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從姑獲鳥開始

超棒的都市小说 從姑獲鳥開始 起點-第十章 神怪與學者(下)分享

小說推薦 – 從姑獲鳥開始 – 从姑获鸟开始 李阎尝试着伸出手,对准飞来的炮弹。 冬日雅克,发动。 只见最前面的两颗炮弹落在李阎脚下,发出咚的一声闷响,把木船砸出两个人头大小的黑窟窿,但后面十余颗先后砸在风帆和船舱上,顿时绽开一连串爆炸的火花。 尽管李阎已经开启了四季雅克,但每一项雅克基因的开发都要旷日持久的练习乃至天赋,薇拉的冬日雅克能抑止周围几十公里的化学反应。可李阎只能控制周围半米不到,还不能分心,可以说,并没有太高实战价值。 海上升起笔直冲向天空的黑烟,与乌云相接。紧跟着咔嚓一声雷响,电光照亮了海上每个人的面孔。 …… “我只说一次,如果你还珍惜自己的性命,立刻掉头,我没有再和你开玩笑。” 涅 磐 圣沃森神色严肃。 舰长安德烈在这艘不朽级“格拉斯哥”号(Glasgow)上已经服役六年了,他熟悉这条船就超过熟悉自己的身体。 前妻太火辣 “沃森先生,您知道我不是一个顽固狂妄的人,可这太荒谬了。如果我们这个时候撤出战斗,我无法想象,我会受到来自上司和官府的多少责难,就因为您一句话?至少您应该向我说明,危险来自哪儿?”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不知道。暴风雨,巨型章鱼,或者别的什么,这是一片上帝的光辉也鞭长莫及的海域,它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圣沃森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瓶还没启封的朗姆酒,他启开酒塞,才声音沙哑地说道:“我刚才看了你的航海日志,这里的海盗在六年前给了你们迎头痛击,或许危险就来自前面那座小岛?” 安德烈随即正色:“我和我的士兵都做好了投入战争的心里准备。包括应对南洋的海盗和巫师。” 几乎他话音刚落,一声巨响叫两人同时侧目。 透过雨幕,两人见到的是大半截身子没入海水中的“安哥”号巡洋舰,它正在一个漩涡中打转儿,几乎几个呼吸之间,这艘拥有三千吨的排水量的铁甲船就以超乎寻常的诡异速度消失在了海面上,只剩下轻轻的涟漪。 “啊哈,我猜他们还没准备好。唔嗯,啊~” 圣沃森喝了一口朗姆酒:“也许现在撤退还来得及,舰长先生。” 此刻雨已经很大了,大到安德烈有些怀疑自己眼花。 安哥号有愤怒之子的美名,装配有6门7英寸178mm,4门64磅弹15-19倍160毫米线膛前装炮。火力雄厚,且比起臃肿耗费巨大的七大船愤怒,安哥号的造价只有前者的十分之一。自打十年前它在泰晤士河钢铁厂问世以来,迅速风靡欧罗巴各国,是当世最火热的舰种。 