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深淵歸途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72 水鏡留影相伴

小說推薦 – 深淵歸途 – 深渊归途 陆凝已经依稀可以听得出林元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说实话人偶派对里和他类似的也是有。 屠神之路 罗霸道 道貌岸然,却又直观地表示着自己确实在作恶。 那位颜先生大概没有任何话语能反驳林元的话,当他为了金钱而协助八里工作恶的时候,自己也就失去了指责的立场。如今倒是她开口的机会。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林经理,我有一件事不解。” (哦?请讲无妨,各位的声音我都可以听见,不过还是请稍微大声一些,若是请求重复,反而是耽误时间。) 他那里不能完全听清吗? 陆凝放大了一些声音:“请问您做出如此动静,甚至不惜将整个铜方镇化为地狱,究竟是什么目的?据我所知,八里工平时虽然也沾手这些阴阳事务,却也只是为个体大客户,并不会波及整个城镇这么大的范围。” (您确实详细了解过我们。的确,在此之前我们的项目都是小型的,而大型项目是近期之内才开始,有这样的惊讶也确实不足为奇。只是如今的大项目必须有一定的支撑,方才能够完美。为此,一部分成员也会作出必要的牺牲。) “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目的。”陆凝强调道。 (我们在探寻世界的真相。) 还真是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啊。不过陆凝此时看了看段烨的表情,他的神情一直保持着审慎,似乎是在认真思考林元的回答。 联系此前他对红狱里那颗星体所说的话,陆凝确信这里面有一些只属于他了解的事情。 “什么真相?” (如果我们已经得知了,还需要探寻吗?) 陆凝思索片刻后问道:“召唤冥府牢狱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是吗?” (这就涉及到商业机密了……很遗憾。我们的确有自身的利益驱动,不过探寻世界也确实是我们的最终目标。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眼界,这和很多科学家所做的研究是相同的。当然,我们使用的手段并不为世人所容忍。) 直接承认自己作恶的人,相当棘手。首先从心防上就很难攻破,再加上一个坚定的目标,说是某种意义上的狂信徒也不为过。 “不招待我一下吗?”张欣晴忽然笑了起来,“我觉得我们还是个很大的文娱组织来着,和旅行社还是有很不错的合作前景来着。” 这番话说得好几个人都嘴角抽搐。 (敬谢不敏。) “还真是挺失望的……不过我也终于搞清楚了疑惑,我一直很好奇这地方的气为何混杂到了这种程度,现在看来,你们的计划必须要收集有各种素质的人来完成这个项目对吧?还真是害了不少人。” (我们从不否认这一点,利用他人的性命实现我们的目的,一直以来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如果说有任何不同,那就是当轮到我们被利用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怨言。)林元回应得相当直接。 就在这个时候,燕子丹忽然喊了一声:“找到了!” 折扇张开,山水徐来。 她的两件鬼器之中那个小熊是一次性的用品,而这个折扇却是一件非常好用的地图。当然这样说也不精确,折扇上显示的都是画,只不过这些画作却能指引一条通路。 如今的折扇上出现的是一个十字路口,路口分开,却是如同镜像对称一样排列着十二个完全相同的街景,浓雾笼罩,灯光昏暗,然而在这样一张画面上,却有着粼粼水光,不似实景。 那是指向了什么?陆凝骤然抬起了头,通过楼梯,望向那片黑夜所掩盖的窗外。 “啊呀……”张欣晴也看到了那副画,发出了似笑非笑的声音,“哪里都是虚景,一面镜子将实景折射过来,再入射到别的镜子之中,由此能诞生无穷多的虚像。但无论如何,实像也总有一处啊。” (看起来,你们手里的物品能够窥破这里的障眼法。不过也无妨,若是有人能脱离开去,那便试试来到此处吧。) 林元显然有恃无恐。