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舒楠澤

優秀小說 新白蛇問仙笔趣-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變故相伴

小說推薦 – 新白蛇問仙 – 新白蛇问仙 荒芜世界。 耀眼火光拖着长长尾焰穿过屏障。 猎猎轰响划破苍穹,下坠一段距离后忽的划出弧线水平直飞,从毫无生命痕迹充满荒古遗迹的大地上空飞掠,耀眼火光渐渐熄灭,白雨珺在虚空漂泊数年之后才抵达旧时故地。 掠过庞大龙庭遗迹时没有停顿,想要调整方向。 找了几次没能对准,这才想起当年有用鳞片刻画星辰方位和环形山地图。 综漫之光暗双生 赶紧翻翻小金库。 从角落里找到一片龙鳞。 俗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古人诚不欺龙,都是经验。 龙庭流亡逃难时曾在此停留,也想起了一个能让龙深感不安的诡异之物,被拖拽至此掩藏的青铜棺,当年实力不足以毁灭邪物,如今想再试试看,尝试将其泯灭,实在不行就给扔太阳星上去。 荒芜世界环形山太多,景色几乎都一样,依照星辰图闷头飞行。 飞着飞着,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当初自己曾亲手布下禁制,四根锁链,贴满几百张符箓,如今却完全感觉不到禁制所在…… 白雨珺有个不好的预感,被谁给偷棺了! 向下倾斜狠狠撞击一座环形山,蛮横用龙角撞穿岩石! 山体震颤轰隆隆响! 带着碎石稀里哗啦掉进空旷洞穴。 终极花王 吊炸天 厚厚岩层下昏暗地洞里,洞顶猛地破碎并掉下个纤瘦身影,小石块砸中散发莹莹白光的龙角叮叮响,某白站着不动,双眸盯着空荡荡地洞脸色铁青。 “嘶~!” “又开始作死了……” 闭眼再睁眼,画面快速回溯! 大概回溯到半年前,画面倒放,几个模糊身影抬着青铜棺倒退回地洞,倒着将棺椁放回原地,四根贴满金符的锁链重新回到四个方位固定好,一阵忙碌归位后倒回洞口。 在洞口站了一会儿,接着倒着退出地洞。 白雨珺冷脸跟在倒退的几个模糊身影面前走出洞外,外面沙尘风暴飞沙走石,不远处是一艘风格古老的火红色木舟。 继续跟随,他们倒着走回木舟,回到船艏对着环形山指指点点。 随手关掉回溯镜像,白雨珺脸色不太好,对方是谁?如何发现藏在岩层下的青铜棺? 所有的一切说不清道不白。 就在自己准备彻底毁掉危机之前,某些人不知是故意又或者机缘巧合流落至此,带走青铜棺,让邪物逃过必死之劫,说不清究竟是巧合还是天意,涉及青铜棺以至于看不到缘由,一切扑朔迷离。 对方不简单,否则不会在镜像回溯中面容模糊。 “真该死!什么玩意都往家里捡!” 这诡物当初险些灭掉明岚世界,太邪性。 但是对某些人而言,宝物也包括某些神秘强大的邪物,只要能获得力量的都是宝物。 再次回溯镜像注视结局。 还好,至少没敢私自拆开禁制,附着金符的锁链捆住棺椁,这些人抬着青铜棺登上飞舟,光芒过后踪迹全无。 愤怒咆哮,之下一脚踢碎岩石! “吼!蠢货!” 甲午崛起 轩樟 …… 洪荒主世界,古朝旧都。 午时燥热,古城旧墙露黄土,阴凉城门洞里马帮驼铃声走过。 商铺酒旗斜,小二呵欠犯困倚墙无精打采,茶馆里戏曲声引喝彩,烘烤下散发呛鼻牲畜味的街上行人匆匆,旧代都城不复曾经繁华,万物在烈日下昏昏欲睡。 忽然,马蹄声急促敲打青石路,行人赶紧站路旁避让,十余官家劲骑催马疾,惊起一路尘。 劲骑疾奔的远方是高高在上的豪门大宅。 外城远望,内城地势高如岗,威严府邸朱门灰瓦。 某栋奢华宅院朱门前。 几个门子站树荫里避阳,偶尔回头望着内院低声议论,园内丫鬟仆人忙忙碌碌,衣饰华贵的主人们聚集前院有说有笑。 瘦门子往内瞅两眼,大夫人就要生了,以后府里又要多一位小少爷,暗叹有的人出生就是苦命穷人家,有的人天生高高在上好命。…

