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uiqd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 txt-539鬥法2閲讀-l3thw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慢来,慢来。”林晓不急不恼笑嘻嘻地说道:“贫道还道道友这么多年来修身养性,心境已经今非昔比,却不料依旧如故啊。想当年道友要不是有心觊觎前古遗宝,用血焰神罡铺天盖地地搜索,不给贫道一个躲避的机会,也不会让贫道将阵法激发;要不是道友见到好处,不管宝物是否有主,一再逼迫,也不会被贫道爆了法阵,与道友同归于尽,说不得贫道也损失了不少的天材地宝呢。”
林晓不紧不慢的话,让轩辕老怪怒火更盛,就连已经铺陈开来的血焰神罡都更显凶横,竟然烧的虚空都传来依着“噼噼啪啪”的异响,老怪怒火更盛,但情绪却神奇地变得冷静了下来,不在破口大骂,反而阴恻恻地说道:“今日不将你炼成飞灰,麻某誓不甘休!”
林晓依旧是风轻云淡一般的说话:“麻道友何必如此,只消认了适才的约定,日后同样有道友的机会,何必如此呢。”说着说着,林晓话锋突然一转:“不过,道友还是降服了吧,免得道友期望大失望更大。”
一個人的網遊 風雨情
“嘿嘿,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轩辕老怪狞笑。
随着老怪的狞笑,已经弥散开来足有数亩大小的血焰神罡发出了“哄哄”的如同烘炉一般的声音,如同奔腾的岩浆一样迅速浇灌在林晓撑起的五彩光罩上,瞬息之间就把光罩散发出来的光亮掩盖在了血焰之下。
要说轩辕老怪的玄武乌煞罗睺血焰神罡的确是天下罡气中的一绝,虽说什么粘稠、腐蚀等等都令无数修道人恐惧,但其核心的东西,还是利用自身气血炼化而来的血焰,不仅克制天下绝大多数的真气法门,更兼还有高温,就连那种阴毒的腐蚀特性,其实也是血焰高温的一种表象。
当年老怪血焰神罡初成,血焰所过之处,就能做到人畜无存,所有有气血在身的生灵都会成为血焰的燃料,换句话说,就算再沧溟洋上,一样是轩辕老怪的主场,因为沧溟洋可是绝对不缺鱼鳖,仅仅是一头成精的吞舟巨鱼,就能给老怪提供无数的气血作为血焰的燃料,甚至不仅能炼化更多的鱼鳖,还能助老怪修炼的法力更加的浑厚。
与轩辕老怪相比,林晓在这方面就落在了下风,仅仅一个孤岛,可没有林晓提前布下阵法的地方,而林晓全凭自身法力布下的五行大阵,也就没有了外力的补充——这也是林晓表面示弱了!别说轩辕老怪,就连林晓的弟子也不过就是知道自家师尊如今有了金仙的道行,如今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第二元神,而本尊不知道在哪里潜修,却不知道就算是第二元神,也是金仙道行,本尊更是太乙金仙,甚至只要时机一到,就能顺利进阶大罗金仙!
就连现如今,其实也是林晓在欺负小朋友,轩辕老怪自以为自家的血焰神罡能不断炼化方圆千里之内的海中鱼鳖作为补充,能够生生不息,越战越强,可老怪却不知道此时真正出力的却是林晓本尊的五行五脏神灵,所引动的法力更是来自远古星空的星辰神力,别说在法力质量上超出了老怪不止一筹,就连数量也不是老怪浑身气血炼化带来的血焰少——就在老怪头顶,五彩奇光所化的光罩已经悄然笼罩了千里之内的海域,甚至深入了深不见底的大洋深处!
要是轩辕老怪没有被林晓激怒的话,还有可能发现林晓的手脚,用血焰神罡拼死一击,没准还有逃走的机会,可是到了这会儿,血焰神罡已经几乎吞没了林晓立身之处的孤岛上的光罩,再想脱身可就来不及了,就算是将放出来的血焰舍弃爆裂,也只能在外层的五行大阵面前吃瘪,而且还会损失大半的真气法力!