不过也确实如此,即便众人知道这里的一切都不过是映出来的像,也知道正体应该是在某个高高在上的地方看着他们,可怎么过去依然是个问题。这里两个实力最强的便是段烨和张欣晴,而看两人的样子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前往。 “原来如此……那么林总经理,我想问一句。”陆凝抬起头,看向天花板,“我不想继续玩这种游戏了,我能离开吗?” (小姐,您有选择离去的自由。只是我并不认为您是如此轻言放弃的人,想来这样的言语也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但我们永远会照顾到客户的体验。你们可以离开,只要回到那个路口,你们就可以离开这片街道。) “换句话说我们还是无法离开铜方镇,那有什么意义?”邓知意冷笑一声。 “好。” “哎?喂!李文玥!”邓知意惊讶非常,而钱义朋、燕子丹和周诗兰也都非常惊讶地看着陆凝,无法理解她的做法。 “李文玥,你到底在想什么?”钱义朋低声问。 “我确实不会轻言放弃,可是在对方的老家里一切都在对方的控制之下,这样的话我们太过被动了。即便要击溃他们,我们也可以选择别的方式,而不是这种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的事情。” 燕子丹还是比较信陆凝的,可另外的人就不是那么信服。也是,钱义朋和周诗兰都失去了亲近的人,情感上是不会接受这么轻易就放过已经接近的元凶的。而辛宓几个人都是铜方镇的人,都很清楚离开也是无法解决铜方镇的根本问题,更没有任何办法再后续解决。 “我没有必要在这里就赌上性命。”她还是平静地说,“就这样离开就行了。” 她转身开始往楼下走去。 “哎呀……内讧可不太好啊。”张欣晴笑道,“林先生,我能问个问题吗?” 但是林元的话似乎不是回答张欣晴的。 (小姐,您的发现确实令我都感到了一丝惊讶。只是我们并不担心任何东西被你们找到,凡是放在外面的定然是我们已经放弃的东西。而世俗的警力此时已经无法再影响我们了,不过……真想为您鼓掌。) 情非得已:江少的白发前妻 忘忧贞子 有别的人也提出了问题,但并不知道是谁。 紧跟着,林元又回答了张欣晴。…

Read the full article

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 未見寸芒-62 粉碎意志相伴

小說推薦 – 深淵歸途 – 深渊归途 12724层,星空。 宽大的穹顶,繁星弥补,漆黑一片当中有无数金色的光斑在闪烁,看上去分外美丽。 这里真的是红狱吗?一时甚至能令人产生这样的怀疑。 厚爱今生:废材小姐要逆袭 君无沫 穹顶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而沿着广场边缘则有环形的楼层盖起,一共有三层,墙壁是白色大理石的雕塑。中央的圆形广场上则以梅花形状雕刻着五瓣雕纹,只有在雕纹当中有非常多的血痕,像是有很多人在这里死亡一般。最奇怪的在于出了雕纹范围则干干净净,就算有什么血丝蔓延到那里也会骤然断掉。 陆凝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将手抬起来,举到了一个花瓣上方,然后割破了自己的手指,让一些血液流到花瓣之内。 “这样做就可以了吗?”钱义朋问。 “不,我认为这只是第一步,但是必须要有血液……我不认为这一点血就足以分摊我需要承受的苦痛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辛宓先在墙边逛了一圈,看了一下墙上装饰的东西,随后又让龙天罡检查这里的机关。邓知意在这里不需要接着照明了,便往地上盘腿一坐,等着这边出结果。 陆凝稍微滴入了一些血液后便退开了,钱义朋和燕子丹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不过辛宓三人还在观望。过了大约五分钟之后,所有的花瓣忽然抬升起了一点。 【受体检测……完成。】 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声音回荡在广阔的大厅之内。 “死亡受体检验……果然如此。” 周围的墙壁忽然一亮,原本没有意义的一些纹路通过亮起的部分连接成了文字,上面显示出了检测结果—— 李文玥 173826/300000 钱义朋 231832/300000 燕子丹 231929/300000 “好家伙……”邓知意看着数字不禁发出一声惊呼。 “这个是代表我们的复制体死亡数目吗?”钱义朋问。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样吧。我知道你又要询问关于结果的问题了,不过不要忘了,颜梦也是在这里撑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死的,这里的时间推进依然具有一定的效力,并没有被完全抵消。如果红狱都能用这种方式离开的话,对那些恶鬼来说不是太容易了一些吗?” “那么我们难道还要等着这些复制体都死去?我和钱义朋暂且不说……李文玥你是不是死得太少了一点?”燕子丹说到。 这话听起来可真不像什么好话,不过陆凝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她没考虑到的问题——就算是自己的复制体不知道关于红狱这里的很多分析,甚至剥夺一部分思考能力,素质上也比几个大学生要强许多了,这个差距如今被清晰地展现在了这里。 第一次,陆凝居然需要考虑自己太强了怎么办。 这时候,辛宓也走了过来,将血液滴入了花瓣当中。 “看起来我们的确采取了这样的方法,但是检测这个又有什么用呢?”她问道。 “辛宓你应该想得到吧。”陆凝反问了回去。 “好吧。”辛宓叹了一口气,“你来这里寻找的是我们所进行的其中一环,是吗?我们只要找到一环,应该就可以顺藤摸瓜完成一系列的准备……” “是的,因为除了我们以外,也没人会关心这种人数了。”陆凝再次看了一眼那些墙上的文字,她其实有一点奇怪,如果真的是自己进行了射击的话,那为什么没有考虑到实力差距?这样的话自己肯定是无法和所有人一起出去的。 不过,如果辛宓都准备验证一下的话,那倒是还有一个参照对比。 “看来我们设计的人数就是三十万,谁都一样。”辛宓看了一眼墙上出现的十九万左右的结果,点了带你头,“大家的进度都不一样啊。如果我们只是计划了这样程度的话,就算这个方案可以成功,也无法保证大家能一同离开这里。按你们所说,外面也同样危险,恐怕……不好办吧?” “如果你我都想到了这个问题,那么我们为什么没有安排?是不能?还是有另一个方案?”陆凝问道,“换句话说,我们现在会选择的是什么做法?” “我会设计一个能够最后全部收割的方案。”辛宓说出了冷酷的话。 “果然是这样。” “你不同意?” “同意,不过这个方案还会再具体一些。”陆凝笑了笑,“我会让这支军队全力为我们打开最后的道路。” “什么是最后的道路?”邓知意远远地问。 “对我们来说,就是九层之下的楼层。不存在的楼层和存在的楼层终究是不一样的。以之前那只红珠子怪物来说,比起楼上所见到的任何一只都令我感到心惊肉跳,你们没有这种感觉吗?” “这么说的话,我敢砍那些僵尸,但是完全没有和那只怪物战斗的勇气……龙哥你呢?”邓知意扭头。 “无战意,总认为若战必死。”龙天罡也承认道。 “恐惧虽然是人类可以克服的问题,但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信号,我想我们还是不要无视为好。按我来想,这上面反而可以任意探测,原本存在的楼层则是最危险的——就连楼梯都在阻拦我们下去,电梯如果不是遇到了那几个人,我们也无法去往九层吧。” “说起来……那几个人又是怎么回事?”燕子丹问,“即便时间混乱,也都是红狱之后的时间了吧?难道连之前的时间也被拉扯进来了?” “不……”辛宓回答道,“我想他们只是时间和我们不同而已。我们发现这里的异状也比较后知后觉,具体的时间点同样也不清楚。我想这些人只是在那个过程里——等下,大龙,你是不是和电梯里的人说话了?” “是。”龙天罡点了点头,“仅我一人。” “你也看过李文玥给我们看得那张图了吧?那上面已经有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提示了。”辛宓有些责备和担心地说。 “一,所有提示是否全部可靠犹未可知。即便黑字为我等复制人留下,红字来历、语气也与黑字不同,可信度尚未确认。二,于电梯人中来讲,我们才是陌生人,究竟是何人违反了红字?” “这个试探过于大胆了,龙哥。”邓知意哼了一声,“以后做这种事要和我们商量。”…

Read the full article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討論-60 故人虛影展示