安德烈双手放到操作台上,沉声道:“我见识过南洋巫师的厉害,在安南,有一个名叫章何的邪恶巫师,曾经通过献祭处子的生命,用恶魔的力量击沉了一艘葡萄牙的瓦斯科号战列舰,但他也因此受了重伤,这种力量是不可持续的。我们……” 好像是专门嘲笑他一样,又一艘在阵型边翼的一级巡洋舰的底部冒起了火焰和浓烟,舰船周遭的海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搅动,偌大的漩涡无情的拨弄着失去动力的铁玩具,这艘吃水将近六千吨的铁壳体舷侧炮无装甲舰几乎毫无反应的余地,所有人只能眼睁睁地目睹它沉入水底。 “我猜,他们有两名这样的巫师。” 圣沃森毫不留情地讥笑着安德烈。 …… 众多舰船纷纷向不明漩涡开炮。海上爆鸣声和雷声不绝于耳。 安哥号采用的是卧式双膨胀发动机,因为在水下,所以一般不容易被火炮击中。联合舰队的判断是,有什么东西在水下迅速击穿了发动机,并制造海上的漩涡,导致舰船迅速沉没。 很显然,这个判断完全正确。 重火力下,先后有一些恐怖怪异的水生物尸体浮出海面,比如淡青色的鳄鱼,额头长有巨大肿瘤的利齿怪鱼等等,但没过多久,这些尸体就奇迹般地消失了。 阵型边缘,一只小型鱼雷艇上的水手惊恐地注视着海面下潜伏的一团又一团金光,有人当即沉不住气,向海中的金光发射鱼雷,爆炸声和高高涌起的水花过后,越来越多的金光汇聚在鱼雷艇左右,紧跟着数条金色触手从海水中暴起,洞穿了数名船员,并把他们拉向海中。 被拉入水中的船员一连串的水泡后见到了一只又一只巨大的金色水母,它们拥有狮鬃一样的冠状体,曼妙的游曳姿态。忽然,眼前的水母散开。露出一眼看不到头的官兵沉尸, 随后,这名船员也因为缺氧失去了意识。 随着两艘大船的沉没,黑暗的水下,少说也有近千具官兵和红毛子的尸体跌落海底。 哗啦啦啦~ 李阎借着一个两米多高的浪花跃出水面,脚踩在不断涌动的浪花上。 轰!轰! 先后有炮艇注意到了海浪上伫立的李阎,并朝他发射炮弹,只见一朵又一朵盛大的炮焰在李阎身边绽开,并迅速围拢成黑色的烟幕, 可随即,浪花托着李阎冲破黑烟,宛如闹海哪吒,就近迫向一艘体型更为硕大的战列舰! …… “那天保仔施了什么邪术?” 龙旗船上,钱勇昭愤怒地质问徐龙司,他是徐氏家主,南洋厌后的哥哥,不该对这些恐怖现象一无所知。 “这难道……是泉浪海鬼?” 徐龙司又惊又疑,徐氏高里鬼,林氏泉郎种,传闻两者合在一处,便是妈祖近卫,泉浪海鬼,可徐龙司自然知道远没有那么简单,泉浪海鬼号称妈祖近卫,对受炼者的要求极高。南洋绝迹近百年,有记载的最后一只泉浪海鬼死在官府收服宝岛的澎湖海战上,据说那鬼力尽被俘,处决时用尽了法子,最后以污血浸泡数日,才用油锅烹杀了他。莫非天保仔居然炼成了? “我不管他……” 唯见星河仍犹在 钱勇昭说到一半,一滴雨水落到他的脸上,发出滚油一般滋啦一声。他受了剧痛,痛嘶一声下意识用大氅遮挡雨水,只见天上雨水颜色从浅变黑,落到官兵身上,宛如利箭穿身,顷刻就扎出无数个咕咚冒血的肉窟窿,霎时间哀嚎遍野。 “砍桅杆!找掩体!”…

