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ndlao

熱門都市言情 餘燼之銃 愛下-第五十三章 考驗分享

小說推薦 – 餘燼之銃 – 余烬之铳 风暴裹挟着冰冷的海水,将它们高高地抛入天穹,随后哗啦啦地落下,拍打在不肯熄灭的焰火之上。 铁甲船开始了下坠,翻滚的海浪不断侵扰着它,可即便如此,它的沉没还是无比缓慢……但它确实在沉没,海水浸过船舱,在甬道内奔涌,就像一个慢性死亡的老者,铁甲船正步入死亡,但却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到来。 大海在咆哮,落入海中的海盗们哀嚎着,但当又一重浪花过后,他们便失去了踪迹,也有人挣扎在沸腾的火海里,但也渐渐地失去了声音。 这样残酷的景色正在不断发生,但没时间感慨这些事了,海战还在继续。 黑天使乘着漆锑燃烧的动力跃入高空,糟糕的天气反而协助了它在空中的滞留,双翼展开,如同秃鹫般在战场之上盘旋。 在接连的战斗下,算上身下这艘正缓慢沉没的铁甲船,洛伦佐这一方已经击沉了四艘铁甲船,敌方还剩下两艘铁甲船具有战斗力,第三艘则是破开暴雨的黒牙号,它挨了阿斯卡隆一炮,甲板之上的建筑被摧毁大半,在洛伦佐看来黒牙号没剩多少战力。 实际上黒牙号比洛伦佐预想的还要惨很多,阿斯卡隆直接摧毁了指挥室,火流引燃了内部的居住区,还令仓库里的弹药引发了二次殉爆。 可以说经历了这么多黒牙号上已经没有几个活人了,它也不是在泽欧的操控下靠向这里,而是海浪在推动着黒牙号。 泽欧坐在潮湿的甲板上,倚靠着凸起的残骸,仅能动弹的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凹槽,好令自己不会因颠簸滚进海里。 “这便是您的旨意吗?奥丁神。” 泽欧仰起头,望着盘旋在头顶的死神。 仿佛有双无形的大手在暗中操控着这一切,令晨辉挺进号与黒牙海盗们在此相会,哪怕放弃、逃离都做不到,风暴完全笼罩了这里,水流的方向被逆转,所有的船只都只能驶向这旋涡的中心。 命运的丝线被女神拾起,编织在了一起,然后剪断。 泽欧并不害怕,恰恰相反,他依旧很是欣喜。 “即使抢不到那艘铁甲船,哪怕无法以此劫掠一个国家……至少我们能这样充满荣誉的死去,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维京人都能死在这种怪物的手上。” 泽欧哈哈笑着,但他的笑声很单调,没有人来回应他。 看向一旁,只见一具尸体正倒在不远处,它的死因是穿刺伤,大概是船上剧烈的颠簸,让它一时间失去了平衡,尸体插在了断裂的栏杆上,手臂与大腿诡异地弯折着。 “这可不行啊,这么可笑的死了,可是去不了英灵殿啊……” 泽欧看着水手的尸体呢喃着。 水手最后还是清醒了过来,他意识到泽欧的话就是在放屁,他不想死,他试着逃离,可在这片咆哮的海域上,每个人都无处可逃。 晨辉挺进号再度开火,铁甲船在激流的海浪里调整着身形,溅起阵阵白潮,将侧翼朝向了海盗们,随后固定火炮开火。 一道密集的弹雨刺破海面,重重地击打在了铁甲船上,打穿装甲,命中舱室,碎片崩飞,割伤了途径的一切事物。 在黑天使奇袭掉过半的铁甲船后,海盗们的火力已经无法再压制晨辉挺进号了,再加上两者之间的距离在不断地靠近,晨辉挺进号火力全开,熔铸之矛接连升空,降下熊熊火雨。 海盗们拆下了门板,将其当做盾牌一样顶在身上,试着去阻断火雨,掩护着露台火炮的开火,可突然间黑影从头顶掠过,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他们抬起头,看到了滑翔的黑天使,一瞬间内心被恐惧所捕获,他们很清楚这怪物的可怕,只要让它降临在这铁甲船上,无人能抵御它的屠杀。 就这么思考间,黑天使越过了铁甲船,没有停留,这让海盗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然后便是捡了一条命的轻松,可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黑天使在掠过的瞬间留下了什么。 