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u1x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祕笈古文網 ptt-第一三二〇章 怨恨推薦-t5bpp

祕笈古文網
小說推薦祕笈古文網
由于碰见得太过突然,康武正有些恍神,听了韩逍的话猛地惊醒过来。
再看韩逍这副德行,立刻联想到,肯定是被龙人围剿的。
此乃天赐良机,老天爷帮忙啊!
就此将韩逍斩杀,绝了这个后患,岂不美哉?
身形一闪,就拦在韩逍面前,脸上露出戏谑的讥笑。
“康武,你找死不成?”韩逍色厉内荏呵斥了一句,不想和康武冲突,再次绕路。
喵喵日記
康武又一闪将他拦住。
韩逍脸上露出一丝焦急,眼睛瞪得溜圆,恶狠狠地看着康武。
“好好好,既然你执意要现在就送死,我就成全你,先把仇报了再说。”说罢,手中长剑一晃,向着康武扑来。
康武心里有些不屑。
呵呵,就你?
不躲不闪和韩逍硬拼了两下,将韩逍打得倒飞出去老远,重重摔在地上。
“你破凡了?!”韩逍忍不住惊呼出声。
“看出来了?可惜晚了,今天你就留下吧。”康武微微有些得意。
“可恶,要不是我的狼王被···”韩逍恨恨地说了一半就闭上了嘴。
康武却心中一动。
据说韩逍有只疑似啸月天狼,莫非被龙人宰了?
天都要亡你啊。
惡魔王子升級指南 梓瑄
然而交手几个回合,康武赫然发现,韩逍还挺棘手。
虽说实力比他要差不少,但凭着一股狠劲,面对他的全力猛攻,竟然招架住了。
不过被他打得节节败退,左支右挡,相当狼狈。
身上的伤口也开始流血,状态十分糟糕。
而且韩逍显然萌生退意,总试图逃窜,他不得不四处堵截,防止韩逍逃离,一时间无法将韩逍拿下。
也行吧,就算不能秒杀,再拖一阵也把韩逍拖死了,康武也不着急。
“康先生,龙人!”刘姓男人在旁边可不像康武那么乐观,急忙出声提醒。
康武悚然一惊。
小小乞丐誘君心:乞丐皇妃 亦然
卧去,怎么把这茬忘了。
没错,万一龙人找过来,可大大不妙。
心念电转,忽然对刘姓男人说道:
“刘兄,不如你助我一臂之力,尽快将韩逍斩杀。
龙人的奖励,我分文不取,都归刘兄,如何?”
刘姓男人闻言有些吃惊地看着康武,见康武一脸诚恳对他点点头。
脸色变幻数次,眼中露出贪色,冲入战团。
韩逍立刻陷入险境,险象环生,有些抵挡不住。
“这位兄台,康武为人阴险狠毒,你竟然相信他的鬼话?
他说的好听,等你帮他除掉我之后,你哪还是他的对手?
龙人很快就会追来,他肯定会先行将你灭口,你可千万不要上当啊。”
这···
刘姓男人似乎被说动,攻击顿时变得有些迟疑,让韩逍有了喘息的机会。
康武见状立刻说道:
“刘兄不要听他乱说,你我一直相处甚好,我怎么会对你不利?
你也知道,我同样被龙人通缉,不可能去找龙热领赏,好处肯定都是你的。”
“这位刘兄是吧,想必你也听说过我和康武的事情。
这个卑鄙小人连自己情同手足的兄弟都可以坑害,他的鬼话你信得着?
继续帮他,你必死无疑啊!”
“笑话,我心怀坦荡,事情刘兄当然知道,我从未隐瞒。
我曾经做过什么,和将你斩杀去龙人那领奖一点冲突都没有。
刘兄,想想龙人承诺的好处,只要你拿到手,说不定破凡有望啊。”
韩逍一边狼狈地招架着两人的攻击,嘴里冷笑连连: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说的比唱的好听,无论如何,你坑害了山哥、老杨和老宋是事实,足以证明你的人品卑劣!
刘兄,就算他说得天花乱坠,你也绝对不能信一个标点符号。”
康武反唇相讥:
“哼,我和他们那是有私怨,你死我活有什么奇怪?
我和刘兄相处甚欢,又没仇,我害他干吗?闲得慌吗?
切——”
“你放屁!”韩逍闻言愤怒地爆了粗口,“他们数十年来把你当最亲的亲人,对你好得掏心掏肺,你说有私怨?当别人都是傻逼吗?我倒要听听,你能编出什么私怨来?”
康武似乎被戳中了痛点,脸色阴沉下来:
“你和我们认识两年多,有什么资格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
把我当最亲的亲人?
呵呵呵,真是虚伪啊。
唐远山如果真把我当成亲兄弟,能抢我的女人?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兄弟?我呸!
我在他眼中,自始至终不过是个家仆,一切只能惟命是从的下人!
富甲天下:大盛魁
他算个什么东西?
要不是出身好,有个好爹,他能有今天?能骑在我的头上作威作福?
既然他先把事做绝,死不足惜!
至于说老杨和老宋,确实和我没有恩怨。
要怪,就怪他们认了唐远山当主子,跟错了人吧。”
康武越说越激动,脸上越狰狞,最后几乎都是吼出来的。
这些念头无数年来憋在心中,时常如同万蚁噬心一样啃噬他的心灵,堵得他有些喘不上气。
第一次公然宣泄出来,他只觉心中一阵畅快,身体似乎都轻松了许多。
韩逍听得有点愣。
他一直都搞不懂康武为什么要背叛唐远山。
在他看来,唐远山对康武真的是仁至义尽,亲兄弟都没那么好。
想不到答案如此简单又狗血。
因为,女人?
夺妻之恨···也就是说沫云喽?
韩逍一时间有些无话可说。
因为他是真不知道这仨人之间发生过什么,有什么纠葛,不知道该说啥。
不过他还有别的疑问:
“就算你和山哥、嫂子之间有什么问题,那小剑呢?
你为什么要害小剑?
你别告诉我你没有啊,你传给小剑的《玄天锻体功》根本就是有问题的吧?
我当时就觉得那功法很不对劲,还以为你和小剑运气好才没练出岔子。
后来越想越不对劲,一定是你做了手脚!
虛無至尊道 忘情至尊
小剑一个乖孩子,你怎么忍心下手?
你们大人的事情,关孩子什么事?
你连小孩都不放过,心肠如此歹毒,就别找什么私怨的借口了。
恶心!”
康武听了脸色变了几次,最终哼了一声:
“父债子偿有什么问题。
不过他倒是命大,从小没能毒死他,修炼的功法又被你修正了。
现在我也懒得再弄死他。
你要是在九泉之下见到唐远山,就替我跟他说一声,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儿子的,哈哈哈。”
“你!”韩逍脑子不慢,立刻就明白了,“原来小剑从小身体羸弱,是你下了毒,你可真是个人渣!”
詭屋
康武嘴痛快了,情绪重新稳定下来。
不打算再跟韩逍废话,对刘姓男人说道:
“刘兄,我们全力诛杀此獠,如果被龙人先找过来,可就没你什么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