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4ymt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宿主 黑天魔神-第五百一六節 你沒得選讀書-tttyq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师锐眉头皱得比刚才更深了。
“我得提醒你,按照之前我们签订的协议,战争已经结束了。”狮王的指甲很长,坚硬的角质层因为长时间没有修建已经变得弯曲:“按照协议规定,我们的目标是收复锁龙关。在此之前,一直是我们狮族向整个联军提供后勤保障,尤其是粮食。”
“这真是我之所以过来的原因。”天浩说话并不客气,他盯着坐在对面的师锐:“下面的人告诉我,从上周开始,后勤部队就没有提供过粮秣。占领锁龙关之后,先发骑兵部队所有军需用品都是从缴获的物资中取用。我只问一句:狮族答应过的粮食在哪儿?”
师锐对这个问题嗤之以鼻:“谁让你在占领锁龙关后还要继续南下?我已经履行了协议上规定的部分。年轻人,我对你的记忆力深表怀疑。你最好拿出协议好好看看上面的内容。当初我们可没有约定必须占领神威要塞。换句话说,战争早在好几天前就结束了。这一切都是你肆意妄为的结果。”
天浩凝视着师锐,久久没有说话。
虎勇先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因子,他下意识伸手握住斜插在腰间的佩刀,用警惕的目光在天浩与师锐两人脸上扫来扫去,不断转换。
师锐同样感觉在这种气氛沉闷的环境里很不舒服。他用力拍了几下桌子,发出威严的声音:“在这些事情上争执毫无意义,我只想拿到我应得的东西。”
天浩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声音听起来无比冰寒:“你指的是什么?”
“战俘!”师锐提高了音量:“按照协议规定,我将得到百分之三十的白人战俘。我现在就要带走他们。”
“没问题!”天浩的话语如有实质,堪比最坚硬的岩石:“但你必须首先履行协议上规定的应承担部分。”
师锐面色猛然下沉,他直接挪用了天浩之前说过那句同样的话:“你指的是什么?”
“当然是粮食。”天浩毫无惧色,厉声喝道:“占领锁龙关的前两天,后勤部队就停止了向前线继续运粮。如果不是本王的军队携带了大量辎重,当天就会断粮。我本以为这种情况将在第二天有所改变,可直到今天,我没有见到从后方运来的一颗粮食。”
“那是因为战争已经结束了。”上了年纪的人在狡辩这件事情上很有天分,狡猾的师锐也不例外。脸皮对他来说就是随时可以抛弃的垃圾:“多一天与少一天没什么区别。年轻人,你得学会适应,而不是斤斤计较。”
天浩的声音依然冷漠:“看来你是故意的?”
醫路囂張
“你说对了。”师锐没有否认,他对此有着专属于自己的理由:“白人在锁龙关留下了大批物资,其中包括足够联军消耗两个月的粮食。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要我们狮族源源不断的继续运粮?”