为了在反复升空,黑天使装备了四个燃料罐用以推进,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有一个燃料罐消耗殆尽,而刚刚为了躲避弹雨的围杀,洛伦佐完全燃烧掉了第二个燃料罐,好令狂暴的漆锑在一瞬间将黑天使推了出去。 现在洛伦佐则抛弃了第三个燃料罐,里面大约还存储有一半的漆锑,至少能支持一次黑天使升空,但现在就被他这么随意地丢掉了,只见漆黑的罐子落向了身下的铁甲船,就在即将摔在铁甲船上时,黑天使猛地转身,甩出数道铁羽。 伴随着锐利的鸣响,一米长的铁羽如同箭雨般落下,尽数钉入燃料罐中,将其贯穿插在了船舱上。 漆黑且粘稠的液体从破裂的缝隙里溢出,几秒后熔铸之矛在高空炸裂,火雨落下。 黑天使头也不回地冲向最后一艘铁甲船,而在它的身后,仿佛有神话中的巨龙降世,咆哮的龙息在海面上翻滚,将所有人都拖入炽热的地狱之中,哪怕大雨倾注也无法将这怒火熄灭。 不久后阿斯卡隆再次开火,灼热的线条划过了燃烧的地狱,给予了这铁甲船最后一击。 仅存的海盗们目睹着这一切,他们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维京人们很少遇到这样的情况,作为信仰奥丁神的他们,哪怕面对几米高的巨熊也能发出深沉的战吼,可在此刻他们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想不到,绝对的恐惧使他们此刻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能这么呆滞地注视着这一切。 钩索钉入甲板,黑天使降临。 “吓傻了吗?” 黑天使伸出了手,冰冷的铁羽轻轻地刮擦了一下一旁的一名海盗,尖锐的边缘在他的脖颈上留下鲜血,他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 当战斗不再变得势均力敌,变得毫无希望,一丝一毫的胜算也不存在时,哪怕是维京人这样的好战之徒,也感觉到了些许的疲惫。 他们渴望的是一场能激起欲望的战斗,但洛伦佐给予的只是漆黑的死亡。 海盗面无表情,他能嗅到空气中的烧焦的味道,还有那些腥臭的血气,他甚至能感受到从原罪甲胄身上传来的体温,鲜血在钢铁之中涌动,心脏缓慢地起伏着。 黑天使收回了手,铁羽轻轻地抖动,头颅断裂,从脖颈上掉了下来。 战斗到了现在,已经结束了,洛伦佐成功地在这些维京人的心神植入了恐惧,哪怕向往着神圣的英灵殿,也难以让他们对眼前的黑天使产生战意。 海盗们被绝望所笼罩。 炮声渐渐地也消失了,海域重归平静,只剩下了狂风与雷霆的呼啸。 武器师放下了手中的骑枪,已经不需要什么火力压制了,海盗们战意溃散,剩下的只是打扫战场了。 伯劳从武器师的颈部爬出,身上还挂着很多神经驳接的线路,他坐在这甲胄的肩膀上,望向了远方。 “天亮了啊……” 只见一道灰蓝色的光带在天海交界的地方升起,它呈现一种蓝宝石般的瑰丽,深邃之处是炽白的光芒。 微弱的光芒透过了风雨,照映着这狼藉的海域,战场迎来了短暂的平静。 钢铁的残骸上燃起大火,它们漂浮在海面上,至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沉没,。…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彩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txt-第三十六章 進化與昇華

