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zgt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 愛下-937 洞穴激戰(一)-7ihe8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情况霎时间变得危急起来。
聖約
那脚步声离了洞口已经是近在咫尺,蹲身在洞口左右两侧隐蔽的史小全和四眼儿甚至能够透过枯草的缝隙,看到外面几双浅棕色的大头皮鞋。
朱国寿的耳朵还紧紧地贴在地上,比出了三根手指。
三个人!
韩烽用手语传递信息,表示动手暗杀。
只有三个伪军的话,还不至于立刻把大家的位置暴露出去。
洞口外的伪军开始扒拉着积雪和枯草。
“真是奇了怪了,这地方居然会有个山洞,班长,要不是我眼尖,还真发现不了这地方。”
一只眼睛贴在了枯草的缝隙上,透过外面的光亮向山洞里的昏暗去看,自然什么也看不见,韩烽一行却是把缝隙后的那只眼睛看得分明。
大家的神经立马紧绷起来。
那只眼睛眨了眨,道:“班长,咱们就这么进去,里边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见,该不会有叛军吧!要不咱先扔颗手雷进去瞧瞧情况?”
暗之救贖 獄小貍
那班长道:“叛你麻得头,真要是有叛军,你狗日的现在早就被打成马蜂窝了。”
班长骂骂咧咧了几句,那开口的伪军也不再打算人扔雷了。
他继续扒拉着洞口的枯草和积雪,那缝隙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光亮照射进山洞内。
好不容易扒拉出一个人大的缝隙来,那伪军率先把脑袋伸了进去,尚且没有来得及定睛,左右两只手一拽,就把这伪军整个人给拖进了山洞。
“啥情况?”
那伪军悄无声息的像是掉进了山洞,外面的两个伪军愣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回神,两只手猛地从山洞洞口伸出去,抓住他们的衣领,先后拖进了山洞。
几个呼吸过后,朱国寿又比出了五根手指。
鬥帝神話 夢雨01
声音果然很快就从洞口外传来,这一次没有了洞口处的枯草和积雪,声音传来的格外清晰。
“班长他们仨人儿呢?我记得他们是朝这个方向走过来了,怎么不见人儿呢?”
“不清楚,咱们先过去瞧瞧吧!”
“大家都打起点儿精神来,可要小心了,刚才猎犬在这一片儿叫个不停,叛军很有可能就在这片区域。”
“嘿嘿,知道了,不过要我说也说不准,之前在前面几处山头那猎犬不也叫个不停嘛,畜生就是畜生,它们能知道个什么?”
“这倒是,不过还是小心点儿好,别把小命儿给搭上了。”
“咦?你们快来瞧瞧,这个地方好像有个洞口。”
“还真是,还有这洞口的积雪和枯草,像是被人给新扒下来的。”
超時空評測 三行的書
“咱们进去瞧瞧?”
“这……要不,还是算了吧,万一里边有啥东西再……”
一个道:“咱们人少,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不好应对,你们等着,我再去叫一队人马过来,一起进山洞。”
正说着,山洞里忽然传出一道声音:“猴子,你狗日的别啰嗦了,这洞子里头大着呢,带着弟兄们都进来。”
伪军班长老老实实地喊了一嗓子,在紧贴着他喉咙的匕首的冰凉之下,不敢有任何小心思。
这道声音传出,山洞外,几个伪军先是吓了一跳,紧接着一个个如释重负,“咳,我说班长,你们钻到洞子里也就算了,怎么不打声招呼?差点儿没把咱们几个吓个半死。”
说着,这五个伪军再没有疑虑,一个一个鱼贯而入钻进了山洞。
前三个刚刚进了山洞,就被人下了枪钳制住,后两个反应过来,却来不及逃跑,被冲出去的史小全和四眼儿空手干倒拖进山洞,两个伪军在全程惊吓中,连枪栓都来不及拉上。
朱国寿继续趴在在地上听着周围的动静。
韩烽这时才开始询问这些伪军,他问的是这伪军班长,“你们来了多少人?”
伪军班长哆嗦了下,道:“长长长官,我们这次在这片区域搜索,来,来了一个团的人马。”
“我问的是此时此刻,在这片山头上来了多少人?”
“一,一个连,得有三百多号。”
“周围呢?”
“周围是我们团的其他人人马!”
这时光亮从洞口射进去,洞内已经没有那么昏暗了,韩烽与徐梓琳对望了一眼,看出了彼此目光中的凝重。
瘋狂角色 a咖啡
这山体的地形地貌,先前韩烽一行也都侦查过,若真是有三百多号伪军的话,就自己这十几号人,一旦离开了这山洞掩体,恐怕很难突围出去,更别说四周还有大量的伪军。
“没办法,只能继续坚守山洞了。”韩烽无奈道。
“团长,这些家伙怎么办?”
“要不宰了?”朱国寿说道,一群人里面说起对伪军的愤恨,老朱绝对排在第一位,当年抗联的人马没少在伪军讨伐队的手上吃亏。
先后被抓进来的八个伪军吓了一跳,连忙求饶不跌。
陰陽抓鬼人 酸菜炒肉
韩烽道:“先留着吧,但是都看好了,要是敢有异动就直接宰了。”
“是。”
伪军们一个个再不敢言语,老老实实的受突击连的战士们钳制。
最後一個道士3
这时朱国寿忽然脸色微变,道:“团长又有脚步在接近,从声音判断至少有几十号人,估计是一个排的人马!”
重生之嫡女鬥渣男
怎么打?
韩烽道:“看来暴露是在所难免的了,大家准备战斗,先把来的这支伪军干掉再说。”
“是。”
“越来越近了,还有不到三十步。”朱国寿继续提醒。
战士们手上都捏了把汗,握紧了手中的枪支,这洞口并不算大,两个人并排都难以通过。
史小全和四眼儿把守在洞口的左右两侧,洞口的正后方还有两个战士呈蹲射击状态,其他的战士或是看押着这些伪军,或是替四眼儿几人装弹,亦或是随时准备等到前头的人打光了补充上去。
无法避免的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终于通过洞口,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到脚步声。
血誓——此生不換
远远的看到一队伪军接近。
这支伪军和先头的八个伪军一样,还没有搞清楚洞口的具体所在位置,只是察觉到他们有人在这片区域消失,所以过来搜查。
韩烽在两名伪军的身旁低语道:“你俩想活命吗?”
鬥破宅門之農家貴女
俩伪军忙不迭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