“这场仗打到现在,我的族群伤亡惨重。每次大战都是狮族打头阵,你们龙族人除了躲在盾牌后面开枪放炮,别的什么都不做。你们根本不能算是勇士,你们没有任何战功,因为没有砍下哪怕一个白人的脑袋。呵呵……公平……这是你自己说的。可以啊,把你们龙族的火枪和大炮拿出来三族共享,还有硫磺,我可以按照你说的公平提供粮食。还是那句话,一切都可以商量。”
“还有神威要塞。按照协议,谁占领的区域谁有决定权。神威要塞现在属于你们龙族,那里所有的东西都打上了龙族烙印。我们狮族辛辛苦苦从锁龙关一路追到这里,到头来又能得到什么?年轻人,不要随时把“缺粮”这种借口摆在嘴边。战场上那么多白人难道不能吃吗?他们是世界上最美味的肉,而且很新鲜。”
天浩冷笑着问:“原来这就是你的真实想法。”
师锐平静地说:“百分之三十的俘虏,少一个也不行。我已经在这儿浪费了太多时间,我现在就要得到他们。”
天浩盯着丝毫不肯退让的狮王,忽然笑了。
“你会得到想要的一切,会的。”
……
峡谷两端架起了钢铁基座,神威要塞城墙顶部安装好临时绞盘,放下了长长的金属桥板。
多达数万名白人俘虏挥舞着铁锹,在峡谷两侧忙碌着。大量泥土和砂石被倾覆,盖住了扔在峡谷底部的厚厚尸堆。
沿着要塞与北面距离最近的位置向两边延伸,更多的死者从峡谷顶端被扔下来。全部都是白人,他们的头颅被砍下,挖掉头盖骨,身体的其它部位被抛弃,接下来的工作仍然是覆土深埋……只有这样才能让消除瘟疫源头。
改变陈旧的观念很难,从野蛮到文明需要时间。天浩虽然拥有超越前人的绝高威望,却无法以命令的形式强制族人改变固有习俗。他不喜欢骨碗这种东西,只能通过时间潜移默化,也许在不远的将来,这会成为后人研究,同时也是见证一个时代的宝贵遗物。
师锐带着庞大的狮族军队和白人战俘离开了营地,缓缓北归。
狮王心满意足。他得到了想要的一切,也因为精明和狡猾省下了一大批粮食。
虎勇先站在天浩身边,凝神注视着远处密密麻麻的狮族大军,恨恨地冲着地上啐了口浓痰,低声骂到:“该死的老杂种,他根本配不上狮王这个头衔,更像是一只狐狸。”
天浩保持着固定的站姿,他深邃的目光仿佛超越时空看到了世界尽头:“其实我很想杀了你。”
这话说得很突然,令人震惊。虎勇先猛然转过身,用惊诧的双眼盯着天浩,仿佛要把他的皮肤和肌肉透穿,一直看到心脏与大脑的最深处。
“北方巨人……这是白人对我们的称呼。”天浩淡淡地说:“他们以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其实我们四分五裂。虎族有马,狮族有玉米和土豆,牛族有锻造的技术……为什么我们不能抛弃族群之间的界限合并为一?”
虎勇先的反应很快,他几乎是下意识地问:“那谁来当王……不,应该是谁来当这个皇帝?”
天浩缓缓转过身,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虎勇先的眼睛。高昂着头,居高临下俯视,威严的力量感一点点从身体内部释放出来。有那么几秒钟,虎勇先感觉站在面前的仿佛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从未见过,拥有强大力量,随时能把自己撕成碎片的怪兽。
“我!”
他的回答只有一个字。
分量感十足。
清晰不含糊。
没有迟疑,没有犹豫,直截了当,仿佛这就是摆在所有人眼前的事实。
捕惑君心,刑部x檔案 顧鳳衣
彻骨的冰寒笼罩着虎勇先,他感觉有些绝望,想要转身逃跑的欲望是如此强烈,沉重的双腿却怎么也迈不开:“……你……你要杀了我?”
“虎族已经没有希望了。”天浩以冷静的语调阐述事实:“上次的大战,你损失了大量人口。没有虎牢关天险,虎族北部领地就是一马平川。从钢潍城到铁颚城,虎族领地一再收缩。你失去了主要的粮食产区,就算带着这次的战利品回去,也撑不了太久。”
“你无法越过盘陀江。那已经是龙族的实际控制线。虎族船队在江面上根本不是本王舰队的对手。没有大炮,没有火药,你甚至就连造船并形成规模化船队的机会都没有。”
“你不能这样!”满怀恐惧的虎勇先紧张到极点:“我,我们……我们是盟友,我们刚刚联合起来打败了南方白人。”
末世之古武逆戰 我本幕辰
“是的,我看到了你的决心和勇气,也看到了你身为部族之王应尽的职责。”天浩森冷的语气丝毫没有变化:“这就是你还能活到现在的原因。假如之前抱着敌意与抗拒的态度,你早就死了,根本没机会站在本王面前。”
说到这里,天浩随手捏了个响指,站在身边的侍卫队长会意地转身离开。几分钟后,他带了一个人回来。
虎族国师,巫林。
他与天浩并排站在一起,平静地注视着脸色发白的虎勇先。
“虎王陛下显然不太明白现在的状况。”天浩微笑道:“你和他比较熟,还是你跟他说吧!”
