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犁天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詭異入侵》-第0268章 兇案再起熱推

小說推薦 – 詭異入侵 – 诡异入侵 “怎么了?” 这尖叫声光是听着就让人瘆得慌。 一行人快速朝女生宿舍方向小跑过去。 换作平时,女生宿舍门口有宿管阿姨镇守,男生止步,不管什么原因根本不可能接近得了。 今天不知什么缘故,女生宿舍门口并没有宿管阿姨,整个女生宿舍楼显得分外冷清。 连门口的落叶看上去都有一段时间没打扫了。 那尖叫声一直持续不断,叫得无比凄惶,无比揪心。 住在低矮楼层的女生,就跟受惊的鱼群似的,纷纷从宿舍楼内跑出来,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惊恐,显然是被这尖叫声给吓到了。 江跃他们靠近的时候,正好看到大批女生从宿舍楼鱼贯而出。 尖叫声是从高层发出来的。 江跃的听力最好,对声源的判断力也最准确。 循声望去,便看到靠西首的六楼第三个窗户,有一个女生双手抓在阳台的栏杆上,看她的动作,竟好似要从栏杆翻出来,直接跳下楼,一只脚都已经搭到了栏杆上。 但不知什么缘故,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她身后拽住她发力,让她无法从栏杆顺利翻跳下来。 从江跃他们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侧面,无法判断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跃只是从对方的动作和身体扭动的节奏判断,阳台里可能有人在拖拽她的衣服。 “过去看看。” 江跃根本没有多考虑,一个健步就朝西首那边跑去。 还没等他跑到对着那扇窗的位置,那女生惨叫一声,抓住栏杆的双手陡然一松,整个人砰的一声脑袋着地,砸在阳台上。 然后整个身体好像被什么力量猛力一拉,就跟一个抽屉被人猛地从里边狠狠一拉,倏地消失在阳台上。 这女生显然是在全力反抗,江跃甚至在尖叫声中还能听到她双手抓地,指甲抓在地面嘎吱嘎吱的声音。 但是这个反抗显然很无力,根本不足以挣脱。 砰! 通往阳台的门砰的一声狠狠关上,接着那女生的嘴巴好像被什么东西捂住,尖叫声戛然而止,只剩下沉闷的咿呀,声音只能在喉咙里鼓动,根本无法从口腔里喷发出来,既压抑,又令人毛骨悚然。 江跃甚至来不及细想,身体极限冲起,双脚一弹,身体直直窜起了好几米高,单手在三楼的栏杆上一扒,借了一把力,又是一个翻腾,轻巧如燕,两个起落就已经翻到了十几米高的六楼。 这时候女生宿舍门口已经挤满了人,从宿舍楼里逃出来的女生越来越多,都聚集在了外头。 现场至少有几十双眼睛看到了江跃这一窜一跃的身影,顿时发出一阵惊叹。 宿舍楼的门倒也牢固,但终究不如居家的防盗门。 对现在的江跃来说,这薄薄的一层门,根本不足以阻挡。 单手一推,用得是暗劲,将门崩开。 同时身形一闪,防止门后有人暗算。 就在门被崩开的一瞬间,屋内一道身影就跟闪电似的从另一扇门弹了出去,速度甚至比猎豹还快,快到江跃只感觉到影子一晃便消失不见了。 那一扇门是楼道正常进出的门,江跃连忙追出去,整条楼道却空空如也,那道身影好像凭空消失了。 江跃站在走廊上,看着这长长的楼道,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扬帆中学的宿舍楼很大,中间一个活动区域,东西两侧都是一间一间的宿舍,东西两侧加起来共有接近二十间宿舍,再加上南北两排宿舍楼对称分布,等于一层楼有近四十间宿舍。 也就是说,这宿舍从西到东的长度有上百米。 这间宿舍,在靠西首的第三个窗户。 江跃先前瞥见那身影冲出门,是往右手边窜的。 右手边,是长长通往东面的走廊,足足上百米,离中间最近的楼梯也得有三四十米远。 如果说那身影是往左边走的,离西面的楼道只有二三间宿舍的距离,一下子就消失倒说得过去。 可是那身影窜出门后分明是从右边,也就是东首那边消失的。 那么长的走廊,没理由就在走廊上消失的。 要么,那身影是从走廊边跳下去了。 因为这个宿舍楼的结构相当于一个长方体的“回”字形状,内中是空的。如果跳下去,可以直接抵达一楼。 不过这个时候,一楼下面正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虽然大家都是在宿舍楼外。从走廊上跳下去,则是落在内庭的绿化带。 可这么多人往外跑,从高楼跳下去总有些动静,总会被人看到的。 江跃朝前走了几步,探头朝下望去,一楼的绿化带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也看不出哪里有被压过的痕迹。 江跃瞬间就有了判断,这身影并没有逃远,应该就藏在这附近一带的宿舍里头。 就在他想一间间搜索时,屋里头传来一阵呃呃的声音。 江跃猛然想起宿舍内那个受害女生等着抢救。 心中暗叹可惜,只得返回屋内查看那受害女生的情况。…