小說推薦 – 餘燼之銃 – 余烬之铳 “前进!” 特种兵王妃 那人站在船首,放声大吼着,随着他的吼声响彻,脚下的铁甲船也开始逐渐加速,伴随着躁动的锅炉,激起重重浪花,宛如一把利剑般劈开了海面。 这是疫医起航的第四天,在全速前进的情况下,他判断他的位置大概贴近英尔维格海域,再有大约十几天的时间他便能脱离英尔维格的周边海域,抵达英尔维格与维京诸国之间空旷的公海之上了。 近些年人类的科技在快步前进,但在航海定位上却没有多大的进展,一旦步入这茫茫的大海之后,能依靠的便只剩下个人的经验以及海图、指南针、六分仪等工具,也因此诸国对于海域的把控都很薄弱,疫医倒不担心会遇到什么。 “船长,这些就交给你了。” 享受了一阵海面的微风,疫医对着一旁高大的男人喊道,男人则冲他点点头,指挥着其他的水手们。 疫医没有什么远航的经验,为此劳伦斯给他弄了一个靠谱的船长,据说原本是高卢纳洛军方的人,但在劳伦斯出现后,成为了他正教的一份子,同样的也拥有着秘血。 在步入船舱前疫医看了一眼船后方的海面,还有数艘这样装有火炮的铁甲船跟着他们前进,铁甲上打满了铆钉,汽轮机轰鸣作响。 这一切都要感谢于劳伦斯的资助,没有他疫医好像还真没有能力组建出这么一支船队。 走进昏暗的船舱内,疫医接着推开了自己的房门,在海上的生活是枯燥且无趣的,而且人们常说遇到海盗什么的,其实概率也蛮小的。 这辽阔的大海就像一座迷宫,不走主要航道的话,你很难遇到另一艘船,这里也算是人类尚未完全征服的地带,它风云莫测,谁也不清楚它的想法。 船舱微微摇晃,连带着那些摆在桌子上的实验烧瓶也跟着一起摇晃了起来,不过疫医已经事先做好了固定,就连瓶口都逐一严密地封装了起来。 在这被可以改造过的房间内,另一端还有着较大的空间,上面摆着一张手术台,一个人被固定在其上,因为没有光线映亮这一切,不清楚他具体的生死。 突然船只剧烈地抖动了起来连带着船舱也晃动了几下,这似乎是吵醒了手术台上的人,他发出了一阵无意义的呜咽,但那声音很轻微,转眼间便被舷窗外的海浪声覆盖。 疫医好像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走到办公桌前。 海上的生活很无聊,不过这也是相对而言,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很多人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因此焦躁不安,但疫医不同,每当有这样的时间时,他都很高兴,这样疫医可以暂时地将自己从世界之中抽离出来,沉浸于某个事情的研究中。 比如他的学术……如果这东西真的算得上学术的话。 拉开抽屉,其中藏着的是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仔细看去,在这本笔记下,还有着更多本和它一样的黑色封皮笔记,不过其他的笔记都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表面布满划痕,书脊也微微开裂。 疫医自认为是一名医生、一名学者,在他这无比漫长的生命力,为了追寻生命的真谛、所谓的真理,他就如同其他学者一样,进行了数不清的研究,也留存下大量的实验记录与笔记。 这是他最新的一本笔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多半也是最后一本笔记了。想到这里疫医带着几分兴奋的情绪,触摸着笔记那崭新的表面。 窗外的海浪声不断,渐渐的乌云密布,似乎有暴雨将至,但这些都影响不到疫医的心情,他所渴望的知识,就存在这航道的尽头,等待他去挖掘。 翻开笔记找到最新的一页,疫医准备接着之前的想法继续去写,但不知为何突然间他想起了劳伦斯和自己的对话。 在帮助自己在船上安置这些实验设备时,劳伦斯问过自己,如果真理真的存在这航道的尽头,那么现在疫医所追求的行为还有什么意义呢?他的答案就在终点,只要抵达那里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努力呢? 疫医笑笑没有说话,他很清楚劳伦斯这样的战士,自然难以理解自己的想法,他肯让自己离开追求真理,已经是莫大的宽容了。 他当然自己在这航道的终点会迎来所有的答案,可那毕竟只是结果,疫医更愿意享受的是过程,那种绞尽脑汁、不择手段,用一个又一个血腥残酷的实验,去证明一个又一个的线索,直到得出真相。 