小說推薦 – 深淵歸途 – 深渊归途 每一个被囚禁在笼子里的人,都和之前所见到的那支不明小队是一样的装束,为了确保无误,辛宓还多划开了两个人的雨披确认。 “这些人都死了?”这次就连龙天罡也不免惊愕了。 “没有生命体征了,至少作为人来说是确定无疑的死亡。而且看这些人奇怪的姿势……估计还都是不一样的死法。”辛宓看了看几个笼子,“只是他们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死在别处被搬过来的?还是……”燕子丹猜测道。 陆凝又看了看其余的地方,这里是舞台下方的一个预备空间,也用来配合舞台的升降装置,周围堆放着很多杂物箱,包括一些场景会用的道具和演员装束。 陆凝掀开墙边的一张帆布,发现下面堆放着十几个油桶,都是空的。她微微皱了下眉,转头又打开了一个杂物箱,里面都是戏服和道具。她也不嫌麻烦全都取出来,在最底下发现了一套装束——从面具到护甲到武器,包括那个蝴蝶结都是齐的。 “找到什么东西了?”辛宓发现陆凝正在奋力将一些东西从箱子里翻出来,便问道。 “一套装备,你们呢?” 这个时候辛宓正在尝试将防毒面具也剥落下来,这比起外面的黑面具要麻烦许多,而且在切割的时候她就已经感觉到这次一定是一无所获了。 手术刀划伤的部分都流出了黑色泡沫,估计里面的躯体已经全都变成了这样的东西,想要看看面具下是什么样的脸孔也做不到。 “这套装备……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套在这里?”钱义朋也过来帮忙了。 “这只是一个箱子,我们还没找别的。如果让我猜的话,或许这里原本是这些小队的一个休息的地方。” “这些小队?” “是啊,从电梯上的文字来看明显不止一支队伍在探索,如此组团行动的队伍,而且那个队长还疑似和什么人联络着,这应该有更多的团队在行动。这个楼层恐怕原本是小队占据的一个休养点,却遭到了突然攻击变成了这副模样……” “确实这里也有!”燕子丹从另一个箱子里也掏出了一个蝴蝶结。 与此同时,辛宓已经试着隔着笼子将一个人的面具给切开了,她的手已经足够稳当了,可当面具落下的同时,那个人的脑袋也整个化为黑色泡沫垮塌了下来。 “唉……”辛宓甩了甩手术刀,有些失望。 “看来所有的尸体也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龙天罡摇了摇头,也开始帮助陆凝翻找起各个箱子来。 “嘿,扫兴。”邓知意举着刀在那里照亮,顺手摸起了被众人翻出来的防毒面具端详了起来。 “知意你帮忙看看这些东西都是什么功能,也许还能使用。”辛宓提醒了一句。 “我还要照亮啊……好吧好吧。”邓知意撇了撇嘴,“我当时以为这照明功能也就是辅助一下呢,怎么怪物没砍几个光在这里当灯泡了……” 燕子丹轻笑了一声,别的人虽然没有出声,不过气氛也稍微轻松了一点。 翻找过程没有发生什么危险,龙天罡找过几个箱子之后又有了些新发现,他贴着墙壁用指节轻轻敲击着,每敲几下就停下来换个地方再敲两下。陆凝几个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发现墙壁后面还有些玄机。 “龙大哥之前是做什么的?我们都没发现。”陆凝也有点惊讶,她要找一些明显的墙壁机关什么的还行,可龙天罡显然更加专业,从之前开始这种寻找机括的工作似乎都是他来做的。 “不过是一介健身房老板而已,略有些业余爱好。”龙天罡随手回答着,手指沿着墙壁仔细摸了一下,最后敲定在一个铁笼的边缘。 “找到了?”辛宓挑了挑眉。 “嗯,不过原本的机括似乎出了问题,辛宓,帮个忙。”龙天罡说。 辛宓走过去,将手术刀刺入了龙天罡敲击的那个墙缝当中,那刀锋锋利异常,切断墙壁外层似乎根本不花费什么力气,很轻易的,一个圆形的孔洞就被她挖了出来。 众人都凑了过去,在墙壁之中隐藏起来的居然是个小电子钟,上面的日期已经紊乱了,不过似乎还可以手动调节上面的日期和时间。龙天罡观察了一下电子钟的安装状态,断定这应该是墙壁修建的时候就一同埋设进来的,而不是后来放进来的东西。 “看起来我们可以调节这个时间……但是意义是什么?”龙天罡眯着眼问道。 “我想某个日期应该有决定性的意义。”辛宓蹙起眉毛,“但是应该是哪一天?” “红狱在人间展开的日子。”陆凝说道。 “你确定吗?”辛宓看了她一眼。 “在此之前红狱都在冥府,而我不认为冥府里有人间的时间。这个表使用的是我们的纪年和计时方式,它的意义也只有在这里才存在。”陆凝说道。 “既然如此……”龙天罡伸手进去,慢慢将日期调回了那一天。 