Read the full article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詭異入侵討論-第0262章 你紋身是自己畫的吧?讀書

小說推薦 – 詭異入侵 – 诡异入侵 江跃扫了一圈,看到班上同学神色各异,有些人若有所思,有些人则面带疑惑,有些人则忧心忡忡,而有些人则看上去平静淡定。 要说昨晚那一波初变之始,灵力最浓郁时,作为觉醒者走在前端的人,在场这些同学进一步觉醒,也在情理之中。 看得出来,多数同学还是很有城府的,哪怕是真觉醒了,一时间也不愿意暴露出来,而是选择隐藏实力。 当然,也不排除不少人并没有明确感知到自己的觉醒,甚至也不排除有人并未觉醒。 像茅豆豆这种力量变异的,相对容易感知。 而一些相对隐蔽的异能,一时未能感知到,倒也正常。 直到此刻,江跃确信,昨夜初变之始发生之后,这个世界终于正式滑入了诡异时代的轨道,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所谓的正常生活,将从此一去不返。 因为江跃和茅豆豆这一场掰手腕的风波,引发的觉醒话题,让整个班的气氛显得凝重多了。 大多数人显得心事重重,接下去的课也变得很是沉闷。 只有茅豆豆兴奋如狗,时不时挨到江跃跟前,问东问西,显然是有点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江跃倒是能理解茅豆豆的兴奋。 诡异时代来临之前,茅豆豆只是个从乡下走出的读书娃,既无高人一等的学识,也没有显赫耀眼的成绩,颜值更是谈不上,气质也颇为乡土。除了身上那点肌肉块块,几乎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平素将茅十九挂在嘴边,那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自嗨罢了。 说到底,作为一个农村到城里求学的年轻人来说,他在心理上是处于弱势的,甚至隐隐还颇为自卑的。 尤其是在那些家境好的同学跟前,平时吃穿用度差距明显,这个年龄的年轻人要说毫无波澜那也不现实。 这些年若不是跟江跃关系搞得好,明里暗里被江跃罩着,他茅豆豆只怕更没有存在感。 所以,诡异时代来临,觉醒反而成了他人生的转机。 至少,茅豆豆对这个转机的态度是非常积极的。 那次体测数据压倒一众家境优渥的同学,强势杀入甲等班,在茅豆豆心中其实视为了人生巅峰。 现在,江跃明确告诉他,他二次觉醒了,等于是人生迎来了二次巅峰,又登高峰了。 这种逆袭的感觉,让茅豆豆非常享受,只觉得全身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肉,都在跳动,都充满了兴奋感。 “跃哥,肥肥他到底觉醒了什么异能?”茅豆豆又凑到江跃跟前,小心翼翼地问道。 “放学你们慢慢切磋,正好孙老师那边的事,你俩商量一下怎么办。” “老孙怎么啦?”茅豆豆一怔。 要说老孙对他茅豆豆也是没得说,从来没有因为他是乡下走出来的,就对他带有偏见。 老孙绝对是有教无类。 甚至因为他跟江跃关系密切,老孙对他还有意无意多了些关注。 茅豆豆看似粗疏,性格却又有敏感的那一面。自然感觉到老孙对他的关照,因此对老孙一直是非常尊重的。 听江跃的口气,似乎孙老师有什么事? 茅豆豆顿时干劲十足,顿感自己觉醒的力量有用武之地了。 江跃倒也没隐瞒,低声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 茅豆豆听完,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岂有此理!她要是敢带人来闹事,我茅豆豆一定让他尝尝我的铁拳。”茅豆豆嫉恶如仇。 他也不是傻子,老孙带了他们六年,他自然知道老孙家的一些事。知道这个前师母有多么极品奇葩。 他也为老孙脱离苦海而高兴。 如今听说这个女人又想回来痴缠,被老孙拒绝后,居然还胆敢出言威胁,这完全超越了茅豆豆简单朴素的认知极限。 “你小子也别冲动,多动动脑子。你现在的铁拳可不一般,可别一拳把人砸死了,到时候吃了官司,可大大划不来。” “啊?那我怎么知道轻重?”茅豆豆苦恼。 “你傻啊,力量拿捏不了轻重,打击部位总能吃的准吧?” “跃哥,你什么意思?”茅豆豆有些没明白。 “真要发生冲突,不可避免的话,就往打不死人的地方揍啊。” 茅豆豆眼睛一亮:“好,好,不愧是我跃哥。” 两人嘀嘀咕咕,好不容易捱到放学,茅豆豆提议今晚聚餐,去大兵菜馆,今晚一切消费由他茅公子买单,庆祝他二次觉醒。 江跃还没开口,忽然教室门口探入一个小脑袋,赫然是夏夏。 夏夏看到江跃,一阵小跑就冲了进来。 “江跃哥哥,有坏人,坏人来我家!” 江跃面色一变,这就来了? “豆豆,走着。” 江跃将夏夏往怀里一抱,招呼茅豆豆就朝老孙家飞驰而去。…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