹了口气,扶着门框站起来,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年纪大了啊,得保养身体了。
这时候,有人鬼鬼祟祟的走过来了。
李水扭头看了看,是相里竹。
以前相里竹见了李水,总是两眼望天,鼻孔对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低眉顺眼的。
李水好奇的问相里竹:“你这是”
相里竹看了看身后的匠户,匠户们也都低着头,满脸惭愧。
相里竹小心翼翼的说:“谪仙,我们对不起你。”
愛或不愛 娉悅
李水一听这话,心里就是咯噔一声。
他小心翼翼的问:“你们你们做什么了?为什么对不起我?”
相里竹咬了咬嘴唇,对李水说道:“我们绞尽脑汁,死活没有做出来你说的电报。”
李水顿时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对相里竹说道:“我当什么事呢,原来就是这个啊,你们吓死我了。”
他摆了摆手,对相里竹说道:“无妨,继续努力就是了。”
相里竹摇了摇头,苦着脸说:“我们努力了很久,制作出来了一个半成品。”
李水有点好奇的问:“是什么半成品?拿过来让我看看。”
于是,有匠户拿过来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
李水一看这东西,顿时呆滞了。
匠户小心翼翼的说:“让谪仙见笑了,我们这东西确实很难看。这东西分成两部分,这一部分是放在耳朵上的,是用来听的,这一部分是放在嘴边的,是用来说的。”
李水有点震惊的看着匠户:“你确定?”
匠户微微一愣,然后有些脸红的说道:“我们这些东西,确实简陋了,让谪仙见笑了。”
李水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抑住激动的心情,然后问匠户:“你这东西,如何使用?”
匠户哦了一声,向李水说道:“把这里按下去,然后就可以听到对方说话了。”
“我们架设了一根线,通到了一百丈之外,那边有人专门等着。”
李水拿起话筒,说了一声:“喂?”
那边传来一声:“听到啦,听到啦,你能听到我吗?”
李水嗯了一声:“我能听到,你是谁?”
那边说道:“本公子乃是太子,你是谁?”
李水嘿嘿笑了一声:“我是谪仙。”
那边沉默了两秒钟,然后惊呼了一声:“师父,阿姊终于把你从房中放出来了?”
撩寵嬌妻,大叔輕點愛
李水:“”
这孩子,孝心是有的,心眼也不错,就是有点口没遮拦啊。
电话被挂断了,李水转过身来,看着忐忑不安的匠户和相里竹。
他冲这些人点了点头:“你们做的不错,重重有赏。”
李水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相里竹看着李水,目光当中忽然多了一丝尊敬。
这时候的相里竹,心潮澎湃。
她知道,当初李水说出电报这个名字,和电报的所有特征的时候,就是在考验他们,希望他们能独立自主的把电报研制出来。
但是相里竹失败了。
起初的时候,她还在心中憋着一口气,决定等研究成功之后,好好的在李水面前炫耀一番。甚至于讽刺李水一番。
结果实力不济。相里竹根本没有把电报研究出来。
听说李水要回来的消息的时候,相里竹很慌。
她甚至脑补了很多李水讽刺自己的话。
结果没想到,当这件事真的发生的时候,李水并没有讽刺自己,甚至还夸奖了自己一番,说自己做的不错。
“原来,他是一个这样宽宏大量的人。一直以来,都是我误会他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就是那个小人吗?”相里竹看着李水的背影,一时间心乱如麻。
而在她身后,不少匠户已经热泪盈眶了。
谪仙没有责罚他们。
谪仙不仅没有责罚他们,反而出言安慰。他们明明没有做好,谪仙反而出言鼓励,像这样的好人,上哪找?还找得到吗?
李水不知道匠户们的想法,他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感慨:厉害,真的很厉害啊,电话都发明出来了,看来秦人不是没有智慧,是少了我这样的大智者点播他们。
这时候,伏尧骑着马从外面狂奔而来,他看到李水之后,就高兴的挥手:“师父,师父。”
李水点了点头,板着脸说道:“稳重点。”
伏尧连连点头,然后跳下马,和李水说起来离别之后的事情。
几天前李水刚刚回来的时候,伏尧就想要见李水,但是没想到李水被嬴政叫走了。
结果嬴政刚刚把李水放回来,李水又被未央叫走了。
伏尧心中郁闷的要命。
好容易轮到自己了,他立刻抓着李水不放。
李水,已经累了三天了。这三天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而且醒着的时候都在做运动。
没办法,这就是仙人的体力。
可是连续折腾了三天,就算是仙人也支撑不住啊。
现在李水只想睡觉。
他很是敷衍的和伏尧说话,漫不经心的夸赞了伏尧几句。
终于,把伏尧打发走了,李水打了个哈欠,觉得身心疲惫,于是进屋,躺在了床上,很快就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李水觉得自己休息的差不多了,又变成了生龙活虎的一条好汉,于是他伸手抱住了旁边的未央
当天中午,李水终于出门了。
相里竹正等在外面。
李水干咳了一声,问道:“何事?”
相里竹说道:“我是代表全体匠户来请教你的。”
李水纳闷的看着他:“请教我?请教什么?”
相里竹说道:“我们想请教,这电报究竟应该怎么做?”
李水一愣,心想:我特么哪知道啊。
他干咳了一声,道貌岸然的说道:“这个,我不能透露太多。如果你们一直依靠我才能做出来发明创造的话,那么我大秦就不是真正的人间仙境了。”
相里竹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有很真诚的说道:“但是我们的智慧毕竟只是凡人的智慧,和你这种仙人不能相比,你能不能循序渐进,先稍微给我们透露一点?”
相里竹如此低三下四,低声下气,倒让李水有点怀疑了。
“这家伙怎么搞的?这家伙什么意思?怎么说话怪怪的?是不是在讽刺我?是不是在暗中憋着坏?”
李水很警惕的看着相里竹。
相里竹一脸期盼的看着李水:“你就告诉我们吧,行不行?”
李水干咳了一声:“那我简单透露一点东西吧。”
相里竹使劲点头。
李水想了想,说道:“电报,其实是无线的。所以它可以传的特别远。”
相里竹吓了一跳:“无线的?那怎么可能?”
李水说道:“还有一个概念,叫做电磁波。”
相里竹一愣:“电磁波?”
仵作娘子
她不愧是除穿越者之外的大秦第一聪明人,瞬间就想到了。
相里竹看向李水,说道:“这电磁波,看不见,摸不着?”
李水点了点头:“但是可以用仪器检测出来。”
相里竹又说道:“电报,是用这种波传递信息的?”
李水微微一笑:“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去研究了。”
毕竟,其余的内容,李水也不会了。
相里竹向李水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然后兴奋地跑走了。
李水看着离开的相里竹,心中感慨:“这些人,大有作为啊。只是不知道,他们多少年才能研制出长生不老药来。”
重生香港大亨 暴君嬴政
“如果仙丹始终没有炼成,那么陛下在弥留之际,会不会”
李水打了个寒战,忽然觉得脖子有点疼。
这事,得认真考虑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