随后,一切都晃动了起来,坚固的铁笼正在消失,里面的尸体也随之化为了虚无,焦糊味和惊叫声从外面传来,但重重叠叠,就像是无数卷录音带同时播放一样嘈杂。 “怎么……”辛宓几人迅速抓住旁边的东西稳住身体。 “出去。”陆凝马上转身冲向门口,但就在这一瞬间,门外有无数钱币开始涌入进来,而陆凝的脚下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空洞,她没有坠落,那些钱却纷纷坠入了空洞当中。 “什么?” “小心点!”邓知意举着刀一个滑步过来就把陆凝拽出了空洞的范围,而就在那一瞬间,借助刀上的绿色光芒,陆凝也看到了洞的下方—— 有一个人正在仰面朝天,看着这里。他神情悲伤,衣服破烂,那大量的钱币在他的脚边迅速堆积,很快就掩埋到了膝盖的位置。 陆凝根本没想过会在这里看到他——社长郑云亭。 “不对!该死!” 她伸手拍在了空洞上,虽然上面如同有一层透明墙壁一样无法进入,但是在手掌拍上去的一瞬间,白环猛地一亮,在那看似空无一物的洞口处也瞬间出现了五个印痕。 “李文玥!你看见什么了!” 这种时候就要多亏有钱义朋这个队友在旁边,他显然发现了陆凝这一砸的动作明显不是正常的,立刻开口问了。陆凝立刻喊道:“砸开空洞表面!” 话音刚落,钱义朋就抽出口袋里的鬼器钢笔一跃而起,扑向了空洞,笔尖狠狠刺向了空洞,锐器比陆凝的指环显然更加具有杀伤性,尽管还是没有能穿透,但一片裂缝已经在那洞口蔓延。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钱币依然在哗啦啦地落下,看速度估计再有半分钟就能把郑云亭埋了。 “不行!太硬了!”钱义朋又连刺了好几下,制造了好多裂缝,但明明是岌岌可危的样子,那层无形的墙壁就是不会轻易碎裂。…

Read the full article

2uno8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53 紅獄鑒賞-e2cug

小說推薦 – 深淵歸途 – 深渊归途 铜方镇内,天空昏沉得令人感到有些窒息。陆凝望了望车窗外面,这里的街上行人还是不少的,只是这些行人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道长,这城镇里面好像还可以啊?”燕子丹有些奇怪地问。 “哼,空留下一些皮囊了。即便有些人还没事,也不过是早晚的问题。”段烨靠着座位,“你们以为这里的问题只是流于表面吗?不是专业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那么我们还能和这里的人交流吗?”陆凝问道。 “可以,不要刨根问底,正常交流这里的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么我们先去救王仲楠。”陆凝找出地址,给陈航指示了一下方位。 这个镇子已经有相当的年头了,当年工业厂房所产生的聚居区域也依然维持着原来的模样,同时又在现代的发展潮流中建设了很多高楼,于是就形成了一种错落有致的建筑格局,美观谈不上,只能说有些特色。王仲楠说自己在颜梦的家里,也就是铜方镇中的一处聚在一起的六座高层公寓楼的地方,尽管这里被称为是七星大楼。车到楼下之后,众人便走下车,抬起头往上面看去。 六座楼都是二十四层,除了楼号不同以外都是相同的模样。而现在哪怕只是站在楼下,陆凝也能感觉到这座公寓楼的诡异感。 现在是白天,可天空阴沉,正好处于开灯和不开灯中间那个光线条件。只不过一层到八层的地方都亮着灯,而继续往上到十九层则是灭灯状态,再向上直到顶楼又是亮灯——六座楼全部如此。陆凝取出手机用搬家客拍了一张照片,只是这次APP也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只是说这些楼都是十年之内建成,无论是建筑期间还是之后都没有任何不自然的死亡发生。 但是现在就是最不自然的情况。 “我们要一起进去吗?”陈航问。 恐怖故事经典问题,如果一起行动可能就是团灭而无人知道;如果分出一些人来在外面以防不测可能会导致某一批人因为人手或实力不足而死亡。在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时候,怎么选择都可能是错的。 “一起。”陆凝看向公寓的门,“都已经到这里了分不分开还有什么差别?” 这里的高层公寓是设置了门房的,每一层都有四户,至于颜梦的家里则是在1003,正好是灭灯的区域里。 