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4l5q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永序之鱗 愛下-第593章 歸鄉異客(求推薦票!求月票!)熱推-ikd9t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对于普通物质位面凡人,甚至是某些内层或者外层位面消息不怎么灵通的强大存在来说,如何前往印记城,其实都是一个迷。也许他们花费了万千财富,让施法者为其制造的异界之门,还没有一个农夫偶尔清理自家灶台余烬时候发现的坑洞更可能连通印记城。
但是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普乌身上,从小在印记城长大的半羊人,自然知道许多条旁人不知道的“归乡”之路。他只是点燃了一根“牵星草”,那升腾而起迷醉的烟雾很快吸引到了一位在星界游荡商人。此人是印记城中“感觉会”的一员,也即是一名“感觉者”。
这个星界商人有着淡蓝色的皮肤,脖子上还有类似腮的呼吸器官,身高和普通的凡人相差无几。他有着鼻子、嘴巴和耳朵,但却没有眼睛。在原本应该属于眼睛的位置,缠绕着环绕头颅一圈的“感受带”——为了提升自己的感官,某些感受会成员会对自己的感觉器官进行调整,他舍弃了眼睛换来了这副人造的器官。
“从来不用回头去看,因为我能兼顾四面八方,”名叫沃古的星界商人和半羊人普乌握了握手,然后打趣地说出了自己的口头禅,之后才开始询问有关生意的事宜,“嘿,伙计,你怎么在这么偏远的位面,如果不是我的天赋能力,可能抵达这里需要走上十年八年。还是这个位面孕育了什么神奇的药草?新的感受一定要跟老沃古分享,因为我能给你个好价钱。”
“得了吧,沃古,”普乌打断了星界商人滔滔不绝的话语,“我这次找你来只是想回到印记城一趟,我找到了投资人,愿意为我出资开一家新的药材店。”说着,他向奎斯示意了一下,化作人形的少年蓝龙站在沃古身后,向这位“眼观六路”的星界商人点了点头。
得知了普乌的需求,沃古也懒得继续再尝试说套话,他直接开出了每人三十枚白金币的传送门使用价码。“你知道的,我最近在和天堂山附近开展业务,所以需要那种货币。当然,如果你用梅比乌斯币和虹彩石付账,我也能接受。但是兑换比例还需要略微做些调整。”
所谓的“白金币”,即是天堂币,它的得名来自于天堂山的第五层白金天堂。尽管如此,天界生物们却常常将其视作是一种侮辱。他们认为,将如此一个神圣的地方和肮脏的钱币联系在一起简直就是亵渎。但是不可否认,在进行大宗交易时,白金币是一种比较受欢迎的支付手段。
每枚白金币大约价值五枚金币,根据不同位面黄金和白金储量的问题,兑换比例上下略有浮动。不过大多数时候,这种浮动的程度并不大,通常来说,白金币和金币都是非常坚挺的。所以在奎斯为自己和普乌支付了价值三百枚金币的黄金之后,他们和那个星界商人达成了约定。
沃古拥有一个奇物,其作用非常单一,只是能够临时召唤出出一道传送门。只不过这扇传送门和印记城相互连通,而星界商人只被允许让“感觉会”的正式成员,又或者是由“感觉会”正式成员担保的少量人员使用这个传送门。每次有人找他使用这扇门,他都会收取相应的费用。
“我感觉这是一笔好生意,祝你们能够有一个美好的旅程。伙计,印记城再见!”
……
游吟诗人们总是热衷于诉说着都市的荣耀,歌颂落日的余辉,抒写他们城市中温和的谈笑。但没有一个诗人用这种方法颂赞印记城。他们总是将其成为“笼城”。在其眼中,印记城是一个灰暗、潮湿、肮脏的地方,充满了噪音和争吵、光滑的石头和剃刀藤。
这并非是印记城唯一的诨名,由于这座城市之中有着难以计数的传送门存在,包括印记城本地居民在内的很多人也会称呼其为“门城”。作为一座巨大的城市,印记城本身并没有建筑一个城市所需要的任何自然资源。
城外没有采石场,没有通过河水运来的木材,甚至用来建造最粗糙的土棚所需的材料都不具备。但是这座闻名多元宇宙的城市,却从来不是光秃秃的。用来修建任何东西所需的一切都来自外界。唯一需要的,其实就是是一个通往进口原料产地的传送门。
它不像某些城镇那样,以洁白的大理石或者规划整齐的道旁树而闻名。因为建造印记城时,用到了几乎所有可以想象的建筑材料,从来没有统一的安排而且这种状况还在一直持续下去。多数情况中,印记城的居民会妥善利用自己能够搞到的资源。这就意味着,如果你看到有人把修罗场的钢铁碎片、奔放之野的巨型松塔,再加上火元素位面里的浮石混杂在一起来修建自己家花圃外围的篱笆,那其实根本不足为奇。因为如果细心寻找,你会发现更有想象力的组合。
但就如同巴特祖魔鬼——印记城里有不少出身巴托九狱的居民——所经常念叨的,“哪怕是在混沌海里依旧会有一块奇点之石”,印记城也依旧隐藏着某些秩序。于建筑物来说,虽然每栋建筑都具有鲜明的特色,但是如果从宏观上来看,每块特定区域的建筑其实都有着相似的风格。它们必须符合那块区域的功能,如果不能适应功能性的要求,那些建筑多半无法存续。
“房子是用来使用的,而不是用来炒的,”从传送门之中踏出了脚步,半羊人普乌抢先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以便确定自己和奎斯所处的位置。星界商人的传送门虽然连通着印记城,但是在这座“一切皆有可能”的城市,传送门也不能保证每次都开在同一个位置。
当他看到街边一座建筑物上飘扬的旌旗,那上面用银线绣着一根舌头,普乌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向奎斯解释道:“这里是‘银舌’,位于科恩威尔街和黑水路的交界处,这是感觉会的一个据点之一。距离歌咏者之野——也就是所谓的‘巴佬’街不远,没有‘顽固者’巡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