虎勇先难以置信地望着巫林,呼吸节奏明显变得急促:“……你……阿林……你是他的人?”
“是你逼的。”巫林平静地说:“我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我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考虑。可到头来,我得到了什么?”
虎勇先眼睛充满惊骇睁大到极至,难以遏制的愕然凝固在脸上。
“虎族原本有机会成为最强大的族群。我也愿意为此付出一切。我帮助你整顿族群内部事务,帮助你重整军队,帮助你调和贵族与平民之间的种种矛盾……可你呢?为了你的家族,你放任他们残害我的家人,罢免了我的职位。”
冷酷王爺俏皮妃 豆花火鍋
虎勇先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他喃喃自语:“不,那不是我的本意。我曾经告诫过他们不能那样做,可他们……”
“你不觉得这理由很可笑吗?”巫林削瘦的脸上掠过一丝悲意:“你是虎族之王,他们的所有行为都受到你的控制。我知道你没有在背后指使,但你的态度本身就意味着默许。”
虎勇先的身体开始颤抖:“阿林,我……”
“虎族已经没有希望了。”巫林不想听他辩解:“白人与我们之间的这场战争来的很突然,也改变了太多的事情。公开了马匹这个秘密的虎族已经失去了最后一项竞争力。这在我看来其实是件好事。好好想想北部领地吧!厉风城已经空了,以黄石城的脆弱的防御程度,根本挡不住南下的龙族大军。你也看到了他们的火炮威力有多么强大,城墙在炮弹面前就像一碰就碎的陶器。龙族舰队封锁了盘陀江,到时候南北夹击,血爪城彻底陷入断粮断水的困境……阿勇,你已经没有希望了。”
問道章 文抄公
同样的话,天浩之前就说过。
看着被恐惧支配着已经说不出话的虎勇先,面无表情的巫林心中忽然涌起一丝快感。不是因为复仇,而是自己真正得到掌控权,身份和权力终于凌驾于曾经主控者之上的那种满足。
絕色替嫁王爺妻
良久,他发出轻轻的叹息,什么也没说,面对天浩躬身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虎勇先几乎是从喉咙深处一字一句发出恐惧哀求:“……我……我现在……就得死吗?”
天浩的声音依然很冷,却在缓慢的语速中掺杂了一些特殊情感成分:“你得感谢巫林。如果不是他一再恳求,以他自己的人头和职位做担保,你现在已经死了。”
傾世桃花醉
“担保?”虎勇先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他呆了几秒钟,愣愣地问:“什么担保?”
“担保你不会叛变,不会与本王为敌。担保你会老老实实交出所有的权力,让虎族与龙族合并。”天浩的目光咄咄逼人,凶狠的脸上充满了强势:“你以为本王是趁火打劫,趁着白人入侵的机会一次性解决虎族吗?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就算没有这次战争,三年,最多三年时间,龙族同样会征服虎族。我只是不想死太多的人,不想看到族群之间自相残杀。”
虎勇先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挂在腰上的佩刀握柄,可他实在没有那样做的勇气和胆量。这段时间,在行军途中他好几次与天浩较量过,无论徒手格斗还是用没开刃的刀枪对打,一次都没有赢过。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跪下!”
突然,天浩发出威严的喝斥。
虎勇先浑身一颤,带着几分不情愿,以及内心深处无法释怀的沉重,犹豫了很久,终于单膝跪倒在天浩面前。
“这是谁都无法逆转的历史。既然你失去了竞争的资格,就必须学会服从。”天浩用冷漠的眼睛看着他,发出震慑人心的低吼:“从今天起,虎族与龙族合并。你该得到的东西一样也不会少。把眼光放长远些,在这块大陆的南方,还有大片的土地等待我们去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