陆凝先看了一眼门房里面,里面没有人,但是桌上有很多摊开的书,书上绘画着令人费解的涂鸦。在正对着窗口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公寓管理须知》,上面用血红色的字写着: 一:住户之间保持谦恭礼让,不能打扰别的住户。 二:各人生活习惯有所不同,在不违反第一条的情况下,尊重他人生活习惯。 三:公寓颁布的一些禁止行为会及时通知诸位,请遵守! 四:不得损坏公物! “就死这个吧。”陆凝指着那个须知说道,“恐怕王仲楠就是看到了这个。” “希望他没事吧。”燕子丹看了看电梯,“我们是坐电梯还是直接爬楼?无论哪个都可能会有危险。” “节约体力吧,诸位。”段烨往电梯方向走了过去。 既然道长发话,众人也就跟上了。 电梯里有一股灰尘的味道,里面也仿佛很久都没有人用了一样,连按钮上都有一层薄灰。没有灯光,于是陆凝就用手机照了一下亮,随即便愣了一下。 整个电梯内部全都是黑色和红色的字。 红字主要有: 【直接按电钮无法前往你想要去的楼层。】 【按下最下面的“0”之后,使用亮着的电钮组合成你需要前往的楼层。】 【必须一次填入正确的答案。】 【前往错误的楼层会死。】 【不要和电梯上的陌生人交谈。】 暖 婚 我 的 霸道 總裁 【48层什么都没有!】 黑字则包括: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录入情报,22-8920层恶灵。 12724层,死亡受体检测 请勿公开,A-YES 负七探索结论,已完成切断 D778-D821全灭,我将在此死去。 口渴、饥饿,这些不是正常现象,请继续警戒。 交错的黑字和红字在墙壁、脚下甚至头顶都有,而二者的口吻上有着明显的差别。众人看着这些字,静谧的电梯里一时陷入了死寂。 “我们……要照做吗?”周诗兰轻声问。 “道长?有没有什么建议?”陆凝问道。 “我可也是第一次过来,我只能说这些文字都是人类写的,不是鬼写的。”段烨摊了摊手,“你们自己决定吧。”…

Read the full article

ccp5s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線上看-52 森羅古鎮看書-to0wb

小說推薦 – 深淵歸途医院的探查一无所获,而段烨也说以他的本事找不出这里别的和白礼有关的人了。 陆凝说了句商量一下,将陈航、燕子丹拽到了旁边。 “这人的本事有点古怪。”陈航小声说道,“还记得之前道长们说过,占卜算命这种事很难有个精确结果,至少道术方面很难。当初我们要是真有他这么方便的本事恐怕早就发现钱家人不对劲了。” “但也说明这个段道长也有些独到的地方吧?”燕子丹说到。 “我就是不放心。我自己也就罢了,但诗兰那边可不能出什么意外,而这个人的行事方式让我觉得有点难以信赖……也不是说他有别的问题,只是我怕他遇到事情自己就跑了。”陈航说。 陆凝其实也有同感,大凡做事不择手段的人总是难以令人相信会为别人付出些什么,这个保镖是不是真的能保到最后也不清楚。但现在他们也只有这一个选择,只是互相提一个醒而已。 “那么……如果枣园庄已经没有了白礼的相关人,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知道皮二这个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我问问他能不能帮我们找到皮二?”陈航说。 然而这一次段烨却没有应下,按照他的说法,之前这一次找人是因为要找的人是一群,要求比较模糊所以还能办到。精确找一个人他是无法做到的。 这个理由姑且不论是真是假,陆凝等人也无法反驳。而陈航就将众人目前的处境大概向段烨讲述了一下——重要的便在于接龙问题上。 “哎呀……这种事还真是棘手。原因不明?你们就没去那个社长最后失踪的地方问问?” 九皇纏寵,萌妃十三歲 桑家靜 “正打算去,道长愿不愿意陪我们一同去?”陈航问。 “这话说的,我是你爸雇佣过来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对吧?肯定得跟着啊。” 段烨满口答应,却没有任何郑重其事的感觉。 怀着有些不安的心态,众人开上唯一一辆车出发了。现在一共就七个人,坐一辆车也坐得开。段烨上车之后就摸出手机开始玩起了手游,当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陆凝在镜子里看了一眼,摆摆手让陈航开车出发了。 