Read the full article

hq9sv优美玄幻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笔趣-第六章 離殤(完)熱推-9caf5

小說推薦 – 從姑獲鳥開始 – 从姑获鸟开始 巍峨的神楼船下,挤满了各色帆船。水手们把粮食,应急药物一干物资搬进船舱,陆续有头发花白,背跨包裹行李的老妪,妇女,和孩童登上甲板,低沉的哭声和劝慰交织在一起。 队伍前面,是个头包红巾,拄拐杖的老头子。 “巴叔,路上小心啊。” 李阎从手边的箱子里拿出两锭足银的元宝,和一大串铜钱,交到了老头手里。 老头泪眼婆娑:“龙头保重啊。” “我知道。” 李阎拍了拍巴叔的肩膀,对方只感觉一股暖流从小腹流入四肢百何,佝偻的脊梁也挺直了一些,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宁老攥着毛笔在簿子上刷刷点点。才高声呼喊:“下一个。” 李阎回头望了一眼。队伍还有一半,这是最后一批人,最晚明天早上就都可以上船。 这三天时间里,几乎每名被遣散的海盗,李阎都会亲自放给他们一笔银两。说上几句话,再送他们上船。这些人可不只是老弱妇孺,有近万人都是青壮,只是因为有父母家眷,李阎便下令遣散他们回乡。三天时间,红旗帮“瘦身”了小一半,有万余名青壮被李阎遣散。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红旗帮将从官府的辖区消失。李阎倒不认为,这些被遣散的青壮海盗从此就和红旗帮失去联系,说白了吧,如果官府真能做到耕者有其田,百姓安居乐业,根本不会有数十万海盗啸聚,拼杀掠夺的血腥南洋了。 …… 一直到忙到早晨,最后一波船队,一艘林氏宝船率领五十艘大型帆船终共同出发,由红旗头领钱陀带队护送,目的地是澳门。 前世今生之旅 九尾紫夏 船上除了五千海盗,还有三千多老弱妇孺。她们大多两代人都没有回陆地,大半辈子都生活大屿山上。对红旗,对宝岛郑氏无比忠诚,叫这些人投亲靠友,散入沿岸乡县村户,这并不现实。 所以李阎专门安排了钱陀送这些人去澳门。 如今的澳门,算是在红旗帮和蔡牵的共同控制之下,名义上归属官府,却连个县令也没有。官府和东印度公司都因为种种复杂的原因无视了它的存在。 原来就在红蔡攻取澳门不久,欧罗巴州那位法兰西皇帝发动雷霆攻势,一举攻破葡萄牙首都,曾经盛极一时的葡萄牙帝国就此衰落,贵族们流亡大海,根本无暇顾及远东的殖民岛屿。官府和葡萄牙的租借合同,名存实亡。 可东印度公司的董事们却对澳门实质归属态度暧昧。洋人虽然同意和官府组成联合舰队,一同剿灭五旗联盟。但极为抗拒官府插手澳门事务,情愿维持现状。 随着最后一艘帆船离开海平线,李阎拿湿毛巾擦了擦脸,精神多少有些萎靡。 秋日雅克可以治愈大量因为衰老产生的慢性病,甚至能叫人返老还童,但一两个还好,面对红旗帮数千老弱,李阎只能做到尽量做到使他们筋骨恢复一些活性,不至于挨不住舟车劳顿。 如今大屿山本岛,只剩下两万不到,如狼似虎的善战水手,个个磨亮刀枪,搬运火炮,气氛肃穆非常。 “天保龙头,蔡老板回信了,他一口答应。会照顾好这些红旗宿老妇孺。” 侄侬戴着红宝石戒指的食指上立着一只黑色海鸥,爪子上绑着信筒。 “我和他客气罢了,照顾就不用,只要他不在背后给我使绊子,去给那位杨总督通风报信就好。” 李阎眺望大海。 侄侬听了娇笑不已:“蔡牵可不会枉做恶人,他去通风报信,平白交恶了红旗不说,杨晟也不会念他的好,我可听说,这位总督大人一心要把十三行的生意改作官办,催了几次,叫天舶司关门大吉呢。” “你倒关注得紧。” 侄侬听了笑容一滞,刚要辩解什么,李阎把毛巾扔进脸盆:“蔡牵送你什么,你就收着,不用和我说。对了,人抓到没有?” 李阎说着话,眉头不自觉往上一拧。 侄侬暗自松了口气,柔媚地说:“自然不会让龙头失望。” …… 秋茹的眼前时明时暗,脑袋更是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悠悠转醒。 头顶是纹竹菊的床架,自己身上盖着金钱褥。她伸手摸了摸头,额头的创口已经包扎,但绷带上还是有手感黏稠的血迹。 她要起身,才发现郑秀猫儿一样依偎在被褥边正睡着,动作自然停下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可郑秀还是听到动静,她猛地睁眼,见到秋茹苏醒,顿时喜上眉梢:“干娘。” 她快步到桌前沏了一碗温水,奉给秋茹,眼圈泛红不似作伪:“委屈干娘了。” 秋茹攥住郑秀的手:“那杨冯二贼结果如何?” “自然是圆满的。”郑秀把碗递到秋茹手上:“如今天保哥出关了,红旗事务都是他在打理。” 郑秀最后补充。 “那就好,那就好。” 秋茹不住点头,泪含眼圈:“有天保龙头执掌局面,一定能力挽狂澜,也不用再叫你一个女娃娃劳神。”说着,她轻轻抚摸着郑秀的脸庞。 郑秀轻咬下唇,握住自己奶娘皲裂的手掌,心中却是一半愧疚,一半忧愁。 自己这位干娘并没有什么心眼,她一生忠于娘亲,十夫人死后,又忠于自己。若不是情非得已,郑秀也舍不得叫自己的乳母演这出苦肉计。许多内情,秋茹是不晓得的。 “干娘你好生休息,我叫后厨熬一碗莲子羹给你。” 郑秀安抚下秋茹,出了门口转过几个庭院,眼见四下无人,才低声问道:“人送回安南没有?” 好一会儿,郑秀的影子里突然多出一截,在晨光下不断扭动。 只见影子沙哑地回答:“昨日船便跟着遣散的人走了,现在应当上岸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