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重生的楊桃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討論-第545章 成爲新瑞典的新大王的代價閲讀

小說推薦 – 留裏克的崛起 – 留里克的崛起 去年,一支五百人的黑色大军闹市巡游。 今年,一支一百人的蓝白色大军再来一遍。 不过比起已经死去的大王奥列金和卡尔,梅拉伦的民众更欢迎罗斯人一些。 此并非罗斯人就是善良的,完全在于梅拉伦的比尔卡集市,道路两边清一色摆摊的摊贩。 人人都知罗斯人有钱,他们每年都来集市乃至整个湖区采购五花八门的东西,又再春季贩售大量稀罕物。 大批有实力的商贩都在贸易中赚到了钱。 人们欢迎有钱的大人巡游,他们再看到这一群衣着光鲜,尤其是为首的那位漂亮的少年留里克,更是赞誉友嘉。 只是他们并不清楚,这光鲜华丽又显得仁慈的外表下,罗斯人掩藏了獠牙与血盆大口。 重生八零:长嫂嫁进门 寒冬落雪 留里克无意和簇拥而来的商贩有什么互动,离开了正在建设的比尔卡修道院,他已经在幻想那个法兰克王国传教士埃斯基尔,在看到自己从不列颠抢来的《林迪斯法恩福音》,以及大量金银器皿、钻石十字架,那家伙是否还会保持那份惊喜。 留里克再次站在了集市酒馆的门口。 浩荡军威当场吓得喝麦酒的人撒腿就跑。哦,一些家伙赶紧喝完酒,没有付钱就溜之大吉。 酒保在暴怒中跑出来,嗷嗷叫地要求付钱,便与留里克的军队撞在一起。 是袭击? 两名佣兵猛踢一番,酒保被踢得嘴啃泥。 须臾,酒保爬起来,那生起的怒气面对罗斯军队当然丧失。 “大人,你要进去坐坐?”耶夫洛问。 “不必了。”留里克抬起头,再看这酒馆不禁摇摇头。 “你有些失望?”大商人古尔德问。 “对。失望。这酒馆太破旧了。要我接管它?我看就把它推倒,我们建造新的。” “这倒也是。”古尔德点点头,“那么,战士们就不该对这酒保粗暴。他们以后都是你的手下。” 留里克噘着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我当然要有酒馆,但是这些人……全部赶走。” “有必要吗?他们是合格的工具。” “不。他们是贪婪的工具,我需要信得过的人给我管理酒馆。”说着,留里克扭过头,“我就信得过你。准备一些人手,你来接管这里。对了,我要拿到比尔卡集市的一些区域,房屋推倒重建,就作为我们罗斯人货物的专营商店。” “妙啊。”古尔德高兴归高兴,他仍有些顾虑,“就怕比约恩不会轻易就范。” “不。他会的,那个家伙不是卡尔,那是个识时务的男人。走吧,已经够了。我们直奔比约恩的宅邸,希望那家伙准备好了酒。” 闹市巡游到此结束,大军也离开了集市。 相比于步行前往比约恩的宅邸,还是坐船来得快。 阿芙罗拉号和古尔多特号,这两艘姐妹舰如战神般立在港口,梅拉伦的男女老幼都来近距离观看,接着窃窃私语罗斯人的强悍,乃至探讨这种大型船只能装运多少货物。 留里克与手下等来四艘长船,他们顺利漂到比约恩宅邸所拥有的小码头。 大军走在割完燕麦的田埂,留里克看到,还有零星的人躬身捡拾着什么。 歡喜 禪 法 捡麦穗的人?真是一片清冷的田园牧歌。 复杂的水道和郁郁葱葱的松林,若是生活富足,这北欧的水乡不啻为休闲养老好地方。 奈何这里的气候与当今的生产能力,造就这里极为脆弱的农业。若不是太穷,大家如何对出海劫掠充满热情? 田地的麦根稀疏,一看他们便是不善于耕种。留里克也无意再批评什么了,这地方就是太寒冷,比起精耕细作的收益,那还不如移民温润的法兰西平原或是乌克兰大草原。 与此同时,比约恩家的私兵注意到这到访的大军,那飘扬的罗斯旗帜和太阳下反光的矛头,看家护院的私兵家丁,首先的反应是恐惧。 倘若惹恼了罗斯人,他们冲杀过来,自己还不是迅速死亡? 比约恩,他带着喜悦与恐惧交织的复杂心情出门迎接留里克一行。与此同时和他家族附属居住的自由农民、农奴全都紧急回避。 留里克踏着傲慢步伐而来,他人是个头矮小,脸上还带着稚气。可他身边的那些战士,清一色狠人模样。 比约恩带着恭敬躬身致意,“欢迎!欢迎来到的宅邸。” “我算是应邀到访吗?比约恩,我们又见面了。现在卡尔已经死了,你被大家拥立为首领。你希望所有部族的公爵都支持你做瑞典王?可无人领情。” 留里克把事实非常突兀地说出,比约恩先是吃了一惊,接着露出尴尬的笑。“你……都知道了。” “是的。我无意多言。走吧,我的大军暂立户外,我带着亲信进入你的宅邸。咱们好好聊聊你称王的事。” 比约恩猛然惊醒,留里克这最后一句话分明指明了此事。 即古尔德把事情办好了,罗斯人的确支持比约恩称王,这其中要付出多少代价,留里克所来就是为此事谈判。…