不过,万事都怕一个不过,轩辕老怪现在是一心炼化林晓身处孤岛处的五行大阵,见到自己血焰神罡与五行大阵所化光罩僵持不下,就是一次次输出更多的法力,衍化更多的血焰,结果就是黑红色血焰与光罩交接之处,响起了一阵有一阵的“刺刺拉拉”的怪声,就连碧蓝碧蓝的洋面上都腾起了一团又一团的白雾,随即被血焰一烧,化作淡淡的白烟蒸腾而起,很快就在孤岛上空凝聚成了一朵又一朵的阴云。
只是老怪的所有努力都化作了无用功,吸引了老怪所有注意力之后,林晓同样加快了五行大阵的运转,五彩奇光越转越急,五种颜色逐渐互相掺和,颜色开始变得越来越深,甚至向灰黑色转变。
老怪见到身下的光罩颜色变化,还以为是自家血焰神罡奏效,顿时心中大喜,再次奋力吞吐真元法力,血焰神罡骤然大涨,就连已经汇聚一团的足有十余亩大小的阴云都被血焰神罡冲散,身下的光罩也传来了一片密集的“噼啪”声,如同雷鸣一般,又如战鼓擂响。不多时,漫天飞舞的血焰也开始有了变化,一团又一团的血焰凝聚成了无数的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锤、槊,还有无数箭矢疾飞,纷纷落在了光罩上,炸起了一团又一团的凝浆一般的亮色,而身下的光罩也似乎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謝謝你的愛 婧薇
“道友,你这恐怕是黔驴技穷了吧?就是不知道道友还能如此坚持多久?”光罩下传来林晓轻飘飘的声音,似乎一点儿也不为身处如此恶劣的形势所困扰,依旧有心思调侃对手。
“哼哼,缩头乌龟,看某家打破你这龟壳,再把你的魂魄抽出来烧上一千年!”轩辕老怪怒吼道。
林晓的话其实没错,用血焰神罡衍化刀枪剑戟,对轩辕老怪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也要看对手是谁!面对林晓这种对手,衍化出来的刀兵汇聚的法力要是少了,只能如同挠痒痒一样,根本不起作用,可是要是法力足够,每次撞击又等于同归于尽,就好像商场上以本伤人一样,就算胜了,也会让自己元气大伤!可是轩辕老怪真的能胜吗?
“呵呵,”林晓一声轻笑:“道友,还是看看你的头顶吧。”
地獄電影院
總裁偷偷潛上癮 冬小白
林晓说话的时候,外部衍化出来的五行大阵化作的光罩已经将方圆千里的海域所笼罩,并且开始一步步向着孤岛蔓延过来,看似只有十余里厚薄,可是已经开始接触轩辕老怪放出的血焰,并且一丝丝、一缕缕地将血焰磨灭了。
轩辕老怪大惊,抬头四顾,这才发现自己身畔除了放出去的血焰神罡,都已经是被一层清辉所笼罩,怪不得感觉此前血焰消耗的有些超乎预料呢,感情是林晓早有后手。能做到顶尖高手的,都是杀伐决断的人物,轩辕老怪一经醒悟,立刻就开始收回真元法力,以图冲破重围,然而真元法力放出去容易,再想收回可就困难了。
几乎所有的血焰神罡都在与林晓内外两重五行大阵冲突不休,粘的紧紧的,轩辕老怪就如同被粘网粘住的甲虫,虽然奋力挣扎,可是却被一层层的粘网缠绕的越来越近,就连收回每一缕血焰,都要花费比那一缕血焰更多的法力,才能成功。可是这法力又不能不收回,就算老怪有心将放出去的血焰爆碎,也快成了奢望。
就在轩辕老怪开始收回真元法力的同时,笼罩在孤岛上的五行大阵也是一变,竟然与外层泛着层层清辉的大阵勾连起来,颜色不仅变得仓黑,而且开始向上方撑起。先是四周,逐渐将血焰托起之后,整个光罩由凸变得平整起来,而外层的光罩也逐渐压低,一上一下变成了相反转动的两个圆盘,而轩辕老怪就处在两个圆盘的正中。
亏得轩辕老怪现在已经将血焰大部分收拢到了一处,连带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团熊熊燃烧的黑红色火球,一时间没有参破林晓内外两个五行大阵的真实模样。要是老怪如同林晓一样,能够从外界远观的话,就能发现这一上一下两个五行大阵组成的模样,就像是一方磨盘,而老怪自己就是磨盘碾磨的对象。不过,估计到了那时候,老怪非得口吐鲜血不可。
