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lkwr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宋締-第兩千四百五十章史書中的兩面性-b6ykg

宋締
小說推薦宋締
在成都府中,田况一直伴驾赵祯左右,这是作为州府官员必须做到的事情,赵祯也没有什么说么,毕竟他田况对成都府的了解要远胜赵祯自己。
挑选了一处风景不错的酒楼,赵祯便在嘈杂的临街的雅间中挑起窗帘的读书,不知为何,在这吵闹的集市中,赵祯反而能安下心来,在深宫高墙之内却无法做到心静神宁。
三才和蔡伯俙都知道赵祯的这个习惯,一旦读书便喜欢挑选吵闹的地方,但别人去不能打扰,也不知道官家为何有这般的癖好。
今日读的是《隋书》,赵祯已经通读过数遍,但依旧对魏征等一众名臣编篡的《隋书》感触颇深。
之前赵祯已经读完了大量隋朝的野史,这些来自民间的史书和官修史书最大的区别便是过于夸张,并且有好有坏相去千里。
这也是赵祯在通读过《隋书》之后读遍野史又复读《隋书》的原因,其中有许多地方有待商榷。
当然赵祯也会总结自己的经验,总结大宋的经验。
汉家王朝的皇帝就是有一个弊端,无法对自己疆域的所有地方了解的透彻,这不是皇帝不努力,而是没有办法。
之前的汉家王朝,包括历史上后世的王朝都是受制于交通的不便,车马需要好久才能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
而一般的帝王最明智的决定便是乘船出行,隋炀帝为何要修京杭大运河?
这个残暴的皇帝不光是为了贪图享乐方便自己下江南游玩,而是他目光长远,想要为国家谋取长远的战略利益,促进经济的发展,让国家更加富足。
在赵祯的认识中,隋炀帝是个暴君但不是昏君,这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隋朝灭亡的如此之快和隋炀帝修建京杭大运河并没有直接关系。
人说隋炀帝修运河是为了在江南选美女,这样的话若是在大宋出现,一定被人骂成狗脑袋,选美女哪用那么大工程,派几队御林军在江南搜刮一圈就完了,还用的着等六年!?
隋修运河与秦修长城一样,不光大气磅礴,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更是有着积极的作用,相比秦始皇修长城,运河的作用要大得多,长城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搭进去这么多条人命,但其结果依旧是却挡不住草原民族。
世界上没有无法攻破的堡垒,也没有永远拦得住敌人的城墙,大宋只是在燕云之地修建城墙,但并没有大肆的扩张。
大宋的长城只是为了稳固神都的地位和安危而已,充分利用地形把京畿道变成一个坚固的堡垒。
但运河就不一样了,因为中国的河都是从西向东往海里流,南北交通就不便了,这条大运河的出现正好解决了南北沟通问题。
天堑变通途,这本是极好的事情,后世多承其惠,即便是现在的大宋也在不断的利用和维护京杭大运河,但问题是这些好事不能攒一块儿干,你受得了,老百姓受不了。
隋炀帝太着急了,赵祯通读史书秘闻之后,甚至怀疑他是一个拥有性格缺陷的人,好歹也是隋朝的第二任皇帝,营建东都洛阳,迁都,改州为郡,又改度量衡依古式,种种手段相当了得。
可以说隋炀帝的政治手段已经相当成熟,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在最不该着急的时候着急了。
隋炀帝频繁发动战争,西征吐谷浑、三征高句丽,滥用民力、穷奢极欲,引发全国范围农民起义,天下大乱,导致隋朝崩溃覆亡。
三征的高句丽不是现在的高丽王朝,而是包括了现在大宋北方的一些吐蕃,甚至是东海女真。
但高句丽并不算是高丽王朝的前身,它桀骜不驯700多年了,头400年都城在吉林,后300年在平壤。
所以说高句丽是中国的政权,而非后世半岛小国说是他们的政权…………
炀帝三次打高句丽,用了一百多万大军,仅仅生还了两千七百人,其中虽有夸大,但在赵祯看来依旧是不小的损伤。
因为高句丽利用地形采用了衣服中极为特殊的战术对付隋军,就像是后世著名的游击战一样,只不过更多的利用天气。
北方天气寒冷,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季节我不跟你打,我撤,退守艰难险道之后积蓄力量,而一到冬天我便反攻,拖住你,在严寒的季节里你自己就冻死了。
为了打高句丽,光从陆上兴兵不行,还得走水路,走水路就需造战船。工匠整天在海里泡着折腾,腰部以下半个身子腐烂生蛆,不下去的话就斩首,这就是隋炀帝的暴政,也使生产遭到严重破坏,老百姓忍不了,农民起义自然而然的爆发。
唐太宗说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这话是没错的,之后的正统王朝再也没有过如此急躁的帝王。
但在赵祯放下《隋书》之后却感叹隋炀帝的可悲,从他的手段和事迹上来看,他是一个雄才大略之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但凡他的计划实施的慢一点,但凡对门阀之家忍让一点,也不会造成隋朝覆灭的结果,虽然他想着利用征服高句丽的办法来瓦解门阀世家,但这个想法太过不切实际。
李渊追谥杨广为隋炀帝实在是太过贴切,炀之一字为金属炽烈燃烧,便正是符合杨广的性格,当然也是形容他的酷烈。
一本隋书通读下来,不光能看到杨广的残暴,也能看到唐人对他的诋毁,史书就是这样,有时候不得不带着有“有色眼镜”去看人,当然也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作者。
每日读一篇这是赵祯的习惯,当他看完了帝纪第三-炀帝上帝纪第四-炀帝下后,意犹未尽的咋了咂嘴。
提笔在炀帝二字的边上加上自己的话:罪在当代,功在千秋!
大宋的交通便利使得帝王可以随意出行,只要能形成一种巡查制度就好,皇帝要想了解自己的国家,就要眼见为实。
官员们可以营造出一个“理想的州府”但却无法避免有人说真话,只要帝王到了某地,或多或少能够自己发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