Read the full article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愛下-第529章 這盾牆堅如磐石讀書

小說推薦 – 留裏克的崛起 – 留里克的崛起 继续让教士给诺森布里亚的步兵加buff? 不行!维京战士们保持站立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不能让敌人搞什么战前仪式迟迟不开打。 站在高处的留里克命令所有的扭力弹弓操作者:“最大射程!看我的旗子!” 他俯视布置好阵地的公牛投石机矩阵:“杠杆压到最低,安装石头!看旗子!” 见得他们都准备就绪,留里克勒令掌旗人,猛地向前压下白底蓝纹的罗斯旗帜。 此概率射击,扭力弹弓和投石机施展最大射程,铸铁弹和石弹被凶猛弹射,尤其是投石机,它强劲的后跳好似蛮牛踢人。 弹丸无声无息地砸过去,正好敌人的位置处在最大射程内。 两军对阵三百米已经是非常远的距离,埃恩雷德无法想象能否有某种箭矢能飞跃这么远的距离。 的确,飞过来的不是箭矢,而是石头,是铁弹! 致命的石头从天而降,直接击中了排好队的战士,当场造成惨烈的死亡。 虽然这一轮射击造成的诺森布里亚军区区伤亡的八人,大部分弹丸是打偏了位置,仍旧给他们造成了恐怖的心理震撼。 埃恩雷德的战争观被改写,本该是绝对安全的地方,现在变得危机重重。 他突然想到了逃走,可现在队伍开始发生骚乱。哪怕是精锐的步兵战士,面对同伴突然的惨死也震惊了。 战士,最恐惧的莫过于身边的战友不明不白的战死,因为同理心,经过职业厮杀训练的战士面对突然的无谓的死亡,谁能保证自己不是下一个倒霉蛋? 正当诺森布里亚军队混乱之际,有一堆石头砸过来。这一次仅仅造成了三人的伤亡,但已经开始有农夫在逃跑。 埃恩雷德暴怒,他终于下达了命令:“诺森布里亚的战士们!冲击!杀死敌人!” 继续待在这里就是坐以待毙,得到进攻命令,那些带着鸢盾的精锐王国战士已经顾不得接受圣水祝福,开始堪称不成章法的散兵冲击。后续的农夫们扛着大镰刀粪叉子,甚至是打谷的铁连枷,嗷嗷叫跟在步兵身后冲击。 因为那些企图逃跑者已经被得到国王命令的骑兵追上,骑兵的箭将之斩杀。那些卑贱的农夫自知后路已经被国王掐断,他们无力抱怨为何高贵的国王和高贵的骑兵要做看客,为了活命,他们只能跟在步兵身后,以山呼海啸般的怒吼以震声势加入战斗。 维京人这一方,接下来的事已经不需要留里克本人扯着嗓子去喊。 留里克站在安置全部扭力弹弓的高台,他稍稍弓着背,伸出右手示意身后的持弓的设得兰人对天抛箭。 整个队伍的木弓此战都击中在设得兰人手里,不能参与到正面厮杀而是通过放箭伤人,一线的许多巴尔默克战士不觉得自己的盟友很光荣。 不过巴尔默克的战士们也没工夫去管那些人,一双双锐利的眼角紧贴着圆盾的棱角,一只只持剑的手下意识在颤抖。 比勇尼在内的持十字弓的人,此刻都半跪在中军长矛阵处。他暂时化作了一名步兵,听从耶夫洛的射箭号令。 “稳住!不要紧张!” “把他们放近再射击。” “瞄准他们的脖子,他们的脸!射瞎他们的眼!” 耶夫洛有节奏地嚷嚷着,他身边的战士皆是无言,如此情况甚至让他非常感动,就仿佛身后站着的不是巴尔默克的渔夫们,而是去年哥特兰岛决战时有着精湛表现的诺夫哥罗德矛手。 短木弓抛射的箭矢开始发威,箭矢并未造成铺天盖地般箭雨效果,它确实给了冲锋的敌人伤亡。 扭力弹弓和投石机,已经造成敌人的死亡。 诺森布里亚的冲锋步兵,他们的头脑已经陷入空白,任何一名渺小的战士被洪流所裹挟。害怕?