这一趟的目的地当然是铜方镇。 坐落于南部地区的铜方镇原本是重工业城镇,在锐陇集团向庚午市周边开辟发展的时候也赶上了当时的好时机,转型成功,向轻工业和旅游业等行业开始发展,治理当地的环境污染之后,也一度迎来过一段鼎盛时期。只是铜方镇所坐落的地方是一片大平原上,毕竟不如别的地方有山有水,旅游业此后便被后续发展起来的各个村镇分走了大量游客。但铜方镇既然早已吃过了第一口肉,之后仅凭工业基础便能继续发展了。 只是如今,在众人眼里那算是个妖魔鬼怪的汇集之地。 網遊之零紀元 = 邓常俊终究是忍不住逃出了家门。 一切正常才是令他感到最恐惧的事情,就仿佛不知何时会落下的处刑刀,令人毛骨悚然。 他打了一辆车,却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杨采?那个连鬼缠上也不知道的人,去了也只是跳入另一只鬼的嘴里而已。他想要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那些鬼怪不可能找到他的地方。 他最后想到的人是范逑,那个乐天派又大胆的同学。范逑家和他家也只是坐一个小时的车那么远,他给对方打了个电话,范逑倒是很高兴地接受了,没有察觉到邓常俊声音在微微发抖。 车上,邓常丽给他打了电话,但邓常俊当然没有接。邓常丽很快就改成了发短信、聊天工具发信息,从询问很快就成了抱怨和怒骂,但是邓常俊一句话都没有回复。 他还在恐惧着。 长途车上没有什么人,邓常俊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向窗外的风景,打定主意无论邓常丽说什么都不会再理睬她了。他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与此同时,邓常丽也在家里捧着手机生闷气。 虽然两人常常会拌嘴,可这种行径还是头一遭。邓常丽实在不明白邓常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于是给父母报告了一下这件事,自己也准备出去找几个朋友玩一下,排解一下心中的郁闷。没想到就在出门的时候,她看到在门口探头探脑的邓常俊。 “你居然还知道回来?你还敢不接我电话?” “嘿嘿……抱歉抱歉,我今天有点神经紧张了,这不是……给你买了酥芳记的点心,就当赔礼道歉了。”邓常俊拿出手里的盒子陪着笑脸说,“原谅我呗?”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哼,你可真是气死我了。”邓常丽回头重新打开门,“咱们重新商量一下,我可不想自己一个人干所有的家务。你要是状态不好……” “没没没,现在挺好。” 邓常俊的声音在背后很近的地方传来,邓常丽吓了一跳,扭头看见邓常俊的脸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地方! “喂!你怎么过来都没声音啊!” “对不起对不起。”邓常俊急忙点头哈腰,“吓到你了?” “嗯……你今天是真的有点怪。”邓常丽皱着眉走进家门,“你可从来没这样低声下气赔礼道歉过,还给我带了礼物……” “是啊,是啊,是啊……”邓常俊也跟着走了进来,慢慢合上房门。他的口中仿佛重复着“是啊”,声音却越来越诡异。 房门合拢了,屋内传来了一声闷在喉咙中的短促尖叫声,随后便是碾碎骨骼和血肉的嘎吱声响。 长途汽车上的邓常俊发现邓常丽终于不给自己发消息了,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很快,车就开到了范逑家所在的小城,下了车,范逑正在车站外头等他。 “嘿呦好久不见。” “放假才没过多久。”邓常俊拍了拍范逑的肩膀,“见到你我才算安心了一些。” “安心?什么跟什么?你不是为了找我玩才过来的啊?” “啧,我跟你说啊……”邓常俊把自己的经历和范逑说了,结果范逑果不其然地嘲笑了他一番。 “你怕不是把做噩梦当真了,等回去得好好跟邓常丽道个歉啊,哪来的那么多鬼。” 天地第一仙 “你还别说,我觉得杨采身上也有问题。之前他不是和卢江洋一起去了趟那个闹鬼村子吗?之前我和他视频就看到他屏幕周围都是头发。” 我的時空穿梭項鏈 無盡怒火 “哈,你倒是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啊。反正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