老怪的确就是磨盘碾磨的对象,上层的光盘与下层的光盘每每旋转一圈,老怪就有一股真元所化的血焰被碾碎、磨散,最后化作了磨盘的自身的养料,或者消散于天地之间,而老怪也算是永久失去了这一股法力真元,当场恢复不得,都不消多长时间,以林晓的估算,只要没有意外打断,或者与老怪同级别的邪魔高手前来救援,只要八十一天,就能将老怪一身法力消磨干净,到时候油枯灯尽的老怪,别说还能侥幸幸存,恐怕就连转世重修没有个十次八次,都别想再入仙途了。
轩辕老怪到了此时,心中也已经明了,自己如今是再无回手之力,除非真的舍弃这一身千锤百炼的血焰神罡,以身祭器,全力爆发一次,说不定还能让元神侥幸逃走,可那又能怎样?就剩了元神的自己,要想恢复如今的法力,却不知要用几个甲子,何况自己的那些弟子就没有别的念想吗?
毕竟轩辕老怪这一门早已不是正统的兵家传承,已经入了邪道,传授弟子也没有按照兵家的道统进行,反而更趋向魔门,老怪要是还保留了肉身,门下弟子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可是要真是只剩了元神呢?老怪虽然常年闭关,可是江湖上的动静可也并不陌生。此前五台、峨眉慈云寺一战,绿袍老祖的遭遇,轩辕老怪也曾听门下弟子汇报过,自然知道绿袍老祖因为先前酷待弟子,结果遭了门下弟子的反噬,不仅图谋绿袍的性命,还垂涎绿袍脑中的一颗玄牝珠!
当时轩辕老怪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还嘲笑了绿袍老祖半晌儿,并且当场得到了数个弟子大表衷心,让老怪得意无比,可那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这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的弟子还会像当初一样,对自己忠心耿耿吗?不说别人,就说跟在自己身前的毒手摩什,这个野心又大,却又偏偏凶狡贪狠而又不长脑子的家伙,会不会立刻反水?
荼靡淚
轩辕老怪不知道,也不敢去赌!
可是此刻老怪处于绝对的下风,难道真的向林晓服软,并且立誓遵守此前的约定,从此闭关不出,直到小元大劫来临方能参与最后一战,再寻出路吗?说实在的,老怪真的不甘心啊!可是依眼前的形势,就算老怪不想降服,可也是得不到不同的结局啊!与其被林晓磨灭了一身的法力,还不如趁早认输,遵从林晓定下的章程呢!
轩辕老怪心念电转,一忽儿之间,千百个念头闪过,最终还是让林晓此前的约定占了上风,反正老怪这一辈子被人击败也不是一回了,逃走也不止一次,这一次做城下之盟也不丢脸——乙休传递柬帖的时候,可是说过,还会去拜访另一家呢!只要有人同样被林晓击败,同样做了城下之盟,轩辕老怪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别扭、丢人的了。
傲世劍典 壹玖捌玖
“道友且住。”心念一定,轩辕老怪对林晓的称呼可就变了,也不再叫嚷着“缩头乌龟”、“乌龟”这种侮辱性的称呼,换成了如同林晓始终称呼自己的“道友”二字,而语气也变得谄媚起来,“某家认输了。愿听从道友吩咐。”
林晓也是见好就收,不想太过逼迫,毕竟“天意”注定了轩辕老怪要称为日后小元大劫的一大主角,要是真的让轩辕老怪被重创,失去了参与的机会,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别的影响出现,乱了仙界众多大佬们的好事——即使同样有金大腿抱着,也不能生了众恶不是?而且现在也是本尊进阶大罗金仙的关键时刻,要真是激起了众怒,到时候来上几个捣乱的家伙,进阶失败的话,林晓的乐子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