至此变得无所谓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身边的同伴不明原因突然倒地,也许是被箭矢射杀,或是被石头砸死。 任何的远程武器都能阻止人群的冲击,短兵相接即将发生。 “现在!射击!”耶夫洛把握住时机,十几人突然发射弩箭。 至少八名敌人瞬间遭到致命打击,而耶夫洛等人急忙拎着十字弓,窜回长矛阵中。他仍然奋力疾呼:“兄弟们,跟我去高地。” 就当他们十多人离开,步兵间的碰撞开始了。 每一个维京盾墙的构成但愿,战士以盾护住几乎整个躯干,左腿在前右腿在后呈防冲撞姿势,剑和斧头自然地搭在盾上,伺机戳刺。 盾与铁皮盔的组合,让维京人的阵线足够坚固,圆盾与对方的鸢盾碰撞一起,几乎是必然的抵住了对手的冲撞。 顿时,战场血肉横飞! 维京人的剑开始疯狂戳刺,战斧肆意挥舞。许多维京战士整个人缩在盾后,不分皂白地对着大概前方的位置乱砍乱刺。 后排的维京人亦是带着长柄武器,或是戳刺或是从天而降地砸。 “这就不像是血肉厮杀,怎么有点打群架的意味?”高地的留里克绷着脸,介于占据完全在自己的预判内,他没有丝毫紧张。 此刻,耶夫洛带着人全部等当了土与木头大建的台基,虽说它地形比较局促,高地仅有一米左右,实为一个战略制高点。 耶夫洛二话不说,强壮的佣兵当即以健壮的双臂给钢臂十字弓强行上弦。他们上弦完毕有立刻箭槽插入箭矢,对着密密麻麻的敌人阵线随意射击。 在他们的身边,设得兰人仍在拼命的对空放箭,他们以极大的角度抛射那些缴获的箭矢,就以诺森布里亚的箭矢射杀诺森布里亚的农夫。 最疯狂的战斗就在维京军的中军,比勇尼的手下构筑的长矛墙变成难以逾越的屏障。 持鸢盾的诺森布里亚的披甲步兵,有可能用盾挡住多根矛的戳刺,然而面对二百根矛,战士面临的根本是绝望。 这里面就夹杂着诺森布里亚自己的矛,多种款式的矛头,甚至仅仅是削尖锐的木杆,都能早就巨大伤害。 成功冲到阵前的十多人,他们意识到了情况的部队,但在后方战士的推搡下,他们的盾被戳中拨开,身体被矛头戳烂,锁子甲几乎没有效果。 双方是厮杀岂是短时间见分晓,维京人一方也开始遭遇损失,一些人被诺森布里亚的战士的剑刺中倒地,后面的战士把受伤的兄弟拉走后立刻补充阵线。…

Read the full article

eg0ku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留裏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520章 侵入林迪斯法恩推薦-2b47l

小說推薦 – 留裏克的崛起 – 留里克的崛起 林迪斯法恩,这个地名对留里克来说非常陌生。 实际呢?这个修道院故意健在偏僻的近海潮汐岛处,修道院里蕴藏着许多财宝,但教士仍旧秉承信条,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 此地当下就是诺森布里亚王国最重要的宗教中心,它四十年前被卑尔根维京人洗劫一番后,王国将之重建。 吸取了上次防御一摊稀烂的惨剧,王国也开始非常罕见的用当地比较容易获得的花岗岩将之加固。 距离那场灾祸已经过去,最年幼的亲历者如今也几近人生暮年。那些昔日的教士,他们多数死在劫掠之灾中,后续迁移来的教士只能听从亲历者的口述以幻想灾祸现场,而这些人也陆续去了天国…… 林迪斯法恩修道院,这里已经恢复了恬静,哪怕是王国爆发了几十年的内乱,争权夺位的贵族们从不会觊觎修道院里的由信众们自发捐赠的越来越多的金银,反而是国王派遣一支军队,在修道院的外围修建了一座军营。 比起防备可能出现的海上蛮族,国王更在意这座王国宗教中心知否真的牢牢统御在自己手中。 林迪斯法恩距离王城约克足有二百公里的路程,但距离王国北方另一座军事城镇班堡,仅不到一天的旅程。 虽然从保罗这里获悉了很多情报,留里克总有种预感,因为自己的大军就是要深入诺森布里亚的核心统治区,面临更大规模的战斗已然不可避免。 战斗是否会让这群维京战士发狂?他们一定会的。 大军在吃完了饭后,旋即开始搬运战利品。 留里克本来计划中午时分就启航的,结果搬运粮食和其他战利品(主要是收缴的铁器与布匹)花费了太多时间。