Read the full article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新白蛇問仙 起點-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穿行展示

小說推薦 – 新白蛇問仙 – 新白蛇问仙 孤峰,悬崖边。 白雨珺高高在上俯视凡尘。 芸芸众生,末世中每一个生灵都在努力活着,飞禽走兽甚至昆虫皆已离去,即使没有全部离去也剩不下多少,仅留少许作为复苏根基,全世界过于安静。 其实,世界意志并不在意天降火雨。 无论生灵涂炭或者伤亡惨重,对世界而言时间会抹去一切。 沧海桑田。 匆匆过客留下的痕迹难抵岁月侵蚀,唯天地不变。 尘埃终将落定,遮蔽的阳光终会洒下,也许数年也许几十年,当昏暗与寒冷退去时,沉睡的种子发芽生根,从一株嫩芽生长为参天巨木,鸟衔干草,野兽饮水,重现生机盎然。 高处不胜寒,风吹长裙轻晃飘带猎猎。 心有所感看向妖兽林海方向,微笑满意点点头,倒也算是发现好事情。 “差不多了。” 无论海洋还是森林,迁徙完成。 未动嵊平世界江河湖海之水,留待用于日后复苏,森林则像是被铲过,没了天庭神职庇护的山神也算目标,专业的活交给专业人才,养护山林方面山神是行家。 黑雪已有半尺深。 凛冬将至,初步估算约十年荒凉。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没办法,尽力了,白雨珺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山下,集市。 大牛带村民搬出集市范围。 携带的粮食和牲口在短短几天内险些被抢,即使大牛勇猛无畏也架不住狼多,无奈之下趁夜色离开集市,在山下另觅一处落脚,借助山势地形,用石块和木材修了个临时村堡。 天火坠落的日子已经过去数日,但人们心中恐慌仍在增长。 大牛蹲村堡石墙上,望着安静的林子发呆。 没有鸟叫,没有虫鸣。 光秃秃树干连只乌鸦也没有,静的让人心慌,连最厌恶的蚊虫苍蝇也没了,整个世界死气沉沉。 如果不是还有几个猫狗耕牛毛驴家禽,大牛觉得自己会疯掉。 假如能够选择,没人会喜欢只能听见风声的生活。 恍惚间想起两天前有修士来集市,说这个世界所有禽兽都通过大门去了另一个地方,有那么瞬间许多人好像在羡慕禽兽。 之前感激神龙救命的热情逐渐退去,怨气渐升。 抱怨神龙眼里只有畜牲…… 山顶。 妖将花行完成任务后,带几十个大妖返回孤峰。 往日里称霸一方的领主们保持安静,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甭管嗜血或者张狂习性都得死死压制,踏上峰顶那一刻就感受到了龙威,压迫身躯震慑魂魄,那种滋味非常难受。 现在脑袋里只有两种想法,要么缩起脑袋,要么拼了命的能跑多远跑多远。 显然目前不可能逃跑,只能硬撑着摆出笑脸。 崖边背影虽然纤瘦,但却像一座高山压在头顶升不起对抗心思。 花行上前,身躯笔直微微低头。 “启禀吾皇,末将花行前来复命。” 白雨珺没回头,仍俯视山下。 “嗯,有事等会儿再说。” 此时白雨珺正忙着重新布置各地传送石门。 花行等妖兽好奇观望,就见这位神龙陛下双手凭空制造山河图像,莹莹雾气中仿佛俯瞰山川河流,陆地海洋模糊可见,白皙玉指快速波动,在山河图设好位置。 与此同时,负责看守各地石门的分身仿佛被激活。 收起石门化作流光奔赴人族各地…… 某白堪称史上最勤劳的神,有史以来没有哪个神仙如此费心费力。 头也不回轻轻挥手。 花行手里巴掌大石门飞出去,飞往孤峰山下。 孤峰位置特殊理当设置世界通道,石门落地,背靠孤山坐北朝南,没有之前那般高大,但对于人类而言仍过于庞大,根基稳稳扎根岩石。 然后,莹莹白光笼罩星芒升腾,在昏暗的天地间格外显眼,百里外清晰可见。 陡然从天而降的石门神秘而威严。 传送通道设置在人口密集区,大型城池附近,落地后再无其它动作,高处有散发白光的身影浮空,令无数遭受饥饿苦难的人们生出希望。 孤峰山下的石门位于半山。…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