这就像拼图游戏一样,疫医渴望着最终的答案,但同样他也醉心于这追求的过程。 “那么从哪里写起比较好呢?” 疫医沉思了一下,似乎有了思绪,动笔写了起来。 “有时候我在想,我所认为的‘进化’或许与炼金术师们所认为的‘升华’有着极大的相似性,可以说这两者都是使其原有的形态,在某种程度上进行一种‘升格’。 炼金术师们认为经过神秘的炼金术,能让凡性的物质升华到更高的存在,就像一个普通人一跃成为神明那样。 好吧,得承认这样的形容确实有些夸张,但从我所了解的炼金术里来讲,确实如此,他们杀死金属,然后锻造出更强大的金属。 那么进化呢?” 疫医停住了笔,这是他近百年来一直所研究的问题,但至今他也找不到答案的所在,或者说他找到了答案,但这似乎是错误的答案。 “我一直觉得人类与猿猴是如此地相似,是否说我们便是猿猴的‘升格’呢?通过某种我们尚不清楚的方式,从一个个体‘升格’成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个体,当然这些只是形容而已,我不是什么文人,措辞干燥的不行。” 疫医常在笔记里写这样的话,似乎他准备把这个笔记给谁读一样。 “最初给我带来启发的是那场该死的黑死病,人类在这疫病面前毫无抵抗力的死去,但我又听闻某些生物有着抵御其的力量,疫病完全无法影响它们,那时起我就在思考人类能不能变得像它们一样。 之后我便遇到了妖魔,这真是一种完美的生物……如果它们可以被称作生物的话,本质上它们都是人类,一个又一个被侵蚀扭曲的人类,但在这种神秘的扭曲之力下,人类变成了近乎完美的生物。 从繁衍的角度来看,妖魔产生同类的方式便是诡异的侵蚀传播,而它还具有着可怕的模因效应,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或许人类的一次失误,便会导致所有人类变成妖魔那样的存在。 妖魔本身也有着足够奇异的特性,以我目前所发现的来看,它们自身会根据环境的不同产生变化,面对强大的敌人便长出鳞甲,无法物理杀伤的敌人便用以幻觉来干扰,更不要说它们自身还有着可怕的自愈力等等。 所以有时候我便在想,是否说这是名为妖魔的升华、名为妖魔的进化、名为妖魔的……升格呢?” 疫医又停了下来,他抬起左手,然后摘掉了手套,露出那扭曲猩红的手掌,其上的血肉还在缓慢地蠕动着,邪异却充满了力量。 “有人说,人类与妖魔是不同的,而且妖魔这样扭曲憎恶的存在怎么可能是‘更高的存在’呢?但我想说的是,以人类的角度来看,妖魔确实是一种可怕该死的怪物,但从绝对的理性来看,从生物的角度,妖魔比人类强大太多了。 也会有人质疑所谓的‘升格’,可就像我的比喻、那个猜测一样,人类是由猿猴升格来的,从猿猴的角度来看,人类又是何等的残忍与诡异呢?我们奴役它们,随意地玩弄着它们的生死,我们对于它们而言是否说是另一种妖魔呢?” 疫医一边看着自己猩红的左手一边在笔记上匆匆写道。 “对,就是这样,我没有明确的证据能证明人类是由猿猴升格来的,但我们都很清楚人类是怎么变成的妖魔,这是摆在眼前的证据。”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从疫医自己的理论来看,他已经完成了他所认为的“进化”,在漫长的时光里,他一点点地替换了自己身体的器官,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变成了与猎魔人相似的存在。 “炼金术师们之中也有人尝试过‘升华’,但他们大多都‘升华’失败了,有的死去,有的则遭到了巨大的反噬,也有的人成功了,但他们‘升华’的并不彻底,似乎我和他们一样,我确实做到了‘进化’,但我‘进化’的不够完整。 这是残缺的升华、残缺的进化、残缺的升格。” 那么……究竟缺失了什么呢?疫医至始至终都想不明白这一点,他仿佛已经站在了真理的大门之前,但被它拒之门外,只因为他没有踏入门中的【凭证】。…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