时间磨蹭到了下午,搬运物资而被折腾得浑身疲敝的人们,只好继续窝在海边,大口吃着缴获的麦子养精蓄锐。 而爱丁堡的大火仍没有熄灭,那里仍旧是一面火红的地狱。 留里克甚至找来绳索捆着拉车的马匹,直接将之吊到阿芙洛拉号的船上,最后塞进船舱。至于马车也没有浪费,车板与车轮、车轴被拆解,一并装上了船。 其他的长船都载着不少货物,其中最有分量的莫过于粮食。 设得兰的卑尔根移民看重粮食,而巴尔默克人更希望得到金银铜铁。 新的一天,当海雾还在弥漫之际,这支维京船队全体离开火焰仍未熄灭的爱丁堡。 雾气掩藏了船队的踪迹,庞大的船队正沿着海岸线,气势汹汹地向南漂去。 而这注定不可能是漫长的航行。 一股清凉的北风袭来,面对突然转变的风,各船毫不犹豫扬起风帆。 人们无比快慰地收了桨,长船仅留两三人,即可完美地操纵大船。 与此同时,被俘的保罗正带着不思议的感觉,被留里克邀着站在船艏甲板。 他感受着海风,又侧目看着船艏撞开的浪花,不由感慨:“这!难道竟是诺亚的提瓦特?” 留里克完全听懂了此人的话,随口自傲地回应:“方舟很大,仅有一艘!我的船很小。不过,当你来到我的港口,会见到更多这样的大船。” “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船。任何风浪,无法将之掀翻。” “当然。”留里克继续高傲道:“我们有能力建造更大的船只,也许终有一天,会建造岛屿一般的大船,就像那艘方舟。但是要完成这一目标,我需要大量的钱财招揽工匠去建造,这就是我要继续攻击的理由之一。你觉得,我是恶人吗?” “这……”保罗无话可说,凭良心说话,他确信这位非常年轻的留里克并非凡人,此子绝对了解过那些经书上的智慧! 恐怕这位留里克还懂得拉丁语呢!可惜,自己一无所知,只能听从那些高贵而傲慢的教士的讲解。 再看看局面吧!这艘名叫阿芙洛拉号的大船,和其他船只完全不同。船上的人们穿着普遍统一,他们的确不是上帝的羔羊,却不能说他们是肮脏的。这位名叫留里克的统帅,衣着光鲜英伟,充满智慧。 如果这位少年如今前往林迪斯法恩是接受主教亲自的施洗,之后再坐着这艘大船去罗马朝觐,那么他一定可以成为一位高贵的国王。而自己,一介管粮食的粮官,也许会因为引荐人,被林迪斯法恩主教册封一个圣职。 可惜,这一切都是美好的幻想。就好比天堂那般,无尽的美好却遥不可及…… 留里克大人器宇不凡,偏偏他的大军是要进攻林迪斯法恩。 他们既然仅用一个下午就攻破了爱丁堡,那么面对南方的修道院又如何? 不!不仅仅是修道院!还有其附属的军营! 岂止是军营!这支海上蛮族大军,说不定直接攻击更南方一点的班堡,将那座城市付之一炬。 一想到这些,保罗愈发觉得自己死后是要下地狱的。 然而这位留里克自称是北方大神奥丁祝福的圣人,任何为他而战者,死后会进入瓦尔拉哈圣殿,再不济者也是前往美妙无比的阿斯加德。 也许,那个瓦尔哈拉还有阿斯加德,和帕拉迪斯(天堂)是一个意思? 重生之攻星记 一瞬间,保罗对自己的信念突然萌生一丝怀疑。 船队接着风势以很快的速度航行,一些时段内航速竟达到了八节。 人们的热情无任何衰退,许多人幻想着一次快速航行,当天就能杀到目的地,最后大家今晚抱着大量的黄金,占有当地的女人痛快地过上一宿。之后的兄弟们因为大获全胜,船只已经不能再运载更多财富,届时大家满载而归。 接着因为知道了航线,明年还来。 罗马的涅槃 周旋先生 事实的确如此,人们一直注视着海岸线前进,时间是甚至还不到傍晚,视力不错的大家就透过被凉风吹拂得非常澄澈的空气,看到了远处的城寨,以及一座奇怪的建筑物。 窝在一边睡觉的保罗被留里克撅起来,他指着远方问道:“那里,该不会就是你说的林迪斯法恩?” 看到远方的有着尖顶的建筑物,保罗猛地咽下唾沫:“是的。是林迪斯法恩,有尖顶的修道院。大人,你看那边。” 保罗又指着一个方向:“那是护卫者的营寨。你们要进攻修道院,就……必须和那些人激战。” “吼?一场战斗?”留里克稍稍提气精神,“看来不击垮守军,我是不能劫掠的。”…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